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入戏 ...

  •   “今天来,主要是想和您商讨一下,学生来HT参加寒假实习的事情。”
      
      韦昊开门见山,随后递上了一份计划书。
      
      上面清楚地写着,所有在上次参加展示会的同学,都有机会入选。
      
      不过需要两人成组,以团队的形式共同开发创意。为时一个月,创意得到评审组通过,就可以进入HT实习。
      
      “这期间可能需要校内老师对这些学生进行专业的指导。如果表现优异,我司还会考虑投资创意并进一步开发。届时,HT会在年底来C大召开一场小型宣讲会。”
      
      虽然能否有学生成功入选还是未知数,但能拥有这种机会,已经是难得。
      
      校长喜形于色:“我校的荣幸。”
      
      说着,亲自起身为言朔倒了杯热茶。
      
      自从言朔毕业后,先后捐了两笔款,帮助学校修缮设备。
      
      如今又亲自到场,校长自然对他有一股说不出的讨好。
      
      言朔始终不卑不亢。
      
      他坐在沙发上,抬眸看过去。热气氤氲,徐徐上升。他沉静的眼眸被晕染出几分朦胧。
      
      辨不清情绪。
      
      “其中,有件事还需要拜托您。”
      
      “你尽管说。”
      
      言朔将桌上的一份资料推过去。
      
      校长接过手一看,是宋小夏上次有关“社恐”的作品。
      
      他沉声解释,“这幅作品上面做出的修改,就当做是校内老师的指导意见。”
      
      态度温和有礼,却总有股说不出淡漠。
      
      浑然天成的距离感,字句之间透露着不容抗拒的威严:“还请校长保密。”
      
      校长只愣了片刻,答应得很爽快:“没问题。”
      
      一场面谈结束。
      
      校长亲自将人送到电梯口。
      
      三人伫立在门前,互相客套。
      
      电梯门开。
      
      脑海中某个画面一闪而过。
      
      校长已经做出“请”的动作。
      
      言朔忽然开口道:“还有一件事。”
      
      他侧目,微乎其微地扬了下眉梢:“关于另一位同学,似乎叫,向念。”
      
      -
      
      向念没由来打了个寒战。
      
      “别乱动。”
      
      陈子童摁住她的肩膀,正往脸上上药:“行啊向念,刚被处分完就人打架,你是真不怕死。”
      
      向念冷冷丢出一句,“她嘴太欠,举手之劳。”
      
      “行。”
      
      陈子童贴上创口贴:“那你争取毕业前再多打几场,早日毁容,看你还怎么追言朔。”
      
      向念举起镜子看了眼。
      
      右脸上贴着一个创可贴,哆啦A梦的,很显眼。
      
      她眼皮跳了一下:“我能换一款吗?”
      
      “你不能。”
      
      “这样更追不到言朔。”
      
      “哪样你都追不到。”陈子童拍了拍她的肩膀:“哪怕你特立独行贴芯片,祝早日梦醒。”
      
      话音刚落,辅导员电话便打来了。
      
      陈子童下意识以为是被打的女生告状了,还劝向念:“不然别接了。”
      
      向念倒是一脸无所谓。
      
      接了电话,开了免提,转身开始在电脑上敲代码。
      
      暴风雨即将来临。
      
      陈子童惊悚地捂住了双耳。
      
      意外的,没有听到导员暴跳如雷的声音。
      
      出乎意料的平静,出乎意料的……温柔?
      
      “奥,是这样。校长呢,决定网开一面,不给你记处分了。学生手册也不用抄了,检讨也不用写了。不过这事儿你可得保密,别让其他人知道。”
      
      “……”
      
      导员一气呵成。
      
      陈子童直接傻眼。
      
      “但是。”导员再次开口。
      
      “之前的处罚虽然没了,还有另外的处罚。”
      
      向念敲键盘的手指一顿,侧过耳朵来听。
      
      只听导员无比清晰地说:“你要负责八幢女生宿舍的卫生一个月。”
      
      其实这话说出来,连导员都觉得不可思议。
      
      她顿了下:“准确的说,是扫厕所。”
      
      向念:“?”
      
      陈子童:“???”
      
      挂断电话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两人都默契地保持着沉默。
      
      最终还是陈子童先开口:“我人傻了,这是什么操作?”
      
      向念思索片刻,蓦地笑了下。
      
      回过身,继续对着电脑敲。
      
      “我说这位同学?你要不要这么淡定啊?这事你就不觉得离奇吗?”
      
      “不离奇,是言朔。”
      
      陈子童:“?”
      
      “你怎么这么笃定?”
      
      向念目不转睛,手上动作飞快:“我从一开始就在赌。”
      
      她这几次只要出现在言朔面前,就一定会提起处分二字。一来加深记忆,二来唤醒同情。
      
      有了韦助理的旁敲侧击,能不能帮她一把全靠赌,要赌言朔的心有多硬。
      
      陈子童也恍然大悟:“原来你这几天又卖惨又跟踪,就是为了让他起恻隐之心,替你和校长说话?”
      
      “差不多。”
      
      “竟然这么轻易就免掉处分了,卧槽,除了牛逼我还能说什么?”
      
      “并不简单。”向念反驳。
      
      说绞尽脑汁并不为过,也算是置死地而后生了。
      
      陈子童还深陷对向念的崇拜中无法自拔。
      
      正要问些具体操作,一转头便看到向念的电脑屏幕。
      她张了张嘴。
      
      屏幕上是监控画面的回放。
      
      竟然是李杰森前女友和向念对峙的场景。
      
      陈子童眼睁睁看着向念把回放储存,忍不住问:“你……存这干嘛?”
      
      向念合上电脑,语气冷淡,“有备无患。”
      
      陈子童抖了抖。
      
      直觉告诉她,准没好事。
      
      果不其然。
      
      当天下午,陈子童就被带走了。
      
      当她站在向念旁边帮忙念菜谱的时候,一脸生无可恋。
      
      不是敲代码破解人家定位,就是在日租房里亲手为人做饭。
      
      变态小机器人真不是白叫的。
      
      整整四个小时,陈子童念一步,向念做一步。
      
      三菜一汤,看上去闻起来还真不错。
      
      向念装保温饭盒的时候,陈子童在旁边吞口水。
      
      别的不说,娶这样一个样样在行,长相清纯,除了腹黑没别的缺点的女孩,言朔他亏吗?
      
      真不亏。
      
      想到这,陈子童忽然开口问:“你上次和我说,想追言朔,要让他产生同情,共情,愧疚这类情绪。同情和愧疚我倒是能理解,这共情是咋共情?”
      
      向念手上动作顿了顿。
      
      随后扔了句:“他是个孤儿。”
      
      “……”
      
      陈子童:“咱们好好的,追不到人家也别骂人吧?”
      
      向念笑了下,没说话。
      
      第一次见他在孤儿院。
      
      后来调查过很多篇他的报道。
      
      喜好,职业计划,应有尽有。唯独他的家世、父母从未报道过只言片语。
      
      一个白手起家的,资助孤儿的男人,只能和她一样,是个孤儿。
      
      但光靠这些网上得来的消息还不够。
      
      眼下还有一个重要信息,她必须亲自去勘察——
      
      是否单身。
      
      向念拎起饭盒,一条腿已经迈了出去,“桌上还剩很多菜,你吃吧。”
      
      说完,关了门。
      
      陈子童迫不及待坐到饭桌前,拿起了筷子。
      
      一口下肚。
      
      紧接着是两声——
      
      “tui!”
      
      “天才少女你别做菜了,做个人吧。”
      
      -
      
      珑恒江湾城,市中心里寸土寸金的住宅区。
      
      向念赶到的时候刚好五点钟。
      
      看了眼追踪软件,距离见到言朔还有半小时。
      
      她索性抱着饭盒在一旁蹲了下来。
      
      保安室的人看了她一眼又一眼,警惕性极高:“小姑娘,干什么来的?这不允许外来人员闲逛。”
      
      向念仰起头,一脸乖巧:“大叔我在这等人的。”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能屈能伸能热情,对你冷漠?多半是你没什么利用价值罢了。”
      
      陈子童也经常这样形容向念。
      
      她眨眨眼,天真无邪。
      
      保安大叔瞬间就联想起自家女儿了,这会也没再追问,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回去。
      
      秋日的傍晚。
      
      云层在红霞里缓缓聚散,越到天际色彩越是浓重。
      
      言朔正倚靠在车座上,胳膊撑在车窗上,手扶太阳穴。
      
      韦昊汇报的工作一如既往,机械化,程序化。
      
      “十六号推进的项目,现在,向向向……”
      
      一句话忽然卡了壳,言朔掀掀眼皮:“向什么?”
      
      “向念同学。”
      
      言朔闻言,抬眼望去。
      
      橙红的天际下,一个瘦小的身影窝在小区旁。如果不仔细看,甚至会直接忽略掉。
      
      她似乎是大老远看到了车,站起身,朝他们这边挥着手。
      
      车子缓缓停在她面前,言朔开了车窗。
      
      他凝眸打量着向念,没说话。
      
      向念提起手中的饭盒,四层的,图案是粉色兔子。
      
      “你终于回来了!这是我亲手给你做的晚饭,里面有辣子鸡,水煮鱼,宫保鸡丁,还有一道酸辣汤。都是你爱……”
      
      言朔冷着声音打断她:“怎么找来的?”
      
      “啊。”她挠挠头:“上次你送我回学校,还没下车的时候看到司机师傅在导航上输入了这地址,我就找来了。”
      
      说完,她抬头观察他的表情,小心翼翼道:“不好意思,你不会生气吧?”
      
      言朔却没回应她,他瞥向她右脸的哆啦A梦,“脸呢?”
      
      向念摸了下,才想起这扎眼的创口贴。
      
      她保持微笑,谎话随口就来:“这个是……被学校野猫抓伤了。”
      
      言朔下意识想到她拎起衣领抽人耳光的样子。
      
      他不由嗤笑一声,挪开视线。
      
      向念想把饭盒从车窗里递进去,言朔却根本没有要接的意思。
      
      “收下吧,这是我的谢礼。”她解释道:“谢谢你帮我免了处分。”
      
      “你对我最好的谢礼。”他重新看向她,目光沉静疏远,声音比夜晚的风还清冷:“就是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说完,他吩咐司机,“走吧。”
      
      车朝前挪动,也许是司机故意为之,车速不是很快。
      
      向念抱着饭盒小跑起来,“你真的不尝下吗?我做了一整个下午……”
      
      眼看着距离越拉越远,言朔的声音随着风飘了过来:“带回学校喂猫去吧。”
      
      “……”
      
      直到她追到小区门前,被保安室的人拦了下来。
      
      车已经开远。
      
      “小姑娘,回家去吧。”大叔好心劝解。
      
      向念低头想了会,转头看向身边的人,委屈极了:“他要是能吃掉就好了。”
      
      她说着,眼里起了一片水雾。
      
      本就又瘦又小,在风里吹了这么久,这会看上去更可怜了。
      
      “大叔,您能不能帮我把这个……”
      
      大叔起了恻隐之心:“我试试。”
      
      -
      
      第二天,向念早早出现在小区门口,手提两大包早点。
      
      时间一到,言朔的车准时出现。
      
      清早有雾,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
      
      言朔蹙起眉,摁下车窗,恰好看到一张冻得微红的脸。
      
      向念开始介绍手里的东西:“有凤爪,生煎包,小米糕,蒸饺……”
      
      “打算送到什么时候?你不学习?”
      
      向念歪了歪头:“送过早饭就准备回图书馆了,不耽误。”
      
      言朔没再废话,关了窗便走了。
      
      保安室的大叔见她站在原地,匆匆走了出来。
      
      他献宝似的从背后拿出一个清洗过的饭盒,递给她。
      
      向念一看,故作惊讶地看向他:“这是……”
      
      “他收下了。”
      
      向念双眼明显亮了一下,“真的吗?”
      
      “当然了,就和他那个助理什么的一块吃的。你没看今早他路过保安室停了一下?送饭盒呢。”
      
      向念笑了:“谢谢大叔。早饭给您,也带了您的份儿。”
      
      保安大叔偷偷叹口气,又笑着接过:“哎哎哎,好。”
      
      从那天起,向念展开了猛烈地攻势。
      
      每逢早上傍晚准时出现在小区门口。
      
      窝成小小的一团蹲在旁边,车一来她便站起来迎着他们跑。
      
      “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甜点。”
      
      “下午刚做好的,还热着呢。”
      
      接连一个多星期,菜色没有一天是重样的。
      
      一开始言朔是冷静的,后来,平静的言朔无奈了。
      
      “你这叫骚扰,知道吗?”
      
      “你就不怕我再让校长给你处分?”
      
      “今晚再来,我就报警了。”
      
      “男人!你的名字叫做口是心非。”
      
      送向念上地铁的时候,陈子童得出结论:“饭盒他舔的比狗都干净,还在这傲娇。”
      
      向念纠正她,“那是刷的。”
      
      陈子童也不管是舔的还是刷的了,拍拍向念的胳膊:“去吧,胜利在望。”
      
      向念点了下头,再次踏上了不归路。
      
      一小时后,终于出现在言朔家小区门口。
      
      夕阳西下,秋风阵阵。
      
      向念搓了搓胳膊,还没搓热乎呢,人就被警察带走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向念:?
    向念:言朔nmd你就是这么对你将来的老婆的!
    晚点还有一章,争取九点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