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入戏 ...

  •   追言朔,需要有计划。
      
      人她等了很久,计划也已经策划了很多年。
      
      “同情,共情,愧疚。”向念淡淡地把这三个字丢了出去。
      
      陈子童捶桌:“说人话。”
      
      向念垂眸,“演他。”
      
      此时此刻,她人在言朔怀里瑟缩着,一副受了惊的模样,我见犹怜。
      
      “不放人是怎样?”把头的人又喊了句:“难道想打架?”
      
      言朔双眼微眯,瞟向面前的几个人。
      
      事已至此,人是不可能交给他们了。
      
      垂眸,抬手将外套和怀里的人一起塞给身后的助理。
      
      言朔朝前走去。
      
      向念眼角还挂着泪,“不去帮他吗?”
      
      韦助理摇头,“不用担心,言总能应付。”
      
      话音刚落,就听拿着甩棍的人大声道:“她这是找到帮手了,我们走。”
      
      “行,今天放你们一马。”
      
      一段自说自话结束,这群人直接散开了,逃命似的,跑得飞快。
      
      顷刻间消失在街角。
      
      ……明明言朔还没说话,甚至连他们的衣角都没碰到。
      
      韦助理:“……”
      
      向念:“……”
      
      她冷着脸把头别过去,没眼看了。
      
      这届群演不太行,搞得她被这样一群人吓哭,有点没面子。
      
      一场令人摸不到头脑的“黑暗势力”草草结束,韦助理朝向念递了瓶矿泉水。
      
      “喝点,压压惊。”
      
      好歹一小姑娘,大晚上被一群人追。多多少少肯定要被吓到。
      
      修整片刻。
      
      向念终于恢复过来似的,松了口气。
      
      她吸了吸鼻子:“我好多了。”
      
      说完,又转头对韦昊笑了下:“韦助理,谢谢你,你是个好人。”
      
      韦昊愣了愣,反应过来后清了清嗓子,随口问:“他们为什么追你?”
      
      向念把提前想好的理由解释了一通。无非也就是路边小流氓见色起意,欺负形只影单的女学生罢了。
      
      “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呢?”
      
      向念默默指了下不远处的书咖。
      
      “室友推荐给我的,说环境很好。二十四小时营业,有免费wifi和热水,累了还有可以休息的沙发,这样就可以省住宿费了。”
      
      “为什么不回宿舍住啊?”
      
      向念头垂了下来:“不敢回,回去了就要被处分了。”
      
      言朔原本靠在车上吸烟,闻言冷笑了声:“现在知道怕了。”
      
      说完,他踩灭烟头,转身上了车。
      
      车门一关,车外两人安静了数秒。
      
      隔了会,向念移到车前,试探地问了句:“言先生,我可以跟你们一起走吗?一个人有点害怕。”
      
      言朔没说话,助理也不敢说话。
      
      向念背着黑色的双肩包,发梢凌乱。穿的很单薄,两只手还抱着一瓶水,手背冻得发红。
      
      她就那样站在原地,始终看向车里的人。
      
      眼神小心翼翼。
      
      询问,也是恳求。
      
      言朔朝她投去一个目光,淡漠的,疏远的。
      
      明明只是隔着一个车窗,却让人有种身处两个世界的感觉。
      
      她仅仅是一颗平凡的尘土,而他是路过的神祗,高不可攀。
      
      向念垂下眼帘,难掩一脸失落:“我知道了,我去书咖里就好。”
      
      “今天谢谢你。”她朝他点了下头:“回去的路上小心。”
      
      自古以来,软刀子总是最戳心。
      
      说完这句话,向念转身便走。
      
      说是走,步子却不急不缓。
      
      消瘦的身影在夜色中显得单薄,发丝不安分的浮动,这个夜里风还是太大。
      
      言朔略带烦躁地蹙了下眉,摁下车窗,冷声道:“上车。”
      
      -
      
      看似冷冰冰的两个字,对向念来说意义非凡。
      
      她频繁看向身边的人。
      
      言朔正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窗外的路灯一盏盏扫过他的脸,鼻梁在暗光里勾勒出优越的侧影。
      
      她眨了下眼,低声笑了下。
      
      “想不到我还有机会靠你这么近。”
      
      话是对言朔说的,虽然他没什么反应。
      
      向念却始终看着他,不停挑起话题。
      
      感兴趣的,不感兴趣的,只要是能吵到他,什么都好。
      
      完美诠释了人类的本质是顺杆爬。
      
      “言先生有什么喜欢吃的,或者什么爱好吗?”
      
      “我之前看过15年的一篇报道,上面的人物专访好像说的是,很喜欢吃辣。”
      
      “那,辣子鸡怎么样?或者,水煮鱼?”
      
      言朔一直没说话,倒是韦昊笑了声:“那些报道都是假的。”
      
      向念凑过去问,一脸敬仰:“那您一定知道他喜欢什么了。”
      
      韦昊自然不好拒绝来自身后灼灼的目光,稍微想了下,“古玩钢笔之类的吧。”
      
      言朔闻声睁开眼,冷着声音提醒:“韦昊。”
      
      韦昊抖了下,反应过来连忙道,“抱歉。”
      
      向念转头看他:“你醒了?”
      
      “你太吵。”
      
      “对不起。”
      
      她还能更吵。
      
      好不容易斥巨资演戏,总不可能真就坐在车里安静如鸡。
      
      向念缩了缩脖子,“我只是觉得,你今天救了我,我怎么也得报答你。”
      
      像是听到了什么趣事。
      
      言朔轻嗤了声:“报答?”
      
      他侧过头看她,眼眸墨黑,冷淡中带了一丝慵懒:“你想怎么报答?”
      
      向念真的有在认真思考,回答的也格外认真:“以身相许。”
      
      前排的韦昊被呛到咳嗽。
      
      相比之下,言朔淡定多了。
      
      他微乎其微地勾了下唇角,收回视线,丢给她一句:“我救你,不是让你恩将仇报的。”
      
      他喝了酒,从扑进他怀里的那一刻,向念就已经闻到了。
      
      话比以往多一些也不奇怪。
      
      就是不怎么中听,向念心里默默地想。
      
      她歪了下头,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可以为你做饭,打扰卫生。”
      
      “不必。”言朔已经重新阖上了眼。
      
      “我特别会做菜,高中走读的时候学了很多。”
      
      “我室友都觉得好吃。”
      
      “如果不是为了你学计算机,其实我更想做一名厨子。”
      
      她一连说了好几句,没人应她。
      
      她顿了顿,缓缓朝言朔凑近了几分,压低声音,“你确定不尝尝吗?”
      
      言朔蹙了下眉。
      
      “给你两个选择。”
      
      他说:“保持安静,或者下车。”
      
      “哦。”向念应的很快。
      
      言朔脾气不怎么样,耐心有限。
      
      她这点还是很清楚的。
      
      坐回自己的位置,她闷声开口:“对不起。”
      
      从书包里掏出电脑,摆在腿上:“我还是学习吧。”
      
      没过一会。
      
      “那个……”
      
      言朔睁开眼,不耐地扫过来:“又怎么?”
      
      向念指了指自己的电脑:“我忽然想起今晚十二点之前要进系统选论文了,车里有……wifi吗?”
      
      -
      
      四十分钟后,车子停靠在C大校门前。
      
      校门前亮着暖黄色的路灯。
      
      身后的人迟迟没动静,韦助理开口提醒:“向同学,到了。”
      
      向念没反应。
      
      言朔睁开眼,朝身边看过去。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小姑娘睡着了。
      
      她的头靠在车窗上,小巧的唇轻启,睫毛微微颤动。
      
      双手搭在两旁,电脑没关,仍然平放在腿上。
      
      屏幕还亮着,言朔余光一转便能看到她的电脑屏保。
      
      是他的一张侧脸图。
      
      几年前被媒体抓拍的,居然被她存下来了。
      
      他目光微沉。
      
      韦助理又叫了几声,向念才醒过来。
      
      她揉了揉眼睛,刚睡醒的声音又细又软:“不好意思,我睡着了。”
      
      说着,转头看了言朔一眼。
      
      怕他看见似的故意遮了遮屏幕,而后合上,连忙装进书包里。
      
      一切都收拾妥当,向念朝窗外看了一眼。
      
      “啊?”
      
      只一眼,她转过头:“送我回学校啊?”
      
      韦助理还有些不解:“是啊,不回学校回哪?”
      
      “不是……”向念飞快看了言朔一眼,音量渐小:“不是回你家吗?”
      
      言朔扬了扬眉梢,“你在想什么?”
      
      “可是回学校会受处分……”
      
      “那是你自己的事。”
      
      他语气冷淡,不容抗拒。
      
      界限感已经很明确了。
      
      “好吧。”
      
      事已至此,向念只能背起书包下了车。
      
      车窗开了一半,她站在车前,再次道谢:“今天谢谢你。”
      
      韦助理摆手:“快回去吧。”
      
      “不过……真的不能收留我吗?”
      
      言朔瞥了她一眼。
      
      她小心翼翼:“打扫厕所也可以的。”
      
      言朔直接把车窗关上了。
      
      车子调转了个方向,疾驰而去。
      
      直到再也看不到。
      
      向念收敛起脸上的微笑,面无表情地掏出手机。
      
      屏幕跳出一张本市底图。
      
      车型迈巴赫62S渐渐在图上走出一条红色的路线。
      
      车辆导航已经被她植入追踪软件。
      
      想要套路他虽然有点难。
      
      但是。
      
      他们来日方长。
      
      -
      
      回到学校,有些该面对的事自然逃不掉。
      
      第二天一早,向念直接被导员从被窝里拎去了校长室。
      
      迎接她的是狂风骤雨般的痛骂。
      
      大抵是太生气了,一向说话留三分的校长没忍住,道尽了难听的话。
      
      “我C大因有你这样的学生而感到耻辱,你自己掂量不清自己的分量,拖全校下水。”
      
      “那是什么场合?你敢这么胡闹?你竟然敢这么胡闹?!”
      
      “知道羞耻两个字怎么写吗?知道什么是丢脸吗?”
      
      “啊?最可恨的事你明知自己犯了错,第一时间不是道歉悔改,还躲?向念,你真的觉得我不会开除你?”
      
      足足骂了一个小时,校长骂累了。
      
      喝了口水,摆摆手:“明天把你家长叫来。”
      
      向念全程低头听训,没什么反应。
      
      可唯有这一句,她不得不回应。
      
      “老师。”她抬了抬眉眼:“我没有父母。”
      
      校长动作一顿,随后也反应过来。
      
      一时被气糊涂了,倒是忘了这回事。
      
      他放下茶杯,不冷不热地丢了句:“难怪。”
      
      大抵千言万语都抵不过两个字的程度。
      
      自然下垂的双手微微握拳,向念敛下眉眼,掩住一丝情绪。
      
      推开校长室的门。
      
      门前足足站了十几位同学,多半都是些来看热闹的。
      
      向念只当看不见,转身便走。
      
      可身后偏偏有几道女声一直跟随她,嗓音尖细,最适合点火。
      
      从五楼到一楼,像条尾巴一样,甩都甩不掉。
      
      嘲讽的话倒是没什么新意,说来说去无非就是那几句——
      
      “有些人脸皮未免太厚,简直丢我们学校的脸。”
      
      “一想到跟这种人在同一个校园内,我快无法呼吸了。”
      
      按理说,这事如果放在以前,向念不会回应。
      
      但是很不巧,她今天心情不是很好。
      
      “你看她一直装作听不见,就不知道害臊吗?”
      
      “也许不是装作听不见,是本来就听不见。别忘了人家可是半个聋子。”
      
      “不光如此,还没有父母呢。”
      
      话音刚落,向念脚步停下了。
      
      校长室楼下,网球场前。
      
      监控就在不远处。
      
      向念瞟了眼后,回过身,“说完了吗?”
      
      对方一共三人,中间那位是李杰森的前女友,自从知道李杰森弄了内场票给向念,一直很记恨。
      
      如今也算终于逮到机会了:“敢做还不让人说吗?”
      
      反正她有同伴,向念只有一个人。
      
      人多优势大,难听的话自然是想说多少说多少。
      
      想到这,她扬起脖子,“况且我也没说错什么吧,你让李杰森帮你弄票,本来就是不要脸啊。”
      
      “票是用钱跟他换的,不可以吗?”
      
      “你本来就不该进内场,你没那个资格,凭什么叫别人弄票给你?”
      
      “我凭本事进去,也接受该受的惩罚。没越过任何一项,有问题吗?”
      
      “哦。”那女生笑了笑,向念越是认真解释,她越是刻薄:“所以你费尽心思,就是想抱言朔的大腿喽?”
      
      “这好像和你没关系。”
      
      “怎么就没关系?我看到你就恶心想吐!”
      
      她声音拔高,恨不得全校人都听见。
      
      向念默默侧过头看了眼监控,心里估算了下时间。
      
      差不多了。
      
      她没出声,只用嘴型说了句:“垃圾。”
      
      满脸讥讽。
      
      很容易就能刺激到对面易怒易冲动的人。
      
      “挑衅我呢?”
      
      果然,女生一把推在向念肩膀上。
      
      向念垂下眸,看了眼被推的部位。声音渐冷,“你先动的手。”
      
      语气淡淡的,没什么情绪。
      
      “是又怎样?你难不成还想打回来?”
      
      因为向念鲜少与人打交道。
      
      所以大部分人对她并不了解。
      
      唯一比较了解她的人,只有陈子童。
      
      “不是冷漠,是懒得和人打交道。”
      
      “是个天才,也是个腹黑的天才。”
      
      “别看闷不做声,其实超凶,会打人的那种哦。”
      
      陈子童时常这样形容向念。
      
      “嗯。”
      
      向念轻笑了一声:“你说对了。”
      
      说完,她目光微沉,几步走上前。
      
      对方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啪”的一声,一个巴掌甩了上去。
      
      -
      
      “我去围观了,校长整整骂了她一个多小时。”
      
      “不光给了处分,还多了八千字检讨书,另加罚抄学生手册十遍。”
      
      “貌似还要在千人操场,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念检讨书啊。”
      
      “卧槽好惨。”
      
      “谁叫她胆子那么大的,黑学校系统,我这辈子没敢想过。”
      
      车子缓缓开进学校。
      
      从校门口开始,学生的讨论声就一直从半开的车窗灌入。
      
      直到进到停车场,声音才渐渐消失。
      
      言朔下了车,韦昊尾随其后。
      
      一前一后赶往校长室时,韦昊随口道:“他们说的不会是向同学吧?”
      
      言朔没回应。
      
      他知道韦昊不是在问他,是在提示。
      
      说到底,无论动机如何。被处分的起因是他,人也是他送回来的。
      
      旁人或多或少都有怜悯之心。
      
      “挺可怜的。”
      
      韦昊果然发表了内心想法。
      
      言朔脚步微顿,侧头看了他一眼。
      
      韦昊便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此次到C大是秘密前往。
      
      需要行事低调,所以特地吩咐了不必大张旗鼓迎接。
      
      抵达德育楼,等待电梯时,言朔开了口。
      
      “韦昊。”
      
      他看向电梯门中映出的自己,语气沉静:“你去把向念的作品也印……”
      
      话还没说完,忽然被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打断。
      
      “向念!!!”
      
      韦昊吓了一跳:“什么情况?”
      
      电梯门已经打开,言朔站了片刻,没进去。
      
      反而调转了方向,缓步行至窗边,朝声音的发源处望去。
      
      十米开外,德育楼外的平地上。
      
      几个女生打作一团。
      
      稍稍仔细一看,便能看到韦昊口中的可怜女孩、柔弱女大学生向念。
      
      此刻一脚踩住一名女同学,一手拎着另一个女生的衣领子。
      
      反手就是一个清脆的耳光。
      
      相比较于其他人狰狞的表情,她看上去尤为平静。
      
      “怎么样?”她开口问:“现在还恶心吗?”

  • 作者有话要说:  念念:我超乖(*^▽^*)
    念念:我装的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