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桃花兔05 ...

  •   乐茕茕心口小鹿乱撞。
      这好像是她平生第一次被人孤注一掷般热烈追逐,她不是没遇上过烂桃花,但跟死缠烂打不一样,宁西顾这就像是把心剖出来捧到她面前,要由她来选。
      
      乐茕茕只觉得脑袋飞快发热起来,宁西顾灼人的目光叫她挪不开视线。
      但她没有一时冲动说好。
      
      被浪漫冲晕的脑袋慢慢冷静下来,她才刚失恋没多久呢,正是最痛恨狗男人的时期。
      能谈钱,为什么要谈感情?
      他们才见过两面,总共相处的时间加起来连二十四小时都不到吧?
      
      不可能是真喜欢。
      宁西顾不是贪图她的美色,就是觊觎她的钱财,或者两者兼有之。毕竟,像她这么肤白貌美、出手大方的富婆确实打着灯笼都难找。
      
      如此一想,她顿时觉得宁西顾此人心机深沉,不容小觑。
      免费?世界上最贵的东西就是免费。宁西顾哪是不要钱,是想哄骗她,从她身上搞到更多的钱吧?开什么玩笑!
      乐茕茕自觉聪明地想。
      
      而且她觉得宁西顾这一举动无异于弄巧成拙,她觉得这小子看上去貌似清纯,其实还挺有手段,这样的男孩子能真是处男吗?
      要不是她是个老/江/湖,一般十几岁的小姑娘,凭他的长相身材,他骗一个一个准吧?
      乐茕茕严重怀疑起来。
      
      于是,乐茕茕在心底冷笑一声,把钱塞了回去,冷酷无情地说:“不用了,给你了就是给你了。别跟我说什么不要钱的事。我是很公道的人,不谈钱谈什么呢?难道谈感情吗?我们俩之间哪来的感情?”
      宁西顾:“……”
      宁西顾感觉像是打游戏自以为放了个大招,结果全被对方反弹回自己身上了。
      
      他竟然有一丝难以具体描述的失望——在乐茕茕说毫无感情的时候。今天晚上跳舞的时候,乐茕茕靠在他怀里看着他的眼神让他觉得这女人已经被他迷住了。
      就算是他的错觉,起码得有一点点感觉吧?
      ……怎么会这样?
      
      乐茕茕说:“放开。”
      宁西顾松手,站直,难掩失落地望着她。
      乐茕茕俯身过去,伸长手去够车门,宁西顾还帮忙推了一下,乐茕茕“砰”一声关上门,干脆利落。
      宁西顾有种被当众扇了一巴掌的感觉。
      他已经很多年没这么难堪过了。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宁西顾还满脑子想着乐茕茕的事,他百思不得其解。
      接下去会怎样他完全拿不准,乐茕茕好像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这个女人既肤浅又神秘,任性妄为,反复无常,叫他捉摸不清。说实话,他现在连乐茕茕接下去愿不愿意录用他都没把握。
      先前他不是还信心满满觉得自己的简历一定能过吗?难道是嫌弃他是处男,所以才不想和他做?
      而且,他今天有哪里表现得不够好吗?他觉得自己这个“男友”做得非常称职吧?
      但,打工人的自我感觉和老板的评价标准完全不同,他到底不知道乐茕茕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宁西顾太过入神,以至于连被同学喊了一声都没注意,一路径直回了宿舍。
      舍友还在打游戏,见他回来,吃了一惊:“你怎么换了一身衣服?你今天的兼职是做模特啊?哟,名牌衣服呢。”
      宁西顾这才回过神,看看自己身上,他紧皱眉头,摇了摇头,一言不发地回到自己的床位下面,把衣服给脱下来,抚平整,用衣架挂起来,再套上防尘袋,准备明天拿去干洗店清洗,之后就收藏起来了。
      
      室友们路过看看他的身材,都忍不住调侃一句:“你说你,老是背着我们去健身是不是?妈的,你腿长就算了,居然还有腹肌,练得这么好,把到妹了吗?”
      宁西顾说:“没有。”
      
      宁西顾的目光就没离开被他挂进衣柜里的那套衣服,乐茕茕送的衣服。
      ——这是一份特殊的礼物。
      他收过很多礼物,有贵重的,有稀有的,有亲手做的,可这么荒唐的,还是头一遭,对于他来说便显得无比特殊,与旁人都不同。
      
      一直到上床躺着,宁西顾听着室友打游戏的声音,睡不着,脑袋枕着手臂,一闭上眼,就想到那个姓乐的女人。
      想起他们在舞池里跳舞,他不是见过许多漂亮的女人,端庄的,优雅的,风情万种的,但都不如乐茕茕令他感兴趣。
      乐茕茕的腰肢纤细,身姿轻盈,她跳舞跳得不多好,但是总给他一种像是随时会飘走的错觉,若即若离,他从没见过跳得那么烂还那么敢跳、跳得那么开心的人,像是个在玩耍的小孩子一样,当她在他怀里仰起脸对他笑时,他就觉得仿佛被春日的阳光照射到,也跟着心情被照亮了似的。
      
      她笑起来的时候是最漂亮的。宁西顾看着天花板,怔怔地想。
      
      宁西顾感觉自己是第八百遍打开手机,跟乐茕茕的聊天界面,还是什么动静都没有。
      他叹了口气,想,她应该早就到家了吧?这都几点了,还不给我一个回复吗?难道要等到明天?
      
      算了,睡了。
      宁西顾裹紧冷冷的被子,翻了个身,强行闭上眼睛,说服自己睡觉。
      
      与此同时。
      乐茕茕刚卸妆、洗完澡,她吹吹头发,边刷手机。
      
      微信一堆未读新消息。
      打开朋友圈。
      乐茕茕发的最新一条朋友圈得到了上百个回复和点赞,配词故意写的含糊不清:【最近刚认识的一个朋友~】
      图当然是她跟宁西顾的合照啦。她稍微p了一下,她自认为p图技术很好,p好看了但不失真。
      
      图里的宁西顾简直不要太帅。
      难怪还有她认识的在娱乐圈公司的朋友私聊问她这个男孩子是谁,以为是她新找的商品图模特,问她要联系方式想挖角。
      
      乐茕茕哈哈笑起来,然后去问宁西顾:「小宁,想当爱豆吗?有娱乐公司的人问我要你的号,我觉得不能阻碍你的前途,你要去吗?你想的话,我可以把你推送给他哦。[/挑眉][/贼笑]」
      宁西顾发了满头问号的黑人表情,又回:「没兴趣。完全没兴趣。」
      乐茕茕回:「哦。」
      那就算了。
      乐茕茕帮他拒绝掉。
      
      然后乐茕茕就把宁西顾撇一边,去回别人的消息了。
      乐茕茕因为表面是跟前男友和平分手的,她知道自己大概是被绿了,但是暂时还没跟那俩人掐架,故意留着对方的好友,就是想发朋友圈气一气他们。
      只是发出去炫耀一下,她就觉得心情舒爽了许多。
      
      尹小婵那个女流氓还在给她发消息。
      
      【吱吱】:「你把小帅哥带回家了吗?」  
      【乐小兔】:「没带。」
      【吱吱】:「为什么啊???」
      【乐小兔】:「这你就不懂了吧?欲速则不达。主要是上次老娘喝醉了,力有不逮。现在就不能那么着急了。先给他晾一晾,不然可不便宜他了?」
      【吱吱】:「哦!!!!!」
      「众渣女起立,给渣女祖师奶奶乐老师鞠躬!」
      「不愧是玩弄了江总的女人,厉害,厉害」
      
      乐茕茕在姐妹之间人称雅号“乐老师”,她自己也吹嘘这个感情大师的设定,时不时要给软弱的小姐妹们开开课,传授一下虚拟渣女心得。
      这事起源是什么呢?
      
      起源是乐茕茕的前前男友,江烨山江总。
      此人是个出了名的浪子,史诗级渣男,玩弄了好多女人,俱闹得下场难看,这两年似乎修身养性,玩得没那么厉害了。而乐茕茕曾经很受他宠爱,最后又全身而退,至今两人都还是朋友,她也是唯一一个被江烨山另眼相待的前女友。
      于是不知怎么回事,她就成了一个手段高超的恋爱达人,姐妹们纷纷向她请教。
      她还真的敢教,每回瞎猫碰上死耗子,居然还蛮管用,于是每每成了“一个敢教,一个敢学”的情况。
      
      这不。
      江烨山看到照片,过来问她:「哪雇的男模啊?」
      乐茕茕信誓旦旦:「什么雇的男模?追求我的男孩子好吗?富二代呢,又年轻,学历又高。」
      江烨山:「你傻不愣登的,可别觉得自己漂亮就不会遇上杀猪盘啊。」
      「现在骗局很多的,我倒觉得他一看就是装的,瞧他那衣服穿得,太刻意了。」
      「上回我就说你前头那个男朋友看上去三心二意不靠谱,你非不信,后来可不就真给你戴绿帽吗?这回可别来找我哭。」
      
      靠,那衣服是她特地准备的好吗?乐茕茕想,她已经尽量买贵的了,再贵的她也舍不得。
      毕竟宁西顾在她这定位目前还是日抛型男友,用完就扔,她就为了出口恶气,已经砸进去大几千块了!
      而且也没找他哭啊,乐茕茕找的小姐妹哭来着。谁他妈没事找前男友哭,又不是想旧情复燃。
      
      乐茕茕随便给江烨山发个猫猫头表情包,打算就这样萌混过关。
      江烨山:「所以我觉得,肯定是你雇的男模,用来气你的渣男前男友」
      
      说得好像你不是渣男一样?
      乐茕茕阴阳怪气过去:「您也是我的前男友啊,您被气到了吗?」
      江烨山阴阳怪气回来:「呵呵,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乐茕茕知道这老狗什么意思,就是觉得宁西顾没他英俊没他有钱没他有阅历,压根没把宁西顾放心上。
      切,老男人真是充满自信。就当是个睡前笑话吧。
      
      她看一眼时间,不早了,快要十二点了。
      
      不管。
      关手机,睡美容觉。
      
      乐茕茕睡眠好,一躺下,沾上枕头就能飞快地睡着。
      她倒是睡得香甜,完全不知道这一夜有好多人为她而烦恼得彻夜难眠。
      
      譬如宁西顾。
      就是头号失眠受害者。
      
      搞得他顶着大黑眼圈去上课,中午还有学生会活动,真是头昏脑涨,宁西顾早上灌了好大一杯黑咖啡才出门。
      碰巧的是,他听见班上几个女生在议论自己。
      
      “最近学校论坛上评校草你们看了吗?投谁啊?”
      “那当然投我们班的宁西顾啊。”
      “宁西顾帅是真的帅,我觉得他长得真好,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觉得他长得太帅了。”
      “不过现在也看习惯了……”
      
      宁西顾停下脚步,侧耳倾听,他一直很纳闷,为什么完全没女生追他,或许能解开他拿不下乐茕茕的原因。
      他听见一个女同学说:“帅是帅,但帅得有点无聊,就像那种一开始会因为脸而红一阵子的爱豆,好像没有缺点,可看多了就腻了,这该叫什么?以色侍人,不能久也?”
      “对,对,宁西顾平时也冷冷淡淡的,对谁都不热情,先前我倒是知道有女生追过他,但他太钢铁直了,完全没发现,就是因为太帅了吧,感觉压根就不是一个次元的人。”
      “是啊,和他在一起还挺闷的。”
      “我对他不感兴趣,长得是好,就是……就是总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魅力。”
      
      是这样吗?
      宁西顾郁闷,他折身离开,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坐下,冷静了一下。
      
      难怪他连那等轻浮的女人都攻略不了。
      乐茕茕还会找他吗?宁西顾忐忑不安起来。
      
      这一等就是两天。
      宁西顾终于收到乐茕茕的消息。在乐茕茕的id跳出来的一瞬间,宁西顾紧张到手心冒汗,他做了一下心理准备,才凝重审慎地打开消息。
      
      【乐小兔】:「我决定好了,先录用你一个月吧,你课表是怎样?给我看看,我也得看看我的行程,安排一下我们每个月见面的时间。」
      宁西顾飞快地把自己的课表发过去。
      【乐小兔】:「周六我有空,周六见吧」
      【西顾】:「好」
      
      终于过关了。
      宁西顾已经开始想下次去见乐茕茕穿什么,得比上次更帅才行,要么给乐茕茕带份礼物哄哄她,送什么好呢?他从没给女人送过礼物,完全没有经验啊。
      
      这时,又收到新消息。
      【乐小兔】:「你不是会法语吗?下次带上法语书过来,给我上法语课吧」
      宁西顾傻眼,发了一串问号。
      
      乐茕茕回答他:「上次我因为听不懂法语被人笑话嘛,我想学一学,以后就不至于被人当面嘲笑也不知道了」
      
      宁西顾看着这串话,心情复杂,他心底竟然涌起愧疚和敬佩交织的心情,倒是他小看乐茕茕了,乐茕茕并没有他想的那么草包。
      多好的一个女孩子。
      
      甚至于,宁西顾开始反省起自己来,原来乐茕茕只是看上去肤浅,但原因是什么呢?是因为乐茕茕没念过什么书,这又不是主观上的错误,她的成长环境并不算好还能有这样一颗向学之心太感人了。
      看来她也并不是只有一张漂亮的脸,还有一颗自尊自强的心。
      他竟然还瞧不起乐茕茕,是他太傲慢。
      
      宁西顾认真回:「好。我会好好备课。」
      一时间,他因为被触动了,他也忘了自己一开始应聘的岗位,明明是小狼狗假男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