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桃花兔04 ...

  •   被这充满侵略性的男性气息裹困住,乐茕茕下意识地面红耳赤、手足无措,像只落入陷阱的小动物,手足无措、瑟瑟蜷缩地望他。
      眼神说不上是拒绝,还是默认邀请,还是欲拒还迎。
      
      反正让宁西顾深感受到诱惑——
      即便知道她庸俗肤浅的本性,宁西顾还是被这目光和美色撞进心口,血自顾自急速疯狂往心脏涌去,像要从胸膛里炸出来。
      一晚上了,乐茕茕的妆容还很完整,大抵是因为她本来就皮肤好,粉底只是薄薄一层,略匀肤色,脸还是干干净净的。她生一双好眼睛,浅棕色眼眸如水中蜜珀,清澈透净,半点不染风尘气,竟很有几分纯真可爱。
      此时此刻如同被他逼迫,简直像个情窦初开、可怜无助的小少女。
      她的外貌也确实是纤细柔美的少女。
      
      惹得宁西顾有点恼,心想,难怪她只凭这张脸就能在网上走红,明明是个混迹社会多年的女人,居然还能看上去这么纯情无辜。
      世上的男人多爱以貌取人,一不留神就会被这个小草包给骗去吧?
      
      乐茕茕也在心狂跳。
      宁西顾突然靠那么近,一下子视觉冲击,帅到她了。而且今天从他过来为止,一直表现得像是清心寡欲,冷冷淡淡,突然说这样不要脸的话,像是道士破戒似的。
      哪个女孩子能不脸红啊?
      
      十九岁的宁西顾正处于男生和男人的转折点,他的身体已是成熟男人,有宽阔肩膀和结实胸膛,较之已进入社会的男人却又气质清爽许多。
      连他表达自己的欲-念都显得炙热而干净,一点也不油腻龌龊。
      
      尺度拿捏得恰恰好,只是渴求她,而没有动手动脚,依然绅士。
      她几百年没有这么心动过了。
      
      这一眼像是过很久,其实只是两三秒而已。
      乐茕茕才回过神,双手发软地推开他,轻轻推了下,没推开,推第二下,宁西顾才明确到自己又被拒绝了,于是不情不愿地坐直身体,拉开距离。
      乐茕茕也坐了起来,试图让自己的视线高一些,但还是需要微微抬眸仰视宁西顾,虚张声势地说:“你、你别得寸进尺,我今天不是才交代过你?你就忘了?我是老板,只可以我对你动手动脚,你不可以。”
      
      宁西顾颇为理直气壮:“我也没有不轨啊,我只是问问你,这是我的工作,我很敬业的。”
      宁西顾半点不慌张,说:“所以,你什么时候对我动手动脚?老板。”
      
      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乐茕茕想,咽了咽口水。
      她现下有点不敢直视宁西顾的脸,太帅了,帅到保守如她都不禁起邪-念。
      而且被小帅哥求侍寝的感觉实在是让人暗爽……不过乐茕茕也不是真的是个初出社会的小白,她自认也算老/江/湖,不多时从诱/惑中抽离出清醒心神。
      
      这么会撩人,还有脸说自己是处男?一定是骗人的!乐茕茕红着脸,鄙夷地想。
      乐茕茕想想自己的金主人设,颇不要脸:“催什么?你着什么急?你对自己有点逼数好吗?我才是老板,注意主次关系。”
      “你只要乖乖做我的小狗就好了。”
      
      宁西顾觉得有点邪门。
      他不觉得被羞辱,还觉得乐茕茕怪可爱的。
      只一个字就像把主权又拿回到自己手上,说:“我这么乖,姐姐决定好要雇我了吗?”
      
      乐茕茕疯狂心动,其实她已经想好了。
      跟宁西顾在一起挺开心的,反正才三千块,在她的公司里也就一打杂的工资,不买白不买,就当养条人形狗狗喽。
      
      但不能直接答应。
      那不得让这个坏东西得意?先晾一晾他,回去了,要他等得心急,才慢悠悠地告诉他【被录用了】才好。
      
      正好这时,乐茕茕的手机响起提示音,她看一眼,是她的好姐妹尹小婵给她发消息。
      她挥挥手,像是驱赶一只非要黏在身边的小狗。
      宁西顾只得再往旁边让让。
      
      她在跟人抱怨吗?宁西顾想,不小心看到了乐茕茕的屏幕,她的头像是美少女战士水冰月,圆圆包子脸,与她本人一样可爱。
      【吱吱】:「咋啦?我听不懂啊,你这塑料外语,谁听得懂啊,但你觉得她在婊你,那她肯定是真在婊你」
      「谁干的?我去骂她。」
      【乐小兔】:「不用啦,我从别人那里问到了,真是在骂我,不过我找的那个小狗帮我骂回去了」
      「来来,我给你看我今天去拍的照片[图][图][图]」
      「你觉不觉得我混在里面也有点大小姐的气质哈哈哈哈」
      
      宁西顾一时语塞,还以为她会为自己被轻视而生闷气,这就不管了?他现在极度怀疑乐茕茕这人的大脑和脊椎有没有相连。
      
      乐茕茕瞪他一眼:“去,去,别偷看。”
      她瞪了宁西顾一眼,再把手机调整到从旁边无法偷窥的角度。
      
      乐茕茕发了几张她跟宁西顾的合照:「快,快,帮我选一张,我要发朋友圈,气死那个劈腿的!不过我觉得我太美了,每张都美,我选不出来,嘻嘻」
      【吱吱】:「[翻白眼.jpg]行了行了,知道你大美女。我觉得第三张吧。」
      「这张最好看,妈的,你买的这个男大学生真的太帅了,还他妈是个处。」
      
      【吱吱】:「你今天晚上回去准备睡他吗?」
      
      乐茕茕:“……”
      乐茕茕手一抖,脸一红,飞快地瞥了在边上的宁西顾一眼,生怕被他看到,饶是厚脸皮如她,也会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这女流氓!乐茕茕被她的荤话臊得脸红,但脑袋里也按捺不住地想起宁西顾的数据。
      眼神也又忍不住往宁西顾身上飘了飘。
      
      宁西顾耐心等待,有些无聊,但出于对隐私的尊重,乐茕茕不许他看,他当然没有再偷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对话,云里雾里地问:“怎么了吗?”
      乐茕茕咽了咽口水:“没、没、没什么……”
      
      乐茕茕觉得自己真有点馋宁西顾的身子,可是,说起来可能有点可笑,她只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做。
      所以,还是忍一忍吧。
      
      宁西顾说:“你要玩手机的话,我们换个位置,我来开车,我有驾照的。”
      不光有汽车驾照、摩托车驾照,他还会游艇、滑翔伞的驾驶许可证。
      
      开车还挺累的,乐茕茕“哦”了一声:“行,那你开车吧。”
      两人下车交换位置。
      
      宁西顾坐上驾驶座,打开导航,选了乐茕茕家,乐茕茕看了一眼,说:“别选我家,选你学校。”
      宁西顾沉默,没动。
      
      乐茕茕瞪他一眼:“你愣着干什么啊?”
      他心底浮起一丝焦躁,和浓重的挫败感,他握紧方向盘,闷声闷气地问:“姐姐,你真不留我过夜啊?”
      “早着呢。哼。”乐茕茕渣女口吻地说,“你别老问,你这个怎么那么好/色?再吵我直接把你扔下去,让你自己打车回家,不报销。”
      
      这么一说,宁西顾也觉得是太不含蓄,可其实比起其他,最让他觉得难以接受的应该是,为什么乐茕茕看起来这么轻浮随意,他却连这样的女人都攻略不了?
      宁西顾自小好强,心底不知不觉升起求胜欲。
      
      宁西顾伸手,不高兴地选了自己的学校。
      选了目的地为自己的学校。
      
      从小到大,只要他竖立目标,就没有他做不到的。
      按理来说,像乐茕茕这样一眼就能看透的女人,应该简单就能钓到手才是。连这样的女人都追不到的他算什么?
      
      宁西顾百思不得其解,直至抵达目的地。
      宁西顾还不想下车。
      
      乐茕茕等一分钟,没立即开口赶人,不悦地给他一个眼角,让他自己感受。
      宁西顾慢吞吞地解开安全带,意兴阑珊地要下车。
      
      乐茕茕连声道别都没有,俨然一副挥之即去的态度,又开始低头查看手机上新收的消息。
      幽幽蓝光照在她脸上。
      
      宁西顾赖在车上似的,有些生气,说:“老板,你钱还没给。”
      乐茕茕这才记起来,从包里掏出钱包,抽出两张粉色百元大钞,想了想,又再抽出两张,递给他:“喏,多出来的两百算是你的奖金,谢谢你今天帮我出头。”
      
      宁西顾看都没看这个钱,接过来随便拿在手里,眼睛只直勾勾望着他:“你什么时候再找我,告诉我录不录用我?”
      乐茕茕好喜欢他这样迷恋自己的感觉,不免得意洋洋起来,依然渣女地说:“改天。急什么急啊?”
      
      宁西顾又问:“那衣服呢?”
      他八万多刀一套的西装还放在乐茕茕家里呢。
      乐茕茕大方豪爽地说:“姐姐送你了呀,虽然要大几千块钱,但没事,我回去想想,要是我录用你的话,以后我还会给你买。”
      
      无语。就无语。
      宁西顾笑了,他从没遇上过这么有趣的事,他也觉得没关系,有趣比八万刀要重要。
      
      宁西顾倒退着走,面朝着她,对她挥手:“再见,姐姐。”
      像是舍不得离开。
      
      好甜啊。乐茕茕感受到和年轻男孩子玩的快乐了,她以前交往过的两个狗男人没有宁西顾十分之一的甜。
      乐茕茕心口被宁西顾灌满了蜜,难免也温柔了几分:“你小心点,别倒着走。”
      
      宁西顾站定,又说:“姐姐,再见。”
      乐茕茕狠了狠心,要关门。
      
      宁西顾突然大步跑了回来,扒住门,乐茕茕被吓了一跳,说:“你干什么?你吓到我啦。”
      “对不起哦。”宁西顾站在门边,目光灼灼地看她,把钱塞回去,“姐姐,我不要钱,你再找我好不好?”
      
      乐茕茕心漏跳半拍,然后怦怦狂跳。
      宁西顾势在必得地盯住她,他就不信自己拿不下这个庸俗好骗的女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