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23/雨意 ...

  •   “啊……嗯。”夏烛没想到对方这么直白。

      不过想来也是,资本家嘛,最讲究一个效率。

      桌子上铺着檀香木茶台,木台上一盏紫砂壶,周围几个矮圆形的瓷杯。

      男人捡了两个杯子放在桌面上,拎壶往里面添了些水,其中一杯推到夏烛面前:“说说你的情况。”

      夏烛仓皇接过,攥了攥杯子,仔细思考什么叫“你的情况”。

      想了几秒,开口:“我今年24,荆北大城乡规划学毕业,毕业前半年进入中宁实习,截止到现在已经在中宁干了两年零四个月,近半年负责清源山山体景观设计……”

      态度认真,每个字都严谨。
      像在面试工作。

      周斯扬再度磕桌面,提醒:“我是说和你聊结婚。”

      “结…结婚?”夏烛打磕巴。

      对面男人肉眼可见的无奈,夏烛意识到自己在问一句废话,慌乱解释:“我,没结过婚…不太清楚。”

      周斯扬指骨压在桌面上,打量眼前的人,片刻后,坐直身体,换了个问法:“你父母希望你什么时候结婚?”

      “近两年吧,”夏烛回答,“不结有个男朋友也行,稳定下来。”

      周斯扬看着她:“他们对你的结婚对象有什么要求?”

      夏烛摇头,摇到一半又想起来:“人品好,相貌端正,工作稳定。”

      周斯扬一一核对自己的条件。
      须臾,往杯中加水:“中宁暂时不会倒闭。”

      夏烛“啊?”了一下,意识到周斯扬应该是想跟自己说“中宁老板”这个工作暂时很稳定。

      她抠着桌布想,她爸妈如果知道跟她结婚的人是中宁的老板,那恐怕就不是要求稳不稳定的事了,可能会疯。

      周斯扬杯子放下。

      “我这边没什么要求,除周末吃饭和家宴外,额外需要你配合的不多。”

      “结婚证不用真领。”

      “半年后合约结束,我会跟他们说你去了国外进修,之后再找时间通知他们离婚了。”

      夏烛一句句听着,觉得这条件开得……实在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但眼下,她更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

      “那个……”她盯着桌布上的暗纹,紧张到食指在上面画圈圈,“房子…”

      “就这个楼盘,你随便挑一套。”周斯扬道。

      周氏的产业,给套房子很简单的事情。
      但夏烛不知道。

      “这个楼盘!?”她倏然抬头,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她以为是那种一二百平的小公寓,这这这……这小区全是和周斯扬这房子一样的平层。

      周斯扬点头:“好好考虑,最晚三天后给我答复。”

      夏烛深呼吸,再次被这房子冲昏头脑,连声应了两句“好”。

      语毕,诺大的客厅陷入安静。
      她眨了眨眼,意识到周斯扬想说的多半已经说完,自己该告辞了,侧眼看了下时间,刚过十二点,还不算晚。

      “那我先回去了。”她退开椅子,起身。

      刚站起来,放在桌面的手机屏亮,是邻居小婉。

      小婉:[还在公司吗?房东阿姨说让你今天别回来了,你租的那间刚被小偷撬了,她正在跟警察确认情况。]

      小婉:[阿姨到的及时,东西没丢,就是门锁全坏完了,她喊了人今天晚上要把全屋的锁都整好。]

      那侧周斯扬也站起来:“写个地址,让司机送你回去。”

      夏烛抬头,有点为难的:“能送我去附近的酒店吗?”

      周斯扬扶着椅背,正在看手机,闻言侧眸,薄薄的眼皮抬了抬。

      夏烛一时难堪,但还是扬了扬手机,示意:“我租的房子进贼了,房东正在换锁。”

      看到周斯扬扫了眼她的手机,没讲话。
      夏烛心里也难受,觉得今晚真是祸不单行。

      短暂的沉默后。

      “住这儿吧,你住最东那间,”周斯扬手机抛到她怀里,“需要什么跟他讲,他会送过来。”

      夏烛一愣,低头看到手机屏幕上亮着的电话号码。

      她上前半步:“可是……”

      “奥体开演唱会,附近好点的酒店都满了。”男人低头看另一个手机。

      来开演唱会的这人是当红顶流,清潭提前三天就封了这附近的道路,为了确保排除所有安全隐患。

      夏烛还在犹豫,又听周斯扬道:“我住在最西,不会打扰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夏烛连忙否认。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再拒绝就显得矫情了。

      她拿起怀里的手机,往旁边两步,拨通电话,跟对方讲了一下需求。

      接电话的是周斯扬的助理罗飞,对方想得周到,接起电话确认事情后,帮她换了位女生接听。

      本就是叨扰别人,夏烛没敢多要求,只要了一套睡衣和洗浴用品。

      身上的衣服淋过雨,实在不可能穿着睡觉。

      不舒服就算了,把床单被罩什么弄脏的话…夏烛环视周围,周斯扬这房子里的东西,估计每一样都是她赔不起的价格。

      周斯扬的助理训练有素,东西送来得很快,不过十几分钟,远处玄关门铃响起,夏烛走过去开门,从助理手中接过袋子。

      刚周斯扬和夏烛在车上谈的时候,罗飞在,此时多嘴问了句:“老板呢?”

      夏烛摇摇头。

      刚她跟罗飞通过电话,手机递回去,周斯扬接过之后就往里侧走了,没再出现。

      可能是去了书房?或者卧室。

      她能感觉到周斯扬这人绅士有佳,不是那种混不吝的富二代混子,身上也没有任何匪气,但寡欲漠然,为人也有那么点正统古板。

      罗飞点头,嘱咐她有什么需要再跟自己讲。

      房门合上,屋子重归安静,远处墙上的挂钟有规律地摆动,提醒深夜的到来,她在玄关处站了几秒,拎着手里的袋子去了最东侧的卧室。

      翌日,七点一刻,夏烛的闹钟准点报时。

      她脑子昏,又认床,昨天晚上折腾到快三点才睡,此时迷蒙地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看了三秒,才意识到这是哪儿。

      这柔软的,带记忆感的床垫不可能是她那两千一月的出租屋有的。

      撑着床起身,去浴室洗漱,瞧了镜前灯两眼,认出是某个顶奢家居品牌——一个拳头大的破小灯泡,两万多。

      因为价格太离谱,她在网上刷到一次就记住了,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实物。

      洗漱完,走到房前,临按下门把时犹豫了,她还没想好怎么面对周斯扬。须臾,两手拍了拍脸,做好心理建设,推门出去。

      和预想的不一样,客厅空荡,没人,夏烛抬眼看了下时间,还不到八点。

      仔细一想,听闻周斯扬工作起来,无论对自己还是底下的人都很严苛,这个点,可能已经去上班了。

      正这么琢磨,夏烛低头,发现身上的睡衣还没换下来,打算转身回卧室,听到玄关处传来门响的声音。

      她下意识停住脚步,回头——和推门进来的人撞上视线。

      程煜非眼神如炬,锁着夏烛,定定看了两秒,确认是个女人,而且是个穿睡衣的女人后!两手提的购物袋,啪一下掉在了地上。

      程煜非就住在旁边那栋楼,不过他和周斯扬一样,这里的房子只是他的众多落脚地之一,不常来。

      周斯扬这人视工作为生命,视公司为家,没什么对私人领域的占有欲。

      所以这房子的密码程煜非知道,这也就导致了——现在他和夏烛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局面。

      “那什么…”程煜非找回自己的声音,“这是二十三层?”

      夏烛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跟着周斯扬上来,看到他按的电梯键,点头。

      程煜非不想相信,手点地:“周斯扬家?”

      夏烛再点头。

      接着就听玄关处那男人爆发了一句国骂,然后扬声喊:“周斯……”

      喊到一半,因为看到从西侧通道拐过来一个穿着黑色浴袍的男人而闭上了嘴。

      “有事?”周斯扬眉心竖着。

      夏烛听到声音回头。

      睡袍薄款,黑色绸制,男人衣服穿得规矩,没松松垮垮露什么东西,但水珠顺着脖颈往下,埋进前襟,有种冷漠禁欲的意思。

      她咽了咽嗓子,收回视线。

      “没,啊不,有事,”程煜非几步绕过去,往周斯扬身边挤。

      周斯扬侧头对夏烛:“去把衣服换了。”

      夏烛想起自己穿的还是睡衣,周斯扬也就算了,姑且算是见过两面,还是她老板,但程煜非不一样……是真真正正的一个陌生男性。

      等夏烛进屋,程煜非一把拉过周斯扬:“你昨天晚上说的有事就是这件事??”

      “金屋藏娇??”程煜非又草了一声,“我以为你真当和尚呢,半天藏了个这样的妹妹??”

      盘顺条靓,虽然没打扮,但绝对绝对是个美女,刚那大眼睛忽闪忽闪,差点没把他看心动。

      程煜非是个大嘴巴,合约结婚的事周斯扬不想跟他解释,走到厨房拿咖啡杯,全当他说的话是放屁。

      程煜非跟着上蹿下跳了半天,没从周斯扬嘴里撬出一个字,倒是领了个任务。

      程煜非:“你让我送你的小女朋友上班?你为什么不自己送。”

      周斯扬拉开抽屉,捡了个表出来:“她在我公司上班,不方便。”

      程煜非脑子转了下:“你们俩还玩办公室恋情??”

      周斯扬扶着桌子侧眸瞟他一眼。

      程煜非捂着后脑,一脸懵:“咋了?”

      那面夏烛收拾好东西下楼,以为等她的是司机,没想到是程煜非。

      程煜非隔窗按了下喇叭:“周斯扬让我送你。”

      夏烛哦了一声,赶紧整理好包,上车。

      身上的衣服也是早上那位叫罗飞的助理送来的,参考了昨晚她身上的样式,最简单的白T恤和黑色阔腿裤。

      刚在路边她低头搜索了一下自己这身衣服的价格,看完,决定今晚回家拿去干洗,装个好点的袋子,双手供奉还回来。

      刚坐上位置拉上车门,前面那个话唠开口了:“妹妹,和周斯扬多久了?”

      夏烛不知道周斯扬怎么跟程煜非说的,现在也不敢乱答。

      只能糊弄着回:“没多久……”

      程煜非把着方向盘啧了一声:“这人真不厚道,有女朋友也不跟我说。”

      “你们俩怎么认识的?”
      “就……不太好讲。”

      “那谁追的谁?”
      “……这个你问他。”

      一来二去,夏烛实在招架不住,掏出手机找周斯扬的电话。

      两人虽然没有微信,但昨天的最后,周斯扬留给她一个私人号码。

      前面程煜非的问题接连不断,她本来还在犹豫,一咬牙,信息发出去。

      夏烛:[您好,我是夏烛。]

      周斯扬:[嗯。]

      夏烛:[您的朋友一直问有关我和您的事,我应该怎么回?]

      周斯扬:[不用管。]
      周斯扬:[当他是空气。]

      夏烛也想按周斯扬说的那样,但程煜非左一句右一句,都把她和周斯扬当成了情侣。

      她不知道这种情况下,需不需要解释,拇指按在键盘上,斟酌地回过去了一个。

      夏烛:[但他一直称呼我为您的女朋友。]
note 作者有话说
第4章 4.23/雨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
    作者公告
    专栏可戳:《不是黄粱》伪兄妹/年上者为爱发疯(已开文)、《渴肤症候群》男主渴肤症/微强制(近期开)、《仲夏有雪》先婚后爱/男主蓄谋(9月开)
    ……(全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