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阿诺,警局借调的特殊狗才! ...

  •   入秋后,八月的雨不再像六月的暴风雨那样爽利,下起来淅淅沥沥、黏黏糊糊,慢悠的飘下来,像银灰色黏湿的蛛丝,织成一片轻柔的网,将远处的山峰沟壑包裹住。

      穿过隧道后,这一段路上的车道突然就少了两排,直接从四车道变成了两车道。明明是国道,硬生生走出了山道的颠簸感。

      开车的人也不敢怠慢,抬起刚刚还搭在一边的手,把着方向盘。整个身体前倾,紧紧的盯着前面的路况,挡风玻璃上的雨刷呲呲呲呲的刮着,在安静的车里格外的刺耳。

      “峰哥,换我开一会吧,这一块的路况我熟。”坐在后座的吕江迟疑的开口。

      “不用!”陈晓峰眼神都没向后瞟一眼,直接一口回绝道。

      吕江看了眼驾驶座上的陈晓峰,嘴无意识的张了张,像是想说什么,最终也没开口。偏转头看了眼副驾驶座的那只警犬,系着安全带,像人一样蹲坐在椅子上,像驾驶座的陈晓峰一样,身体前倾盯着前面的路。

      陈晓峰是从昆明调过来的特殊人才,而前面那只叫陈诺的狗则是跟着陈晓峰一起调过来的特殊狗才!

      吕江看看了前面那只外表强悍,肌肉结实,看着就沉着果敢的警犬,再转头看了看和自己一起坐在后座的这只罗威纳犬,整个狗站趴在前面的副驾驶座靠背上,歪着个狗头,吭哧吭哧的对着前面的阿诺吐舌头。

      “阿布,坐下!”吕江对着自己带出来的警犬发布指令。

      刚开始训练那会,发出“坐下”的命令,阿布是无法理解的,吕江必须用手在它的背后半部往下压下去,同时发出“坐下”的口令,等阿布能体会并安静的坐下来为止。

      后来阿布慢慢的成熟了,基本的口令早就可以无障碍的理解并执行了。

      但是今天的阿布好像格外兴奋,哪怕吕江连续发出两声“坐下”的指令,阿布也没有立即执行,保持着这个姿势,甚至连头都没回。

      吕江有点尴尬,一边伸手压住阿布的背后半部往下压,一边重复发出“坐下”的指令。

      前面开车的陈晓峰转头向后瞟了一眼,没说话,继续开车。

      幸亏阿布已经在吕江的口令配合手势的指令中坐了下来,吕江缩了缩自己身体,尽量把自己隐藏在后座的角落里。

      输了这次的比赛,本来就感觉自己比陈晓峰矮一截了,返程的时候,一群王八蛋又把自己挤兑到陈晓峰的车里。

      自己的狗还不争气,没见过世面一样,完全没有往日高大威猛的风采,像只舔狗一样,吭哧吭哧的对着前座的狗大喘气。

      这个第二名拿的实在窝囊!

      各方面被第一名吊打。

      但凡和前面这一人一狗差距小点,吕江也不会这么难过。

      吕江很想问问自己身边的阿布,输给前面,真的不会感到羞愧和难过吗?

      “汪汪汪,汪汪汪……”

      吕江是在一阵急促的狗叫声中惊醒的。

      车还没出郊区,副驾驶座上安静了一路的阿诺,竟然猛地站了起来,朝着车前面一阵狂吠。

      虽然阿诺不是吕江的狗,但是吕江还是从这急促的叫声中明白阿诺想表达的意思。

      “前面有问题!”

      陈晓峰的脚早在阿诺发出第一声叫时,就踩在了刹车上,降了车速。

      吕江向右挪动了一下位置,透过前面两座的中间向外看去。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停了,车上窗户也早就降下来了。车道的两侧种着郁郁葱葱的杨树,树叶在秋雨的洗刷下变得格外绿。

      吕江环顾了一下两侧,车辆的前后左右都没有任何东西,吕江还以为路上有野猫什么的惊动了阿诺,可顺着阿诺狂吠的方向看去,却什么也没有。

      前面开车的陈晓峰好像已经检查过了,将踩在刹车上的脚又移到油门上,开始加速继续前进。

      可是意外的是,随着车子继续行驶,阿诺的眼神却始终紧紧盯着路边,而且不停的狂吠,还时不时的回头看向陈晓峰,好像是在示意他赶紧停车。

      身侧的阿布好像也受到了什么感应,也站了起来,朝着吕江“汪汪汪,汪汪汪……”的叫了起来。

      “你朝我叫有什么用,我又不是开车的!”吕江一边伸手压在阿布的背上,一边嘟嘟囔囔道。

      这傻狗,人家叫,你也叫,人家叫完,人家的大队长可以停车,你跟着叫什么!

      吕江这边还在安抚阿布,突然一个趄趔,伴随着紧急刹车的声音,车辆突然靠边停了下来。

      车刚停好,阿诺就从副驾驶开着的车窗上一跃而下,然后汪汪汪地朝着路边大叫。陈晓峰反应也很快,拉开车门下车后,直接过去拉起阿诺脖子上的绳子。

      旁边阿布也跟着从后车窗里翻出去,吕江都没来得及拉住绳子,就看到阿布早已蹿到阿诺的身侧,一脸崇拜的看着阿诺,疯狂的甩动着尾巴。

      吕江叹了口气,不情愿的下车走到路边。

      路边载着大部分都是杨树,但是杨树的树下还有很多不知名的杂草和一人高的小树。

      虽然有些小树挡住了视线,但是还是很容易看出,树的后面什么也没有。

      旁边的阿诺还是不停的朝着树林里吼叫,一边叫,一边向前扑去,陈晓峰拉着阿诺的绳子都绷直了。

      陈晓峰环顾四周,看到四下无人,就索性把拉着阿诺的绳子松开。

      挣脱绳子的阿诺立马钻进前面的树林里,阿布也随即跟着跑了进去。

      陈晓峰二话不说直接跟着跑了过去,吕江一看,这一个两个的,话也不说一句,只顾着自己跑,认命的返回打开车门,拔了警车的钥匙。

      刚准备跟上去,想了想,吕江又返回去打开警车的后备箱,想要挑个合适趁手的工具。

      后背箱里摞着两箱矿泉水,横七竖八的堆着几套警犬迷彩背心,吕江弯腰在里面翻了翻,找到一副被卸开手柄的尖头铁楸。

      吕江胡乱的拿起两件警犬背心,一手抓着铁锹和手柄,急急忙忙的合上后备箱,朝着刚刚陈晓峰消失的路口走去。

      吕江根据树林里踩到的草大致判断了方向,走了没两步,就听到不远处传来狗叫,循着狗叫声走过去,远远的就看到陈晓峰站在一处茂密的蒿草附近,不断的安抚着狂叫的阿诺。

      吕江一脚深、一脚浅的走过去,气喘吁吁的问道“有什么发现没有?”

      一边说着,一边还踮起脚尖朝着蒿草丛里望去,前面就是普通的蒿草野地,草长的很茂密,蒿草中间还有些荆棘。

      “峰哥,你的狗不会是看错了吧?这啥也没有啊!”

      吕江一边说着,一边把手里拿着的手柄和铁锹安装在一起,把铁锹的手柄倒立过来,对着地上砸了几下,上面的铁锹很快就牢牢的卡在手柄上。

      吕江拿着临时组装好的铁锹,对着前面的蒿草和荆棘拍了拍,想看看草丛下面是不是有蛇什么藏在下面。

      “汪~~~~~~~”

      一声凄厉悠长的狗叫把吕江吓了一大跳,手一抖,铁锹应声掉在地上。

      “怎,怎么了这是?”吕江颤抖着声音问道。

      刚刚的狗叫是在自己用铁球拍打蒿草时突然尖锐起来的,好像是自己的铁锹拍到狗身上的那种惨叫。

      吕江抬头看了眼陈晓峰,阿诺是陈晓峰带来的警犬,这种叫声吕江着实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能求助的看着陈晓峰。

      “他,他怎么了?”对于这位新晋的刚刚拿了警犬比拼冠军的同事,吕江实在不知道怎么称呼,直接叫狗吧,听着确实有点不尊重冠军同事,只能含含糊糊的称呼。

      “应该是发现什么了!”陈晓峰低头盯着下面越叫越密的阿诺,沉思片刻,直接单腿跪下,伏底身子,靠在阿诺的身上,顺着阿诺的视线往里看去。

      吕江看着陈晓峰这一套迷惑的动作,注意到在往里看的时候,陈晓峰撑在一侧膝盖上的手突然动了一下。

      “这是干嘛呢?”吕江疑惑的问道。

      刚刚还伏在地上的陈晓峰,已经麻利的爬了起来,伸手拍了拍膝盖上粘着的泥和草屑,解释道“要想知道狗看到了什么,最好的方法就是用它们的方式去观察!”

      吕江听了陈晓峰的解释,也学着蹲了下来,试着用阿诺的高度看看草里到底有什么。

      “啊~~~”靠在阿诺身边的吕江,突然双眼瞳孔放大,双手在身前挥动,发出一声叫以后,直接向后倒去,一屁股坐在地上,胳膊肘也撑在地上。

      紧接着一个起身,站了起来,双手不断摩挲着胳膊,结结巴巴的开口“峰,峰,峰哥,你,你看到了是吗?草里,草里是不是有个女人?”

      陈晓峰斜睨了吕江一眼,“嗯”了一声。

      得到了陈晓峰肯定的答复,吕江急忙捡起刚刚掉在地上的铁锹,对着前面的草丛扒拉了几下。

      还是刚刚的草丛,草丛下面就是长满青苔的土地,根本没有什么女人!

      吕江愣了一下,又伏下身子,顺着刚刚的高度看向草丛,什么也没有!

      “刚刚明明看到有个女的在朝我招手啊!”吕江喃喃的说道。
note 作者有话说
第1章 阿诺,警局借调的特殊狗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