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新妃入宫的第一个夜晚,不知多少人要夜不能寐。
      尤其是那些对柳才人遇到陛下一事毫不知情的新人们,更是早早就开始准备着梳妆沐浴,坐在窗前翘首以盼。

      其实她们不是不知道陛下点寝极有可能在陶贵人和姜雪漪之间选,但,万一呢?万一陛下在殿选时对她们中的某一个青眼有加呢,这天大的富贵,不就落到头上了吗?

      所以几乎除了姜雪漪外的所有人都不曾懈怠半分,个个描眉画眼,严阵以待。

      段殷凝瞧着自家小主闲适躺在贵妃榻上看书的模样,忍不住提醒道:“小主,虽说今儿个林威公公说了陛下今夜选了柳才人,可陛下的心意并非一成不变的,您真的不提前做准备吗?若是凤鸾春恩车来了……”

      “若是凤鸾春恩车来了,左右不是还得去太极殿的偏殿再梳洗拾掇一番吗?”姜雪漪将书压下来,朝着段殷凝嫣然一笑,“我知道姑姑替我操心呢,只是无妨。”

      向来嫔妃侍寝,要么凤鸾春恩车接着去太极殿侍奉,要么是陛下去往嫔妃的宫中。但新人初次承宠,无一例外都是要先去太极殿侍寝的。就算在自己宫里梳妆的再好,按着规矩都要去偏殿重新沐浴净身,再由嬷嬷们服侍着穿上寝衣,送入陛下的寝殿内。

      可虽是如此,新人们也总要好好梳妆打扮一番。
      既是做给自己宫里的奴才们看,也是做给御前的人看。

      段殷凝只知她很聪慧,却不想她如此沉得住气,竟好似全然不在乎一般。

      但小主都这么说了,她也只好将话咽进去,从耳房端出来一杯安神茶,恭谨道:“小主,天色已晚,仔细眼睛。”

      姜雪漪搁下书,将安神茶捧在手里,笑意柔和:“姑姑总是这样贴心。”
      她喝进去两口,似闲聊家常般不经意道:“姑姑如此细心,之前是在哪儿当差?竟也舍得将你放出来。”

      段殷凝福了福身,垂眸道:“奴婢从前是在尚服局的司服司做掌衣,后来陛下选秀,宫中要挑选侍奉各位小主的宫女太监,奴婢便被指了过来。”

      “嗯?”姜雪漪好奇地直起了身子,“司服司的正七品掌衣可是女官中的好差事,怎么姑姑不留下升迁,反而要来做我的掌事宫女呢?”

      段殷凝的身姿一顿,苦涩道:“掌衣之上还有典衣和司衣,奴婢人微言轻,才想另谋出路。”

      姜雪漪若有所思地瞧了她一眼,然后眉眼弯弯,轻巧地笑起来:“姑姑这样的明珠,在我身边才不会蒙尘呢。你跟在我身边,定是比做掌衣强上百倍。”

      主子抬举,段殷凝不敢有误,忙深深福下去:“奴婢多谢小主厚待,定会好好侍奉小主,绝不轻慢半分。”

      -
      与此同时。
      太极殿。

      柳才人从侧殿沐浴更衣罢,赤足走向了陛下的寝殿内。

      太极殿是天子寝宫,坐落在建章殿和宣政殿以北,居高临下,遥望整个偌大的后宫。
      太极殿房梁十分高,几乎是后宫妃嫔所居宫殿的两倍,从梁上落下的黑色薄纱帷幔轻垂,在风中微微摇曳。
      寝殿内烛火幽微,只觉月色如泄,柳才人小心前行,一垂眼,瞧见床角的暗金色龙首泛着高高在上的辉光。

      她清冷柔弱的面上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凄苦,然而帝王近在眼前,她不敢表露出来。
      一入宫墙深似海,她所求灵魂共鸣的一心人,是再也不会遇到了。

      柳才人认命般走上前,隐隐约约看到床幔之后,屈着膝懒散靠在床柱的身影,轻声道:“妾身给陛下请安。”

      窸窸窣窣声传来,合上的帘子被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挑开,她小心地看过去,见那双手修长好看,常握笔之处,带着若隐若现的薄茧。

      听闻陛下十分年轻,生得样貌不凡,光风霁月。
      今日只见这一双手,方知传闻不假。

      沈璋寒眉梢一挑,含着几分玩味的笑意看向此时仍跪在床沿的女人,不紧不慢地撩开了隔在二人之间的纱幔。

      他身形未变,慵懒地伸出一只手,淡笑道:“惊鸿艳影,楚楚可怜。”

      “到朕这儿来。”

      清冽如雪,温润如玉,陛下的声音原是这样好听。柳才人的心口不知为何突突狂跳,她被蛊惑了似的伸出自己细软柔荑,搁在了陛下的手上。

      身子被轻巧地带上帝王龙榻,纱幔再度徐徐放下,随着几声帝王缠绵耳语,床头的蜡烛悄无声息的熄了。

      殿门外的林威看着里头灯熄了,轻轻地啧了一声。

      这柳才人也不知究竟是好运还是不好运,在这新人点寝的当晚入了陛下的眼。树大招风,后宫里的主子娘娘们又哪儿是好相与的。
      只是说来奇怪了,这柳才人论貌美并非最拔尖,要说气质也不算独一份,如今宫里的主位娘娘,不就有人和她有几分相似吗——

      想到这,林威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撇了撇嘴,不再深究下去了。

      这时候,门外的小太监着急忙慌地小跑过来,急道:“大监,丹昭容身边的秋叶过来了,说丹昭容心口不痛快,请陛下去瞧瞧呢。”

      “丹昭容这会儿不痛快?”林威略略拔高声音又问了句,这才了然于心地说道,“得了,你下去吧,我这就去禀告陛下。”

      丹昭容一向得宠,自然最担心新人入宫陛下的心意转移,可今日是头一晚,再看不下去也得忍呐,何苦这么急吼吼的来截宠。

      林威暗自摇头,在寝殿正门口扬了扬声儿:“启禀陛下——丹昭容娘娘派人来说娘娘身子不适,想请您前去瞧一眼。”

      里头的动静渐渐停了,就听陛下在里头说:“叫水。”

      林威不敢耽误,忙甩了拂尘示意旁边候着的一列宫女进去,自己也进到了屏风后头。

      床榻上,沈璋寒正散漫地靠在床沿边上,长腿微曲,精壮有力的上半身未着寸缕。宫女们低着头上前为陛下擦汗擦身,在床榻里侧的柳才人则紧紧捂着胸口,贝齿轻咬,犹豫了几回都没说出声。

      沈璋寒像是察觉到女人的局促,笑着转头过去,如同情人呢喃般抚了抚她湿润发的发丝:“丹昭容身子不痛快,朕去瞧瞧,你就睡在这,明儿再回去。”

      自己初次侍寝就被人截了恩宠,说出去到底是不好听,要被人耻笑的。可柳才人一贯是个柔弱忧郁的性子,就算是受了委屈也只憋在心里消磨自己,可陛下都已经这么说了,她也只好顺从地应下来,眼角却偷偷红了。

      送走陛下后,太极殿的宫女们要为她擦身后服侍她继续睡觉,可柳才人却攥着被子颤抖了片刻,轻声说:“为我穿衣,我回去休息。”
      陛下已经走了,她留着也是让人看笑话,还不如识相些早早离去,何苦贬低了自己的尊严。

      太极殿的宫女们劝了几句,可拗不过柳才人,只好为她梳头更衣,送出了太极殿。

      柳才人一路上一声不吭,她的贴身侍女担心了半晌,小声说:“小主,您不要想太多了,陛下并非是对您不满意……”

      夜色重重中,柳才人鼻音有些重,闷闷了句:“……我知道。”

      -
      翠微宫。
      丹昭容一早就盛装打扮,候在宫门口了。

      见陛下御驾来了,她立刻装作一副柔弱委屈的模样迎了上去,娇声道:“臣妾给陛下请安。”

      沈璋寒从龙辇上走下来,见她好端端地站着,却并不恼,挑眉笑道:“这会儿又舒坦了?”

      丹昭容自知自己的把戏被戳穿,娇滴滴嗔怪了句陛下,便水蛇一般缠上去,挽住了陛下的胳膊:“臣妾今日是真的不舒坦,从凤仪宫回来后一直不舒服。可今日是新妹妹第一日迁宫的日子,臣妾不敢打搅,一直憋到了现在实在是忍不住了。”

      沈璋寒淡笑一声:“在凤仪宫又受委屈了?”
      “你出身不高,朕又抬举你,她们多有不满也是常理,你不必计较就是了。”

      丹昭容笑容一僵,继而说道:“不是因为凤仪宫请安的事,是因为新入宫的陶贵人对臣妾大不敬,臣妾却骂也骂不得,罚也罚不得,一时心中委屈……想着如今是谁都能给臣妾脸色看了,这岂不是不将陛下放在眼里吗?”

      进到翠微宫主殿,沈璋寒挑眉淡声道:“陶贵人,可是陶尚书之女?”

      丹昭容的笑意更僵了几分,讨好般地依偎在陛下肩头,小心道:“也许是吧,臣妾也不大记得了……只是她实在狂悖,臣妾到底是您亲封的昭容,她才入宫不久就如此嚣张,日后要宫里人如何看待臣妾呢。”

      沈璋寒将她的手搁在在掌心瞧了两眼,淡声:“你的手倒是养得比之前更细嫩了。”

      陛下回也不回她的抱怨,丹昭容的脸色便更难看了。
      虽然别人都说她蠢笨粗鄙,可她跟在陛下身边这么多年了,她听得明白,陛下并不打算为他主持公道,甚至不愿为了她对陶贵人有任何处罚。

      因为陶贵人的父亲是陶尚书,是朝廷重臣,而她,什么都不是。

      只是她跟了陛下这么多年,就算坐拥荣华富贵,身边仆婢环绕,已经过上了当初她最想过的日子。可在所有人心里,她始终是个笑话,是个登不上台面的东西,永远只能依附着陛下的宠爱生活。

      丹昭容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可陛下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她也不能再多嘴任何。

      陛下可以纵容她,宠着她,惯着她,给她一切珍玩珠宝。可涉及原则,陛下绝不会为她牺牲半分。

      沈璋寒捏着她略显柔软,不再如同之前一般粗粝的手,淡淡道:“翠薇,只要你一直好好的陪伴在朕身边,朕就会一直宠着你。”

      “明白吗?”

      昏暗烛光中,陛下的黑眸显得格外幽深。

      丹昭容的身子情不自禁的微微颤抖,缓缓起身来到了陛下怀中,任由大手摁向自己的后脑,娇语道:“是……臣妾明白。”

      -
      次日凤仪宫请安,丹昭容春风得意,早早就到了。

      柳才人越过姜雪漪和陶贵人侍寝的消息若在平时一定是话题中心,可架不住丹昭容在昨夜成功将陛下请到了翠微宫,一时人人的焦点都在丹昭容身上,也无人理会柳才人了。

      有了陛下雨露滋润,虽说仍然是唇枪舌剑,可丹昭容却半点也不在意,唇角的笑意就没下去过。

      等人都来得差不多齐了的时候,皇后身边的芷仪上前说了句:“皇后娘娘,今日陶贵人身边的宫女来告假,说陶贵人身子不适,这几日恐怕不能来请安了。”

      芷仪的声音不算小,前面的几个主位娘娘当然都听见了。

      姜雪漪掀眸看向丹昭容,果真见她脸色一白,笑容也淡了下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4-03-01 11:35:39~2024-03-01 19:41: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雪儿 2瓶;一树、容初、47470536、星空糖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
    作者公告
    最近的状态和个人情况要保证固定时间更新比较困难,一直跟大家发说明让你们等也不好,打算暂时不固定时间更新了(但还是日更)
    ……(全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