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前辈误会了,我什么都没有想。”

      晏浮琅的声音有些哑。

      身上挂了个成年男人,对他的伤势没有任何好处,要是姬云昭再挂得再久一点,骨裂的情况会不会加重都不好说。

      姬云昭眨眨眼,没有丝毫留恋地松了手:“这样啊,那是我误会了,还以为你在想些比较过分的东西呢。”

      两人话里有话绕了许久,系统都快被他们绕晕了,觉得自己好像不应该待在这个房间里。

      快要与黑夜融为一体的小黑猫有些犹豫地走到姬云昭身旁,蹭了蹭他的腿,“喵~”

      【宿主,快到晚饭点了,咱们晚上吃什么?】

      被一打岔,姬云昭的心思立刻飘到了吃吃喝喝上,也顾不得继续逗晏浮琅玩了。

      下午收拾的时候,厨房里也没搜出余粮来,吃什么确实是个大问题。

      辟谷丹他是坚决不会吃的。

      没滋没味的东西,跟营养液有什么区别。

      况且,晏浮琅现在还没有引气入体,踏入修真者的世界,辟谷丹对他也没用。

      “饿不饿?”姬云昭忽然问道。

      晏浮琅摇摇头:“不饿。”

      那就是饿了。

      小龙傲天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怎么可能不饿。

      姬云昭点点头表示了解,让晏浮琅先在房间里休息会儿,便拎着系统出门了。

      …

      大晚上,又在山里,还是古代世界的山里,没有任何光源,对人十分不友好。

      但姬云昭大号是修士,还带了个方便作弊的系统,在山里行走,自然是没什么问题的。

      除了时不时地就被不知道哪儿来的树枝藤条戳到挂到之外,一切进展的都很顺利。

      悬崖底下,除了姬云昭就只有晏浮琅一个活人,在走远了些后,系统便恢复了原本的模样,还给自己开了灯。

      发着光的黑色小猫咪飞在前面开路,姬云昭提着剑走在它身后。

      一人一统大摇大摆地在竹屋附近转了一圈,没多久就拎着一只山鸡、两条鱼,还有早上及中午吃过的红色小果子回来了。

      姬云昭带着系统外出找晚饭的时候,晏浮琅也没闲着。

      竹屋各处都被点上了灯,亮堂堂的,犹如白昼。

      【孩子大了,会干活了。】姬云昭背着手,老父亲式欣慰,【没白捡啊。】

      正用尾巴提着山鸡,脖子上挂着鱼,背上背着一篮子的小红果的系统,走在他身旁骂骂咧咧,【那你倒是让他干活啊!怎么全让我来干了,备用电源都掉了0.01%呢!】

      姬云昭随口敷衍:【只是0.01%而已,别慌,一晚上就回来了。】

      姬云昭没在院中见到晏浮琅,也不知道他这会儿跑到哪里去了,先催着系统,将食材都放到了厨房。

      论炸厨房,他很擅长,但要是提到做饭……他的水平大概就仅限于将方便面泡好。

      “宿主,你行不行啊。”系统蹲在窗台上,很是怀疑地看着姬云昭,“不行的话,白水煮也可以凑合一餐的。”

      晏浮琅不在,系统和姬云昭就没有再在脑海里对话,直接说了出来。

      小黑猫口吐人言,尾巴尖儿晃了晃,从窗台一跃而下,爪爪扒拉着台面边缘,“我真的很怕男主被你毒死。”

      “瞎说什么呢,男主怎么可能会死,他可是书中的主角,天道的宠儿,谁死了都轮不到他。”姬云昭不乐意了,举起锅铲,毫不留情地敲了敲黑漆漆的猫脑壳,“这不是小猫咪该操心的事儿,闭嘴。”

      系统:“……”

      系统默默地缩回了脑袋。

      厨房里一阵叮叮当当哐哐哐,直到半个时辰后,才终于消停。

      晏浮琅循着声响往厨房走去时,正好遇到端着托盘出来的姬云昭。

      托盘上放着三种颜色的两菜一汤。

      第一道菜是一半是红色,一半是绿色,第二道菜是炭一样的深黑色,汤清澈见底,里面飘着只翻着白眼的,没有刮掉鳞片的鱼。

      姬云昭见到他,很开心地将托盘举高了:“晚饭做好啦。”

      晏浮琅:“……”

      晏浮琅有些艰难地将视线从三盘可怕的东西上抽离:“前辈,我不饿。”

      “你这个年纪,怎么可能不饿?”

      姬云昭听到这话,那双漂亮的杏眼都睁圆了许多,“都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你早上中午就吃了些水果,到现在还不饿?你不会有什么毛病吧?”

      晏浮琅:“……”

      “有毛病”的晏浮琅被热情的姬云昭强行拉到了桌前。

      散修家里没个正经餐厅,估计吃饭都是随便找地方吃的。姬云昭打算之后买个大圆桌放在第三个杂物间里,但今天的话,他懒得折腾了,直接把饭餐端到了主屋去。

      “啊,还有饭呢,差点忘了。”

      托盘放下后,姬云昭咻地又站了起来,把筷子往晏浮琅手里一塞,匆匆往厨房走去。

      “你先吃着,不用等我。”

      白色的身影风一样地离开,主屋的门被猛地打开又合上。

      晏浮琅拿着筷子,动作僵硬地戳了戳离自己最近的“黑炭”。

      这道,好像是鸡肉?

      不确定,再看看。

      还没等他夹上一小块鸡肉,到院子里选只路过这里的幸运小动物试毒,姬云昭就端着两碗米饭回来了。

      米饭看着很正常,洁白晶莹,没有焦,没有黄,也没有被染上奇奇怪怪的颜色。

      晏浮琅稍微放了下心,端起碗尝了一口。

      “……”

      失策,是生的,没煮熟。

      晏浮琅正在思考有什么办法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嘴里的东西吐掉时,一抬眸,就对上了一双亮晶晶的,似是藏了漫天星光的杏眼。

      “怎么样,好不好吃?”姬云昭满怀期待地看着他,“你最喜欢哪道菜?”

      晏浮琅动动嘴唇,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还是无言地将唇瓣抿紧了。

      姬云昭没明白他这是怎么了,眨了眨眼。

      不会是因为他做的菜太好吃了,好吃到晏浮琅一样都选不出来了吧?

      他就说,这么多个世界的任务他都做得了,泡方便面也不会泡糊,没道理炒只鸡做个小红果拌葱炖个鱼汤会弄不好。

      顶多就是卖相不太好而已,但他又不是饭店里的专业厨师。

      家常菜,卖相不好很正常。

      姬云昭清清嗓子,终于拿起了筷子。

      他小心翼翼地夹起了一块鱼肉,送进嘴里。

      半秒之后。

      “哕——”

      鱼肉被吐到了桌上。

      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去形容的古怪味道在舌尖蔓延,姬云昭眉间紧紧皱起,下意识端起碗。

      “前辈!”

      晏浮琅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姬云昭做饭技术菜,但干饭的速度很快。

      一口白米饭吞下,顿时给他咳得惊天动地,差点没背过气去。

      先是眼眶开始慢慢泛起可怜的潮红,接着,清润的杏眸里也渐渐蒙上了一层水雾。

      很难说是被难吃到哭,还是被自己的厨艺气哭,又或是单纯被奇奇怪怪的调料刺激出来的生理性泪水。

      总之,姬云昭放下筷子后,便埋下了脑袋,好半晌都没有说话。

      【草。】

      【草草草草草草!】

      【ps:草是一种植物。】

      系统干巴巴地安慰道:【没关系的宿主,你想骂就骂吧,我们这是私聊频道,别人听不见的,主神也……呃主神可能也注意不到。】

      姬云昭很丢脸地按了按眼角:【你脑子坏掉啦,我骂人你怎么不拦着啊,万一掉积分了怎么办。】

      他缓了一会儿,情绪就缓和得差不多了。

      饭菜全都被倒掉了。

      他本来还想留着那盘小红果拌葱的,但晏浮琅的动作太快了,完全不给他犹豫的机会,直接倒进了他专门拿出来装垃圾的桶里。

      “前辈,以后我来做饭吧。”晏浮琅主动收拾空掉的餐盘,说道,“ 您不用为了这点小事烦心。”

      其实姬云昭也没有特别烦心。

      他就是有些震惊自己做饭的水平竟然如此之烂而已。

      但,既然晏浮琅这么说了——

      姬云昭立刻从空间里翻了张帕子出来,摁在眼角:“嘤。”

      晏浮琅:“……”

      坐在对面的白衣青年鬓发凌乱,眼眶泛着红,脸颊也染着浅淡的粉,漂亮的脸被屋内灯光一晃,便映出了杏眼中那一抹薄薄的水色。

      美人垂泪。

      虽然这个美人他不太正经,行为举止还很诡异,但到底是美的。

      晏浮琅神情顿时复杂起来,干脆别过了眼。

      “前辈明天想吃什么?”

      姬云昭停下了擦眼泪的假动作,兴致勃勃:“早饭我要吃皮蛋瘦肉粥和油条!”

      晏浮琅:“……那是何物?”

      姬云昭:“唔,我是说清粥小菜。”

      …

      空碗空盘子被晏浮琅拿到了厨房,说要帮他洗碗。

      姬云昭虽然觉得晏浮琅给他洗完天经地义,但健康的、伤好全了的晏浮琅洗起碗来才会更有效率。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晏浮琅目前还是个凡人,需要慢慢静养。

      ……开什么玩笑,他哪有这么多时间等晏浮琅养好伤再走剧情。

      到时候时间点卡不准确,很有可能导致剧情错乱不说,他也不想在工作上花费那么多时间啊!

      加班是要给三倍加班积分的!

      于是,晏浮琅洗碗的那段时间,姬云昭直接将一个很小的剧情提前了。

      他定位了原剧情中,晏浮琅会在崖底得到的秘籍的位置,拉着系统偷偷溜了出去。

      系统辅助他打怪,一人一统没花太多时间,就将守护秘籍宝箱的妖兽解决了。

      跟随姬云昭多年的鸣雀剑滴滴答答地往下淌着血,没了头的妖兽倒在一旁,系统抻着尾巴,将秘籍从宝箱里捞了出来。

      “怎么还有个宝箱啊。”姬云昭不太理解,总觉得原著这个设定随便了点,“哦对了,你说这妖兽的肉能吃吗?”

      姬云昭用鸣雀戳了戳妖兽的尸体。

      “好大一块肉呢,别浪费了。”

      系统:“我觉得可能不太好吃,如果宿主你想试试的话,也不是不行。”

      姬云昭:“我觉得行,捎上吧。”

      等晏浮琅回到自己房间时,迎接他的除了不请自来的姬云昭和一本破破烂烂的秘籍之外,还有一麻袋的碎肉块。

      “你洗完碗啦,肋骨还疼不疼?”

      姬云昭举着秘籍,晃悠到了晏浮琅面前,白衣翩然掠过他身侧。

      破破烂烂,还很薄的一本小册子被白皙修长的手指捏住,在眼前晃了晃。

      姬云昭故意笑得很甜,明晃晃地勾人。

      勾人学习。

      “秘籍了解一下?”

      “……”

      晏浮琅看了眼秘籍,没有立刻回答姬云昭。

      他的目光再落到了淌血的麻袋上。

      “前辈,这是?”

      “你先把秘籍收下。”

      姬云昭不想再由着他打岔了,工作要紧。

      “不是要报恩吗,快点,这是报恩第二步,你学了这本基础的修真秘籍,早点学会引气入体,变成修真者,以后洗碗都能更快啦!”

      他说完,想了想,又补充道,“做饭也能更快点,要是受伤了,伤口的愈合也会加速,再从悬崖上掉下来一次也不会摔得这么惨啦。”

      晏浮琅:“……”

      片刻之后,少年有些无奈地轻声笑了。

      “好,我知道了,多谢前辈。”

      正式收下秘籍的时候,晏浮琅还是很郑重的。

      秘籍太破了,纵然晏浮琅接过来的动作再小心,也抵不住姬云昭的大大咧咧和这么多年来的保存不当。

      就在他要收进怀中的那一瞬间,秘籍碎了。

      先是封面裂掉,接着又是钉书的棉线脱落,里面的书页也随之变成了一滩碎片。

      掉了一地,拼都不知道能不能完全拼起来。

      系统【哎呀】一声,忧心忡忡道,【这个秘籍本来应该是男主亲自找到的,我就说宿主你不能自己去拿吧,肯定会触犯规则的。】

      【哈,就这?】姬云昭冷着脸将秘籍残页全部捡了起来,不屑一顾,【看它这破破烂烂的样子,说不定秘籍的质量也不怎么样,我给晏浮琅换一本好了。】

      其实姬云昭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还有没有秘籍能给晏浮琅换,反正先硬着头皮夸下海口了。

      抱着碎掉的秘籍回去之前,他没忘记安慰一下小龙傲天。

      “乖,别慌,这秘籍不适合你,为师明天给你送本新的来。”

      晏浮琅跟在他身后走了一步:“前……”

      “诶,行了,大人的事小孩子少打听,问就是我孤家寡人闲得无聊急需百……千年后有人为我养老送终。”

      “我啊,在见到你的第一眼,就觉得你很合适,就这么定了啊。”

      姬云昭搓了一把晏浮琅的脑袋,笑着说道,“叫声师尊来听听?”

      晏浮琅抬眸看他,“前辈。”

      “嘁,小气鬼。”

      没听到“师尊”这个称呼,姬云昭有些遗憾,但他想让晏浮琅做自己徒弟,本来就是冲着方便日后养老咸鱼去的。

      叫不叫他“师尊”,其实也没那么重要。

      只是听到这两个字,他会被爽到而已。

      …

      “我不行了阿统,我真的不行了!”

      主屋内,姬云昭趴在桌上,就像是被浸到了水中差点泡发的咸鱼干,被灌满了名为“知识”的水,撑得快吐了。

      “被踹到这个世界之前,也没人告诉我教材这么难编啊!”

      “可是,宿主,不管穿到哪个世界,一般都不需要去亲自编教材吧?!”系统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都快到0点了,宿主,要不明天再说吧。”

      被系统这么一说,姬云昭也动摇了,有点想放弃,但是——

      “就差一点了,一点点而已。”

      一头乌黑的长发被他抓的乱七八糟。

      “不做完就睡觉我难受啊!”

      “晏浮琅你欠我的拿什么还……”他说着说着,声音忽地小了下来,“想吃烤鸡。”

      系统摇摇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宿主~”

      姬云昭:“你懂个屁。”

      在教材编完的下一秒,0点到了。

      白雾浮现,白衣青年趴在桌上的身形渐渐变淡,像是消失的画一般,红白相间的小鸟出现在青年曾坐过的位置上。

      时间卡得刚刚好,姬云昭很满意。

      “好了,可以放心去充电了。”

      圆乎乎的小肥啾飞下椅子,从半开的窗户钻出去,飞过长廊,像是在脑内预先演练过很多遍似的,熟门熟路地挤开那条用来透气的小缝,落到了晏浮琅床上。

      少年安静地侧躺在床上,呼吸绵长平缓。

      他早就睡着了,睡相并不是他告诉姬云昭的那般不好,而是太好了,好到一睡就将自己卷成了一团,还会将被子的一角抱在怀里。

      很没有安全感的睡姿。

      姬云昭一脚深一脚浅地在柔软的被子上踩了踩,翘着长长的尾羽,走到了晏浮琅的枕头边上。

      ——那里的被子没有压好,有一个很小的缺口,正好能让姬云昭小号这种体型的小鸟钻进去。

      “看你睡着了还这么不安,为师就勉为其难给你抱一下吧。”

      姬云昭一头扎进了被子里。

      下一瞬,软乎乎的被子底下,出现了一个在不停动来动去的小鼓包。

      被子被晏浮琅压得有些严实了,姬云昭用脑袋拱了好一会儿,才拱到晏浮琅胸前,成功地从被子里冒出了个圆圆的小脑袋。

      姬云昭凑过去,用小小的鸟喙蹭了蹭晏浮琅的下巴,感受到系统正在缓慢地充着电,松了口气。

      “充电桩,小病号,便宜徒弟,晚安。”

      他说着,又用脑袋蹭了他一下。
note作者有话说
第5章 第 5 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