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云泽寂是修无情道的,修了上千年的无情道,从来没有任何事、任何人能够让他波动心绪。
      按理说这应当是最适合修炼无情道的心境,可他却陷入瓶颈,修为一直不得进阶,更别说渡劫飞升。

      是掌门师兄劝他下山寻找机缘,甚至说他应当要渡的一个情劫,如此才能对无情与友情有更深的感悟。

      云泽寂并未将这个说法放在心上,他下山一是为了躲唠唠叨叨的掌门师兄,再是找那个胆大之人。
      却没想到多次遇到这只乌龟。

      他微微弯腰看着面前那只半个巴掌大的小乌龟,突然抬手捏住了他的小脑袋。
      珈宥被他捏住脑袋,四只脚加一条小尾巴立刻绷直,甚至已经感觉自己的生命走到尽头。

      哪知道云泽寂却说:“既然有缘,你就跟我走吧。”

      珈宥在云泽寂得掌心慢慢升高,他转头看着这个面容精致,黑眸无情的男人,带他走了一定距离之后,偏着头忐忑问道:“你……会吃了我吗?”
      云泽寂冷言道:“不会。”

      直觉这个东西其实很玄妙,但是对于珈宥来说并不算特别陌生。
      他上一辈子通过直觉趋利避害了很多危险。
      他能够感觉到谁对他是真心的,谁对他假意或者说谎了。
      他会靠近这些对他真心的人,躲开那些讨厌的人。

      不过那两个男店员,就算他一直避着他们,最后还是被缠上了。
      但那其实也是他社会经验不丰富。
      在福利院里,他只要躲着某些小朋友,那些小朋友很少会继续贴上来欺负他,毕竟那时候他有院长那个大靠山在。
      但他在点心铺子里,却没有人可以像院长那样护着他,他只是避开那些男店员,不跟他们说话,不跟他们交流,反而更刺激了那些人。

      如今的他依旧是一个经验不丰富的人。
      所以他依旧相信自己的直觉。
      他趴在云泽寂的手心,莫名地感觉到了安全感。
      当然他也没有笨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他知道自己以后肯定不可能和云泽寂一直生活在一起,如果云泽寂知道他就是珈宥,是那个睡了他的人,还给他生了五个乌龟蛋,肯定会杀了他。
      他还是得离开云泽寂身边。

      珈宥仰着乌龟脑壳,看着头顶上的云泽仙尊,说话直白到格外笨拙,“你会把我放生吗?”

      云泽寂眉尾轻挑,“当然不会。”
      “这次别装死,装死也不会放了你。”

      珈宥把头缩回了乌龟壳里。
      他在乌龟壳里绞尽脑汁,把那点为数不多的智商全给搅乱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过了一会儿他又把头探出来,回头看着云泽仙尊。
      他冰凉的小爪子掌心在云泽寂得手心里踏了几下,将自己转了个身,与云泽寂面对面。

      云泽寂以为这只小乌龟是有什么话要说,可他根本不开口,就那样半缩着脑壳,眼巴巴看着自己。
      “呵,”云泽寂一声冷笑,玩味看着小乌龟,“你以为这样装可怜我就会放过你吗?你是我花钱买的,就算不把你炖汤喝,也得玩个够,才够本。”

      珈宥也不敢说话,也没有资本,一时之间想不到办法,却又不得不想办法,只能皱着眉。
      乌龟蛋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他了,现在肯定想他得很,肯定害怕又恐慌,缩在那个草堆堆里,五个滚在一起瑟瑟发抖。
      珈宥被自己的想法虐到,小黑豆眼睛满是担心。

      他一边想办法,一边还看着自己乌龟蛋藏起来的方向,那小模样,格外可爱招人疼。
      若是个寻常修士,或许也就放生了,做做好事为自己积德。
      可云泽寂是个无情道仙尊,心中无情,自然不会有怜惜。
      当然,他倒是好奇这只小乌龟在看什么,担忧什么。

      于是珈宥发现,这个仙尊可真是自信啊,他怎么把自己放在树下,他倒是开始打坐了?
      不过逃走的这三个月,他都没有找到自己呢。

      珈宥试探着将自己的小爪子往旁边探了探,云泽寂没有任何动作,仍旧闭着眼打坐。
      珈宥又尝试着往旁边探了探,并且跨了一小步。
      云泽寂还是没有动作。
      如果不是微风吹拂他的发丝,他甚至像是一个玉人一般,坐在那里好似没有任何生气。

      珈宥觉得他是真的在入定,没有看自己,每一次跨步都比上一次稍微大一些,一步三回头慢慢地蹭着离开。
      在他离开云泽寂一米距离时,好似突然听到一声轻咳。
      并没有汗毛的珈宥汗毛直立!
      被、被发现了吗?
      他小心翼翼且十分缓慢转头回看,云泽寂没有其他的动作,依旧和刚才一样,闭着眼打坐,眉眼精致美得似玉人。

      珈宥松了口气,又继续蹭,蹭到两米的时候,好似又听到一声轻咳!
      他再次浑身僵硬,汗毛直立,缓慢转头看去。
      没、没有诶,仙尊没有任何动作和反应,和之前一样的。

      啊,一定是自己心虚产生了幻觉。

      脑子不好使的珈宥,从来没有想过,连着上次他装死,云泽寂逗弄他,也算是梅开二度了。

      珈宥觉得自己好厉害,当然,运气也很不错呢,再一次从云泽寂手里逃脱,看来他注定是要改变原主的命运,获得新生活的!
      他离远了之后,就不停捣腾着小短腿,吭哧吭哧往前爬,不过小脑袋倒是扬得高高的,显然心情很不错,如果不是怕引来祸事,他都要哼歌了。

      站在珈宥身后不远处树上的云泽寂,双手背在身后,无情和闲适同时出现在他深若幽潭的双眸中,兴趣盎然看着那只小乌龟跑路。
      他果然是太潜心修炼,竟不知这妖俢里,还有这样蠢笨好玩的动物。

      这只小乌龟速度实在是慢,云泽寂原本已经不想跟下去,却见他日夜兼程,已经累到极度疲惫,却还是不停下来休息。
      云泽寂又怎么会不好奇,这只小乌龟如此费尽心机从自己身边逃走,究竟是为了什么。

      珈宥爬了一天一夜,这才回到了自己藏乌龟蛋的地方。
      也不知道他的小龟龟们,有没有想他。
      他爬过草丛,爬到自己精心搭建的草窝窝不远处,定睛一看,一直喜鹊竟然在用它的爪子偷蛋!
      而草窝窝里的蛋,只剩下四只了!

      啊——
      珈宥从来没有这么快速的爬过,他几步上前,一边喊着,一边要扑倒那只喜鹊,“偷蛋贼!你把我的小龟蛋偷到哪里去了!还给我!”

      那只喜鹊一看到正主回来,立刻展翅飞起,甚至还吱嘎嘎嘲讽珈宥,“就你个跑地龟,还想抓我!哈嘎嘎嘎嘎!”
      “噶!!!”这是喜鹊被云泽寂一把掐住喉咙的声音。

      珈宥气疯了!
      这只鸟好可恶,它不仅偷蛋,还嘲讽自己!
      就算变成人形,也要飞上天把它抓回来,让它把偷走的蛋宝宝还回来!

      转头却看到喜鹊被云泽仙尊一把抓住脖子,一副翻着白眼、吐着舌头的要死模样!
      珈宥心里真的是又怕又爽。
      怕的是云泽仙尊算账他逃跑的事,爽的是:垃圾喜鹊,被抓住了吧!哼,仙尊虽然不知道这些蛋也是他的孩子,你还是落在了孩子的另一个爸爸手上!
      两种情绪一对比,爽和气会更多一些。

      珈宥先是抱住那四颗蛋,他之前就已经感受到四颗蛋在瑟瑟发抖,这会儿,一边用父亲的慈爱安抚孩子,一边被偷蛋的愤怒和担忧占据上风,下意识跟云泽寂告状,“仙尊,这只坏鸟偷了我的蛋,我一共有五颗蛋,现在只剩下四颗了!”
      说着,他眼底浸染上愤怒的水色,小小的脑壳盛着大大的委屈,“让它还给我,这是我的蛋宝宝!”

      云泽寂思绪一转,就知道事情原委,他上前几步,来到珈宥面前,低头看着四颗莹润且泛着珠光的蛋,缓身蹲下,挑眉道:“你逃跑就是为了这五颗蛋?”

      珈宥脖子一缩,小心又可怜,“嗯……我不回来,他们都会被偷了,还会被吃掉,我要把他们孵出来的。”

      云泽寂意味:“我还以为你是只小公龟,没想到,竟然是小母龟?”
      他“啧”一声,瞬间有点嫌弃,“你声音也是够粗的。”

      珈宥噎住,小绿脸都差点憋红了。
      “我……我是男孩子!”他憋着气说。

      云泽寂看他的眼神更不对了,骨节分明且如玉的手,拎起那只半死不活的喜鹊鸟,“那你和他一样,都偷蛋?”

      珈宥的脸已经在绿皮下涨得通红,他才不是偷的!是他自己下的!
      可是,男乌龟下蛋,好像也不是很对!
      这要怎么说!

      云泽寂手里的喜鹊垂死挣扎,“都是贼,谁比谁高贵!”
      珈宥气到泪崩!

      云泽寂手一紧,喜鹊:“噶!!!!!”
      云泽寂眼神冰冷,声音一沉,“那要看偷的谁的。”

      珈宥点头。
      他可不是贼,而且,你偷的是我的孩子,还是,他小声腹诽,还是云泽仙尊的孩子,你死定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2-10-06 00:32:07~2022-10-08 12:16: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xhj 14瓶;师砚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