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流言 ...

  •   回去的路上,听到传闻,他们督公将伯府二姑娘踹进湖里,随行的蕃子纷纷互使眼色,彼此悄声议论。

      最后问到梅九这儿,梅九正在簿子上划着半个笔画,闻言收起簿子笑道:“谁叫那二姑娘没个眼力见,非要在督公赏花的时候冲过来?”
      他看了眼轿子,心想,督公这会儿恐怕也觉得晦气呢。
      好不容易有个闲情逸致,杵在太阳下面等人,谁知来的不是原本要见的三姑娘,而是咋咋呼呼、见到他之后兴高采烈骂着“好个林皎月竟敢与外男私会”的二姑娘。
      那按照督公的脾性,将人踹进湖而非当场格杀,已是天大的恩典,所以梅九这一笔笔画,只画了一半儿。

      听着外头的窃窃私语,顾玄礼冷声冷气嗤笑一声,伸手慢慢揉了揉额头。
      小珍珠不满他不揉自己了,扭头喵了两声,顾玄礼小声呸了它一句。
      小珍珠气呼呼地伏在他膝上,理直气壮地用尾巴抽了抽他的前襟,叫靛蓝的布料上染了几根白毛。
      顾玄礼挑眉,慢悠悠抬起腿,小珍珠猝不及防滚到了地上,真成了团小珍珠。
      他恍若未见,踹了脚轿门板,声音清冷刻薄:“走快些,你们没吃饭,咱家还要回去喝药呢。”

      南坪伯府里,却不如这般轻松。
      二姑娘被九千岁顾玄礼踹进湖里的消息,很快便被各家知晓了。
      不仅如此,据说那二姑娘落水后,九千岁迤然离开,引来宁王世子的好奇,最后是宁王世子不得不下水将人救了上来!

      喝!
      青天白日的落了水,那二姑娘,可不被宁王世子看光了?

      南坪伯府的人硬撑着没这回事儿,直到傍晚散了花朝盛会,才敢将这事摆上台面来说。
      姑娘家的不出门,不关注外头,自然不知晓九千岁是何种煞神,可南坪伯确实一清二楚的,当即气得怒火攻心,又忧心二姑娘被宁王世子看了身子,急得几欲站不稳,最后大爷和大夫一起劝说,才被劝回去。

      大爷从梅园回来后,二房的周氏已经等着了,她眼中攒着怒火,难遏地哭骂出来:
      “林茂年!我都答应要将林皎月许给那阉人了,你凭何还要害我亲女儿!”
      林茂年额角也青筋凸起:“你该问问你好女儿,那个时候为何出现在那儿?”

      他已经审过下人,是林觅双故意支开的林皎月,换作自己去了湖边。
      她搅和了自己将林皎月塞给顾玄礼不说,竟还与宁王世子闹了个不清不楚,这下,宁王殿下定会怪罪他办事不力又私藏祸心。

      周氏被骂得哑口,泪水凝涕又懊恼无比,最后咬着牙道:“双儿是无辜的,若非你请那阉人进府,她也不会遭此大难!”
      “那你待如何!”
      林茂年不耐,难不成还想让顾玄礼赔礼道歉?
      怕是嫌命长!

      周氏斩钉截铁:“既然双儿已与世子有了肌肤之亲,就让她跟了世子!”
      林茂年愕然看着这位弟妹:“你疯了?”
      不说宁王是他的主子,主子的嫡子怎会要他侄女,但说京中有头有脸的贵人,谁会在娶正妻之前纳妾?

      “不纳妾,就让李长夙娶双儿……”
      周氏声音颤抖,也知自己兵行险招,“若非不然,我绝不顺了你们的意。”

      林茂年眉头皱紧,觉得对方简直异想天开,不可理喻。
      周氏也怕自己逼急了,反引大伯抵触,又按捺悲愤道:“你当我全是为了双儿吗,李世子若娶了双儿,也能更好的逼那个阉人要了林皎月。”
      林觅双受此大辱,却被周氏和林茂年捂着嘴不敢言语,全因对方是只手遮天的厂卫司九千岁。
      但李长夙要了她,有宁王府做靠山,她便有底气将那日的过错全抛出去,指认是她误入了顾玄礼与林皎月的私会,才惹得那阉人要害她性命。
      而李世子霁月风清,不忍林觅双失了清白,也看不惯阉人所为,才救人救到底娶了她。

      这番比对,何须再给顾玄礼制造什么意外?直接将顾玄礼与林皎月暴露在圣上面前,圣上不早就等着这一遭了吗?
      林茂年一想,此事或有转机,便先安稳下周氏,匆匆出了府。

      等沈姨娘与林阆回府,已是傍晚,二人回来的路上便听闻了府中意外,一路心惊胆战。
      沈姨娘是个没有主心骨的,甚至犹豫要不要去探望一下二姑娘,反而是林阆提醒她,如今二姐怕是正在气头上,他们去了讨不了好,她才止住念头。

      回了院子,还未来及换下外出的衣物头面,母子二人便见到了等在屋檐下的少女。
      双八年华,正是春光明艳时,林皎月一身素淡长裙挽着简单发髻,原本安静伫立着,待见到母亲与弟弟时,多情潋滟的桃花眼却红了。
      “娘,阆哥儿。”
      一声轻唤,明明是最简单的照面,跟在姑娘身后的阿环愣了,沈姨娘与林阆也愣了。
      “你怎么了?”一贯粗心的林阆小心翼翼地问。
      就连沈姨娘都大惊失色地碎步跑来:“月儿,你,你别怕,同娘说,今日可也曾受委屈了?”

      林皎月鼻尖发酸,目不转睛地凝着对方的面容。
      她的母亲,还有她的傻弟弟……终是再见到了,她紧紧握着他们的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感知到,是真的。
      林皎月心中空缺的地方似乎被一点一滴地填补,明明晚膳还没吃,却已经感到胸腹暖饱。

      她笑着摇摇头:“没受委屈,只是一日未见,想娘和弟弟了。”
      沈姨娘怔怔地看着女儿撒娇,觉得一日未见,她似乎同原来有些不一样了。
      原先的女儿……虽然看着也娇软可人,可沈氏知道,这女儿心里有野望,总揣着小算计,连她都看不透,说不服。
      可今日,林皎月看向她的,只有平和的眷恋孺慕,再无其他。

      林阆大大咧咧,只觉得姐姐今日看起来十分好说话,眨了眨眼:“想我啦?嘴上说说我可不信。”
      沈姨娘转头拍他:“我就不该给你生个嘴!”
      林皎月笑看着弟弟同母亲掰扯,轻声哄道:“不止嘴上说说,我亲手做了晚食,母亲与阆哥儿快些进屋吧。”
      林阆小小诧异了一下,随即挠了挠鼻子,嘿嘿一笑。

      与失而复得的家人团聚,这样就很好,这样才最好,转身一瞬,林皎月险些又要落泪。
      阿环带着几个丫头去厨房热菜,布置餐桌,林阆去隔壁屋换衣服,沈姨娘趁机询问了番林皎月今日发生的事。
      林皎月自然知无不言,只将自己问询祖父的问题掩了下去。

      沈姨娘听闻后又惊又怕:“本要你去见那个什么九千岁?凭什么!”
      自然是想叫对方看上自己,好给他们往宦官屋里塞人作铺垫,她前世便早就偷听到了这事。
      可也是事发后,林皎月才后知后觉,原来大伯与嫡母真看得起自己,想让自己嫁的,竟是九千岁顾玄礼。

      她长居后院,对这人不太了解,只知其地位超凡,据说他辅佐当今圣上上位后,将原本的东西厂与锦衣卫合并成了厂卫司,权势滔天,京中不论何部,连禁军都要避让其锋芒,故而才有了九千岁这么个名号。
      除此以外,顾玄礼长得是圆是扁,性格人品如何,她都一概不知,也不感兴趣——
      料想,对方对她也不感兴趣。
      今日意外,全是大伯安排的,否则顾玄礼也不会不耐之下将嫡姐踹进湖里,如此看来,脾气可能不太好。
      她暗暗松气,幸好去的不是自己。

      林皎月安抚母亲:“终归我没事,母亲不必担忧。”
      沈姨娘点点头,可又略显不安:“没事是好的,但我这眼皮总跳。”
      她想了想,道:“月儿,你别怪母亲啰嗦,女子势弱,本就当小心谨慎,你看二姑娘遭了这难,若是没李世子救她,她连人带名声就全完了,哪怕被救上来,李世子要没个后话,她也是被毁了呀。”
      林皎月垂眸嗯了一声,说母亲说的是,心中却感叹,这湖当真执着,两世的花朝节,都非得掉个姑娘下去才作罢。
      可林觅双落难并非她导致,她便不觉有愧。

      她在意的只有,如果顾玄礼对自己无意,也不想娶她,她是不是可以从这位九千岁身上下手,求其放过自己呢?
      他一个宦官,哪会愿意大张旗鼓娶她这么个世家女,惹天下人唾骂呢?
      他定也是被政敌赶太监上架的,若是能同对方好好说开,未免不能争个转机。

      林皎月放平心态,宁静祥和地握住双手——

      翌日,府外哐当流传,厂卫司的九千岁,顾玄礼顾督公,看上了南坪伯府的三姑娘啦!
      否则前一日,他便不会因二姑娘擅闯了他与三姑娘的幽会,将人一脚踹进湖!
      众目睽睽,全南坪伯府的贵眷都知晓!来南坪伯府参加花朝盛会的贵人们也都知晓此事!

      林皎月听到这话的一瞬,吃进嘴里的甜汤哗哗流出来,呆呆怀疑自己又重生了,重生在了个事态发展迥异的时段。
      否则,这传言有鼻子有眼……她却怎么听不懂呢?

  • 作者有话要说:  林皎月:(掰手指猜测)脾气不太好,又是个宦官,可能也不喜欢我,等着退婚没准是一条路!
    顾玄礼:(冷脸)放弃幻想,等着嫁人
    【下一章督公“威逼利诱”,搓手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