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 ...

  •   暮春三月。
      湖边垂柳旁,一张用雪白皮毛铺就的软榻置于垂柳下的阴凉处。

      虞知瑶正懒散地卧靠在榻上,手指头轻轻一旋,放在旁边桌案上的桃花糕点便自动飞到她嘴边。

      虞知瑶捏起那块糕点,吧唧吧唧地吃着,甚至还惬意地翻了个身,心神一动,打开了灵通镜。

      灵通镜是一块巴掌大小的古朴镜子,背面通体黑色,还有云境圣地的标识。表面则光滑无比,如同水面一般。

      此物是五年前从云界最厉害的顶尖大宗,云境圣地流出,从此在云界广泛流传,用以给各大小宗门联络感情(bushi,畅谈八卦。

      总而言之,灵通镜就这么在云界流传开了。

      只是此物价值不菲,一枚灵通镜需要一千块下品灵石,也唯有踏入开天境修为的修士才可滴血认主。

      托师父明黎的福,虞知瑶这个众人眼中的咸鱼废物才悄咪咪搞到了一枚。

      她轻车熟路地点开灵通镜,一阵水纹波动后,出现了布满黑字的清晰页面。

      灵通镜内分为好几个板块。如小灵通修士开课了,里面是各种修仙瓶颈的干货,由众多修士总结自身经验分享出来。时常还有人在里面提问,其他好心修士答疑解惑。

      除了供修士解惑修炼的板块外,还有云界奇葩事,人魔聚集地等。

      人魔聚集地板块一般都是汇聚人族修士与高阶魔族对骂。魔族虽然数量庞大,但仅有高阶魔族有清醒的神智与思维,所以骂战通常以人族的胜利而告终。

      虞知瑶用食指划着镜面,掠过前面几个板块,在“各大宗门事”板块处停下来,她点进去,找到自己的宗门云剑派。

      她是云剑派的弟子,在这个宗门板块里也只能进入云剑派,看师门长老弟子日常吹水。

      自云剑派三个字进入,一阵水纹波动,进入新页面时,云剑派三个字已变成[开天辟地云剑派]。

      最上方第一个帖子便回复火热,堆砌高楼。

      [震惊!云生仙境即将出世!]

      虞知瑶对云生仙境也略有耳闻,点进去开始翻阅。

      [苏苏:云生仙境乃三千年前云生前辈留下来的秘境,每千年一出世!每回皆有百名修士可进入其中获得秘宝,提升修为!望各位同门努力修炼,让我们一起进入秘境!]

      [笙箫:必须的啊!这还不抓紧修炼?时不我待!]

      [之子于归:弟子定不负宗门期望,闯入百名,取走秘宝!]

      [心中无道侣,拔剑自然神:弟子这便去修炼!不入百名终不还!]

      虞知瑶看完前四条,尤其是第四条,沾着糕点的嘴角直抽抽。

      她伸手取过旁边的云剑派特质青果甜酿,用吸管喝了一口压压惊。

      苏苏,云剑派掌门楚澜。笙箫,以天水剑得名的天水峰主沐笙。之子于归,以六合剑闻名的六合峰主陆之归。
      至于最后那个“心中无道侣,拔剑自然神”就是她孤寡的师父,无情峰主明黎。

      掌门峰主为激励弟子修炼,竟齐齐下场带节奏,充当水军可还行?

      虞知瑶将一盏青果酿喝了大半,这一帖也拉到了底,她刚想在底下激情回复顺势再带波节奏,远远地河岸对面突然传来一道声线清脆的女声:“大师姐。”

      她扣下灵通镜,朝外侧翻了个身,遥遥看向远处踏水而来的一群云剑派弟子们。

      衣袂飘飘,碧波无痕,淡紫色轻纱没有撩起一滴水来,好一副春日画卷。

      阳光正好,虞知瑶看得有些困。

      她瞧着为首的掌门之女楚青,心中隐隐觉得有几分不妙,暗忖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休沐好日子可不能被搅和了。

      楚青飞越河水,凌空脚踏两步,落在距离虞知瑶三步之外,看她这副倚靠在榻上没了骨头的模样,微皱起眉道:“大师姐,明日天涧谷的历练,你可去?”

      虞知瑶拒绝:“不。”

      楚青没有再说,只是眼中颇为复杂,有厌憎,有匆匆掠去的愧疚,亦有松了口气的迹象。

      虞知瑶看着她变化的扇形图眼神,又猛地吸了两口青果酿。

      后面的师弟厌烦极了:“楚师姐,别管大师姐了,掌门与明黎师叔都管不了她,我们如何管得了?”

      楚青垂头缄默,几息后冷淡道:“是你自己不去的。”

      随即冲身后几位师弟师妹点点头,“我们走吧,尽快历练提升修为,为云生仙境做准备。”

      “是。”

      几人如来时那样,踏水而过。

      度过河水,到了河对岸,那几个弟子一边离开一边窃窃私语。

      “朽木不可雕,烂泥扶不上墙,二师姐何必亲自来请这种废物?”

      “是啊是啊,这种废物怎配做我们的大师姐?若非当年无情峰……”

      “住口!”楚青训斥道,“莫要再说这样的话,大师姐就是我们的大师姐!”

      ……

      隔着河岸,他们以为的废物虞知瑶听不见,谁知却被听了个清清楚楚。

      虞知瑶微微扬起唇,不在意地笑笑。她施展灵气给自己贴了层天然植物面膜,冰冰凉凉,严丝合缝,保持心境愉快。

      休沐得来不易!
      可得好好享受啊。

      “小鱼鱼,该到你惊艳所有人的时候了!”一袭青色衣袍从柳树后钻出来。

      虞知瑶贴着面膜,闭上眼睛,充耳不闻。

      “哎?你别……”明黎还没说完,虞知瑶就抬起手在胸前比了个大大的叉,然后从储物戒里取出一张写着“今日休沐”四个黑字的木牌。

      明黎忍笑。

      “小鱼鱼,当年师父可是好不容易将你从天雷劫下救回来。你醒了还与为师说要偷偷内卷然后惊艳所有人,如今就是个好机会,参加各宗门大比,日后云生仙境百人名额中定有你之名。”

      “可别。”虞知瑶尔康手,“那楚青怕是会恨极了我。十年前将别人的天雷劫引来,差点要了我小命。十年后再被打击,指不定得想出什么招儿来害我。”

      明黎慨叹一声:“谁让我们小鱼鱼运气好,修炼天赋又罕见呢,自幼处处压楚青一头,招人恨呐!”

      他如数家珍般开始数起,“小鱼鱼被为师带回来,自五岁开始修炼,不过一日便踏入炼气,打破宗门人人称道的天才楚青一个月入炼气的记录。时隔三月便炼气中期,又三月进入筑基。炼气阶段,我们小鱼鱼只需半年。而楚青则困了足足两年。

      再两年半的时日,小鱼鱼八岁时从筑基一跃踏进开天境,成为真真正正的修仙者,楚青那时候还是个小筑基,距离开天境遥遥无期。处处被小鱼鱼压制,好惨呦!没想到现在竟还是在被小鱼鱼压制,若是知道,岂不气死?”

      虞知瑶听出明黎话中的幸灾乐祸,她有些无奈地将自己摊平,继续晒一晒日光浴。

      她舒服地叹了口气:“师父,咱们师徒二人也没个强大背景后台什么的,不如在云剑派混吃等死提前养老算了。至于修炼嘛,全为自保。毕竟云界修士卧虎藏龙,魔族还在虎视眈眈。”

      这是虞知瑶十年前被天雷劫劈到一个名为现代世界悟出来的,在那个世界她不必修炼,也没有技不如人被杀的危险,硬生生快乐躺平五年后,在一个狂风骤雨的夏夜,又被天雷给生生劈回来了。

      枪打出头鸟。

      以前不会收敛,光芒太盛,这才让楚青这样处处矮她一头的天之骄女心存恨意,差点丢了小命。

      所以虞知瑶穿回来发现云界距离雷劈后才过了半年,她就非常坦然地成为众人眼中一条混吃等死的躺平咸鱼。往后十年,修为甚至不进还退,从开天境跌到了筑基中期。

      当然,这得多亏了明黎给她遮掩修为的法宝。

      明黎仔细思索一番:“唔,小鱼鱼说得有理。所以明日我们习转圜丹可好?”

      虞知瑶:“……”
      她默默从储物戒里扒拉出另一张黑字木牌,上面明晃晃地写着“明日也休沐”。

      明黎见状,被逗得抚掌大笑起来。

      *

      催修炼如催魂的师父走了,虞知瑶掀掉脸上的面膜,使了个洁净术将脸部清洁干净。

      她被太阳晒得暖融融的,摸出两片用柔软绿色叶片编织的眼罩戴上,找了一个最为舒服的姿势继续摊平睡觉,进行每五日休两日的科学修炼。

      整个云剑派,因云生仙境一事上下忙碌,弟子们皆刻苦修炼,只有虞知瑶躺在无情峰上,悠悠哉哉地睡觉。

      明黎被掌门楚澜传唤过去,与其余峰主齐齐落坐。

      上首的楚澜看向明黎:“知瑶还是不愿意修炼?”

      明黎面露苦色,哀叹一声:“掌门你也知道,当年那等恐怖的天雷劫,确实让爱徒对修炼产生了畏惧之心……她如今只有借吃喝玩乐这等杂事才能缓解这心中抹不去的阴影,嗐。”

      楚澜知道个中原因,心存愧疚,摇了摇头道:“那孩子便随她去吧,日后想吃什么想玩什么,都与宗门直接说,只管从我云剑峰扣。”

      明黎垂头匆匆敛去笑意:“多谢掌门。”

      其他两位峰主只以为明黎心中难受,也纷纷露出了极为惋惜之色。

      毕竟像虞知瑶那样的天才,云界几百年未必能够出现一个,否则当年又如何能被前掌门明黎给收做唯一的传承弟子?

      若非意外……真是可惜了。

      “师兄,你此番唤我们前来,可是要说云生仙境一事?”着淡紫色衣裙的女子问道。

      “的确是云生仙境。”楚澜点头,“按照一千年前推算,今日应该就是云生仙界出现的日子,继而降下百位名额,在各宗门大比之后,由前百名弟子获得前往仙境的资格。可今日,那云生仙境竟迟迟未出。”

      “千年的时光总有偏差,兴许就在这两日罢。”陆之归道。

      “陆师弟说得有理,现下云生仙境即将现世。云剑峰、天水峰、六合峰……”楚澜有些为难地看了眼明黎,继续说,“我等四峰需要组织一支最优秀的弟子们出去历练,磨炼自身,争取拿下仙境名额!”

      于是,四人开始商定组队的弟子人选。

      云剑派虽然不是什么大宗门,但也是云界南边的一个中等宗门,有不少资质不错的弟子。

      其中最为出类拔萃的当属楚青,二十岁的年纪,却已快要触到明心镜的修为。

      更因如此,峰主们才格外惋惜虞知瑶。

      如今宗门中有许多已突破开天镜的弟子,像虞知瑶这样掉落到筑基中期的,自然不会在此次外出历练的优秀小队之列。

      日暮西斜,赤色的火烧云一团团地铺满天空,云剑峰入口石碑处张贴了一张由陆之归带队,即将外出历练的二十位优秀弟子的名榜。

      第一位:楚青

      第二位:张晓峰

      第三位:宏焰

      第四位:程雪

      ……

      第二十位:行翼

      各峰弟子们经由峰主通知,齐齐聚于云剑峰入口观看。

      楚青被师弟师妹们簇拥着,看到自己排在第一位的名字,忍不住轻弯唇角。

      张晓峰从头到尾扫了一眼名单,忍不住雀跃道:“二师姐,这上面没有虞知瑶的名字!看来掌门和峰主们已经彻底放弃虞知瑶了!”

      宏焰就是那个最厌烦虞知瑶的师弟,他哼声道:“早该放弃这种没用的废物了。她哪里配得上做我们的大师姐!”

      “宏焰!”楚青呵斥一声,眼中却没有任何责怪之意。

      宏焰是掌门收的最小弟子,仗着自己年纪小天赋高,撇过脸,一脸愤懑,就是不愿纠正。

      楚青只得摸摸他的头哄道:“好了,宏焰,下次不要再说了。”

      宏焰垂头嘀咕了句:“楚师姐你就是太过心善。”

      *

      无情峰。

      虞知瑶睡足了整整一个下午,整张小脸像喝足了水似的白里透红。她取下眼罩,靠坐起身,从储物戒里取出一盏冰镇梨子酿,用吸管吸了口,神色舒展。

      她打开灵通镜,轻松滑到最后一个名为幻想天地的板块。一打开,五颜六色的板面映入眼帘。

      虞知瑶点开最新出的《我与云境圣地尊者不得不说的二三事》,滋滋有味地看起来。据说这位笔者是云境圣地的弟子,所以写出来的云境圣地格外真实。

      “小鱼鱼。”明黎神不知鬼不觉地现身,掌心里抛着个紫色令牌,“这令牌是掌门给你的,说日后你想吃什么玩什么尽可以凭此令牌去云剑峰账房支出。”

      “好耶!”虞知瑶在此刻显露出与咸鱼毫不匹配的速度,几乎是以看不清残影的速度,将令牌给勾到手,“师父,咱们可以去买最新出的话本,灵膳堂最近新研制出一款烤水晶猪蹄,据说那水晶猪饲养百年,肉质鲜美不说,吃了还能增长灵气。”

      明黎看她露的那一手,唇边还未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就忍不住被她后面的话给勾过去了。

      他嘶了一声,滚了滚喉咙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尝一尝?”

      于是虞知瑶和明黎师徒两个就在云剑派的灵膳堂干完了十个水晶烤猪蹄,当然,价格也是十分美丽的。

      总共五百下品灵石记在云剑峰账下,相当于半部小灵通镜,奢侈极了。

      两人吃完,还顺带一人点了一杯灵膳堂最贵的特质百年清茶,心满意足地走出灵膳堂。

      楚青几人正在灵膳堂用饭,宏焰全程看完师徒俩干掉十只水晶猪蹄以及昂贵清茶,盯着他们扬长而去的背影,险些将手中筷著给摁断。

      他愤愤道:“师父究竟如何想的?竟然给这废物云剑峰的令牌随意花费灵石。应是仗着无情峰那点前人积攒下来的恩情,我倒要看看这废物嚯嚯完恩情,能嚣张到几时!”

      楚青没有抬头,只将一块肉夹到宏焰的碗中,“宏师弟,莫要追究这些身外之物。自身强大才是最重要的。更何况,我们云剑派当年的确欠了无情峰不少恩情。大师姐如今只剩身外之物,我们莫要再苛责于她。”

      宏焰哼了一声,倒也没有再反驳。

      ……

      灵膳堂外,无情峰师徒俩喝着特质百年清茶,极为畅快,慢悠悠地散步回他们的无情峰。

      无情峰山顶处,矗立着一块高高的青色墓碑,其上铭刻着密密麻麻的人名小字。

      上面全是镌刻了当年为保护云剑派而亡的虞知瑶师兄师姐们……哦不,是师弟师妹们的名字。

      虞知瑶是前任掌门明黎唯一收做的传承弟子,借着辈分的缘由,在她还是个奶娃娃的时候,便是众人的大师姐了。

      虞知瑶对这些师弟师妹没有什么印象,不过每见到墓碑,还是惯常躬身行礼。

      明黎笑着唤她:“走了。”

      恰在此时,天地间突然轰隆一声,还未散去的霞光之间,清晰地出现一座仙宫的影子。

      紧接着。

      一张巨大的灿金色卷轴横卧在天地之间,缓缓铺开的同时,隆隆声音遍及云界各处。

      【云生仙境,天榜出!云界一百岁以下五位天骄,根据实力排名每月将给予天榜奖励。失去修为或死亡,则下位天骄递上,三年后五人进入仙宫历练!】

      灿金色的卷轴随之展开,露出里面的一片空白。

      很快,一点墨痕出现在上面。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男主偏要我强取豪夺》球收藏~
    寒枝死后重生了。
    还知道自己是一本太监文里的恶毒女配。

    她现在处于一个很麻烦的情况。
    书中男主慕榆修为尽失,正被她用重重锁链囚禁四肢,低垂着面容,单薄衣衫被鞭子抽裂,露出里面一道道还在流血的伤痕。
    好一副让人怜惜的美强惨模样。

    寒枝知道,所谓修为尽失是男主故意伪装,想要接近她得到她的血解毒,最后再挖出她的心头血肉给病弱白月光治病。

    当然她贪图他美色是真的,囚禁也是真的。
    强取豪夺……咳。
    最后死在他手里也是真的。

    不提前世扯不清的恩怨,她觉得先下手可能会被反杀,就这么放了人也不是事儿,慕榆定然还想杀了她。
    所以寒枝现在觉得很难搞。

    *
    慕榆重生睁开眼时,耳边便听到寒枝说:“说来你可能不信,我用铁链锁你,用鞭子抽你,其实是在帮你减轻毒性。”

    慕榆抬起脸,眼中沁出血泪:“我不信。”

    寒枝:……
    眼里都气得流血了,他竟如此恨我。
    她觉得她还能抢救一下!

    寒枝:“我给你解毒,咱们一笔勾销行不行?不行小心我玷污你清白,听说你有心上人……”

    慕榆染血的脸笑地疯狂,手腕扯动铁链:“来啊。”

    寒枝:……
    为救白月光这回都自甘要献身了。

    妈的,好难搞。
    他竟如此想要她的命!

    排:1、前世不是男主杀的。男主不喜欢白月光。两世只爱女主。
    2、男主重生后黑化有病。
    3、女主只想活命,所以会虐男主。男主控慎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