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回府 ...

  •   “你,要回宫?”
      几歌本想着这小子要再闹几日才肯跟自己学本事,没想到今日竟是来辞行的。
      十五昨夜突然接到北境来的暗信—皇帝要他回宫。想来自己已经在北境“镇守”了三年,朝廷里的老妖怪们都已经坐不住了。
      “是”十五行礼,“今日弟子是来辞行的。”
      几歌看着他即便心中有恨但又不能委曲求全的样子有些不是滋味,看来月古对他而言是他活着的意义。
      她惆怅地看着他许久,说了一句:“那就回去吧,让伯鸢与你同行。”
      “是。”
      没有别的话,十五淡漠地退了出去。

      绝艳从她身后一处阴影走出,有些不满:“你就这样将他放回去?”
      “你不是也信他就是`天选之人’?”
      绝艳不语。
      “话说,下次就别再坑本座那学生了,还指望那孩子给本座养老呢。”几歌打趣她。
      绝艳有些意外,这人今日还有心思挖苦她,看来那二人是她的逆鳞。
      “没有下次了。”绝艳对她说。

      伯鸢已经连问了三遍:“真的是老师让我与你同行?”
      十五有些不耐烦了,没有任何准备就将这家伙带走,此刻坐在马车上与他说明一切,这家伙的关注点却只有“为什么老师要抛弃我”的样子。
      “你为何不问我究竟是谁,如何入谷,有为何带你入宫吗?”十五忍不住问他。
      “你是镇北王宋璟衍,入谷自然是为了权位,至于带在下入谷”伯鸢有些不情愿,但是还是忍住了“即是老师的命令,我自当遵从。”
      十五又问他:“你是何时知晓我的身份的?”
      他是真的很好奇,按说自己在谷中潜伏多年来小心翼翼,并未露出什么马脚,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少之又少。
      伯鸢看着他有些鄙夷,“王爷,我也并非眼盲,这样富贵的马车若非权贵还有什么人这样财大气粗?”
      十五哭笑不得,听出了言语中的讽刺,“你日后还是别这样唤我了。”听得他十分不自在。
      两人一路无话。

      不一会儿,一群人浩浩荡荡来到了镇北王府,府外占满了婢女小厮,为首的是镇北王的左膀右臂蒋启昂,英姿飒爽,腰间佩剑,俨然一副将士的模样。
      “王爷”启昂恭敬着行礼。
      十五赶忙扶起他,“你我之间不必多礼。”
      三年来,若不是启昂和蒋老将替他守着北境,他也不可能毫无顾虑的在万华谷中休养生息。蒋家坚信他们的王爷就是天定之人。
      一行人匆匆入府。

      启昂看着王爷身后一位白净如天人的俊美男子,问十五:“王爷,这位是?”
      “这是本王的师弟,伯鸢。”
      伯鸢闻言一惊,师弟?
      “伯鸢先生。”启昂看着他向他行礼,衣冠楚楚,宛如仙人,当真配得上陌上人如玉。
      “这位是我的统领蒋启昂。”
      伯鸢向他行礼。
      一阵寒暄过后,启昂向十五报告了北境的情况:“家父如今还在在北境镇守,王爷不必担忧。”
      “有蒋老在,本王放心。”
      叱咤风云的蒋海全蒋老将军今年已过半百,却仍旧身子硬朗,至今还是大御的强将,能与之相较的也只有平定北境的霍将军了。

      “如今朝中局势如何?”
      “奸臣作乱,北鹤方在朝廷一手遮天,天惠寺大肆宣扬当今圣上就是天命之人。”
      十五攥紧拳头,“北鹤方这个老贼!”
      启昂继续:“当年三生阁刺杀先皇宋钦宏未遂但也使其重伤,两年后便不治身亡。”
      姑姑,十五眼中又含起泪光,启昂看着王爷的模样也有些悲痛,自从知道了郡主的死讯他就有些担心王爷。
      “十几日前万华谷放出消息谷主左策已死,天惠寺又出言诋毁其学生几歌就是违逆天道之人,原善法师上奏请皇上出兵绞杀新任谷主好为天下人有一个交代。”
      “真是荒谬!”伯鸢拍案而起,他决不允许有人污蔑老师。
      “仅凭几句梦话就要伤人性命,真是笑话!”伯鸢气愤着。
      “先生怕是没有见过天惠寺的行事作风,当年原善承册上言天神下令,霍家后人中有对大御江山不利之人,那霍将军当时才平定了北境是当时举国上下的英雄,但你可知最后结果如何?”启昂看着他。
      伯鸢摇摇头,那时的他只怕还在街头乞讨。
      “不过一夜之间,霍家被满门抄斩,连尚在襁褓的婴儿都没逃过。”
      “竟是如此…”伯鸢低下了头,“先皇当真就如此荒唐!”
      哼,荒唐?那老愚夫何止荒唐!十五咬牙切齿。
      “当今圣上更是暴戾,登基当日就下令将全国内在万华谷之外游医的回春宫弟子张榜追杀,引起公愤,千万百姓于宫门前抗议却受到重兵压制,为首几名的百姓被当场屠杀。”启昂眼中也冒着一团火。
      伯鸢愤恨,那些弟子可都是他的师兄弟,是他的家人啊!
      回春宫游医弟子被迫杀就是姑姑要率众弟子杀入皇宫的导火索,而谷主与宫主竟能忍气吞声,甚至将她永远就在了谷中。十五在心中暗恨,当真是一群没有心的人。

      是夜,宴席过后启昂为伯鸢安排了住处,让他洗尘。
      伯鸢泡在澡盆中,仰着面看着房梁,“不知老师如何了?”

      时隔三年,再次回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十五心中五味杂陈,泡在偌大露天池中,他看着夜空中的圆月…

      醉心苑,临池。
      几歌有些乏味,“我这是怎么了?”
      酒香顺着晚风散开,那么醇香的女儿红此刻却是索然无味。这空荡荡的醉心苑好不容易热闹了几日,两个孩子一走竟变得如此安静。
      几歌放下酒坛,潜入水中,悠哉悠哉地荡漾在池中,任自己四处游荡。她已经全然像是池中鱼与这清波相融。

      天惠寺

      原善拄着法杖在寺院中望着夜空。
      “南晴郡主宋月古已死,霍家满门抄斩已无后患,为何天之子还未平祸乱?”
      他已经很久未有接到神的传音了,莫非天罚还未结束。看来,万华谷中有新生了一群祸患。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