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中毒” ...

  •   “老师!老师!”已经亥时了依旧不见老师的身影,伯鸢有些着急,情急之下竟闯入了临池。
      池水沿着竹排流下,在清澈的池水面上慢慢向池岸边晕开,一朵艳丽的“红花”绽在水面上,缓缓向池岸靠近。
      “老师!”
      伯鸢顾不上礼节冲入水中将她揽腰抱起,风火着跑入南苑。

      “长老,老师情况如何?”伯鸢看着绝艳紧皱着眉头,焦急的问。
      绝艳思索一会儿,犹豫着对他说:“谷主这症状似是中了奇毒三千丝,怕是会危急生命。”
      一句话便让伯鸢失了分寸,怎么会如此,“老师”,他看向几歌紧锁眉头。
      “好端端怎么会中毒”,伯鸢有些疑惑,老师在谷中医毒称第一,无人敢称第二,何人能对她下毒呢,又赶忙问:“可有破解之法?”
      “传闻世间有一种花可解百毒,名为`清平华’,或许能解毒。”
      “那何处能寻到?”
      绝艳有些为难,“此花及其难寻,传说只为有缘人开花且只生于悬崖峭壁,若非心诚决不能得到。”
      “弟子去寻”伯鸢没有迟疑,转头便要出门,为了老师他什么都可以做,哪怕付出性命。
      即将踏出门槛,绝艳补上一句“如今谷中形式极乱,绝不可让他人知道谷主中毒的事。”
      “弟子知晓了,”伯鸢行礼,“还请长老照顾好老师。”
      他相信绝艳不会对老师如何,她是左策带出来的,绝不会对老师做出什么事,这也是为什么在他不能看出老师身上发生了什么,第一时间找到她的原因。

      “心诚”伯鸢望着高高的山崖,“老师,等着我。”
      云雾缭绕,还未及山腰伯鸢就已经看不到脚下的深度了。不知过了多久,他额角已露出了分明的汗珠,脚下的开阔大道也变成了狭窄的小道,天色渐渐暗下。
      难道是我不够诚心才找不到吗?伯鸢背心紧贴着崖壁,慢慢挪动着。不,我一定要找到,老师还在等我,不能再磨蹭了。
      他一脚踩实,脚底的碎石却没有经住这一脚,彻底碎裂开来,他的重心开始下落,大脑也一片空白,但他的心知道,他只有来生再向老师赎罪了。
      一只坚实的手抓住了他,他诧异地往头顶看去,“是你?”
      十五一把将他拉了起来,两个人就这样卡在了这个小石台上,进退两难。
      “多谢!”伯鸢向他道谢,又别扭的转过头。
      十五哭笑不得,“你这表情不情不愿的真的是在道谢嘛。”
      “你为何会在这里?”
      十五回想起昨晚在万书斋大闹一场,推倒了十几架书册,无意间发现了一本书册竟记着一株名为“清平华”的仙草,传说心诚之人可以找到它并复活心念之人。
      他也是魔障了才会不知不觉爬上了这悬崖上,十五自嘲着。

      “那你为何在这里?”十五反问他。
      “我…”猛地想起绝艳的话,伯鸢改口:“是老师说这崖上风光极好,让我多来看看。”

      “噗。”
      伯鸢看着他憋笑的样子,有些磕巴“有什么好笑的?”
      “没有没有。”十五看着他的样子属实觉得可爱,这人撒谎都这么好玩儿。
      十五继续逗他:“那这天色也不早了,不如…”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要事。”得先摆脱这人,不能再耽搁了。
      “等等,你看如今我们的境地,你觉得我还能去哪儿?你要做什么不如我来帮你。”他指着头顶高高的崖壁。
      这人绝对有问题,十五心想。
      伯鸢望着高高的悬崖,攥紧了衣袖,罢了,多一个人多一份力。
      “我要寻一株药草”不能说出老师的事,“名为清平华,及其珍贵。”
      十五身体一颤,转过身去“那便走吧。”
      “如何走?”
      “这样走。”十五靠近他,抓住他的手臂将他整个人抛向上边的石壁。
      伯鸢反应过来立刻扣住石壁间的缝隙,心想,这样的怪力这人莫不是野人?
      而后,十五脚底发力“飞”上了伯鸢头顶的石台。
      伯鸢愣了一会儿只想骂自己一句“愚蠢”,他怎么就忘了十五也是三生阁一等一的高手,轻功了得,这样的断崖于他而言犹如台阶。
      几段下来他们就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十五从背后拿出一样东西:“这可是你要找的东西?”
      伯鸢探头一看,红叶紫茎,大惊“你是如何找到的?”
      “和你一样上来看风景,无意间看到挺别致的就想拿回去炼药。”十五戏谑的看着他。
      伯鸢立刻伸手拿走,不打算与他再纠缠,“那就多谢了!”
      十五看着他兴冲冲地跑向醉心苑的方向,又看向自己的手,渐渐握紧拳头。他绝不相信这种神论的无稽之谈,他不信死去的人能靠一株破草回来,真是荒谬!

      醉心苑
      几歌已经醒了几个时辰了,奇怪的是今日醉心苑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连一向勤勉的伯鸢也不见了踪影。
      “老师,老师!”
      伯鸢冲着几歌喊着,大步流星走到她面前,抓着她的肩膀。
      “老师,你醒了,绝艳长老没有喂你服药吗?”伯鸢有些疑惑,但看着老师无碍也高兴的很。
      “服药?”
      伯鸢向她说清来龙去脉,让她明白了一切,清平华解毒?真是笑话!
      “怎么了老师?”
      这小子还没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几歌敲了一下他的头,“你还是得多学学!”
      “学生知晓了。”他傻笑着。

      大御皇宫

      黄袍加身,宋璟晟躺下黄金榻上享受着美酒伴佳人。
      “陛下”北鹤方跪在地上行一大礼。
      宋璟晟看到来人立马让众人退下,殿内只留下了他们两人。
      “北相,你外出可将那万华谷剿灭了?朕今日又梦到那红衣女子了,她要来杀朕了!”
      他抱着北鹤方的手臂,瑟瑟发抖。
      北鹤方拍着他的手臂假意安慰:“陛下,没有什么红衣女子,宫内外重兵看守绝不会让可疑的人进来的。”
      “放肆,当年那红衣女子刺杀父皇不成,如今又要来杀朕。”他甩开北相的手,痛苦的抱着头。
      这孩子曾亲眼看到那红衣女子带着一行黑衣人杀进了大殿,还刺了父皇一剑。长长的剑刃刺过他父皇的胸膛,又穿过龙椅,皇帝的血沿着剑刃低落在拼命捂住嘴他的脸上,他还是没有忍住恐惧大叫了出来。
      “不要杀我,啊,不要杀我!”
      他看着眼前的女子大叫着,慌乱之中一骨碌从台阶上滚下来,又慌忙爬起求饶。
      “姑姑,不要杀我,求求你!”
      月古眼中却只有着厌恶,脸上还沾着狗皇帝的血。她怨恨自己一身皇家的血脉,厌恶这黄金楼台,她势必要将这披着假龙皮的造孽赶出人间。
      她冷漠的看着这眼前这副贪得无厌的嘴脸,她知道这又是天降的祸害,她冰冷的举起剑,没有丝毫的犹豫挥下了剑…

      “月古!还不住手!”
      一柄长剑拦下剑刃,在空中擦出一道剑芒略过了宋璟晟的额角,鲜血流入他的眼中吓得他魂飞天外,晕死过去。

      左策已经赶来就意味着月古不能再为所欲为了。
      “丫头,收手吧!”他劝她。
      师徒二人对眼相望,形同陌路。月古望着他,他永远都不能明白自己是为了苍生,而非是皇权,她有些失望。
      “为师是不会再让你错下去的!回头吧!”他已经表明了态度。
      月古丢下了手中的剑,从他身侧走过,只给了他一句。
      “你总是不能懂我。”
      只留下他一人现在黄金台上独自落寞。

      宋璟晟总是觉得如今额角的伤口还隐隐作痛,这一定就是那女鬼要回来的预兆。
      “陛下,三生阁主已死,没人能再伤到您了!”
      他大骂着:“那就将万华谷众人全部处死,放一把火把那种满邪草的鬼地方烧了。”他说的“邪草”便是种在谷内外的药草,不是谷中人无法抵挡那药草的毒性,寻常人是不能进入的。
      北鹤方跪地劝阻:“陛下,万华谷常人不能进入,且那三生阁高手如云不可鲁莽啊!”
      “那丞相可有什么良策?”宋璟晟已经等不得赶紧烧掉那女鬼的藏身之地了。
      “不知,陛下可还记得镇北王?”
      老狐狸抬眼看着他,压低着眼中的邪光。
      “对,皇兄,朕还有皇兄,快让皇兄回来保护朕!”他被北鹤方提醒了,他还有个助他镇守北境的皇兄,只有皇兄才护得住他。
      “老臣领旨。”
      北鹤方已经等不及要完成自己的大业了,行礼时都难以自制的控制自己的嘴脸。

      他缓缓走下这万人之上的高台,看着无边的黄金屋,张开了手臂,“大御的盛世就由老夫来开启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