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所谓“真相” ...


  •   “老师。”还未进门中便能闻到满处的酒香,不愧是“美浆仙居”。醉心苑作为天下最大的酒窖珍藏极多名酒佳酿,即便深藏于地下奇香也能溢出飘散好几里。
      几歌有些头痛,昨夜又贪杯了,瘫在软榻上不停的揉着眼部的穴位,烦躁不已。
      伯鸢看她如此疲倦,细声试探着问了句:“老师可是昨夜没睡好?”
      几歌不语,仍是紧闭着眼,醉酒的眩晕感和困乏让她有些耳鸣。
      “学生会些活血疏通筋络的法子,老师可要试试?”伯鸢不忍看着她如此难受,还是想着为她分忧解难。
      “罢了,上前吧。”
      他欣喜若狂跑到榻前,为几歌按揉着头部的穴位,细长匀称的手指灵活精巧,手法精湛,力道娴熟。
      紧皱的眉头渐渐展开,细腻的手法令她越发轻松,几歌惬意地享受着片刻的安宁。
      若是收这样一个尊师重道,品行良善的弟子倒也不错。
      她原本是个谷中最清闲的,当上宫主后整日还是过着闲散的日子,被回春宫弟子笑称“三不管”,即不管弟子,不管会事,不管杂事。会事就是谷中大小会议,杂事就是指宫主日常需要做的监管,宫内一切琐事。在她还是宫主的时候,这些被她认为不必要的事都是由宫中大弟子伯鸢接手,而他也从没让她失望。如今成了谷主白日净要处理谷中事宜,夜间整晚醉酒,即便是能促进恢复,可治百病的临池也难以让她恢复。
      “你入谷几年了?”她只记得带这孩子入谷的年岁,毕竟她也记不清自己的年纪了。
      “回老师,已有九年了,学生今年十五。”
      十五啊,那孩子该有十六了吧,倒是没有他姑姑出色。几歌淡淡的垂下眼眸,这也被伯鸢收入眼中。
      “可是学生手重了?”
      “无碍,继续吧。”竟这般小心翼翼,几歌干脆闭目养神。
      香炉中轻烟弥漫,几歌缓缓睡去,伯鸢赶忙取来被褥为她盖上。
      “近期天气寒凉,不能再让老师受凉了。”之后又匆匆去万书斋取了几本册子,坐在几歌对面看着,即便老师休息自己也不能疏于功课,他看着几歌的睡颜傻笑,老师真好看。

      是夜,十五已经在苑外等候多时了。
      嗅到如此大的酒味儿,十五有些鄙夷,莫不是每任谷主都是酒鬼,才将别院选在了酒库边上。
      想着想着就见到伯鸢从苑内出来。
      “伯鸢兄。”
      十五热情地打着招呼,伯鸢却冷漠地径直走过。
      “只是踹了他一脚,但也不至于被记恨这么长时间吧。”十五着实不明白自己如何招惹了他,看着远去的皎皎君子,也不像是心胸狭隘之人啊。

      醉心苑
      几歌又梦了一场,是当年带回那对兄弟的时候…
      左策看着几歌又再问了一遍:“你真的要带着两个孩子回谷?”
      “回老师,学生想清楚了。”
      不过是个十五岁的丫头面对两条性命的责任眼中却充满了坚定。两个衣衫褴褛的孩子怯怯的抓着她的手,两人的命运也把握在她手中。
      左策总能被这丫头坚韧的样子所折服,无奈道:“罢了,那这两个孩子就跟着你吧!”
      大人的话是一副定心丸,闻言两个孩子露出了欢快的笑容。

      几歌不由得怀念起来,原来,她也曾那么勇敢的站在别人的面前,也曾那么坚定。

      “师父。”十五是第一次看见几歌这身装扮,一袭红衣如此惊艳,对比白日银衫更加耀眼,白衣出落凡尘,红衣惊艳世俗,与他魂牵梦绕多年的人不相上下。
      几歌察并未觉察到他的眼神,问他“听应眠长老说辩答会上你可是一鸣惊人。”
      “弟子不敢。”他低下头,语气丝毫没有“不敢”的样子。
      “不敢?”几歌笑了,“心怀救世皆为善,好想法。”
      这语气可不像是在夸奖,十五假意谦虚“师父过誉了。”
      “推旧制,立新君?”她又加重了语气“这种大逆不道的话都说出来了,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十五抬起头来,冷着眼神:“弟子确实自负,但倘若没有万华谷的帮扶,只怕弟子也不会到这醉心苑了!”
      “哦?”她装作不解,“你这是何意?”
      “大御皇家血脉必将统天下,解救苍生,只怕预言中的`天选之人’就是弟子吧。”十五冷笑着。

      所谓“天选之人”,就是真正能统一天下,平战乱,救苍生的贵人。而这个预言来源于天惠寺原善法师,被称作“天神的转音者”。他完整的预言是继北炀帝后皇室血亲会为世间带来太平,这是天神给人间的福音。

      几歌看着他怒气横生的眼睛,随后又转过身去。
      “原善老和尚虽不讨喜,但他的预言却从不出错。”几歌一向厌恶这老秃驴,但又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果然是,十五之前就心存疑虑,为何昏君一死就要送走自己,为何初试前自己的枕下会多出一卷佰草集,谁会这样暗送秋波。在之后的武斗中,虽然只是一瞬他也听得清明,若非台上射出一枚银针击掉伯鸢的银针,那样近的距离他根本不能全部躲开。如此希望自己胜任阁主,而又能有这般本领和权利的人选能有几个呢?
      “为什么选我?”他不明白。
      那暴戾血腥的父王宋钦宏唯恐天下不乱,整日想着扩大北境,他的儿子北景帝宋璟晟也不过是个贪生怕死的草包。而十五,在宋钦宏死后就被送入了谷中。且不说原善是不是信口开河,即便真是人间真有所谓“天选之人”,为什么偏偏认准是他?不是她?
      十五嘶吼着:“如果你们早就知道`天选之人’不是她,为什么又要杀了她,为什么?”
      他颤抖着身躯,紧咬着下唇不让眼泪滴下。
      几歌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口中的“她”是谁,阁主宋月古—十五,不,宋璟衍的亲生姑姑!
      果然也只是个孩子,几歌看着他道出原因:“因为预言中还有一人,那人将是天子的劫数。”
      “所以呢?你们凭什么杀了她?是左策杀了她是吗,就因为那老和尚的屁话你们就杀了她,混蛋。”
      他已经有些疯魔了,眼已经挣出了红血丝,恨不得此刻就将几歌撕碎,下一刻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十五已经发不出声了,是几歌用针封住了他的穴位,她不喜欢别人对着她大吼大叫,也不希望老师被侮辱。
      “月古是死在我手上的。”她骗他,看着他眼中的愤怒和憎恨,她却不能说出实话。
      她叹了一口气说:“你可还记得她给你说过的话?”
      十五愣住。

      “好,若是姑姑没有开盛世,那就有阿衍去。”这是那是姑姑留给自己的最后一句话。
      他想着姑姑的话,悲痛欲绝,一手撑着地面让自己看起来尽可能不那么狼狈,“姑姑”,他哽咽着。
      几歌抬起手去了他脖间的银针,手轻轻附上他的头,这一刻她比这孩子更加心痛。
      “我有愧于你,从今日起,我会助你成大业,到那时我任你处置,生死无怨。”
      这句话发自真心。
      十五打开她的手悲愤着,“我不会辜负她,但我也一定会杀了你,等到她的忌日,我会拿你的血祭奠他。”随即扭头而去。

      看着他远去,几歌实在撑不住瘫倒在地,这蛊已经成了啊,心口的绞痛让她无声地shenyin着,还不到时候,她告诉自己又强撑着爬了起来,跌跌撞撞走向临池…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