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武斗 ...

  •   化骨台。
      终于到了最后的比试,武斗。
      一直被那家伙压一头,这样的感觉真的很不爽。十五已经做好了准备在这第三场大显身手了,文他的确不如那伯鸢,但他从小习武毫不夸张的说,虽然不敌前辈,到同辈中已经没有对手了。
      只是四下还不见那谷主,比试已经开始却还没有到场,此刻他的眼中就只有伯鸢了。

      “伯鸢师兄,比试加油!”一个娇羞妩媚的白衣小师妹硬是被一群女弟子推了出来。
      伯鸢温柔回应:“多谢师妹。”
      小姑娘像是被这如沐春风的笑容给迷晕了头,竟一头倒了下去。
      “烦请这位师妹送小师妹回去。”
      “啊,啊,我要被伯鸢师兄迷死了,怎会有这么完美的男子!”
      “师兄可有婚配?”“我可以,啊!”

      呦,真是好旺的桃花。十五抱着手躺在一棵老树上看戏。

      “宫主”伯鸢率先发现了谷主,她正站在那老树下,他只是远远的看着她。

      十五不是没有发觉,只是当这家伙过来的时候好像这是顺着一阵风,伴着老树残存的黄叶落下,不过是一瞬。
      但他没有在意,依旧仰在那里,目光向下去,两人四目相对,相视无言。
      长发飘散,白衣银衫,淡雅清芳,肤如凝脂人如霜,十五看出了神。
      这女子怎会这么快换了副模样,莫不是回春宫真有什么秘药?
      “与她有几分相像”几歌对着这张脸,脑海中与另一张脸重在一起,“尤其是那双隐藏一切的眼睛。”

      谷主与众长老入座,绝艳上前高声:“第三场武试规则如下:每两人相斗,胜者入下一轮,不得伤他人性命,如此比试开始。”
      几轮下来,十五破关斩将,伯鸢以一敌五获胜赢得全场围观弟子轰动。
      这家伙又抢我风头,十五心中不满。

      众望所归,十五迎来了与伯鸢的对战。
      “倒是辛苦你如此努力地助我拜师了,不过可没有宫主的名额了。”十五戏谑地道。
      伯鸢不吃激将法:“所以烦请你当好三生阁弟子了。”
      这家伙怎么和那木板脸谷主一样冷冰冰的,明明对女弟子那样柔弱,真不讨喜。
      伯鸢不想与这家伙太多纠缠,先发起了进攻,一眨眼便已到了十五眼前,一掌劈去。
      十五自然不会正面接下这一击,侧身躲过,抓住他的手腕轻而易举的将他摔向台下,一朵白色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后稳稳落在台柱上。
      后面几个回合,伯鸢皆是不敌,在气势上被死死压住,十分狼狈。
      这人力气怎么这样大,伯鸢发愁,自己与他的身形差距不大,只是功力上差了这么多吗?

      他望向无妄殿上谷主的身影,看着谷主冷漠的眼神。不,不能输,他咬着自己的下唇厌弃自己的想法。
      “你竟还在分神?”十五有些不满,他不会让步的,他有必须要做的事。
      伯鸢将手背在身后,十五似是注意到他这一动作。
      伯鸢一跃而起,长长的衣袖中飞出几道银光,十五应声倒地。
      无妄殿上几位长老十分吃惊,几歌也有些诧异。

      “金针术!这人竟使得金针术。”
      伯鸢笑着对绝艳说:“长老,该宣布结果了。”
      台下有年长的弟子解说着:“金针术是谷主的成名之技,以一手出神入化的金针精准的点人穴位,百步之内取人性命。”
      万华谷谁人不知这新晋谷主不精武功,但却精通医毒,而金针术是其保命的本事。在场的几位长老有幸亲眼看到这谷主以一枚金针送走了一位长老,这才稳固了自己的地位。
      而如今,在亲眼见到一位年轻人使出不免有些震惊。

      这孩子的确是个可塑之才,几歌向着伯鸢看去,不过…

      “宫主,弟子没有辜负您。”伯鸢终于看到了谷主的正眼。
      只是未能及时发现身后异样,等发觉过来已经被人一脚踢在腰间,飞了出去。
      “十五胜。”
      伯鸢在众人的高呼声中渐渐失去了意识。

      等到伯鸢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他睁开眼睛,一个哭哭啼啼的小姑娘扑了过来:“师兄,你终于醒了,呜呜。”
      “半叶师妹,男女授受不亲。”伯鸢推开她,失望地倚在床上,没有生气。
      我竟还是输了,居然如此大意,我苦学多年竟只是如此,我愧对兄长,愧对宫主…
      一旁的小师妹还是哭个不停,让他有些心烦意乱。
      伯鸢温声说:“师妹,你且让我静一静吧。”
      小丫头终于是安静了下来,擦擦眼泪才想起了正事。
      “师兄,谷主说了,收三生阁十五为徒,你是谷主的学生。”
      伯鸢闻言抓住了她的胳膊“这可是真的?”
      半叶被他捏的生疼,伯鸢这才发觉自己有些失态,放开了手,又问了一遍:“是真的吗?”
      “我绝不会欺瞒师兄。”

      是真的,是真的,伯鸢猛地坐起,即便不是徒弟,他也能留在她身边,太好了。
      半叶看着他,似乎伯瑾师兄死后她再也未曾看他如此真心的笑了。
      伯鸢难以压抑激动的心情,此刻起她就是他的老师了,是老师。

      当天下午,伯鸢就搬进了醉心苑。

      醉心苑

      “你究竟在想什么?”绝艳大骂道。
      “你明知那小子的身份,为何还要执意收他?”
      一袭红衣,几歌依旧是躺在塌上,脸上有些不耐。
      “显而易见,他赢了比试。”
      “那又为何收下学生?”绝艳绝不能相信这种理由。
      几歌笑着应她:“因为他好看。”
      “你可还记得你老师…”
      “啪”一个酒壶碎在她脚边。
      几歌十分不悦:“不必你提醒我,滚!”
      绝艳不再多说,自从左策死后,她就愈发不懂这人的行事。

      几歌恶狠狠地盯着她出去。
      过了许久,她恍惚地往门外走去,来到后院。她背对着临池睡了下去,池水沒过全身,一处疼痛从脚底传来,鲜血在池水中四散,原来是方才酒壶的碎片啊…
      不一会儿,她又从池底浮出水面,她,已经记不清楚是这样度过了多少个夜晚,好像已经没有任何活着的感觉了。只有此刻才能让她觉得自己还活着,只有这样才能让她记得自己还没能完成老师的夙愿。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