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南晴 ...

  •   南晴郡主宋月古初及豆蔻才能就已非常人,文能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武能乘骑与将军同赛。十三岁生辰晏上一袭烈焰红衣英姿飒爽、策马奔腾。
      然而小姑娘心高气傲竟指认要与霍将军赛马,逗的一众官员轰堂大笑。北炀帝无奈娇惯了自己这妹妹只得请霍将军接下“战帖”,只可惜霍将军叱咤疆场多年又岂非等闲,结果不出所料的是将军胜了比试。
      只是众人没想到小郡主经这一战并未受挫,反倒萌生出了想拜将军为师的想法。奈何将军几番推辞也未能劝退,最后还是小丫头请旨才让霍将军不情不愿地收了这个徒弟,敷衍着授了一册拳法却被这孩子当作至宝般满心欢喜。
      不过半年,月古整日于霍家校场打拳练武,常常是带着一身伤回了宫,这一副倔强痴迷的样子甚至是让他身边的统领蒋海全都不禁有些钦佩:“不过半大点的小丫头竟如此强悍,心性万里难挑一,将军为何不好生□□?”
      霍承恩是个极其惜才的人,这么长的时间莫说是铁石的心也该化了,他是绝不相信将军是个狠心的人。
      “生于皇室自是身不由己,倘若他日老夫深陷泥潭只怕这丫头也会受我牵连。”
      霍承恩何尝不想亲自教导这样一个天纵奇才的孩子,只是自己一身铠甲铁刺尚是束缚,若这丫头真成了天纵奇才于她而言只怕是多了一个要命的幌子。
      “若是属下管他三七二十一,收了这丫头他日成个巾帼英雄也能给我添光”蒋海全不同于他,不明白这些个是非对错,但是他信将军!
      听着统领的话,他轻笑带过,强硬的心才算松了一下,若能为大御培养一个女将也未尝不可。
      终是月古日以夜继地练拳身体硬是扛不住晕了过去,霍将军再也不管这些繁冗复杂的东西了,或许这段缘分对自己也算是一个机会,他看着小丫头睡梦中依旧背着拳法诀窍总算是动容了。
      后来的日子里,月古总算是得到了重视,武艺日益增进,两年的时间就得了霍承恩三分真传。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霍承恩叫她到身边来,第一次以师父的名义赠了她一把短刀防身,刀刃削铁如泥,金光的外鞘上刻着几只蝴蝶的花纹,刀柄镶着一颗绚丽多彩的红色宝石,这份礼物自然是让她受宠若惊,但是还是高兴了好几天
      不得不说,月古是个好丫头,虽然跋扈但却尊师重道,对霍将军是极其尊敬的。
      与月古而言,这两年半的时间不算长久,但是也让她真正了解了大御最堂堂正正将军的家风正气。
      霍将军手下士兵皆受过将军恩惠,流民百姓亦有关照;霍夫人月月带着家丁在杂乱无章的荒街施粥放粮,用的还是霍将军的俸禄,百姓纷纷感恩;霍家大公子霍降征镇守边关多年未归,从战之年未有过败绩;更令人惊奇的是全府上下侍候的下人多的是一些老弱妇孺,要不就是城中的年少流民,这些人从不求钱财都是自愿到府中做事……
      月古身为大御金尊玉贵的郡主是很难理解有谁能把日子过的如师父这样清苦的,明明胜仗无数根本不缺名利赏赐却还是穿着补丁的衣服过日子,唯一像样的衣物就是那一身金灿灿的铠甲—那也是皇兄在北蛮一战后的奖赏。
      于大御的百姓而言,霍将军是当之无愧的英雄;于霍家而言,霍将军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于她而言,这是她引以为傲的师父。所以当霍承恩赠她这柄短刀时,她毫不犹豫地向皇兄分享这个喜讯……
      她兴冲冲地冲进寝宫,北鹤方站在宋钦宏的身旁,不知两人说了些什么皇兄的脸色有些凝重,但是她并没有在意皇兄以外的人。
      “皇兄,皇兄!看这短刀是霍将军赠予我的,好看吧!”傻丫头不明所以将这美物硬塞到他眼前,当他看清楚刀鞘上的图案猛地面色狰狞,下一刻就打翻了月古手中的东西。
      北鹤方无意间看到那东西心中大喜,“看来是天要助我!”
      “皇兄这是作何?”月古责怪着,又心疼地捡起短刀拍去灰尘,再转头时就被宋钦宏这一脸饿虎般凶狠的样子吓得身子一颤。
      宋钦宏面露凶色但还是稳住了语气,尽量保持住自己好兄长的面子:“月儿,你方才说这短刃是谁赠予你的?”
      “是,是霍将…霍将军。”
      月古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皇兄,声音止不住在发颤硬是撑着没有哭出来,毕竟大御举国上下谁人不知南晴郡主的地位。
      看她委委屈屈的表情宋钦宏还是叹了一口气,收起了刚才威慑的样子,“罢了,月儿累了一天早些休息。”
      月古惊魂未定地踏出殿门,双腿还在不听使唤地发抖,心中隐隐觉得有事发生。皇兄方才那般凶神恶煞的模样是她平生仅见,她心中认定这件事必然与霍府有关,无论如何她一定要将这件事告知霍将军,刚出宫门就派人到了将军府。
      可早就为时已晚,等到第二日天明便就收到了霍家心存异心被满门抄斩,霍将军被捕择日问斩。
      月古得知这个消息来不及通告径直跑到了大殿外跪下,此时朝堂上正在商讨霍承恩的死期。
      “皇兄!霍将军绝不可能反叛啊!还请皇兄明察!”
      曾经的天之骄女如今却跪在殿外为罪臣求情,磕的头破血流仍旧不得殿上人一分怜意。
      “南晴郡主当真是识人不清啊!”堂上众人一片唏嘘,各个只当月古不过一个不识时务的蠢丫头。
      宋钦宏没有半分涟漪,冷冷地说道:“让她跪!真是愧对皇家颜面。”
      “传朕旨意,罪臣霍承恩与北蛮狼狈为奸,暗中斯通其罪当诛,秋后问斩!”
      最后的声音贯彻整个宫殿甚至刺穿月古的心,额角的鲜血无情滴入她的眼,缓缓划过面庞,这一声终是让她清醒了,让她明白了皇兄终是变了……
      官员们顿时收起了嘴脸,纷纷俯首称是。
      秋意寒凉,冷漠的风带走了眼中无光的霍将军,据说那一日满城百姓对着“叛军”唾弃着到死。
      后来啊,月古才听到了宮间传闻,原来那日原善法师占卜出了新的预言—皇家血脉终将带来盛世太平,霍家后人将是天之子的劫难。也就是说那日皇兄已经对霍家平定北蛮心生猜疑,而自己那柄满是蝴蝶花纹的短刀就是北蛮之物。
      这要她如何相信,一个自己穷尽半生却将国君的恩赐当作圣物的人,一个身边皆是忠国良才爱惜百姓的人,一个教导自己要以巾帼英雄要求自己的人竟然是一个图谋不轨、大逆不道的叛徒!
      而如今是自己害了霍家,月古愧疚地不吃不喝地将自己关在房门中这样过了几日,自那以后郡主只记得霍将军的死她宋月古也有一半。
      又过了几日被提拔的蒋海全找到了月古,这个前半生都基于霍将军的男人全盘交代了北蛮一战的所有经过,月古潸然泪下,她就知道自己的眼光怎么会错!
      蒋海全心中亦是悲然,这么久以来没有人愿意相信将军,自预言一出,大御上下深信不疑地将霍将军当作十恶不赦之人。
      一群卑微的凡夫俗子又怎会不信天意呢?
      “郡主,您是将军的徒弟,如今将军不在了海全只能相信你了,还请郡主为将军平反!”
      一个身高八斗的壮汉此时却哭成泪人,让月古有些不知所措,她唯有一句:“本宫谢将军!”
      蒋海全新官上任三把火接下霍承恩的担子,背后又有了南晴郡主这位靠山,然而这样的结盟无疑成了一人的绊脚石。
      当月古重创满身伤痕累累地跪在断崖上时,眼前熟悉的面孔让她几度发狂。
      “老贼!果然是你这奸人害了霍将军!”月古咬牙切齿道。
      北鹤方不急不慢,笑意满满:“郡主,今日过后您大可怀着对霍府满门愧疚去见霍将军,等到你们相见时再来谈谈老夫的罪过吧!”
      月古仰望无尽长空心中悲凉,下一刻又眼神坚定着冲向奸人,目光狠戾决绝:“老贼,今日就是本宫要死在这里也要拉你垫背。”
      “郡主真的以为自己如今这般境地是老夫的过错吗?”北鹤方不怀好意的笑着。
      月古有些发怔,“你什么意思?”
      “罢了,不妨告诉郡主,你以为皇上下令只是将你逐出宫还会留你性命吗?”
      月古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一个可怕的想法油然而生使得她的身体无力跌在地上痛苦着大喊“你住口!”
      然而北鹤方笑得愈发猖狂:“没错!真是皇上下令老夫追杀你!”
      无知胜过心死,无心再战地月古终是不敌被打下山崖,却没想竟没有死,反倒有了一段奇遇。
      活了下来,月古便暗下决心再也不会追随她的皇兄了。
      本就武艺精湛的她在这一片名为万华谷的地方闯出了一片天,结交了一个深得心意小丫头做对手,一个俊俏的男子做师父日子不亦乐乎。
      直到有一日在师父的口中知道了喜欢的小丫头身世后几乎崩溃,当她再度放下郡主的姿态跪在几歌面前任其发落时,这个不过十几岁的小姑娘对强忍着痛苦对她说:“阿古,就算没有你霍府的劫难终是逃不过的。”
      这一语,月古哭了,凭这一句她终于释怀了,就算没有自己霍家也会受难。她趴在这个比自己小了几岁的小丫头怀中嚎啕,霍承恩的死积攒在她心中多年此刻的爆发如同止不住的洪水。
      而后的日子蒋海全传来消息,皇子宋璟衍封为镇北王被发配到北境镇守,如今皇子不知所终。月古想着那个曾经整日跟在她身后喊“姑姑”的阿衍心中暗恨,不过十三岁的孩子竟也要被她满心皇权的皇兄当作弃子,她冷笑着,这一次她又见识到了皇家的薄情。
      月古毅然决然带着三生阁弟子血洗皇宫受到谷主左策阻挠。当宋璟晟登基后虐杀回春宫游医弟子后,月古再度领着弟子准备暗杀暴君时,左策再次阻拦,即便月古受到谷中多位长老鼎力支持也未能成功踏出谷……
      冰冷的剑刃穿过月古的胸膛,唇齿间充斥鲜血她却含着笑落着泪。
      剑的另一头是一脸震惊的谷主,左策满头白发苍苍,嘴角带着血。
      几歌看着那鲜红喷涌而出的景象愣在原地。
      “说到底,你终是不信我。”
      眼中之人是良人又是心意难通之人,月古口中苦涩,泪下如雨。
      月古,月古,佳人如月玉如古。或许生于皇家便是此生最苦,月古望着空荡荡的洞顶回首自己一生,若是没有这皇家血脉的束缚遇到这样一个人那该是何等至幸!
      想到深处又是吐出一口血来,双眼愈发沉重渐渐睡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