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师徒 ...

  •   入夜,几歌又是一身银白穿梭在京城外的屋顶上,不一会儿就到了王府外。
      伯鸢今夜特意为她留了窗户。
      “老师,今日的宴席你可是在场上?”

      今日散会时众人一出花园就看到了那棵“凄惨”的老松树。
      众人议论纷纷,这老松可算是大御的象征了,谁敢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方才那么发的动静,出来一下就没人了。
      “方才不是林大人提前离场了吗?”
      “这林大人可是个文官!哪有这般本事。”有人质疑。

      几歌点了点头,果然如他所说。
      “所以老师就是霍家遗孤?”伯鸢看着她一副没有半点反应的样子有些心疼。
      “老师…”
      几歌打断他想安慰的话,说:“本座要你护好宋璟衍,你可能做到?”
      “学生能!”他没有片刻犹豫,只要是她想要做的,他都会拼尽全力。
      几歌将手放在他的肩上,满是欣慰,这个孩子真的很好。
      “为师还从未教过你什么,今日受你易容术你要记好,我只说一遍。”
      “学生谨记。”

      夜半,几歌出了房门,猛地感觉到胸闷乏力,果然是这几日没有入临池好好修养的原因吗。
      她想着再去看看另一个孩子,没想到他已经候在了门口。
      “师父如此记挂徒儿为何不到我房中坐坐?”十五阴着脸,这明显不是邀请。
      几歌倒是有些佩服他,按说她的轻功与阿古不相上下竟还能被察觉,这孩子比他姑姑的天赋更胜一节。
      “是何时察觉的?”
      “师傅也当真是小看徒儿了,夜夜站在徒弟窗外,月光将你的影子都照进屋内了。”
      她笑了,看来今夜他是专门在这里等她。
      “怎么?你是觉得无颜见我,还是因为姑姑心中有愧?”十五苦笑着,几歌却低头不语。
      “她因你霍家满门被灭才下定决心要杀了那昏君,而你—”十五指着她咬牙切齿,“却恩将仇报杀了她!”
      几歌仍旧不语,这让十五更加愤恨。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只是这样就算赎罪吗,你以为你和左策所做所为就是替天行道吗,你没有资格当她的师姐,他也不配当她的师傅,你们这群人渣!”
      几歌可以忍受他一切的侮辱,唯独老师,任何人都不能践踏她的老师!几歌脚下发力冲向他,这一次她要替阿古教导这个孩子。
      打架?来啊!
      十五扔下外袍,对着冲向自己的人一掌劈去,他不会这么快杀了她,但也不会就这么放过她。
      几歌借着他伸开的手臂发力将自己的身体带向空中,银衣如花般在空中散开又稳稳落在他身后。十五反应过来接下她的一掌,两人一来一回的打着,从园中打到院墙上,从院墙打上屋顶。
      身体竟已经这样弱了吗?几歌强撑着接下他的攻击,却渐渐趋于弱势。
      终于,她撑不住咳了一声。
      十五不屑,加重了力道一掌狠狠打在她肩上,几歌败下阵来半跪在地上。
      “怎么?堂堂谷主就只有这点本事,你还不配做我师傅!”十五带着讥讽说道。
      正想往几歌身前走,十五却突然感觉到身后的杀意侧身躲过了一道银光。
      “老师!”伯鸢应声给了十五一掌却又被他躲过,伯鸢转身落地将几歌扶了起来,然后直直瞪着他。
      伯鸢关切的问着几歌:“老师,你感觉如何?”
      几歌推开了他的手,走到十五身前,十五猛地头晕目眩但还是强撑着跪在地上,“可恶,这一个两个怎么都喜欢下黑手。”
      “是什么时候?”
      几歌不回他,自顾自的说:“本座说过会助你,到了时机会自行去她碑前请罪。”
      十五恶狠狠的看着她,“你不配扰她清净!”
      “今日本座想让明白收不住自己的怒火是会死的,若你还是这样不知收敛,本座不介意让人间换一个天之子!”
      这不是教育,而是威胁!
      “带他回去。”几歌对伯鸢说着,随后转身离去。

      醉心苑

      绝艳已经等候多时了,赶忙将她扶着去了临池。
      她泡在池中静气,绝艳在池岸说:“你倒是个大忙人,整日轻功不断连临池都待不住你,你是真的活的太久了!”
      “这谷中事宜不是还有你吗?”几歌清闲地往手臂上浇一捧水说道。
      “若是不能泡够时间,后果你比我清楚,还是你当真就有把握三年内就能□□出一个明君来?”
      几歌有些不悦,开始赶人:“出去吧,本座乏了。”
      绝艳也无意再多说任她去了。

      几歌潜到水中,池水没过头顶她也没有动静,片刻后她才从水中破出,游到岸边倚着,“这几日没有美酒相伴啊!”实际上是自己懒得取酒,没有伯鸢在事事亲力亲为可真是难呢。

      北境主营帐
      一中老年男子一身戎装,身形高大魁梧,此刻这人收到朝中的书信正大发雷霆。
      “北鹤方这老贼竟联通原善这老秃驴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
      蒋海全一拳打在柱子上,柱子不堪其重从中间断裂,若非其他支柱这时营帐怕是已经倒了。
      霍将军生前为大御守了一辈子江山,当年与北境大战获胜何等风光无限,他的儿子也是镇守边关的少年英雄,如此满门忠烈却被那昏君因为老和尚几句屁话屠了将军府,连他在边关的孩子也被抓回来斩首示众…
      如今,这群禽兽竟刨墓认尸竟只为了绝了霍家的后啊!
      “将军!海全愧对将军啊!”老将军跪倒在地,对着天上明月痛哭流涕。
      “将军保重啊!”一旁的统领扶起他,“如今战事吃紧,还望将军珍重啊!”
      蒋老将军胡乱抹了一把,平息了情绪,对着身边人说:“来人,本将要书信!”
      那小卒赶紧取来墨笔,将军坐下身一字一句写着:
      吾儿启昂,
      为父当年受恩于霍将军,霍家有难为父未能相助。如今霍家丫头有难,你定要替为父找到那孩子的消息,无论如何一定要保全她。倘若陛下一意孤行,就算兵戎相戈,为父也定然不能再纵容陛下一错再错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