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鸿门宴 ...

  •   “伯鸢先生,您可醒了?”
      启昂轻敲着门,屋内却没有声响,正觉得有些奇怪就听到不远处几个奴婢在嘻笑打闹。
      “哎呀,三年不见王爷的风姿更加卓绝了。”一个丫头叫到。
      另一个丫头也痴迷的说:“王爷昨日带回来的那位先生也是天人之姿呢!”
      “听说那位先生此刻正在花园中呢!”
      “我想去看看。”“走走走!”
      几个丫头你推我搡,正面撞上了启昂,几人慌忙行礼。
      “见过蒋统领。”
      “你们可是见着昨日王爷带回来的那位先生了?”
      一个丫头应他。
      “多谢!”他转身去往花园。
      “有没有人觉得蒋统领也是十分俊朗呢!”

      “先生。”
      伯鸢收起剑,行礼:“蒋统领。”
      “先生,王爷要上早朝,希望先生一同前去。”启昂说明来意。
      他思索一会儿,应他:“在下知道了。”

      前往皇宫的马车上,伯鸢还想着老师的话。
      昨夜,伯鸢正在沐浴时听到了窗外的声响,“谁?”应声一道银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
      “老,老师!”伯鸢一惊,慌乱拿起衣物往身前一遮却于事无补,“您怎么来了?”
      万华谷与王府隔着数百里,他们赶了数日的路程,老师竟一夜就赶到了,不愧是老师。
      几歌看着眼前羞涩的少年无动于衷,只是平淡的说着:“接下来为师的话你要记好。”
      “此次你们回宫必然是北鹤方的主意,无论如何不能暴露你们的身份。”
      “学生谨记。”
      几歌看着他转身就要离去。
      “老师,你不去看看十五吗?”伯鸢叫住她。
      她停了下来,却没有回头,只是补了一句:“小心原善那老和尚。”随之轻功离去。
      伯鸢放下衣物却久久不能释怀,十五与老师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隔阂?

      他盯着十五看了很久。
      十五着实忍不住了,对他说:“有什么话你就说,这样看着我做甚?”
      “你和老师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为什么这样问?”
      伯鸢思索一会儿,说:“大概是因为你们俩很像但是相处又很别扭。”
      “哪里像?”
      “总是眼睛里总是藏着心事。”伯鸢看着他,明明是差不多的年纪却都是一副老成的样子,总会有种自己是局外人的感觉。
      “你想多了。”
      十五略过了这个话题,说:“今日进宫面圣我会给你一个新的身份,今日起,你就是我的随从。”
      “随,随从?”伯鸢用着幽怨的眼神盯着他。
      “怎么,你不喜欢?”
      伯鸢一副“我喜欢才算怪事”的表情,十五又不忍再逗他。
      “噗,那你就做我的谋士,以后就是我府上的门客。”
      伯鸢这才罢休。

      明德殿
      “宣镇北王觐见!”
      一众朝臣皆转头望去,十五身穿黑色金纹锦衣,外披黑色锦绣绒领外袍,意气风发,英气十足,身后左侧年少英才蒋统领,右侧是一温润如玉公子。
      三人跪地行礼:“臣/草民叩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宋璟晟赶忙道:“皇兄快请起!”
      三人起身,他对十五说:“皇兄一路舟车劳顿,朕已在御花园设宴为皇兄洗尘。”
      “移驾御花园!”

      中秋已过,天气寒凉,园中的菊花一片赏心悦目,众臣觥筹交错。皇上位于宴席中央,左侧坐着北相,右侧镇北王。
      十五身后各坐着启昂与伯鸢。
      “诸位!”皇帝起身,大臣一齐起身,“如今镇北王镇守北境多年,护我大御国土安宁,朕得此忠臣实乃是朕之幸,大御之幸!”
      他举杯,“这一杯,敬镇北王!”
      “敬镇北王!”众臣齐仰天一饮。
      坐在一旁的北相给他了一个眼色,皇帝辛辛说道:“皇兄常年在外不知当下的情形,如今这万华谷是十分猖獗,到处拉拢流民,竟让百姓个个失了心智,如此下去,大御江山不稳啊!”
      十五眼中的光冷冷看着北鹤方,可恶的老东西为了皇权竟不惜毁掉大御存了百年的基业。
      几歌在暗处晃着酒盏,这老贼的胃口还真大。
      “皇上,万华谷百年基业根骨极硬,如今战乱频发更是深得人心,若是强行屠谷,民心将乱;先祖化骨更是我大御开世国君之右臂,百年心血皆为我大御国土的一部分,若破之国土也将不再完整。”
      台下众官皆窃窃私语,附耳称是。
      十五继续说道:“况且如今臣在万华谷的密探亦没有探查到任何异动,倘若万华谷真有不忠之举可再商量对策。”
      “哦?”北鹤方开口了:“王爷说万华谷并未有异心,可五年前三生阁主却带领一众杀手潜入皇宫行刺先皇,虽并未刺杀成功却也让先皇英年早逝。而那三生阁主在座的诸位也都认识…”
      启昂看向了十五,“王爷。”
      众人心惊,十五手中紧握着椅子上的把手,把手撑不住碎裂开来。
      “那就是南晴郡主—宋月古。”
      伯鸢刚入口的茶咳了出来,“阁主竟是大御郡主!”那也就意味着,阁主是十五的亲姑姑,那他入谷是为了什么?
      十五的眼睛几乎布满了血丝,一字一句的说道:“北相想说什么?”他恨不得此刻就冲上去活剥了这老畜牲!
      果然还是个孩子,做不到真正的忍气吞声,几歌摇了摇头,看着十五满是怒火的样子与当时告诉他真相时一模一样。

      “看来贫僧来的不是时候。”
      一权泛着金光的权杖踏入宴席。
      几歌看清了来人,“原善老和尚,”今日的宴席还真是热闹!
      “原善法师?”皇帝赶忙招待,“来人,快为法师赐座!”
      “不必了陛下,”原善止住了他,“贫僧今日是有要事而来。”原善既贵为大御的法师,入宫是无需通报的。
      “法师所谓何事?”
      “为当年霍家满门而来,贫僧当时亲眼过目了霍家所有家眷的遗体。”
      “既然霍家满门已死遗体又由法师亲眼过目,可还有什么不妥?”
      “近日贫僧又收到了天神的传音,大御的威胁还未全清,天下仍不太平,这也就意味着,霍家还有遗患。”原善眼神森冷。
      停留了半刻,众人齐呼,霍家难不成并未死绝?
      原善说:“昨日贫僧再去霍家冢翻出了所有遗体,其中有一位女童面部并未腐化,这就是万华谷秘术易容术,这也就是说霍家遗患被带入了万华谷。”
      “啊?刨尸?”众人惊骇而又迅速安静下去。
      刨尸认骨,几歌掩面又笑又哭,老秃驴,我必要将你碎尸万段。
      蒋启昂拍案而起:“原善法师,霍家好歹是满门忠将,你此举让霍家亡魂何以安息?”
      在场的众臣谁人不知他蒋海全曾受过霍将军的恩惠,若非霍将军就没有蒋海全,他的儿子自然见不得这般侮辱霍家。
      “天神要罚霍家,说明霍家本就心存二心,蒋小将军如此激动莫不是因为与霍家有什么瓜葛?”一句话便就让启昂哑口无言。
      “老秃驴!你…”
      “启昂!”十五叫住他才避免接下来的祸事,他们还斗不过原善。
      “既然如此,贫僧就继续了”这和尚十分得意,“万华谷祸乱人间必然不能长存,陛下好自为之。”说罢扬长而去。

      这原善来的可真是时候啊,北鹤方阴笑着。
      这场鸿门宴深深刺痛这两个人的心,几歌披着不知名官员的脸皮提前离场,愤恨交加她一掌劈倒了园外一棵与大御同龄的百年松,气火攻心竟咳出一口血来。
      不知过了多久,这场闹剧总算是收场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