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苟(九) ...

  •   那个丧尸身上挂着一件破破烂烂的雪青色羽绒服。羽绒从衣服上的破洞里钻出来,又在衣服与裤子上的血迹里黏成一团。

      而露在衣服外面的手脚与脸皆是尸青色,手背上有一个大大的洞。脖子和脸上满是凝结后的血污,分不清是她自己的还是别人的,也看不清哪里是伤口。

      一只眼睛的眼白也好似变成青白色,另一只原本是眼睛的地方覆满血块,还不知道底下有没有眼珠。

      宋思思顺着它的视线低头,就看到了怀里的小女孩。

      一道说不清颜色的污浊的液体忽然从那个丧尸的一只眼睛里流出来。

      所以,你是小女孩的家人?

      宋思思将小女孩脸上的乱发拨到耳后,把那张熟睡的小脸完完全全的露出来。

      车在不断的后退,其他丧尸也在不停的追逐。那只女丧尸的身体同样也在本能的追逐。

      忽然,女丧尸猛的停下,发出一声吼叫后又猛的扑过来。甚至伸手去推前面的丧尸,然后踩着倒地的丧尸的肩膀起跳。

      好似一瞬间又拥有了智慧。

      女丧尸直直的盯着小女孩,一直在追倒退的汽车。

      高速倒退的越野车里的倒车影像一直在疯狂的滴滴提醒后方有障碍物。冯大华完全凭本能去频繁的拨转方向盘。

      “怎么办!这路都调不了头!”冯大华声音都是抖的。

      一有人说话,王玉珍心底的无尽恐惧也好似有了发泄口,一下子哭出来:“早知道咱们不出来买了,呜呜。”

      哭声听的本来就头疼的宋思思更难受,更心烦。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女丧尸已经奔至车前,跳到引擎盖上。王玉珍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惧,尖叫起来。

      宋思思头疼欲裂,扭头厉声喝道:“闭嘴!”然后光明正大的的从兜里摸出一粒益气丹吞进去,她太疼了,吃点甜东西缓解一下。

      也想尖叫的冯子堂张张嘴,闭嘴了,搂着母亲如哄小孩子一样用手一下又一下的抚摸她的背安抚她。同时心里暗骂自己连表姐这个尖酸刻薄的女人都不如。

      表舅冯大华心里同样害怕,但他背后就是妻儿,表面什么也不能表现出来。他继续操控车子后退,无视在引擎盖上的女丧尸,透过后视镜搜寻合适的调头场地。

      反正就算死也得等这个丧尸破了挡风玻璃。

      结果,女丧尸用力一跃,跳上了车顶。

      众人诧异间,车顶上传来厮打声,紧跟着就是两道重物落地的声音。

      “那,是什么?”王玉珍瑟瑟发抖的问,“车顶上有什么?”

      没有人知道。

      益气丹化开后,宋思思觉得舒服多了。她猜测车顶藏着一只丧尸,女丧尸发现了,帮他们赶走了那只丧尸。

      事实也差不多。

      宋思思透过右手边的后视镜搜寻掉下来的女丧尸证明自己的猜测,然而什么没有看到。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点失落。

      其实方才那一刻宋思思以为女丧尸是要来夺小女孩。

      正在这时,冯大华看到一个适合调头的空处。脚踩油门,快速的将方向盘打满,然后换挡,将油门踩到底。

      面前一路顺畅,至于后面十几只丧尸,先追上他们再说。

      车前行一段后,宋思思没忍住,摇下窗户,回头看。

      那个着雪青色衣服的女人同一个丧尸厮打在一起,她似察觉到宋思思的目光,抬头,用那只完好的眼睛回望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宋思思有一种她脸上露出的是欣慰的笑的错觉。车子加速,宋思思回头不再看。

      后面的女丧尸手抬起来,不顾对面丧尸的动作,将尖利的指甲插入对面丧尸的脑袋,手心用力一握,长长的指甲就挑出里面的晶核。

      失去晶核的丧尸应声倒地,女丧尸将手指同样插入自己脑袋,让脑袋露出一条缝,将挖出来的晶核塞进自己脑袋。

      只有丧尸才知道丧尸的弱点与能力。

      在最后一丝意识消散前,女丧尸嘴角含笑凝视着街尽头越行越远的车。

      嫣嫣,一定要活下去,好好的……

      然后,宋思思就听见后面发出一个巨大的爆炸声。

      所有人都忍不住回头看,浓烟滚滚。还有墙壁时不时倒塌砸在地上发出的巨大声响。

      冯大华回头掌控方向盘,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吼叫。

      他们安全了。

      车子后面已经没有丧尸跟着了。

      后排的母子俩尽情的抱头痛哭。

      宋思思用手托住小女孩,整个人放松地往靠背上一靠,嘴角忍不住勾出一个笑。

      真特么刺激惊险。

      再也不出来了。

      ——

      回到农场,几个人简单吃了点东西就各自休息了。宋思思将李明嫣带回别墅,小朋友还没醒。

      王玉珍已经给她喂了一点热牛奶:“没事,能吃进去就没啥大事。娃娃是熬的久了,睡够自己就醒了。”

      没有人对宋思思收留小女孩提出异议。

      出现丧尸本就是人类的一场灾难,如果再连人性都抛弃不如直接变丧尸。

      将李明嫣放到自己床上以后,宋思思用热水给她擦了个遍才躺下去休息。

      手指点向小粉花,又取出一颗益气丹。刚才她吃了益气丹头就不疼了。头,如果没记错,原书里出现过精神力这种东西。

      所以,益气丹可以补精神力?

      宋思思又吞下去一颗,既然能补精神力,那精神力充足应该不困吧。然后她等了一会儿,睡着了。

      再睁眼的时候,旁边的李明嫣已经醒了。

      “饿不饿?”

      李明嫣摇摇头又点点头。

      “等着,姐姐给你拿吃的。”宋思思麻溜的起身给小朋友拿吃的。

      然后她就通过食物骗,呸,获得了小朋友的名字:李明嫣。啧,名字真好听,真有意境。同时也问了李明嫣的年龄以及父母。

      “我五岁了!家门口有怪兽,妈妈去打怪兽了。她让我藏起来不要出声,姐姐,你在外面有没有见到我妈妈。”

      宋思思摸了摸小朋友的小脑袋:“你妈妈是不是穿了件浅紫色的衣服?”

      “是呀是呀!你见到我妈妈了?”李明嫣一下子兴奋起来。

      “嗯。”宋思思眼神一暗,竟然真的是。

      “那我妈妈呢?她在哪儿?怎么不见她过来吃东西。我妈妈肯定也饿了。”李明嫣焦急的问,不知道为什么,她看见这个大姐姐的神情就特别难过。

      “嗯,妈妈最厉害了,她还在打怪兽了,等她打完就过来了。你在我家乖乖的好不好。”宋思思说完就想起自己的妈妈,李明嫣同她一样都变成了没妈的孩子。

      李明嫣不情不愿的说:“那好吧。”

      待李明嫣吃完东西,宋思思表情严肃的对小姑娘约法三章:“不能自己一个人乱跑;不能不听话;不能私自离开农场。”

      最后还凶巴巴的加了一句:“外面有怪兽,乱跑的话会被怪兽抓住吃掉。”

      吓得李明嫣一个劲点头表示知道了,扁扁嘴想问又不敢问,自己纠结了一会儿才鼓起勇气问:“思思姐,那我妈妈知道我在这儿吗?”

      宋思思鼻子一酸,用力眨巴眨巴眼睛才把想掉的眼泪逼回去,但开口还是带了一点细小的哭腔:“知道。”

      “好,那我等妈妈来接我。”李明嫣咧开嘴开心的笑。

      就这样,李明嫣成了农场的第五个成员。

      早就渴望抱孙子的王玉珍对小孩子没有一点抵抗力,宠这丫头宠的厉害。做好饭第一碗都是盛给明嫣的,甚至提议让老冯晚上去隔壁睡,她搂着李明嫣一起睡。

      宋思思咨询了李明嫣的意见,李明嫣表示拒绝:“思思姐的房间里都是好吃的,冯奶奶家没有。”

      哈哈,冯子堂差点笑喷,起了逗小朋友的心思:“明嫣,哥哥这儿也有好吃的。你要不要晚上睡楼上。”

      李明嫣认真的想了想,摇头:“不去,叔叔丑。”

      “噗!”老冯一口饭喷出来了。

      一桌子人都哈哈大笑起来,白天被丧尸追杀的阴影都被笑没了。

      只有冯子堂还在一本正经的纠正李明嫣的称呼:“叫哥哥。我管你思思姐叫姐姐,你管我叫叔叔?”

      李明嫣皱着眉头,并不赞同冯子堂的话,认真脸喊:“叔叔。”

      ……

      元月六号,晴,一级风。

      六点钟五个人起来跑步做操锻炼身体。

      白天宋思思用祖传的手艺将从地里采摘的青菜做成酸菜腌进她从镇上顺回来的坛子里。连带农场本身的罐子,卧了整整五坛。

      老冯在磨刀,小冯带孩子玩,王大厨给宋思思打下手。

      下午宋思思指挥着俩大男人将隔壁儿童房的一张小床搬到她的卧室里让李明嫣睡。

      这一日无任何异常,只是夜晚时外面不时有怪叫声远远传来。

      元月七号,阴,三级风。

      跑步锻炼身体,冯子堂教大家练学校里学的军体拳。

      李明嫣昨夜尿床了,宋思思板着脸将床单换了。李明嫣难过自责的早上都没好好吃饭,王玉珍软言软语哄好久都没用,宋思思拿一包饼干哄好了。

      老冯将别墅菜地区的土又翻了一遍,宋思思在上面撒了菠菜、香菜种子。并趁老冯不注意,将一粒大蒜通过小粉花里的种植图标种进土里。

      之后小冯架水管浇地,李明嫣小朋友玩水弄湿衣服。两人双双被王玉珍批评并罚站。

      晚上睡觉前宋思思练军体拳。

      夜里外面的怪叫声越来越多。

      元月八号,小雨。

      在屋里做操、练军体拳。

      雨下了一整天,五个人缩在别墅里吃火锅,涮菜有:土豆片、毛肚、豆腐、香菇、青菜、金针菇、香肠、羊肉卷、牛肉卷、宽粉、方便面等。

      冯子堂对宋思思弄出这么多食物表示不解,被老父亲冯大华一句“有吃的就行,别多管闲事。”堵住嘴。

      宋思思日常打拳。

      夜里外面的怪叫声越来越近。

      元月九号,雨夹雪。

      在屋里做操、练军体拳。

      宋思思发现菜地里长出了一片嫩绿,其中属蒜苗长的最高。

      王玉珍除了做饭就是在给李明嫣改衣服。

      老冯父子提着武器将农场巡视一圈,检查四周铁网是否有破损,以及下水道井盖有无松动。

      中午喝排骨汤,吃排骨面。晚上吃烙饼喝排骨汤。

      李明嫣加入打拳行列。

      夜里外面的怪叫声更清晰。

      元月十号,小雪。

      宋思思醒来不想起床,取出一颗益气丹提神。李明嫣闻见香味也想吃。

      想着说不定过不去今天的宋思思大方的给了她一颗。李明嫣砸吧着嘴说:“好吃。”喷出来的气都是益气丹味,特别清新好闻。

      然后起床,日常锻炼身体。

      宋思思严格执行今日不出门的flag,就连看大蒜苗也是扒着厨房窗户看的。

      菠菜和香菜还都是个小苗苗,身上还盖了一层薄薄的雪,有些调皮的把头探出来耷拉在雪上。

      只有大蒜苗如同吃了激素一般噌噌长,现在已经长到四十多公分了。

      “姐,你打哪儿弄的这大蒜?是不是变异了?”冯子堂早就不叫表姐直接喊姐了。

      这会儿他正拿着工具清理别墅到他家路上的雪,见宋思思在看大蒜苗,停下来问。他都好奇两天了。

      宋思思随口胡诌:“捡的。”然后似想起了什么问,“大门锁紧了没?”

      冯子堂扭头朝大门方向看了一眼说:“锁紧了啊,姐你要是不放心我一会儿去检查检查。”

      吃午饭的时候,宋思思问冯大华:“表舅,咱们那几把刀您放哪儿了?”

      “在我那门口的柜子上。”冯大华似察觉出她的紧张,“没事,在好拿的地方。”

      “晚上放床头吧,有啥事也顺手。”宋思思提议。

      老冯听进去了。

      下午三点多,雪停了。宋思思正好结束午觉,立在窗户边眺望远处的公路和村庄。

      书里面,封星乐是什么时候把原身丢下车的?

      早上?中午?下午?还是晚上?

      宋思思有些懊恼自己看书的时候不注意细节。

      “思思姐。”睁开眼的李明嫣浑身难受,发出一道声音求助宋思思。

      “怎么了?”宋思思立在原地,回望过去。

      李明嫣弱弱的回答:“我感觉不舒服,好像有点热。”

      不会发烧了吧!这个节骨眼上……

      宋思思心里一急,大步走过去,伸手摸李明嫣的额头,手,与脖颈。然后就松口气,没发烧。

      但接着就意识到不对,没发烧感觉热?

      宋思思皱眉,朝对面的宿舍楼大声喊:“表舅妈。”

      一连喊了三四声,一声比一声大。对面的王玉珍推开门回应:“怎么了?”

      宋思思居高临下,喊:“明嫣不舒服,您过来看看!”

      确认王玉珍走过来后,宋思思收回视线,顺便又往外看了一眼。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可能要晚点,周四事比较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