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途中偶遇 ...

  •   巷子中的一家小院内,院中的妇人在厨房忙碌着,偶尔进进出出。

      一个男童坐在门前的小凳上双手托腮看着院中练拳的少女。

      自从他姐报名后,每天就在家里练武,琢磨招式,为了三天后的比武做着准备。

      想着那报名的长队,他感觉还是他姐厉害的,他姐的武功那可是经过他爹在世时还有拐子师傅的指导的。

      一套拳法下来,柳飘飘又做着拉伸,这种早起运动的习惯她还是很享受的,这就和现代的大爷大妈公园练武术练太极差不多,只是没有那么多人,没有音箱音乐一起。

      没有广场舞在早晨晚上的热闹她一时还有些不习惯,以前叫醒她的不是闹钟是广场舞的音乐,她住在广场旁边,每次都烦不胜烦,尤其是周日你想睡个懒觉那是不成的,现在还真是想边上放着一个大音箱,放着功夫,她在这练武,这搭配简直真是太好了,不过也就是想一想,还是认真的练武吧。

      由于是出于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比武规定只能拳脚相比试,不允许携带兵器参与。

      想到那长长的报名队伍,也不知这其中有多少是真心实意的想嫁进镇国公府的,还是和她一样是为了那些许银两,这镇国公府还是财大气粗,做慈善你就直接点撒银子么,看谁能抢的多的。

      吃着手里的白面馒头,看着柳易兴和谢氏认真的小口小口的吃着,连吃了几天的粗面馒头,吃着这精细的白面,柳飘飘的嘴里也被这天然的面香味勾起了食欲,她这运动量大,一顿饭五个馒头,直吃得易兴和谢氏盯着她看,她也不想吃这么多呀。

      可是她真的好饿,也没有点荤腥的,那饭量肯定是大的。

      这是她私自买的白面,被谢氏一顿数落,这越大这丫头怎么还越馋了呢。

      古人打猎还真是迫于无奈,是生活所迫啊,她再也不感觉潇洒帅气了。

      家里养的那两只鸡,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打它们的主意的,真怕谢氏舍得把她切吧切吧放锅里炖了,也不会炖那两只鸡的,下的鸡蛋更是不能吃的,要攒着换银钱的。

      带着她的大刀和跟屁虫柳易兴,两个人出了城。

      听说城外五里外南面有一座山,叫南山。

      那里树木茂密,深处有野兽出没。

      她也不去深处,她也不打算找大的野兽卖毛卖皮的,她就打个野鸡野兔打打牙祭的,毕竟得营养均衡,荤素搭配,她好去比试去。

      然而,理想是好的,她们两个走在官道上,尘土飞扬,满嘴的土。

      秋天的风有些硬,刮得她的脸部直疼,她把束腰的带着拿下来,当围脖围在了脖子上,顺便把脸也围上,没办法,她也没有口罩呀。

      风瑟瑟的吹着,看着过往的车辆和马匹、还有毛驴,她深深的意识到,在这个没有公交没有地铁的年代,还有要有代步工具的,那马匹看着有些高大,骑个毛驴总可以吧。

      “等姐姐有钱了,就买个毛驴我们骑骑的。”看着有些喘的易兴。

      “我,我想骑马的。”

      “我想还是骑毛驴好点,你还小。”

      “那你怎么就骑马的,我不小了,我在过几年也去走镖的,骑着大马的。”

      哦,哦对了,这柳飘飘有时走镖是骑马的,柳易兴有时跟谢氏到城门口接时见过的。

      “好,那就骑马,先给你买个小马,你在前面骑带路,我在后面骑着毛驴还能打个瞌睡的。”

      “买个马车,你和娘坐在里面,我带着你们。”

      “对、对这样好。”小小的人,倒是很孝顺,还知道带着他姐和他娘呢,她目光慈爱的看着这小人,以后长大娶了媳妇也不要忘了你娘和你姐的啊,她现世是没有什么亲人缘,就自己在外闯的,现在这样也不错。

      乐极生悲,她忘记了脚下的路不是柏油马路了,一个坑不小心脚就踩进去了,她哎呦一声。

      这嗓门有点大,脚倒是没怎么样,主要是吓了一跳,这气沉丹田的一声喊,惹得对面过来马车的注意。

      “姐,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就一下没注意的。”

      “真的没事吗。”

      揉着有点疼的脚腕,:“没事没事,可不能关键时刻掉链子的,要疼你也得三天过后,等我比完武在疼的。”

      “易兴,给姐姐看着点路的,姐姐现在可不能受伤,不然三天后还怎么挣银子的。”

      “嗯嗯,那姐你小心点,我们挣钱买马车的,你跟着我的。”

      挺着胸,昂着头的走在前面,小孩都不希望你说他小的,就想自己像大人那样能长大。

      殊不知长大又羡慕小时候的幸福了,譬如那镇国公世子哪想到他现在被人正惦记着呢。

      “好好,我跟着你的。”

      看着这黑棕色大马用来拉车,柳飘飘感觉真是暴敛天物,这适合在草原上驰骋的马用来给拉车,这不是糟蹋马呢吗。

      赶车的石大莫名的觉得他理解了对方的眼神,他一向是沉默寡言的,但此时也想说一声,“小兄台的见解是对的。”

      看着那依依不舍的眼神,他收拢的神经又默默的放松了,那眼也不是对他,更不是对马车里的人。

      只是对着大棕,对,就是这匹马。

      感受着,已经相遇而走了的人,还时不时的回头,他又想着三天后的比武,难道,难道是……

      他忍着回头看向车厢的冲动,应该是的,没听说三天后还有什么比试的了。

      要是石二在,肯定能想出点什么安慰安慰世子爷,这刚才的姑娘就一双眼睛亮亮的,剩下也没看出什么来了。

      刚才还感觉有眼光的,现在感觉真是,真是,他不知说什么好了,他家世子爷那是一般人能想的吗。

      坐在车里的世子爷当然不知道石大的一番心里,他正闭目养神的,路过的一对姐弟两的声音清脆又响亮,他当然也听到了,只是没有和自己联系上,毕竟这是出城的。

      想起这个更闹心,他路过客栈投宿,正在吃饭,路过一个小姐带着仆从风尘仆仆的赶路,叫掌柜的带上一些吃的,把马匹给喂好。

      你急着赶路就急着赶路吧,还要把急着赶路的原因说出来,她二姨娘的姐妹的哥哥告诉她爹,镇国公府正在招亲,作为以武传家的白庄主而言,岂能错过了,立马让她闺女去参加,于是一主两仆,开始玩了命的赶路。

      听的消息闭塞的小客栈一时热闹纷纷,各自家去了。

      正在品尝这竹笋鲜嫩清脆的石宴瞬间感觉味同嚼蜡,他现在感觉他好像就是别人嘴里的竹笋。

      看着茂密的枯草,厚厚的落叶,两个人在树林边上来回溜了好几遍了,连个野鸡野兔的影子都没见到。

      她叫柳易兴外面等着,她试探着往里面走去,踩着莎莎的树叶声,:各路大神,小妹只是胃中羞涩,不敢打扰到各路神仙,只求小小的打个牙祭即可。各位千万别着恼,不用出来与我会面啊。

      刺溜溜一阵细沙沙的声响,她握紧手中长刀,屏住呼吸,弯腰四处查看,这时的一声鸟叫都足以惊吓她。

      猎人不是那么好当的,一不小心就会成了猎物。

      她连一只鸡都还没有杀过,就是鱼,那也是菜市场杀好了,她拿回去要是还蹦跶的,就两铲子也给拍懵了了。

      又握紧了手中长刀,掌心薇薇出汗,她告诉自己不紧张,她有武艺傍身的,实在不行就提气飞到边上的树上去。

      在她各种的假设过后,一只肥厚的老鼠在落叶中款款而来,她其实也怕老鼠的,黑漆漆的毛毛的 ,但是此刻看着这支胖老鼠小弟莫名的感觉它有点可爱。

      于是一人一鼠狭路相逢,大眼瞪小眼过后,老鼠乖乖的绕道而去,柳飘飘也扬眉吐气的放下了挥着的大刀。

      等了大半天也不见一只能吃的动物出现,她怕柳易兴等急了,就向外走去。

      翘首以盼的柳易兴坐在那看着走出来的柳飘飘,又看向空空的双手和他姐失望的脸色,来不及自己的失落赶紧安抚起姐姐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