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既来之,则安之 ...

  •   既来之则安之  

      在这繁华都城的西城区一处偏僻的院落里,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女穿着灰色的粗布长裙,坐在门前的苹果树下,不停的叹气。

      “唉。”这不知道是柳飘飘的第几声叹息了。

      拿着手里的粗面馒头,噎得她直翻白眼,她这两天一直在和馒头对眼,干架和纠结中。

      馒头:有本事别吃。

      柳飘飘沉默了一秒钟,:有本事的,就是目前还没发现她的用武之地而已。

      馒头:那不还是没本事的,再嫌弃连我也吃不上。

      柳飘飘:真不是嫌弃,就是真是剌嗓子,

      想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竟然穿越到了这里,上有病弱老母,下有年幼小弟。

      她正在相亲,那小伙她满意,公务员,虽工资不高但是稳定,不过这都不是事,她有钱啊,她就想找一个顺眼的长得好的,陪着她过着小生活。眼看目标即将达成,她竟然在回家后美美的睡了一觉后就穿过来了。

      穿就穿吧,好歹把她的财产给她带上啊,毕竟上哪找对象不是找的,只要手里有钱还愁对象的么。

      一口一口的咽下粗糙的馒头,看着豁了几个口的大碗,拿起来喝了一口。

      对面小心翼翼看着她的小人,在她看过去时立马低下头了。

      真是造孽,这孤儿寡母还没钱财傍身,也难怪日子艰难。

      这柳飘飘的父亲刘原原是振兴镖局的镖头,靠着走镖为生,武艺精湛,家中日子也是很充裕。

      就在几年前的一次走镖中,被土匪包围,连镖师带侍从二十几人无一人生还,那时柳飘飘年满十岁,还有刚出生的弟弟柳易兴随着年轻的母亲谢氏从原来的宽敞院子中搬到了这西城巷的小小院中。

      柳飘飘看着家中落魄,只靠谢氏的针线贴补家用,刚三十多的年纪熬的眼花,身体病病弱弱。

      不顾母亲的反对和哭泣,小小年纪也去学她的父亲一样,去镖局当了小镖师,别看小,武功可是了不得。只是少了江湖经验,磕磕绊绊,打打杀杀的几年下来也是一名老江湖了。

      前段时间她去边疆护镖,不小心中了暗器,回来养伤两月余,眼见伤已好的差不多,就又去了重振镖局。

      重振镖局乃是振兴镖局的副镖头林大虎开立,为了纪念振兴镖局死去的多名兄弟把振兴镖局改名重振镖局,这几年经营下来,也是小有名望了。

      如果现在的柳飘飘知道她会穿过来,一定会跨过几个世纪托梦告诉这个坚韧的姑娘别去镖局,也别去找那不是玩意的董卓。

      在一个满心欢喜,就要见到刚刚护镖回来的意中人时,柳飘飘特意悄悄前去镖局后面的董家院里。

      就在那里她见到了堪称岛国的动作片,一时受不住,气血上涌,直接把那以天为地,以地为席正投入忘我的两人给打了个满地找牙,气愤的小柳女侠回到家中把压抑在心头的几口血吐出去,就昏了过去,旧伤加上心伤,让她开始发烧,巷子口的大夫叫快要崩溃的谢氏给准备后事。

      柳飘飘就是那时穿过来的。

      看着脸色苍白守了她好久的谢氏,和站在床榻前一起守护着她的柳易兴,不禁留下泪来,柳飘飘想这是原主的情感吧,这个傻姑娘一定后悔了,为了那么个狗男人不值的呀。

      叹着气她把不甘不愿穿过来的心情收拾好不叫母子二人发现,听着重振镖局这两日都没有人过来,柳飘飘也没有告诉谢氏发生了什么,屋漏偏逢连夜雨,她失业了。

      她打了重镇镖局大老板的女儿和原振心镖局的少东家董卓,她不失业才怪呢,虽然她也想为这爽朗的姑娘拍手鼓掌,可是还是感觉这路子不对,她现在的名声估计就是狠毒,泼辣,善妒,想也知道那矫揉造作的林倩倩是怎么编排她的了,臭不要脸的狗那女。

      这步路走错了,她应该先把他们的衣服给拿走,就那样让他们直面她,毕竟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辣眼睛的画面,在让他们付她一笔精神损失费,要是还不过瘾,就在大喊几声招来几人,看他们的情情爱爱到底能值多少,内心里爽完了,在看看眼前,哎,不提也罢,就心里过过瘾,她21世纪的柳飘飘发誓一定要让这对不要脸的人得到代价,雄心壮志之后,她又为眼前的生活发了愁。

      本来应该小有结余的生活,因为柳易兴的病弱和谢氏的操劳成疾,口袋里的钱也都送去了医馆里。

      她看着干净利落的小院,眼下的境况就是怎么增加收入。

      集市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她带着柳易兴在街上转着,这柳飘飘识字不多,不然还能找个账房出纳,酒楼会计的活,看来找要求有文凭的工作是不行了。

      幸好她什么都没有,还有一副好身体,从小练武,体质很好,这不又恢复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看着街上的人,男男女女,这是大南朝,她那仅存的历史知识中,好像是没有这个朝代的吧。

      管他了,既来之则安之,车到山前必有路。何况她还有武功傍身,最不济还是去干镖师的,不过这是最坏的打算了。

      爱情使人瞎眼,柳飘飘不是没看见每次谢氏和幼弟担忧的眼神,谢氏的欲言又止,她告诉自己是为了家里,但是她心里还有一部分是不放心董卓的,那么一个翩翩公子,怎能抵挡住江湖的险恶,她不放心,她要站在他身边护着他。

      所以她开始就打算做镖师就没想过其他的出路,这傻姑娘,这傻了吧唧的爱情,连温饱都没解决,还考虑这情啊爱啊的。  

      街上,店铺林立,还有那挑着扁担的货郎不停的叫卖,那热气腾腾的白馒头香气顺着小风吹进了柳飘飘的鼻子里。

      直到眼前妇人的叫喝声,:“闪开闪开,别矗这。”

      她的衣袖被人拉了一下,她低头看向拉住她袖子的人,六岁的柳易兴瘦瘦小小的,脸色苍白,不吵不闹的看着她。

      谢氏对于生活很是节俭,舍不得吃舍不得喝,把点钱都用来给董易兴抓药了。可是看着明显营养不良的董易兴,想着来到这里的这几日,这小小的人,端水递饭的董事样子,就摸了摸他的头,拉着他向回走去。

      柳飘飘看着几身粗布的衣裳,为了外出行走方便,她都做男子打扮,暗色系的男子衣裳,不值钱。

      又搬出最下面的木箱子,打开找出那根翠绿色的簪子,只有一颗翠绿色的珠子镶嵌在上面,看着虽简单,珠子晶莹剔透,配上这银色的簪子,简单大方,不知董卓打哪来的这簪子,但是肯定的是,绝不是他买的。但是这对柳飘飘来说意义不一样,她感动的在家没事时就拿出来,也带过几次见董卓,看他毫无欣喜之色,就也不再带出去见他了。

      站在客观的角度看,柳飘飘不禁替前身不值,这是前身从劫匪手中救下董卓后,董卓给他的,在她看来没有了情谊之后,救命之恩岂是一根簪子就抵挡得了的,要是看清了董卓的嘴脸后,直接打包卖到土匪窝去,换点银两改善一下生活也比在这天天供起来的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