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1.给各位解释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完结文里突然出现了这样一条评论,评论内容针对的是文中角色的一句发言,如果只是认为角色说出这句话有违人设或是有更好的剧情建议,我接受建议和友好的交流;但是这个评论对我来说相当于一上来给我扣上“不尊重女性”的帽子,所以才让我出离地愤怒,并回复“网络打拳打疯了吧你”这样的话。
    在这里我必须要说,我作为女性的百合作者,立场鲜明地支持女性。
    2.我理解在当下的网络环境下,两性议题是一个尤其敏感也格外具有流量的话题,高铁上卖卫生巾的合理性都能成为争议,各种恶性事件屡见不鲜;在女性确实因为性别受到歧视和压迫的语境里,我和每一位姐妹一样愤怒,这也是为什么我不能接受这样的帽子扣在自己的头上。
    3.或许在一个对于两性话题有些敏感的环境里,任何给予某个群体的特质的描述都会容易成为被攻击的靶子,但是这在写作过程中是非常难以避免的情况。网文不是字斟句酌的严肃文学,创造的角色为了有差异度和辨识度,会为角色设计人设,比如人/妻属性、绿茶属性、御姐属性、阳光属性等。每一本文千姿百态的多元人设正是我们不必被任何一种人设定义的自由象征,而不代表说,某个文写人/妻,所以作者自己就是人/妻;某本文写了绿茶,作者就是绿茶。在之后的写文里,我会更加注意措辞上是否会带来误解,也欢迎大家进行善意的提醒。
    4.在情绪下,我当时针对这条评论的回复可能也有一些不够理智的地方,后来这条评论被管理员删除,可越来越多人因为断章取义的截图,认为我心虚涌进评论区。
    有些不明情况的朋友遂也义愤填膺地加入,但一些措辞让我深深地感受到了作为女性的不被尊重,甚至是作为一个平等的个体的不被尊重,恳请各位也能冷静下来;当然,以后我也会在写文过程中对一些内容重点斟酌措辞。
    现在的评论已经影响到读者的看文体验,因此才发出这个解释,也对追文的读者表示抱歉,希望各位读者可以不要太受到影响。
    在这个过程里,感谢一些帮忙正本清源的读者朋友,你们的理解让我不至于深陷自怨自艾的泥淖,写好每一个故事是我写百合文的初心,连载文会正常保持更新,再次感谢各位的包容和理解。
  •   夜半,熟睡的邵白薇坠入一个梦境,梦里的场景即便过了十年她也极为熟悉。

      高中的篮球场,周围是同学们的欢呼声,她的目光越过所有人,落在看台一个女生身上,她安静的看着比赛,仿佛周围一切与她无关。

      梦境一转,那女生就站在她面前,略带青涩的眉眼愈发清晰,唇角微微上扬的弧度让她心动。

      邵白薇心下一紧,伸手想要去触摸她的真实。

      下一秒,眼前的一切虚幻破碎,画面再一转,是瓢泼的雨夜。

      风夹着雨打在她身上,天空黑沉沉,轰鸣的雷声仿佛要将她吞噬。

      冰凉的雨如同真实触觉,激得睡梦中的人身体一抖。

      邵白薇睁开眼睛,她醒了。

      窗外的月光投了进来,洒在地面瓷砖上,邵白薇盯着天花板慢慢眨了一下眼睛。

      这梦让她心头有些闷,失去睡意,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走下床,赤脚踩在瓷砖上,拉开椅子坐在书桌前,拧开一盏阅读灯。

      暖色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表情看得都不真切,她打开抽屉,睡前用过的笔记本就放在最上面。

      将抽屉拉到最大限度,邵白薇从抽屉深处摸出了一个流苏香囊。

      看起来很廉价,就像是街边两块钱一个的款式,因着时间的关系,外面红色的布淡成了浅粉色,仔细看末端的流苏还有缝补的痕迹。

      手机提示音将她的思绪拉回,简妍的跨国留言发了过来,她把香囊放回原处。

      [简妍]:卧槽,说出来你不信,我刚午睡梦到你了。

      简妍是她出国后唯一有联系的好友,也曾是她的高中同学,即便异国也一直保持联系,但因为时差的关系,两人都在线聊天的机会并不多。

      [邵白薇]:我也做梦了。

      [简妍]:???
      [简妍]:你竟然还能秒回我?你那边现在不是凌晨吗??

      [邵白薇]:失眠了。

      电话一接通,简妍喋喋不休的声音从听筒传来,说着她午休做的奇葩梦境。
      说到最后,她感慨道:“我们好久没见面了,你什么时候休假,过来玩玩呗?”

      邵白薇好笑道:“你怎么不来?你明明比我还有空。”

      “人家没钱~”简妍矫揉造作道:“你赚的工资,汇率可是我们的好几倍呢~”

      邵白薇笑笑,她起身走到窗户前,抬头看向挂在夜空的皎皎明月。

      话题有些凝滞,她的思绪稍稍放空,想到睡前同事发来向她的抱怨消息,她拉回思绪,与好友分享:“我们公司在国内收购了一家分公司,想要发展中国市场,会在总部调一位运营顾问过去,工作地点就在舟川市。”

      简妍声音听得出有些兴奋,当即问:“是你要来吗?”

      邵白薇摇头,“领导选了我的同事,但她并不想去。”

      那头陷入短暂的沉默,好半晌,声音略正经道:“要不回来吧。”
      没等邵白薇回答,简妍继续说:“年初参加了一场同学聚会,我在聚会上看到班长了。”

      听到‘班长’两个字,邵白薇的背影微僵,捏着手机边缘的手无意识收紧。

      “你还喜欢她,对吗?”简妍说,“她现在好像是单身,一直在舟川工作,我还有她的联系方式,要不要弥补一下年少的遗憾?”

      邵白薇不言语,想说一句“别打扰她”,可话就哽在喉咙里,发不出一个音节。

      她抿了下唇,最后还是没有给出明朗的态度,将话题岔开了。

      不知聊到多久,再醒来是周一的闹铃将她吵醒。

      一夜没怎么睡,邵白薇脸色略显憔悴,化妆勉强遮盖住了黑眼圈。

      驱车上班等红灯的间隙,她看着眼前的斑马线。

      来来往往的人里皆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典型的欧洲人长相,大多数人戴着耳机,步伐很快,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就连空气看起来都极为冷漠。
      她竟也在这座异国城市生活十年之久。

      刚走进公司大堂,就和同事打了个照面,一对上眼,没想到对方的黑眼圈更深,让她颇感意外。

      “薇!”同事一见到她就抓住她的手臂,一副见到救星的模样。

      邵白薇惊讶道:“你怎么了?”

      “还不是外派的事。”同事哭丧着脸,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邵白薇偏了下头,眼神略显困惑。

      在白人占据大多数的集团里,她和同事是为数不多的中国人,语言交流无障碍,会选择同事进行外派并不意外。

      邵白薇和同事同期进公司,她负责硬装设计,同事负责软装,又因着是同胞,自然亲近。

      现在同事即将外派到国内分公司,她并不算惊讶,目前的装修市场上,人们的生活开始追求生活幸福指数,对软装家居更加热忱。

      优先选择软装设计师的同事倒也合情合理。

      “这不是挺好的么?”邵白薇宽慰道:“出差待遇可不低,顾问也算是升职了。”

      “好什么呀。”同事皱着眉头说:“你知道我今年刚结婚,打算要个混血宝宝呢,哪有一结婚就异地分居的夫妻呀。”

      邵白薇不知道怎么接话,只能干巴巴回道:“出差时间也就几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同事顿了顿,突然看向她,眼里多了几分祈求。

      她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薇!”手臂被紧紧抱住,同事紧接着说:“要不你去出差吧!我们谁去出差都一样!你没结婚还单身更方便呢!”
      “出国这么多年,不想回去看看吗?”同事拾掇她,“中国现在发展得很好呢,我去年底才回过娘家,生活特别方便。”

      邵白薇有些招架不住同事的‘热情’,只能勉强笑笑,将话题含糊盖了过去。

      她并不是不能够接受出差,只不过公司并没有指名她,没有到她去不可的地步。
      加上十年前她随着父母出国发展,和身边的人早就断了联系,回国次数屈指可数,保持联系的好友也就简妍一个。

      又过了几天,她被上司叫到办公室。

      在这个节骨眼,同事恰好怀孕了,有了推脱出差的理由。

      她和白人上司大眼瞪小眼,近一分钟后,上司摸了一把脸,长长出了一口气。

      “薇,公司选择你的搭档是因为考虑在年中给你升职,让你到更合适的职位。但是现在——”上司碧蓝的眸子落在她的脸上,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出来,邵白薇就已经明白他的意思。

      是希望她能出差。

      “当然,你若是同意前往分公司出差,本次外派也纳入年底晋升考量范围内。”

      邵白薇思忖片刻,还是没有当即给出答复,上司见状便给她时间考虑。

      “去啊!干嘛不去!”远在国内的简妍,得知事情有转机比上一次还要激动,“好歹你在分公司大小还是个顾问呢,搞不好出完差直接升职做经理,走向人生巅峰。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宁做分公司鸡头不做总部凤尾。”

      “……”邵白薇扯了扯嘴角,她在集团做了几年,现在还只是一个中层领导,经理哪有那么容易。

      不过分公司运营顾问这个头衔倒是吸引人。

      短暂的安静让那头的简妍有些拿不定主意,她想了想,决定抛出诱饵。

      “薇啊,既然这么多年你一直没有遇到喜欢的,干嘛不试一试呢?人活一世不可能永远不谈恋爱。她以前拒绝你,现在可不一定,现在的你论条件、外形,勾勾手指谁不缴械投降。”

      简妍脸不红心不跳撒着谎:“之前同学聚会我们聊天还说起了你,她主动问我你现在怎么样,这说明什么,她没有忘记你。”
      “她现在和高中时变化不大,成熟稳重了,我想即便时隔多年再见面,她还会是你一见钟情的理想型。”

      ‘她’是谁,不用明说,邵白薇心里就已经有了一个名字。

      “不要说了。”邵白薇浅浅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不能否认的是她心里的防线被简妍动摇了。

      ……

      “薇,你确定到舟川市出差吗?”上司注视着她,再一次确认:“出差归期未定,可能很快也可能很长,具体视分公司情况决定。”

      “如果你确定外派,将会错过这次年中升职机会。”

      升职对每一个白领来说都具有魔力,可心里另一个声音不断在问:你甘心吗?你真的甘心吗?确定放弃这次回去的机会吗?不想再见见她吗?

      搁在桌面的手不自觉收紧,直到皮肤泛白才逐渐松开。

      “是的,我确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