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周正二叔家的堂弟——周丰就在北泉高中的附属初中念初三,正好中考结束放暑假,周正也要回老家看看奶奶,给顺仔打电话:“阿顺,你今天车子有没有空?我跟小丰回村里去。”

      顺仔是同村人,职高毕业后在外地打工,后来买了辆二手车回老家跑滴滴:“有空,我下午来接你们啊。”

      “好。”

      兄弟两人收拾完行李,结伴出去吃个午饭,去理发店剪头发,周正给周丰买了身衣服,两人路过手机店,周丰揽着周正的肩:“正哥,我要是能考上北泉高中,你也给我买个手机呗。”

      去年周丰的亲姐周雪去宛城念大学,周正送了最新款的手机,让周丰羡慕了好一阵,今年他要上高中,也想换个新手机。

      “学校禁止带手机,我要是当你班主任,第一个收缴的就是你的手机。”

      “哥,你下学期带高一啊?”

      “高三。”

      “那没事,你给我买个,我藏好点就行了。”

      周正表情淡然:“我可以跟你班主任举报你。”

      周丰哀嚎一声。

      等到下午,顺仔开车来接,把周丰行李被褥都塞进车里,一行人开车回了荷塘村。

      村子靠近莲花峰,藏在一个风景秀丽的山坳里,这块地下水丰富,池塘多,水里种了不少莲藕,因此村子的名字就叫荷塘村。

      事先打过电话,周正奶奶早就在村口等,见到顺仔的车喜笑颜开,先摩挲着周丰,再拉着周正,笑眯眯的:“回来了,厨房正在做饭,就等着你俩回来。”

      老人家今年七十岁,身体还算硬朗,就是牙口不好,饭菜嚼不动。

      “顺仔,顺仔,你也一起来,留在家吃饭。”

      “不了奶奶,我还得回市里跑车,不吃了。”顺仔帮周丰卸下行李,车屁股一溜烟又窜走了。

      周丰爹妈听见声音出来,周二叔先摸摸自家儿子的肩膀:“小丰,能不能考上北泉高中?”

      “北泉高中有什么难的。”周丰成绩尚可,又有周正的小灶辅导,自信满满,从他爹的大掌下逃脱出来,一进家门就往自己房间钻。

      周二叔又招呼周正:“阿正,来来来,先来陪二叔喝点茶。”

      “好。”周正先把自己的行李送到自家,温声道,“二叔我先把东西放回屋里,收拾完就过来。”

      周正家和二叔家的房子紧挨在一起,两家都是普通的乡下小楼,周丰家的房子是六七年前新起的三层小楼,外墙贴了墙砖,屋顶也做了晾台,在村里算是装得还不错的房子。周正家是他父母去世前造的二层砖楼,风吹雨晒已经有些年头了,当年父母走得突然,房子还没竣工封顶,只修起了毛坯外壳,也是周正大学毕业后才把房子修修补补,封顶刷墙,算是落成。

      一楼主要是厨房、储藏间和两个大房间,周正的爷爷奶奶和父母同住,后来爷爷病逝,一个房间放着旧物,周正奶奶住了另外一间,周正的房间挪去了二楼,乡下的房子都造得阔,屋里空荡荡的,周正房间也只有简单几件家具。

      晚饭在二叔家吃的,周雪打电话回来,跟爹妈弟弟凑凑热闹,又说自己暑假留在宛城打工,晚些日子回来,挨个和家里人聊了一圈,又找周正,喋喋不休聊起了学校生活和学习,她和周正关系自小就好,周正又教过她,亦师亦友亦兄,两人从饭桌上一路聊到吃完饭。

      ***

      奶茶店硬装投入没有太多,装修的工期也尽量缩短,很多小活都是林霜自己亲力亲为,半个多月,林霜一天天眼见着瘦下来,苗彩的脸却因为每天两杯的奶茶越来越圆。

      等苗彩反应过来,已经为时已晚。她和男友的感情稳定,最近两家在商量结婚的事情,本来就打算减减肥穿婚纱,这下好了,减肥路上又因为林霜加了一重阻碍。

      周正在老家住了几天,回学校开会的时候,听见女老师聚在一起闲聊:“学校外面新的奶茶店在装修,招牌已经挂出来了。”

      “是不是叫‘长留山’的那家?名字文绉绉的。”

      “我路过时也瞄了一眼,里面看起来很漂亮,不知道奶茶口味怎么样。”

      学校年轻女老师都爱喝奶茶,奈何学校周边的奶茶店口味一般,只有市中心几家店口味尚可,但离得不近,只能隔三差五叫个外卖解馋。

      开完会出来,周正路过奶茶店,门旁架了三角梯,林霜站在梯子上摆弄投影仪。

      门口的感应铃叮咚一声。

      她听见声音扭头,周正伸手扶住梯子:“小心。”

      “是你啊。”

      林霜停下手中的动作,不冷不热打招呼。

      距上次见面也过了些日子,她以为这人不会再出现了。

      不过说起来,奶茶店就开在学校旁,总有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时候。

      周正神色平常,那天的对话仿佛烟消云散,在他身上看不出丝毫痕迹:“刚路过这里,看见你攀在梯子上。” 

      “高考结束了,周老师怎么还在学校?”

      “今天教研组开会。”周正抬头看她,“你在弄什么?”

      “投影上有个对孔。”她眯着眼调整方向,在梯子上踮了踮脚。

      “不如让我来试试?”

      林霜看他:“你行么?”

      “班上都有投影,我们经常用。”周正伸手,“把东西给我吧,我来,你这样不太安全。”

      林霜站在梯子上,低头看他,笑了笑,扶着梯子往下走:“那就多谢周老师了。”

      周正攀上去捣鼓了几下:“好了,你试试吧。”

      她站在吧台遥控开机,调试画质和焦距,扭头冲人道谢:“谢谢。”

      周正把梯子收好,回了声客气,而后走出了奶茶店。

      站在店门口,他又回头:“我这几天都在学校值班,如果有需要帮忙的时候,可以找我。”

      林霜牵着嘴角笑了笑,埋头做手中的事情。  

      奶茶店的软装是林霜一点点布置的,北泉市没有规模的装饰市场,店里绝大部分用品都是林霜在网上淘的,大到桌椅的款式和尺寸,小到一张标签贴纸,东西琐碎又花心思,林霜每天早上九点到店,一呆就是一整天。

      周正租的房子就在学校附近,从家里去学校,绕一条路能经过她的店铺,总看到林霜盘腿坐在地板上,带着棉线手套,挥着纤细的胳膊拆快递,组装用品。

      他仅仅是路过,可看见她在忙,总会不自觉走进去,问两句,次数多了,林霜笑话他:“周老师是来应聘暑期工的么?我是不是要先跟周老师谈谈薪资。”

      周正肤色不算白,脸颊染了一点红,低头瞧不出他的窘迫,他把组装好的凳子抬起来,心平气和:“习惯了,学校里装东西,布置现场,基本都是男老师做的。”

      “你就当是个朋友吧。”周正闷头说话,“好歹我们也算是认识。”  

      林霜瞟了他一眼,没有回话,也不干涉,站起身来:“我出去买包烟。”

      学校周边的商店禁售香烟,她去了挺远的一个小超市,再回来时,周正已经把箱凳都装好,正在装地上的地插。

      林霜站在门口抽了根烟。

      他穿洗得发白的纯黑T恤,弓着背半跪在地上,黑发浓密,但理得很短,后面脖颈拱起一个小小的凸骨,瘦而韧的弧度,薄软的衣服贴在身上,肩背绷着力,线条很流畅。

      周正办事利落,手下丝毫不停,把林霜半天的活都提前干完,再麻利收拾地上的工具,打扫地面,娴熟得不像个高中老师,像个手艺师傅。

      角落里摞着这几天积攒的包装盒和装修余料,周正扭头问她:“我叫个人过来,把这堆东西处理了?”

      “好。”

      林霜以为他会找个处理建筑垃圾的人来清理现场,哪想很快来了个废品站的师傅,把那堆积如小山的废品都称斤卖了,转身还付给了她五十块。  

      店里瞬间干干净净。

      林霜觉得,这个周老师,做事挺干净利落,挺好用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