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林霜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手机铃声在脚步声抵达前戛然而止,屏幕上多了四个未接来电。

      回北泉后她换了新的手机号,通讯录联系人寥寥无几,能这样催魂打她电话的人,除林霜姑姑外不作二想。

      十分钟后,林霜回拨过去,听见她姑姑殷切的声音。

      “喂,霜霜啊,有个小伙子人还不错,你有空见一见......”

      得,又是相亲。

      “姑姑,您怎么还不消停,我真的忙,没功夫相亲。”

      “忙什么?你上班了?”

      “没有,在家呆着。”

      “回来这么久也不找份工作,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姑姑掉转矛头,开始念叨她的工作,“你姑父托人给你安插的那个岗位,你怎么就看不上?给你找个公司上班,你嫌朝九晚五累,霜霜,你一个女孩子,回北泉多少比漂在外地好,可是回家了,咱不能眼高手低,还是得踏踏实实过日子啊。”

      回家这半年,林霜就在家里打游戏睡懒觉,她姑姑急得抓耳挠腮,隔三差五来劝,林霜岿然不动,一心躺着当咸鱼。

      “我就这样,姑姑你能不能不管了。”林霜去抓桌上的烟盒,漫不经心磕出一根烟来,“我妈都不管这些,你管我干嘛?”

      “你妈不管,我这个做姑姑的管。”姑姑正气凌然,“这回这个小伙子真不错,你一定要见。”

      林霜讽刺:“不会又是个二婚带娃的吧,姑姑你可饶过我,我不想当后妈。”

      “那还不是你瞎说。”林霜姑姑在那边气得跳脚,“不该讲的话瞎讲,你瞧你吓跑了多少人,再胡说八道,姑姑真要掐你的嘴。”

      “这个是我们科室领导介绍的,我听着条件还不错,小伙子挺好的,是个高中老师,家里没什么负担,为人很正派,又上进......”

      她姑姑唠唠叨叨说了一圈,林霜心不在焉听着,半个小时后,姑姑转发给她一条微信。

      周正,二十六岁,本地人,北泉高中数学老师,双一流大学毕业,相貌端正,人品可靠,父母双亡。   

      她哂笑,父母双亡=家里没什么负担,这介绍人什么逻辑鬼才?    

      拗不过姑姑的强硬,林霜让步,第二天中午,她接到一个陌生来电。

      电话接通,林霜散漫“喂”了一声,那边明显愣了几秒,空白之后,传来年轻男人的声音,嗓音清润,略带略哑:“你好.......请问是林霜吗?我是周正,是这样的.......是一位林阿姨转过来的电话号码.......你.......”

      林霜打断他的话:“相亲对吧?我周六上午有空,十点左右吧,你方不方便见面?”

      “可以,那我们约在.......”男人等她拿主意。

      “喷泉广场一楼有家咖啡店,你知道吗?我们在那里见。”

      “好。”男人似乎松了口气,“那我们保持联系,周六见。”

      电话挂掉,两分钟后微信跳出好友申请,头像是张风景照,备注里写着:你好,我是周正。

      林霜长眉一挑,直接忽略了这条好友申请。

      ***

      喷泉广场是北泉市最早的商厦,地址位于老城区市中心,广场上有音乐喷泉,车来车往尤为热闹,林霜从家出门,步行过去只要十分钟。

      昨天半夜下过一场雨,空气湿润润的,她坐在咖啡馆外面等人,杏子红的高领针织衫,衣料轻薄又柔软,带一点细绒的质感,配黑色铅笔裤和高跟短靴,两条腿纤长笔直,视觉感逆天,整个人像幅起伏流畅的画,没有一丝累赘的线条,过路人都忍不住悄悄打量两眼。

      更引人注目的是那张精致无暇的脸,人群里惊鸿一瞥的美貌,骨相绝佳,五官拼搭得浑然天成,卷发浓密,长眉杏眼,白肤红唇,风情灼灼。

      她翘腿,窝进藤椅打游戏,对周围的视线浑然不觉,或是习以为常。

      十点,音乐喷泉准时喷发,水柱腾起,她身边经过一个人,余光能瞄到黑色的西装裤和皮鞋。

      衣服和鞋的品味品质都堪忧。

      男人不挪步,鞋尖笃定朝着她,林霜抬头,是个深蓝衬衫的年轻人,不高不矮,身材偏瘦,板寸短发,面孔清秀,带点内敛斯文的书卷气,不过没戴眼镜,不太像数学老师。

      四月的繁春,天气不冷不热,衬衫的料子厚重又呆板,剪裁也过于草率,包裹得男人拘谨又暗沉,袖子一层层挽到手肘,露出截精瘦的手臂和骨节分明的手。

      来人伸出她视线内的那只手,是电话里的嗓音,有点沙沙的哑,像带着柔软边齿的绿叶:“林霜你好.......”

      “我是周正。”

      周正,这名字从他嘴里念出来,简单干净到没有一丝人为的矫揉造作,一矢中的让人记住。

      “你好,周老师。”她姿势不动,歪在椅上,脸上带笑,伸手指了指对面的位置。

      “请坐。”

      男人收回手,看了眼空荡荡的桌面:“林小姐喝点什么?我去点单。”

      “一杯雪顶咖啡,谢谢!”

      几分钟后,男人端来一杯咖啡和一杯水,咖啡推在她面前,水归他。

      “谢谢。”

      林霜看着那杯冒着一丝热气的白水:“周老师不喝咖啡?”

      “我喝不惯咖啡。”男人抿唇,“白开水就行。”

      “当老师的嗓子一般都不好,应该多喝点热水。”林霜弯眼笑,以示理解。

      气氛不冷不热,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周老师在北泉高中教书?教高几?”

      “对,我教高三。”

      “是我的母校,周老师挺厉害。”

      “我也是这个学校毕业的。”

      “更巧了,还是校友。” 

      北泉高中是北泉市唯一的市重点高中,省内十佳名校,教学质量在附近县市很有声望,每年招生体量也十分庞大,从北泉市走出去的大学生,十之八九是北泉高中毕业的。   

      林霜高中成绩平平,对学校没什么追忆感。

      “周老师也是北泉市人?家住哪片区?城东还是城西?”

      “我家不在市内,在北泉下面的一个乡镇,靠莲花峰东座的一个小村子。”

      莲花峰是北泉市地域内的最高峰,离市区不算近,也是本地小有名气的景区,登山爱好者的朝圣地。

      “那周老师回家远不远?”

      “不算远,城乡班车一个小时。”

      林霜长长“哦”了一声。

      两人一问一答聊着,像答卷似的,林霜抛出题目,周正给答案,大概是当老师的缘故,他说话不急不缓,有种令人舒适的节奏感,情绪很稳定,话语也很实在,有一说一,不含半点水分和技巧。 

      “听说老师在婚恋市场挺吃香的,尤其是北泉高中的老师,抢手到脱销,周老师怎么还要相亲?”

      周正脸色一暗,慢声回她:“工作忙.......”

      林霜嫣然一笑,抿了口咖啡不说话。

      她知道面前这男老师的问题,没房没车,至今还在租房住,老家还有个年迈的奶奶还靠他赡养,家庭背景在婚恋上大打折扣,换句话说,眼下穷光蛋的成分大于潜力股。 

      商场开了音响,插进来一首她喜欢的歌,林霜脑子一岔,跟着歌声走神。

      桌上的咖啡凝聚水汽,水滴缓缓流在桌面上,她神情懒散,伸出食指,沾着水迹在桌上乱描乱画。

      周正注意到她闪亮的彩色指甲。

      “不知道我姑姑说了没有,我今年26岁,父母离异,在省会念的三流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外地上班,去年冬天回来,打算在北泉定居。”

      “说过了,这些我都知道。”

      林霜往后一靠,从包里摸出烟盒,捏在手里晃,媚眼乜斜,歪着脑袋问他:“介不介意?” 

      他目光扫过烟盒,摇了摇头。

      红唇叼住细烟,林霜熟稔拢着火机,深吸了一口:“周老师抽烟吗?”

      “我不沾烟酒。”

      “那很好啊,身体健康,长命百岁。”她眯着眼睛笑,烟雾中的脸庞艳丽又妖冶。

      “刚刚问了周老师那么多问题,我也说说我自己。”

      “父母离婚后,我跟我爸过,爹妈各自重组家庭,有了新的小孩,前几年我爸出事坐牢,经济犯,判了八年,眼下还在蹲监狱。”

      “他们给我留了套老旧房子,不值几个钱。我自己没什么能力,外面上班太累,回老家混日子,这半年都在家游手好闲。”  

      “以前谈过几个男朋友,丁克族,不打算生孩子。”

      “我这人挺庸俗的,也很爱慕虚荣,没什么精神追求,只想过轻松逍遥的好日子。”

      她的言外之意很明白。

      细长的女士烟抽了一半,烟蒂上沾着口红,林霜把烟扔进纸杯,换了个姿势,端正坐好,直视眼前的男人:“周老师有什么话要说?”

      “没什么想说的。”他平静看着她。

      “那.....周老师,我后头还有事,我们说再见吧?”林霜从椅子上起来,拎包打算要走。

      周正也跟着她站起来。

      “哦,对了。”她指了指他的衬衫袖口,“衣服上好像沾灰了。”

      “是黑板上的粉笔灰。”他低头拍衬衫袖子,“不好意思,我刚上完课赶过来。”

      “周六补课,北泉高中的优良传统,老师辛苦了。”林霜微笑,跟他挥手告别,“周老师再见。”

      周正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栗色波浪卷发亮闪闪,肩平腰细,翘臀长腿,走路婀娜,脸生得也很漂亮,是那种令人一眼惊艳、念念不忘的长相。

      林霜去了喷泉广场三楼的美甲店,这是她初中同学苗彩开的店,老家消遣活动少,林霜这半年常光顾美甲店,成了苗彩的常客,两人也渐渐熟络起来。她约了十一点半来做指甲,哪想相亲只花了半个小时,速战速决,提前一个小时到店。

      “昨晚几点睡的?”苗彩看她有点倦意,“大周末的,你不睡懒觉?很难得这个时间出门哦。”

      “玩游戏,两点半才躺下。”她掩手打了个哈欠,“刚在楼下咖啡店相亲。”

      “又相亲?你姑姑介绍的?”苗彩眼前一亮,“这回是什么人?聊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林霜剥了颗薄荷糖塞进嘴里,“北泉高中的老师。”

      “老师好啊。”苗彩兴致猛涨,掰着指头数,“公务员、银行职员、老师,医生,相亲市场四大天王,这人怎么样?”

      林霜兴致缺缺,一句话搪塞过去:“平平无奇,人挺无聊的,聊了几句就散了。” 

      苗彩表情失望:“又没戏?”

      “没戏。”

      “你的眼光也太高了,北泉这么小,就这么点适龄人口,哪里去找你看得上的。不如你再考虑考虑老同学?你回来后,好几个人明里暗里对你有意思,在我这里问了八百个来回,条件都不错。”

      林霜好几年没有回北泉市,早消失在昔日同学的交际圈,去年春节苗彩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和林霜的合照,男同学们被照片一炸,很是惹起了一番骚动。

      “没意思。”林霜垂眼,翘着手指头,“不想搞。”

      做完指甲已经接近中午,林霜跟苗彩出去吃了个火锅,自己去看了场电影,从电影院出来已经是下午五点半,天尚未黑透,华灯未上,夕阳殷红正艳,她抱着手臂,站在树下抽一支烟,身姿像风中摇曳的虞美人,明艳妖娆。

      有十八九岁的年轻人路过,又转身回来,捏着一根烟,笑嘻嘻过来搭讪借火,林霜睨着眼,唇角噙着笑,轻飘飘吐出两个字:“不借。”

      年轻人嬉皮笑脸:“小姐姐人美心善,行个方便呗。”

      “你身后两米远,有个小超市,一块钱一个火机。”她掐了烟头,迈开长腿躲开,“不谢。”

      林霜买了份牛肉面回家,逼仄巷子里横七竖八停着两排小电驴,两边楼房也是灰扑扑的水泥色,进了黑乎乎的楼洞,刷过的白墙上贴着乱七八糟的牛皮癣广告,又窄又陡的楼梯被鞋底磨得黑漆发亮,半锈的栏杆摸着一手的灰。

      她在三楼停下,找钥匙开门,把脚上的靴子踢在门口,换了拖鞋进去。

      买牛肉面忘记拿方便筷,林霜去厨房翻来覆去找筷子,回家这半年她一直吃外食,厨房常用的只有两个碗一双筷子,最后在橱柜里找到那双发霉的竹筷,林霜只得拆了一桶方便面的塑料叉子来应急。

      晚上林霜姑姑又打电话过来,她懒得接电话,回了姑姑微信。

      【见过了,感觉一般,不喜欢。】

      手机连着涌进来七八条她姑姑的长篇大论,林霜一眼没看,直接清空了微信聊天界面。

  • 作者有话要说:  看文的小伙伴提前看这里:
    1.第一章包含了本文绝大多数雷点~
    2.本文纯属虚构,现实绝无可能,图个乐呵而已,别当真,现实生活柴米油盐,还是要踏踏实实走
    3.如有任何情节引起观感不适,请随意弃文啦~
    4.看文愉快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