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上学 ...

  •   开蒙上学是件大事。

      小郎君们开蒙,要拜孔孟,请先生,备束脩。

      谢蝉是女郎,周氏不想兴师动众,想着女儿只是羡慕堂兄堂姐,想和他们一起玩耍,教她背几句诗就好了。

      谢六爷是个宠女儿的,不愿敷衍,郑重其事地去请教谢二爷。

      老夫人听说,这天当着众人的面对周氏道:“九娘快四岁了,早点开蒙也好,从前让她在乡下长大,家里远近亲戚都不认得她,委屈她了,让她和丽华多亲近亲近,别的不求,学点规矩也是好的。”

      周氏脸上微红,起身应了。

      众人心里门清,老夫人瞧不上周氏的出身,不放心孙女由周氏教养。

      老夫人话里话外偏爱谢丽华,二夫人眼里全是笑,嘴上谦虚道:“丽华虚长几岁,成天也是玩罢了。”

      五夫人笑着凑趣:“三娘模样好,规矩也好,要是给我做女儿就更好了。”

      老夫人和二夫人笑,众人也都笑。

      谢家请了一位老孺坐馆。家中小郎君、小娘子上午一起上学读书,下午小郎君去外面学塾上课,或练骑射,小娘子随女先生学琴棋书画,读《女训》《女诫》。

      小郎君长大,可以外出游历,由学塾老师推荐去府城附学,小娘子长大就不能轻易抛头露面了。

      在送谢蝉去学堂前,谢六爷先教女儿握笔写字。

      谢蝉有上辈子的记忆,虽然没有变得更聪明,但写字肯定难不住她。

      不过现在她只是个小女娃,心有余而力不足,抓笔就费了半天劲儿,写出来的笔画有些歪扭。

      看她端坐在案几前,小脸认真严肃,像模像样划出撇捺,谢六爷一拍大腿,乐呵呵地转头对周氏说:“我觉得我们家团团是个神童!”

      周氏和仆妇笑弯了腰。

      谢六爷嗔道:“我可不是瞎说,我们团团开蒙比二郎还早,不是神童是什么?”

      看着谢六爷欣喜若狂的模样,谢蝉不由脸热。

      她不擅长诗书。

      上辈子寄人篱下,直到九岁,叔伯才想起让她开蒙上学。她每天要和婢女一起做针线,用在书本上的功夫不多。后来入宫为皇子妃,缺衣少食,更没精力碰纸笔。

      李恒嘲笑过她写的字。

      当了皇后以后,谢蝉担心被人耻笑,请了好几个女官教自己诗书。

      谢嘉琅那样的才算神童。

      江州很多年没有出过进士,以至于谢嘉琅蟾宫折桂的那年,众人看到杏榜上的名字,以为他是名门谢氏子弟。

      *

      白天,仆妇和婢女带着小谢蝉背诗,扳手指数数。夜里谢六爷回来,亲自教女儿写字。

      不知不觉间,院子里的枣树开出密密麻麻的枣花。

      黄绿色星星点点的花朵藏在油绿叶片下,没等小谢蝉发觉,枣花落尽,树梢间多了一枚枚绿豆大小的青色枣子。

      谢宝珠来找小谢蝉的时候,指着枝头道:“等枣子熟了,四郎一定会来偷枣子!”

      谢嘉武不缺枣子吃,他就是爱调皮捣蛋。前天乡下庄子送来一篓鲜莲蓬,小郎君小娘子都分到了,谢嘉武吃几个扔几个,又去抢其他人的,谢宝珠和他拌嘴,气还没消。

      谢蝉笑笑,“枣子熟了,哥哥姐姐一起吃。”

      这棵枣树高大挺立,枝条缀满,结的枣子能有几百斤,足够分了。

      周氏站在院门口,目送姐妹俩手拉着手走远。

      谢蝉今天和谢宝珠一起去学堂上学。

      路上谢宝珠叮嘱谢蝉:“团团,你挨着姐姐坐啊,姐姐教你。”

      说得好听,还没到学堂,去老夫人院子里时遇见谢嘉武,谢宝珠想起前天吵架的事,立马松开谢蝉,气哼哼和谢嘉武闹别扭。

      谢嘉武知道她生气,偏要靠过来嬉皮笑脸,两人从小一起玩,感情要好,没一会儿又和好了。

      小谢蝉被谢宝珠忘在脑后,也不恼,坐在栏杆前和婢女翻花绳。

      不一会儿谢嘉文和谢丽华来了,几个孩子一起去辞老夫人。

      老夫人再次提起要谢蝉跟着谢丽华学规矩,谢蝉乖巧应了,谢丽华也含笑应是。

      出了院子,谢蝉没往谢丽华跟前凑。

      二夫人对长子长女期望很高,明面上,谢家小娘子的吃穿用度没什么差别,私底下,谢丽华吃的、穿的、用的都是二夫人精挑细选的。

      府里婢女说,谢丽华吃过饭后要嚼香丸,这样说话时可以吐气如兰。

      婢女还说,谢丽华沐浴后全身都要擦一遍厚厚的香脂,那香脂叫贵妃膏,是二夫人从知州大人家求来的宫廷秘方,谢丽华每天涂,肌肤又白又嫩。

      二夫人养仙女似的养谢丽华,谢丽华也确实是个小美人胚子,小娘子从小学规矩,老夫人天天带在身边,谁见了都要夸。

      谢蝉却渐渐发觉谢丽华对家中姐妹爱答不理,只喜欢和知州家的千金来往,所以平时不会主动去找谢丽华。

      谢丽华走在前面,看谢蝉没有追上自己,暗暗松口气。

      她可不想多一个累赘。

      阿娘说了,六婶是个乡野村女,运气好攀高枝嫁到了谢家,她不想费心哄一个村女的女儿。

      *

      穿夹道,过了长廊就是学堂。

      老儒生不许下人进学堂,公子女郎们从书童、婢女手中接过文具。

      谢蝉没带书匣,她年纪小,周氏给她做了个书袋,她很喜欢,自己背着,没要人帮忙。

      院门前人影晃动,分家出去的庶子就住在一条街上,也送小郎君、小娘子来学堂读书,全是自家兄弟姐妹,没有外姓人。

      谢嘉武看到玩伴,一蹦三跳冲过去。

      谢丽华是谢家最得宠的小娘子,刚一出现,所有小娘子都围了上来。

      这个夸她裙子上的花纹好看,那个羡慕地看她手腕上一串金银丝的臂钏。

      谢宝珠平时最烦五夫人夸三姐谢丽华,可是一到学堂,她就像长在谢丽华身边一样,做什么都跟着谢丽华。

      谢蝉第一天上学,有人不认得她,谢宝珠道:“她是我六叔家的九娘。”

      各房孩子序了一下齿,哥哥姐姐妹妹一通乱叫,谢蝉最小,都叫她九妹妹。

      进了学堂,谢嘉文领着一帮弟妹拜孔孟、大声朗读刻在壁上的家训。

      学堂的规矩是学生跽坐,每人一张簟席,一张小书案。

      众人找到自己的书案,拿出书册纸笔,摆出一副用功读书的架势,然后小脑瓜凑到一起说闲话。

      谢蝉环顾一圈。

      小郎君要么围着谢嘉文请教学问,要么和谢嘉武一起说笑打闹。

      小娘子则全凑到谢丽华身边,追问她在知州大人家荷花宴上的见闻。

      泾渭分明。

      空着的书案只有几张,都在角落里,没铺簟席,案上一层灰尘。

      谢蝉找了张干净点的空书案,擦了擦,取出自己的文具,盘腿坐下,埋头描红。

      她想练好字。

      等谢宝珠想起谢蝉时,她已经描了几个大字。

      谢宝珠啧啧称奇,引得其他小娘子都围过来看。

      “九妹妹真乖。”

      “三娘,你这个新妹妹真好看。”

      “你看你看,她真的在写字!”

      “她好好玩!”

      谢丽华脸色微沉。

      小娘子们围着看谢蝉描红,都觉得很稀罕,争着要她和自己一起坐。

      有人直接伸手抱起谢蝉,把她拽到自己的簟席上,其他人不甘心,扯着谢蝉不放,还有人要喂她吃东西。

      谢蝉哭笑不得。

      “阿娘说,我长大了,要自己坐。”

      大家谁也不服谁,只好算了,让谢蝉自己一个人坐。

      谢蝉继续练字。

      写着写着,男孩女孩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忽然停了下来,气氛变得古怪。

      谢蝉以为老儒生来了,放下笔,抬头。

      门口,一道瘦削的身影站在逆光处,浓眉,眼眸深黑,面色苍白。

      学堂里安静了一瞬,然后嗡的一声吵闹起来。

      “他怎么来了?”

      “他不会发狂吧?”

      “我阿娘说,被发狂的人抓到会变得和他一样……”

      “他有病,不该和我们一起上学!”

      说话声中,谢嘉琅一步一步走进学堂。

      小娘子怕得瑟瑟发抖,看到他走近,慌忙往旁边躲。

      小郎君睁大眼睛,怒瞪着谢嘉琅。

      谢嘉武叉着腰对他喊:“你不要过来!不许你和我们坐一起!”

      谢嘉琅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在一屋子兄弟姐妹的恐惧、厌恶、嫌弃中,走到离所有人最远的角落里,找了一张旧书案坐下。

      小谢蝉回头。

      她有段时间没看到谢嘉琅了。

      他瘦了很多,个头好像高了点,脸颊瘦削,眉眼显得更加浓烈,明明神情清淡,因为这副不怒自威的眉眼,看去很不好相处。

      一群孩子回头怒视他,交头接耳,说着他上次抓伤表公子的事。

      谢蝉记得,陈郡谢氏有位小公子天生跛足,老夫人爱如珍宝,家里兄弟姐妹也都让着他。

      谢嘉琅是谢家长房长孙,一出生就有癔病,何其不幸,外人也就罢了,血缘相连的谢家人对他也如此冷酷,没有怜惜同情,只有嫌恶,谢蝉心里有点难过。

      上辈子,对谢嘉琅,谢蝉有过恼怒,怀疑,还曾授意心腹打压他……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她很感激谢嘉琅。

      老儒生来了,学生们停下议论。

      谢嘉文起立,领着弟妹朝老儒生行礼。

      老儒生先检查功课。

      谢嘉文和谢丽华得了夸奖,谢嘉武忘了功课,背不出文章,被老儒生训了几句,他满不在乎,等老儒生转身,对着其他人吐舌头。

      轮到谢蝉时,老儒生有些诧异。

      谢六爷先前已经带着谢蝉拜过师,送了束脩。

      老儒生看谢蝉年纪小,估摸着小娘子贪新鲜,闹着要和姐姐一起玩,等真上了学一定哭闹,没放在心上。

      谢嘉文他们几个四岁开蒙,头一个月,每天上学哭哭啼啼、被婢女哄着劝着塞进门,谢嘉武更皮,哭嚎,惨叫,踹门踢人,两个仆妇都拉不住他,上学像上刑。

      小谢蝉不哭不闹,不必人教,自己安安静静坐着描大字,乖巧认真。

      老儒生满意地捋须,要谢蝉接着描红。

      看到坐在角落里的谢嘉琅,老儒生叹了口气,看完他捧出功课,不咸不淡地点评几句。

      小谢蝉心里暗暗吃惊。

      江州远离中原,文风不如中原鼎盛,谢嘉琅长在此地,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誉满天下的名师,却能金榜题名,她以为他必定天赋异禀,从小受人瞩目。

      可从老儒生的神情来看,此时的谢嘉琅似乎不算特别出色。

      *

      第一天上课,谢蝉在纸上写满大字。

      散学了,谢宝珠拉着谢蝉一起走出学堂。

      谢丽华邀请几个堂妹去花园玩,知州夫人送了她一盆荷花,有一枝是罕见的并蒂莲,她让婢女先回府准备,想办个小的赏花宴。

      小娘子们雀跃不已,对谢丽华的崇拜羡慕更多了几分。

      谢宝珠插进去和她们一起说笑,又把谢蝉给忘了。

      小谢蝉腿短,跟不上姐姐们的脚步,干脆慢吞吞走在后面。

      婢女酥叶担心了一上午,怕女郎哭了、饿了、渴了,拿出点心果子哄她。

      *

      等其他人都走了,谢嘉琅收拾书册,起身离开学堂。

      外面只剩下他的书童青阳等着。

      主仆俩走过长廊。

      “长兄。”

      树荫底下传来一道奶声奶气的稚嫩嗓音。

      谢嘉琅目不斜视,接着往前走。

      “大哥哥……”

      这回青阳确定喊的是自家郎君,小声提醒谢嘉琅,“郎君,小娘子叫你。”

      谢嘉琅停下脚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