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途中记事 ...

  •   刚出了徽南,正逢梅雨季,雨不大,天也不冷,就是湿漉漉的难受,官路也不好走,用石头铺过的官道,石头上生了厚厚一层青苔,马蹄走上去总打滑,车夫们用旧衣服包了干草包在马蹄上,这才好些了。泥土路又泥泞,车轱辘总打滑,车夫又在车轱辘上缠了些干草。

      因为雨天走的慢,时常没走到官驿天就黑了,只能宿在野店,野店环境堪忧,就几间茅草房,两个栓马桩,有个破破烂烂的大篱笆院,长了半院杂草,走之前,都会被马儿啃吃干净。

      顾祖母一路念念叨叨,说衣裳被褥都起霉点儿了,哪天遇着大晴天,定要停下来重新归整归整,该晾的晾该晒的晒,可惜一连走了许多天,竟没遇着一天是大晴天。

      顾祖父很安然,顾祖母一路念叨也没打扰他认真看书,他是爱书之人,原本的装书的藤箱下了雨就不能用了,顾祖父便将他的鹿皮雨披舍出来,用它来包书。衣服被褥都起了霉点,他的书一点儿事儿都没有。

      且这老头子很懂的给自己找乐子,山行路中,景色殊是秀美,行了一路,赏了一路,也记了一路,每到官驿,总会寄出厚厚一封书信。

      烟波中垂钓,淋了半天雨,只钓上来两条巴掌大的鱼,顾祖母埋怨他不顾惜身体,还取笑他惯会装模作样,渔家要都如他这般,一家人可得全饿成瘪肚皮,何不索性抻直了钓勾,这般的话,纵是鱼儿不上钩,也可说是有太公遗风。顾祖父胡子一翘,想驳回去却找不到合适的言辞,只能摆出一副不予顾祖母计较的清高样子,捂着心口半天不和顾祖母说话。

      顾老秀才不怕遇上兵,只怕老妻冷不丁发出的物理伤害,那才叫一万个扎心。

      玲珑装作没看见顾祖父的憋屈,默默转过头继续捡蘑菇。

      行车途中,玲珑说路上无聊,能不能看看顾祖父带着的书籍……顾祖父想都没想就拒了,还说女儿家要守本分,不可僭越,需知哪些书是能看的,哪些书是不能看的。又说经论之道是男子才能读的书,女儿家读了就容易离经叛道,还有些杂书戏本,女儿家万不可读,若真学了上头的,就是不尊重,还易移了性情……吧啦吧啦,因为一句话,听了一路的训诫,听得玲珑昏昏欲睡却不敢真睡着,只能拧着大腿醒神。

      之后,玲珑就单方面的和顾祖父进入了冷战期,一路上都不主动找他说话。路上歇脚时,顾祖父去游他的景,玲珑就在附近采蘑菇,采了蘑菇捡干净后放火笼上薰干,或者用小锅子炒成酱,装干竹筒里,路上拌饭吃,吃不完就带到冀中。

      顾祖父又拉不下脸求和,就只能时不时的停车游玩示好,由着玲珑穿着鹿皮雨披钻林子捡蘑菇摘花砍竹子,十一年来没干过的事,全由着她干,就盼着孙女能和他多说几个笑话。要不怎么办呢,人家祖孙两个一路叽叽咕咕,头挨着头的笑的欢畅,他一过去,人家两个就一本正经的坐好,装模作样的拾炭捡蘑菇,仿佛刚刚笑的人不是她俩,这就……怪气人的。

      不就是训了几句么,怎么还记仇了?

      可不记仇么,不只玲珑记仇,顾祖母也记仇,被顾祖父问时略带不满的回说:“我养的好好儿的孙女,不过路上发闲问了一句闲话,你就不分清红皂白的好一顿教训,我问你,家里哪个女孩子不守本分没有规矩了?她们哪个移了性情败了家风?咱家里的孩子,都是好孩子,你这一教训,让人听见了还当咱家孩子是失了规矩呢。”

      顾祖父气短:“……那些书就不适合她看么。”

      顾祖母反驳:“女人家的话也不适合你听。”

      顾祖父无言以对。

      玲珑炒的蘑菇酱,很受顾祖父的喜爱,最喜欢拌饭吃,就着鲜灵的山野菜,顾祖父吃的甚是满足,专门为了蘑菇酱写了一首诗寄给小儿子。

      玲珑听得顾祖父一阵吹,连仙馔都用上了,她自己吃着反而有太多的不满意,就少用了些菜仔油,炒时洒了盐粉,碰到野花椒树时加一些花椒叶,若是遇不到,那就加些煮熟的黄豆,余者全不加,这样的蘑菇酱只能称一句鲜,绝称不上“仙馔”。

      大约是路上饮食单调,顾祖父才会觉得这样简单的蘑菇酱都是绝顶美味吧。

      这年头的饮食真的很单一,调味品也不全,大多人家都是糊弄熟了混个水饱,盐也贵,许多人家吃饭都不放盐,一路行来,见到的人都青白着脸,瘦的难民似的。见到此情此景,玲珑不得不感谢穿越大神让她生在一个官宦人家,否则,能不能平安长大还真的不好说。

      梅雨季节出行的人少,官驿空的多,顾家是官眷,雨大走不了的时候,就会在官驿多歇几天,玲珑并两个仆妇抓紧时间补充物资,炒制路菜。

      大青臭芥菜是本土原始种,生吃时苦涩辛辣难言,须腌制两天,杀过生菜水,晾干后再蒸一遍,然后放入佐料炒制,炒干水份后装进小罐,就是路菜,吃时舀出来拌饭吃。环境艰苦,路菜也简单,它的作用就是为了保证基本的盐份的摄入。

      顾家毕竟是官家,制作路菜时备的配料还算齐全,腌肉,鲜菌子,芥菜干,煮黄豆,及本地不甚齐全的调料,菜籽油宽裕,葱蒜多放些,炒的路菜就比较香,可惜找不到辣椒,总觉得有些缺憾。

      腌肉、菌子、及黄豆可配成一样。

      芥菜干,野姜,花椒叶又可配成一样。

      溪边的水芹长的好,两个仆妇采了好多,焯过水全腌成了咸菜,天渐渐热的利害,要快些吃完,不然就会坏掉。

      吃着吃着,梅雨天就过去了,车子也进了中原道,就是豫州的地界了。进入豫州后,饮食骤然改变,因为进了豫州,补充补给时就很少买到米了,此地多面食,两个仆妇在煮饭时,自然而然的做成了她们更拿手的煮饼。

      煮饼汤水多,顾家二老倒没觉得吃不饱,因为玲珑顺便烙了几张大饼,吃饭时掰碎了泡在饼汤里,就着快吃到底儿的路菜,顾祖父能吃两大碗。

      即便这样,两个老人还是瘦了不少,脸上的红润都没了。玲珑肉肉的脸上也消瘦了不少,换上夏衣后,越显单薄,顾祖母抚着玲珑背脊上清晰的骨头,难过的直掉眼泪。

      好在中原官道平坦,天也晴朗了,再走几日就能过河,过了河,就快到达冀州了。

      豫州的河就是黄河,河面宽广,河水浑浊,有些地方波浪翻丨腾不休,有些地方看着水平如镜,下面却全是看不见的漩涡,危险至极。

      顾祖父依旧在河岸边歇了两日,带人观了一天河,抒发了几句感慨,在渔家买了几条鲤鱼回来让仆妇蒸了吃。玲珑忙拦了下来,鲤鱼蒸着可不好吃,北方的鱼适合炖着吃,浓油赤酱入了锅,再贴一圈饼子,这才过瘾。

      在吃的问题上,顾祖父完全信任玲珑,她说怎么弄就怎么弄,反正做出来的食物比家里厨娘做的好吃。

      两个仆妇用两天时间将一行人的衣掌被褥拆洗晾晒,拆到玲珑的褥子时,发现里面长出了一丛蘑菇,只是已经枯了。

      顾祖父看着一捧干蘑菇,满是可惜,不由的怀念起了蘑菇酱,可惜豫州气候偏干,一路行来竟没见过几丛蘑菇。怎么就没给浇点水呢?

      而玲珑炒制的蘑菇酱早已见底了,以后再想吃估计是难了。

      这真是个令人悲伤的事实。

      两个车夫带着自家马车回了车马店,顾大伯派来的管事仆人之一,不得不临时买了不少挑筐,将车子上卸下来的东西装进挑筐。登船时要雇挑夫把它们挑上船。另一个人先去对岸去找寄放在那里的马车。

      船也是早雇好了的,专在河人运送客人的大行水船,因为两岸相距不过二三里,船行的很快,半个小时左右就过了对岸。

      这边也有挑夫,玲珑跟着祖父母先进了马车,后面挑夫们挑着筐子把行礼放上另一辆专拉行礼的车子,几个仆人进了最后面一辆小些的马车。

      这车子可比之前的车子宽敞多了,还有躺的地方,这一路顾祖母可受了老罪了,之前的车子窄,车厢也小,顾祖母坐累了也只能靠着垫子倚一倚,腿脚都放不开,连着几十天坐下来,腰疼腿麻,躺下就起不来了。

      这车子宽敞,玲珑给后车厢垫了两个被子,让顾祖母靠坐,坐累了还可以躺下来放松一下腿脚,只是可怜顾祖父,没坐惯没椅子的车子,总觉的坐着很不舒服,腿也麻的快,又不让玲珑看他难受的样子,只能不动声色的忍住针扎虫咬般的酸麻疼,加上天也热的够呛,汗滴大颗大颗的流下来。

      顾祖母也知道自家老头儿的倔犟脾气,忍着笑,隔一会儿就给顾祖父揉揉脚,并且用身体堵住玲珑的视线,戏谑的看顾祖父偷偷呲牙咧嘴的怪相,该,让你装模作样。

      顾祖父怒瞪老妻,将头转向一边,暗哼一声:哼,看丈夫笑话,不成体统。

      玲珑将头探出车窗,回避顾祖父的人生尴尬时刻,装作没看见顾祖父呲牙咧嘴的模样。

      真是难为顾祖母了,一辈子面对这么个傲娇古板老学究,竟能忍住没将他翘来翘去的胡子揪光。

      这几天,顾祖父将一辈子的老脸都丢到顾祖母那里了,心下不自在,干脆变成了面摊,由着顾祖母戏谑取笑,他自端住严肃的面容,巍然不动。

      直到——

      “玲珑,你是在做什么?”

      “煮衣裳杀虱子。”

      顾祖父看着盆里浮着的一层密麻麻的虱子,掩面而逃。

      顾祖母给他捉虱子时,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孙女拿他的衣裳煮出一盆虱子后,他突然觉的有些羞耻,顾不得教训孙女,在老妻笑盈盈的目光里,落荒而逃。

      成何体统,真是成何体统,光天化日之下的,他又不是逃荒的无赖汉,怎么能煮他的里衣呢?

      有虱子怎么了?谁人身上没虱子呢?

      真是岂有此理,哼。

      这一回,顾祖父单方面和孙女恼了,见了面撇头哼一声的那种恼,让玲珑看着,就是有几分羞恼成怒。

      不就是煮了一回衣服么,恼什么?

      到了下一个驿站,玲珑干脆让人烧了满满一大锅水,让顾祖父顾祖母两个痛痛快快的洗一澡,再不洗,就馊了。

      她自己也洗了一澡,换了衣服,顺便就洗了,晾一晚上就干了,早上收起来,等着晚上再换洗。

      和顾祖父顾祖母一个车厢里待着,就怕被染上了虱子。身上有虱子不说卫不卫生,就说那种痒痒,谁能忍住不挠呢,一个俏灵灵的女孩子怎么能做挠痒痒的怪模样呢?就算有痒痒挠也不能用呐,不文雅。

      反正不管怎么的,玲珑都得把顾祖父顾祖母两人身上的虱子弄干净了,多洗几次热水澡,多煮几次衣裳,什么样的虱子能扛住这么折腾?必须消灭的干干净净。

      务必保证清清爽爽干干净净的去大伯家。

      顾大伯五品钱粮佥事,算是有实权能捞到钱的一种官职,按正常俸禄,大伯家最多能养二十多个人,其中还不算亲友之间的礼尚往来。但按这两个仆妇说,大伯家住着五进的大宅子,家下人有三十来个,连同主子们有四十多人……这部分额外收收入从哪里来?不都是从官职上捞来的么。

      大伯母姓邹,家里也是仕宦出身,嫁给当时的顾大伯算是下嫁,不过顾大伯争气,没依没靠的,仅凭妻族有限的助力就爬到了五品官位,不可谓不会做官。

      玲珑原以为会见到一个和父亲差不多的男人,谁知道,从门里轱辘辘滚出来一个矮胖子,脸长的特别像个白白软软的大肉包。

      当下,玲珑就觉胃里饿的慌,喉头不由的咕咚咽了一口口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