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气氛一时凝固。

      宛如实质的胶状压迫感从面前的人身上溢出。她微微歪头,脸色惨白,冰凉身体几乎贴近到西黛尔身上,一动不动。

      似乎在等西黛尔的回答。

      黑暗寂静的房间中,安静的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西黛尔瞳仁微缩,屏住呼吸的一瞬,听见自己卡在喉间的心跳。

      咯噔、咯噔、咯噔。

      然而下一秒,在这毛骨悚然的氛围中,西黛尔露出一个甜甜的笑,毫不吝啬的吹捧:“姐姐,你的画真漂亮,还会在夜晚发光。”

      灿金卷发披散在小女孩消瘦的肩头,她湛蓝澄澈的眼瞳漾出孩童天真无邪的笑。

      “姐姐真厉害,”她说,颇为失落的垂下头,“不像我,什么都不会。”

      那两颗折射出幽幽紫光的玻璃珠子一动不动盯着她,倒映出西黛尔身后贴满整个墙壁的“荧光画”。

      一张张充满童趣的画,在紫色光线照耀下,俨然变成另外一副模样。

      向着太阳的一簇簇的向日葵,倒映出一个丑陋女人的简笔画,一把匕首从天灵盖贯穿她半个脑袋,鲜血从头顶流下。

      童话里的王国城堡,变成被大火熊熊燃烧的房子,几个小人在火中痛苦挣扎。

      玫瑰花丛中出现了一棵枯树,一个人晃悠悠被吊死在树上。

      ......

      “姐姐,”小女孩怯怯叫了一声,抱着被子挤挤挨挨想向身前近在咫尺的姐姐凑过去。

      幽幽站在她身前的人却厌恶向后退开,西黛尔看见她居高临下的眼神多了几分掂量和审视。

      西黛尔装作年幼孩子的无知懵懂,歪头疑惑盯着艾丝特,似乎是在不解艾丝特为什么会拒绝她的贴贴。

      只有她自己能听见体内的心跳如擂鼓。

      半晌后,棕发雪肤的女孩移开幽冷的盯视,似乎放松警惕。

      “不要把我的画告诉父母,明白吗?”

      她冷冷开口,声音又轻又凉,像是冬日窗棂上落下的雪。

      不带一丝温度。

      “好,”西黛尔眨眨眼,乖巧应是,“我听姐姐的。”

      一阵缄默后,她又小声问:“姐姐,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黑暗中,看不清她的神情,但小姑娘的声音明显充满难过。

      “虽然我很喜欢安娜贝尔,不过...”

      “如果姐姐也喜欢安娜贝尔,我可以把它送给姐姐,”她怯生生问:“姐姐可不可以不要讨厌我?”

      此刻西黛尔眼睛里满是真诚、友善的期待,不等艾丝特说话,飞快道:“我这就去把安娜贝尔拿过来!”

      她又抱着自己的小被子和枕头,转身趿着拖鞋哒哒哒跑出去。

      艾丝特:“......”她花了几秒才记起安娜贝尔是那个娃娃。

      忽然,她想到一件事,被幽紫光线照出的脸色变得阴沉而愤怒。

      如果西黛尔的懵懂是在伪装——

      她追了出去,然后迎面就撞上又一溜烟跑回来的西黛尔。

      “姐姐你看,”小姑娘高高举起怀中的玩偶,“这是你想要的那个娃娃哦。”

      她向来行动力极强,抱着娃娃进屋,借着窗户透进的光线扫视一圈,发现床对面的白色书橱上还有空闲位置。

      西黛尔踮着脚尖把安娜贝尔放上去,抚摸着少女的裙摆,恋恋不舍般回头:“娃娃也有灵魂,姐姐要善待她哦。”

      黑暗中,艾丝特看向书橱上的安娜贝尔,忽然有种诡异的错觉感。

      ——有一瞬,她好像在和一个生命体对视。

      但这种错觉很快被打破,她来不及细思,西黛尔就凑到她面前。
      “姐姐要跟我一起睡吗?”她欢快的说,仿若摇晃尾巴的大狗勾。

      “我喜欢一个人睡。”

      艾丝特拒绝了她,并未过多注意那个娃娃。她冷淡的目光里仿佛含着某种奇特的韵味,唇角抿出一点笑:“你回去吧。”

      西黛尔:......呵。

      不愧是你,这个跟西湖龙井一个味儿的女人。

      但同时她心中也暗松口气,心道暂时是糊弄过去了。

      什么颜料能在紫光灯照耀下,显示出棕褐的颜色.....?

      西黛尔不愿意多想,但现实似乎告诉她最细思极恐的那个答案才是正确的。

      ——是血呢。

      她继续保持稍带失落的笑:“好吧,姐姐。等你以后喜欢我了,我们再一起睡哦。”

      不过大概不会有以后了,西黛尔冷漠地想。

      先是安娜贝尔,然后是艾丝特......

      ......她爹妈都是从哪找来的这些个牛马玩意。

      “那我回去睡了,姐姐晚安。”

      她和艾丝特挥手道别,棕色卷发的女孩站在原地,冰冷的视线随着她的移动而转动。

      西黛尔离开艾丝特的房间,这里距她的卧房还有一段距离。

      她刚走两步,不知为何,忽然回头了看一眼。

      艾丝特不知何时来到她身后,正站在门口冷冷看她。

      幽紫色光影只在艾丝特身上打下一半,于是她半边身子处在黑暗里,看着像是只有一半身体的幽灵似的,在这漆黑的走廊幽幽盯着西黛尔。

      ......草。

      西黛尔干笑两声:“姐姐,不用送我啦,我知道怎么走。”

      倒也不必如此客气。

      艾丝特没什么反应,微微眯起眼,露出一个优雅的笑:“没关系,我看着你回去。”

      西黛尔:“……好。”这是还没消除对她的怀疑呢。

      怕她对父母告秘。

      她只能转过身,继续向自己房间走去。只是一想起那冰冷粘腻的视线就在她身后紧随着她,西黛尔就浑身不舒服。

      回到自己房间时,西黛尔下意识再次回头。

      艾丝特依旧站在她自己的房门口盯着她。

      西黛尔打开房间灯,干脆的和她比了个爱心,做出晚安的口吻,笑眯眯关上门。

      还不忘顺手把门把手反锁上。

      锁门后西黛尔忍不住开始沉思——她家是不是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才导致最近的气运如此逆天。

      白色的藤条摇椅前一刻还放着那个形貌华丽的鬼娃娃,现在空空如也。

      话说,把安娜贝尔送给艾丝特,这一人一娃娃在一个房间,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西黛尔有些犹豫的想,下一刻她就抛开这些担忧。

      艾斯特·克里斯蒂安和安娜贝尔·希金斯打起来,与她西黛尔又有什么关系呢?

      于是西黛尔洗漱后,高高兴兴上了床,盖好自己的小被子,准备做一个美梦。

      至于解决艾丝特?那得是明天的事了。

      如果她能和安娜贝尔相安无事、和平共处的话:)

      *

      床沿上,艾丝特低头把手中的小刀开开合合,锋利的刀刃在黑暗中倾泻出一抹寒芒。

      她站起身,走到一个角落的抽屉,打开,把小刀放了进去。

      抽屉中除了刀,还有一把□□、散落的麻绳、不知名药片、酒精、打火机.......

      她合上抽屉,忽然听见细微的咔嚓声。

      ——书橱上的娃娃倒了。

      裙摆艳丽的少女玩偶脸上带笑,艾丝特伸出去的手一顿,本来想把它直接扔进角落,她本来并不喜欢娃娃,想把它变成自己的东西只是因为那个愚蠢怯懦的小女孩似乎很重视它,艾丝特想为之后的挑拨离间埋下伏笔。

      但借着微弱光线看清娃娃后,忽然又觉得把它放在这里也不是不行。

      娃娃精致又艳丽、优雅中包含血腥的艺术。她把娃娃重新扶起,在这个角度,安娜贝尔正好面对着对面的床铺。

      艾丝特调整好位置,幽幽欣赏了一会,这才关灯准备睡觉。

      关灯后,那一整个墙壁的死人画像便变回白日的天真童趣。

      书橱上,少女玩偶卧在死寂的漆黑中,笑容诡异又僵硬。

      它一动不动,雾霭灰蓝的眼珠直勾勾盯着对面的卧床,以及床上入睡的人。

      ......

      一夜无事。

      西黛尔在清晨被瑞伊叫醒,她打着哈欠起床换衣的时候,听见瑞伊对她说:“快点哦宝贝,你姐姐还在门外等你呢。”

      西黛尔被昨晚的事情整出了阴影,闻言瞬间清醒:“她在外边干嘛?”

      “你姐姐等你一起下去吃早餐。”

      西黛尔准备脱口而出的“妈妈我有件事要说”就这么被站在门外的艾丝特憋回去了。

      她本来只是有几分怀疑,现在艾丝特盯她这么紧,西黛尔反而能确认。

      这人绝对藏着不能见人的秘密。

      ——比如那贴满一面墙的画。

      她洗罢脸,让自己头脑快速冷静下来。

      消除恐惧最好的方法就是面对它——

      她决定冷静跟艾丝特开始battle。

      现在就是找到机会和父母说出关于艾丝特身上疑点的问题,毕竟她没有一个人探究谜底的怪癖。
      明明身边有可靠的力量却不去依靠,坚持独身深入调查最后返送人头的操作——西黛尔表示她看过太多。

      瑞伊在叫她起床后就离开,此时门外站着的只有艾丝特。

      西黛尔做好表情管理,一开门就看见艾丝特安安静静站在门侧,见她出来,转头露出一个弧度优雅的笑,轻声说:“早安,西黛尔。”

      西黛尔:“......早安,姐姐。”

      她没忍住,心道都是千年的老狐狸还跟她搁这装呢,不过转念一想艾丝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看穿了她的小伎俩,上前热切挽住艾丝特的手臂,甜丝丝地笑,拉着她往楼下拽:“姐姐对我真好,西黛尔最爱姐姐了。”

      不出所料,艾丝特身体一僵,西黛尔在她眼中看见了隐藏极好的厌恶。

      艾丝特似乎很讨厌肢体接触,不过对西黛尔来说艾丝特喜欢什么厌恶什么都不重要。

      因为她就是来专门恶心艾丝特的。

      目的达成的西黛尔神清气爽,连一顿普通的早餐都吃的心满意足。

      吃饭时西黛尔发现艾丝特在大人面前十分收敛,尤其在凯尔森面前简直乖巧安静的不像话。

      回想起昨夜艾丝特的凶悍——

      西黛尔:这就是绿茶的威力吗,见识了。

      可惜她上一世专业采茶。

      艾丝特黏人的紧,因为是周日,父母都在家。她在沙发上紧紧贴着凯尔森撒娇,瑞伊在一旁开着笔记本工作,只有西黛尔安静待在客厅角落。

      艾丝特显然不放心西黛尔,哪怕她隐藏极好,抱着游戏机打游戏的西黛尔也还是能敏感察觉她若有若无飘过来的目光。

      西黛尔面上不显,专心致志打着游戏,内心却忍不住冷笑一声。

      ——就这?

      对付这种段位的绿茶,她甚至不用动脑子。

      既然艾丝特这个未知危险源非要缠着她父母——准确来说是缠着她父亲。

      那她也别怪自己这个专业鉴婊大师重出江湖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