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2 ...

  •   课间,不知道下午部活有一场大战等着他,好好补了一觉的仁王慢悠悠的晃到了立海大某处无人之地。

      “流星,广域搜索。”

      “Wide Area Search.”

      圆形魔法阵展开,站在中心的仁王闭上双眼,精神力配合魔力向外散发着感知力。

      “校园内是早就被魔力标记过了的真田,幸村他们,哦?好像多出了一个厚重但迟钝的精神力...”有空去看看好了。

      “还有西边不远有一个微弱的魔力反应...”

      像这样的广域搜索,仁王每天都要进行三到四次,以期找到圣石之种附身生命体前的微弱反应,虽然一年来只有一次误打误撞成功,但这也是将危险掐灭在苗头的唯一方法。

      这次,是西边...

      魔力消耗殆尽的仁王感受着身体深处传来的虚弱感,望向了西边。

      校园外啊...等下课了再去看看吧。

      今天又要逃训了呢,真可惜啊。

      心想着可惜的仁王周身萦绕着满满的愉悦气息,慢吞吞的走出小树林。

      “阿拉,仁王君。”

      网球部,打算晃一圈后找准时机溜掉的仁王被眼尖的幸村叫住。

      “今天的练习赛是你和真田,抓紧时间热身吧。”

      练习赛?哦,对了,因为三年级部员即将退部,空出了不少正选的位置,所以这段时间每天都会有练习赛,从中择优选取正选来着。

      “噗哩,部长是不是忘了我才学习网球半年不到。”

      仁王突然很好奇这位同级的小部长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把他和真田排到一场比赛上去的。

      虽然魔力对身体素质的打磨卓有成效,精神力对球技的加成也不容小觑,但归根到底,这些除了他和流星,无人知晓,而且自从学习网球以来,他从未打过一场完整的比赛,在没有任何情报的条件下安排的比赛吗...幸村精市,太敏锐了。

      “可是弦一郎觉得你很有潜力呢,他对仁王君(的实力)很有兴趣呢。”鸢紫发色的少年微笑着说道。

      仁王仿佛能看到他背后盛开的百合花,好看,但是莫名的恶寒,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哈...是我这一年接触了太多魔法侧的东西,导致看什么都自带滤镜的原因吗。

      想了想,仁王还是决定相信自己身为魔法少年的直觉,找到了一个十分合理的借口。

      “皮呦,和副部长比赛倒是可以啦。”仁王雅治拖着长音,“改天怎么样。”

      “嗯?仁王君是有什么问题吗?”

      “噗哩。”仁王拽了拽小辫子,狐狸眼一转,摆出一副真诚的表情道,“直树,也就是我的弟弟,他今天生日。弟弟生日,作为哥哥的我怎么能迟到呢。”

      “仁王君的弟弟生日在12月,仁王撒谎的几率100%。”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柳莲二单手拿着黑皮笔记本,慢悠悠的戳穿仁王的借口。

      “我开玩笑的。”被立海大军师直接戳破谎言的仁王靠在网球场的拦网上,开玩笑似的说道,“其实我是要去拯救世界了,噗哩。”

      “仁王君不想打比赛的概率35%,确实有事的概率64%,1%数据不足原因不明。”柳动了动笔,淡定的开口。

      “既然这样,仁王君要不然去问问弦一郎的意见吧。”幸村挑眉,“毕竟你要鸽掉的对手是他。”

      “好呦。”

      仁王眼前一亮,毫不犹豫的应下,转身,走人。

      真田弦一郎,他早就看透了,外表凶神恶煞严肃认真,实际上就是一个单纯的笨蛋罢了。

      噗哩,等下是先去魔力反应微弱的西边看看呢,还是先和高町会合呢?

      “对了,仁王君可不要忘记50圈罚跑。”

      身后传来的话语如同恶魔的低语,仁王瞬间萎靡,他朝身后挥了挥手,气压也低了几分。

      ‘幸村部长真的好过分哦,是吧,流星。’

      ‘这确实是您所需完成的任务之一。’

      ‘...噗哩,流星,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你也有作业了。’

      ‘请说’

      ‘每天看半小时的漫才吧。’

      ‘这...请问具体的意义在于?’

      ‘提高你的智能。’

      ‘了解了,我会一丝不苟的完成的。’

      仁王在器械室找到了真田,他正在监管新一批网球发球机入库。

      而听到仁王雅治避战的要求后,他皱着眉大声呵斥——

      “太松懈了!”

      “噗哩,没办法,今天我弟弟生日嘛。”仁王一改往日的轻佻,显得严肃又认真,正是真田欣赏的性格。

      这样...

      真田的气势缓和下来,他仔细打量了仁王一会儿,又默不作声的拔腿就走。

      一头雾水,不知道真田想干什么但确实有求于人的仁王跟着真田来到了储物室。

      “今天新买的,只试穿过一次。”真田从包中拿出一顶黑色鸭舌帽,递给仁王,“不知道你弟弟喜不喜欢,祝他生日快乐。”

      “啊...谢谢,我一定把你的祝福送到。”仁王罕见的结巴了一下,他眨了眨圆溜溜的狐狸眼,掩饰着自己的不自然,对整条说道。

      “不要松懈。”真田也别扭的正了正头上的帽子,掠过仁王走出了这个气氛诡异的储藏间。

      “噗哩。”

      良久,仁王发出了无意识的口癖。

      ‘主人,是心虚了吗?’

      “哈?我才没有。”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狐狸,仁王雅治揉了揉脑袋,单手插进裤兜,拿着真田的帽子走了出去。

      ‘下次,真田生日,我会好好挑选礼物的。’

      仁王对流星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早上察觉到的那股魔力,我刚又感应了一下,怎么感觉虚弱了很多?’

      ‘是的,没有错,快熄灭了的感觉。’

      仁王挑眉:“飞翔。”

      “Accel Fin.”

      砰!

      银发少年背后突然出现一双巨大的洁白翅膀,在翅膀有力的拍动下,仁王向天空急速进发。

      “目标物高速移动中,已请求旭日之心解锁二级限制。”

      “啊,你来控制方向,现在就不要顾虑魔力的使用了。”

      “收到,主人。”

      “真倒霉,最近撞什么邪了,净是一些高速的家伙。”

      只在精神力和魔力上有天赋,力量体力完全是弱点的仁王咕哝道。

      “如果主人不挑食的话,体力会好很多。”

      “啰嗦,专心定位,如果好吃的话,我也会吃啊。”

      “注意,500米外有陌生魔力波动,正在朝同一目标行进。”

      “横插一手?不知道神奈川是我的辖区吗?哪里来的野生魔导师,我们加快速度。”  

      “Yes,My Master.”

      “距目标还有200米,220米,200米...”

      “看来对方的速度也不快啊...”仁王伸出右手,白色的魔法阵在手腕处浮现。

      “检视目标。”

      “目标检视中...未发现太古遗产圣石之种魔力波动,初步推测目标魔力值C+,是另一个魔法体系的产物。”

      “是什么?”

      “类似于使魔。”

      仁王吹了声口哨:“要不要收服看看?我还没有契约使魔呢。”

      “鉴于主人特殊的魔力天赋,建议使用自我魔力生成的使魔。”

      “噗哩,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仁王控制着自己在半空中缓缓停下,双手环胸,感受着精神力视图中不断迫近的粉色魔力波动。

      唔,有点像高町,但比高町的柔和很多,还有旁边的小小魔力,是‘她’的使魔吗?  

      那她在追的使魔也是她的?还是这就是她们这一系魔力侧的修炼魔力的方法?

      有点羡慕了呢。

      “主人,旭日之心和高町小姐将在10秒后即将赶到。”

      那差不多和这位陌生的魔导师撞在一起啊。

      仁王想了想,熟练的运用精神力将自己‘隐藏起来’。

      在变色龙的启发下开发的这招,主要是依靠光线来欺骗他人视线,虽然在精神力比他高的人面前无所遁形,但是至今仁王雅治还没有见过几个精神力比他还要高的,所以这招他使用得十分熟练。

      还可以悄悄做些别的事。

      “小樱,跳牌(THE JUMP)要跑到我们抓不到的地方去了。”

      骑在扑棱着两片粉色翅膀魔杖上,棕色短发少女身旁的黄色玩偶急切的喊道。

      “噗哩。”隐匿身形的仁王双手环胸,有些无语。

      魔法界是没人了吗?怎么成为魔法师/魔导师的都是小孩?

      “不行,跳的移速太快了,飞跟不上它。”棕发少女木之本樱同样焦急的答道。

      就在这时,高町奈叶赶到现场,两位少女就这样碰面。

      “这里是时空管理局阿斯拉舰调查员,高町奈叶。”愣了愣,奈叶神情严肃的握着旭日之心,开口的同时,束起巨大的防御魔法阵挡住了木之本樱和,“现在正在进行太古遗产事件的处理,现场封锁中,请无关人员尽快离开。”

      魔导器之间长距离的交流只能模糊不清的进行,例如模糊的‘速来’通知,所以在收到流星的信息后,奈叶一直以为是圣石之种附身生命体前期阶段,完全没想到会有野生魔法师出身在神奈川,并有着他们自己的魔力体系这件事。

      “喂喂喂,太什么遗产事件啊,我们可是在追逐叛逃的库洛牌啊。”黄色玩偶小可挥舞着填充着棉花的软绵绵的拳头,气愤的大喊。
      就在这时,旭日之心完成了一轮搜索。

      “搜索完成,确认不是上古遗产圣石之种的魔力波动。”

      “哎?”奈叶豆豆眼,脑中有瞬间的空白,白皙的脸庞涨得通红,巨大的防御魔法阵消失在她的手心,“真是抱歉...”

      “啊...都怪你拦住我们了,现在都感受不到跳牌的魔力波动了!”

      “噗哩。”仁王突然显出身形,把毫不知情的木之本樱与小可吓了一跳。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仁王夹着一张魔法牌挑眉,“是这个吧?我们一直在追的魔法生物。”

      “小樱,是跳牌!”小可眼睛都直了,确认了库洛牌的魔法波动后,怀疑的看向仁王雅治,“你也是库洛里多的继承人吗?不对,你身上没有他的味道,你究竟是怎么收服跳牌的?”

      “很简单。”心情不错的仁王挥了挥手,四周便聚集了无数白色的魔力团,“一发光子灵枪就解决了。”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使魔呢,还挺弱的。”

      “你懂什么,库洛牌不是以力量来决定的,他们的多种用途才是库洛里多创造他们的原因。”被无数灵力团包围的小可感受到了令人寒毛直竖的威胁感,他有预感,如果这些被眼前的白毛小子称为光子灵枪的魔力团一股脑的进行攻击,就凭无法恢复原型的他完全护不住小樱。

      可恶,哪里来的怪物。

      还在嘴硬的小可,实际已经在找寻退路了。

      “哦,是嘛。”仁王不感兴趣的松开夹住库洛牌的手指,“说实话,我对别人的魔法牌不感兴趣,反而我对你还挺感兴趣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