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送儿子 ...

  •   仿佛受到惊吓般,那双苍蓝色的眼睛瞬间瞪圆了,原本便很大的猫眼,现在更是大得宛如一颗漂亮的蓝宝石。

      晶莹剔透,一看就很贵。

      伏黑甚尔想,五条悟要是下海,肯定比他贵多了。

      “开玩笑的。”伏黑甚尔移开了目光。

      五条悟似乎也回过神来,重新恢复了平静。

      两人很默契没有再提之前的事情,五条悟喝着杯中的奶昔,开口问:“我听说天与暴君已经死了。”

      “对,被五条悟杀了。”

      “真能给我扣黑锅啊。”

      “这不是黑锅。”伏黑甚尔心不在焉地吃着自己的蓝莓蛋糕,回道:“能让你减少很多麻烦。”

      他只是一个废人,天与暴君听起来很拉风,也的确很厉害,但在禅院家永远是“废物”的代名词。

      禅院家是不会为了他出头的,五条悟杀了他,禅院家甚至都不会去过问一句,反倒是对高专对天元有了交待。

      “你这样做,倒挺像是为了我好的。”五条悟接过安室透递来的小饼干,等他离开之后说道。

      伏黑甚尔没回答,而是将手越界,捏了一块五条悟的小饼干放进嘴里。

      五条悟愣住了,眼睛再次瞪大。

      第一次!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从他的手上夺食!

      就连杰都没抢过他的甜点!

      “你敢抢我的东西。”五条悟的语气渐渐危险,身上的气势足以令任何靠近他的人感受到极大的压力。

      伏黑甚尔的身体也紧绷了起来,诧异地看着五条悟一眼,现在的他可比自己刺杀天内理子的时候还要吓人。

      伏黑甚尔不肯认输,理直气壮地说道:“你也说了,我是为你好,小鬼,我先收点利息不行吗?”

      “说到这个。”五条悟一餐刀切了过去,没有切在伏黑甚尔身上,而是将他没碰过的另一半蓝莓蛋糕切了下来,扒拉到自己的餐碟中:“那天我放过你,是不是也该还我点利息?”

      伏黑甚尔:……

      “幼稚。”他嗤了一声,就算是五条悟此刻也只是个小鬼,这种方面的不服输还真是幼稚的不像话。

      五条悟却全没觉得不妥,他的甜点被抢走了才不会坐以待毙。

      “不问问她吗?”伏黑甚尔问。

      五条悟摇头,他没兴趣知道天内理子的事情。

      “你就不怕我杀了她?”

      “没关系。”五条悟嬉皮笑脸,语气中是属于强者的自信与任性:“那我就杀了你好了。”

      “五条悟,你这么任性以后会吃亏的。”

      五条悟却不听,他不喜欢的话全是王八念经。

      “等你遇到守不住的人就会明白……”

      “不会有那种时候!”五条悟眉眼间闪过一抹狂傲与不屑:“老子是最强的!”

      “两位,聊得还愉快吗?”安室透走了过来,将两块芋泥千层分别放在两人面前,又为自己在桌边放了一杯咖啡,问:“可以和我也聊聊吗?”

      “无所谓。”伏黑甚尔不在意,看在芋泥千层的份上。

      五条悟却甩出一张黑卡,说道:“我买单,但是你走开。”

      安室透拿着那张黑卡在指尖把玩,饶有兴致地扫了眼五条悟。

      伏黑甚尔也淡淡朝五条悟瞥去一眼,有人请客甜点,他这样的态度不怎么对劲儿吧。

      “怎么?难不成五条先生讨厌我吗?”安室透有足够的自信,征服了一个甜品控的胃,基本上也就等同于征服了他这个人。

      岂料,五条悟毫不犹豫地说道:“我只喜欢你做的东西,至于你,我的确很讨厌。”

      安室透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消失了。

      他凝望着五条悟,能够感觉得出来对方没有在说谎,但是他却完全想不出自己是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他。

      讨厌一个人不可能是全无理由的,他一定在某个时候不经意的得罪了五条悟,但是为什么会全无印象?

      “别想了,你没有得罪我,我只是单纯不喜欢你罢了。”五条悟将安室透看得一清二楚,包括他的想法也可以猜测一二,他慢慢戴好墨镜甚至偏开了头,仿佛多看安室透一眼便觉得难受,“别靠我这么近。你是这里的服务员不是吗?客人不希望你待在这里。”

      “抱歉。”安室透不太明白,但还是起身,将银色的托盘拿在手上朝五条悟道歉:“这两份甜点算是我送你们的。”说完便重新回到了后厨。

      “喂,你怎么回事?”伏黑甚尔用脚踢了踢五条悟的椅子,问他:“安室透有什么不对吗?”

      “他是个很令人头疼的家伙。”

      伏黑甚尔眉头紧皱,他也可以感受得到,安室透的身份不正常。

      五条悟又补充了一句,表情很是嫌弃:“看到他就头疼。”

      但是,为了这里的美食,五条悟可以坚持远距离的和他接触,点几份甜点的忍耐力还是有的。

      伏黑甚尔搞不懂,所幸他也不是个刨根问底的人,只将一张纸条放到了桌子上,用两根手指摁着推给五条悟。

      那上面是一个地址,伏黑家的地址。

      “我的儿子过两年就要被卖去禅院家了。”伏黑甚尔冷淡地说道:“我现在已经‘死’了,不方便处理,就送给你了。”

      五条悟表情变得无比嫌弃:“你儿子?”

      “嗯。”

      “那一定很麻烦。”五条悟直接将纸条撕掉:“不要!”

      伏黑甚尔也没再说,以五条悟的头脑只要看过一眼就能记得,纸条虽然没了,但他知道五条悟一定会过去。

      他缓缓起身,转身离开了咖啡厅。

      五条悟也懒得理会他,大脑自动过滤没兴趣的信息,美滋滋吃着自己的甜点,伏黑甚尔抢了他一块小饼干,他抢了对方一大半的蛋糕,是他赢了!

      直到……安室透来找他买单。

      “为什么我连他的账都要付?”五条猫猫惊呆了,他为什么要帮伏黑甚尔付钱!

      “你们不是朋友吗?”安室透也很意外。

      他们之前明明聊得那么好,有说有笑还有撩,也正因此伏黑甚尔离开的时候安室透才没阻止,难道是他搞错了?

      “我和他不熟。”五条悟咬牙切齿,但还是拿出卡来全部买了单。

      确定了!

      下次再见面,一定要弄死那家伙!

      白嫖了一顿美味的甜点,伏黑甚尔的心情愉悦极了,似乎是终于良心发现,在路过一个甜点屋的时候进去买了几块甜点打算带给天内理子。

      女孩子嘛,大多都喜欢吃甜的。

      “砰——”

      一发子弹擦过伏黑甚尔的头部击中目标,鲜血溅了天与暴君一身,就连盛放着甜点的包装袋都没能逃过一劫。

      伏黑甚尔:……

      本来愉悦的心情,在这一刻彻底消失了。

      “啊——”

      “杀人啦!”

      尖叫声在大街上响起,周围的人四散逃跑。

      伏黑甚尔没去看旁边倒霉鬼的尸体,而是眯起眼睛,抬头朝隔壁的大楼看了眼。

      楼顶之上,棕色短发的男孩并不如何熟练地拆卸着□□,不多久便匆匆离开了此地。

      杀手。

      伏黑甚尔收回视线,和他以前的工作不同,是受雇于私人给钱就干活的杀手。

      他没有去管,拿纸巾随便抹掉身上被迸溅的血迹,拎着甜点很快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内。

      回家,开门,迎接他的是天内理子的尖叫声。

      “啊——”

      “闭嘴!”伏黑甚尔将甜点丢了过去:“你的午饭。”

      “啊!我才不要!”天内理子一把将包装袋上还带着血的甜点丢掉,十分紧张地退到一旁。

      伏黑甚尔没有和人解释的习惯,他走进浴室冲了个澡,出来后见天内理子没吃便自己掏出来吃掉,只是包装袋上染了血,糕点又没有弄脏,小女生就是麻烦。

      “你……你去做什么了?”天内理子惊恐地望着伏黑甚尔。

      “吃了点甜点,喝了杯咖啡。”伏黑甚尔说的是实话,但是他回来的扮相实在太惊悚了,天内理子根本不相信。

      “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个业务不成熟的小鬼。”说到这里,伏黑甚尔不屑地“嗤”了一声。

      大街上那么多人便开/枪,也太稚嫩了。

      的确只是个小鬼,伏黑甚尔想着对方瘦小的身材,有六岁吗?谁知道呢。

      应该接受过训练,但显然不怎么足够,如果是他,刚刚的任务可以完成得更好,也不会给人添麻烦。

      “想出去玩吗?”伏黑甚尔问天内理子。

      天内理子眼前一亮,但很快又黯淡了下来,她出去的话应该会给不少人添麻烦吧。

      伏黑甚尔伸手朝丑宝的嘴巴里面掏了掏,掏了很久才掏出一张面具,这是原主以前的“老情人”送他的东西,用来易容非常方便。

      “来,让我看看效果。”伏黑甚尔一把将天内理子扯了过来,根本不理对方的意愿便将面具对准了她的脸,一点点摆弄将面具为她戴好,与天内理子的面部一点点契合。

      “这是什么?”天内理子感觉自己被调戏了,等伏黑甚尔终于松了手,她连忙跑远拿出一把镜子开始看,顿时被自己此刻的容貌惊呆了。

      脸型比之前稍圆了些,容貌便有了很大的改变,鼻子倒是没之前挺了,整张脸看起来平平无奇,却的确不是自己的脸了。

      “戴上那个就不用担心会被认出来了。”伏黑甚尔摆摆手说道:“记得晚上要回来。”

      天内理子顿时兴奋地大喊:“好!”说完便开门快乐地跑了出去。

      突然穿越,获得了伏黑甚尔的记忆与人生,本着以前的资源不用白不用的想法,他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慵懒地对着电话另一端的人说道:“贝尔摩德,今晚十点,我在泰勒酒店等你。”

      声音惫懒而充满磁性,如一壶老酒,越是细品便越是醇香。

  • 作者有话要说:  五条悟:我抢的比他抢的多,耶,我赢了!
    伏黑甚尔:反正不是我买单。
    五条悟(痛苦面具):我抢了我自己买的东西???
    伏黑甚尔,一个擅长撩人与白嫖的野男人~
    ————————————
    本文接档文《超能力者的闯关游戏》求收藏!
    新文包含:齐神英勇闯关救兄长,港/黑重力使激情献舞“海草舞”,绷带精哭喊感情被玩弄,五条猫猫闯关复活挚友……
    新文致力于抚平各种意难平,过程甜蜜,结局迷离。
    新文不坑,但入坑需谨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