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陆潺潺一打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他们班长的那张帅脸。

      他又惊又喜,“班长,你也来了?”

      他脸上的小梨涡又露了出来,江逾林看了只觉得身心舒畅,面上还是不显,“之前一直没有参加两边的团建活动,现在才加入,不知道你欢不欢迎?”

      其他室友在里面听了,立即吆喝起来:“哇班长~你怎么只问潺潺欢不欢迎啊,我们也是一份子啊~”

      “闭嘴吧你们!”陆潺潺转头警告一声,又转回来,拉起江逾林的衣袖,笑嘻嘻把他带进来。

      “欢迎欢迎,我们特别欢迎,你终于肯下凡参与我们人类的活动了。”

      江逾林脚步一顿。

      怎么大家都觉得他很不合群吗?

      江逾林眉心微蹙,他确实隐隐约约记得大一那会儿,杜礼他们谈过什么团建。

      但那时他忙着在学生会立足,根本没精力关注这些细枝末节,久而久之也就抛到脑后。

      没想到这一下就错过了两年。

      “抱歉。”江逾林面带愧色。

      陆潺潺微微愣了一下,抬起头看他,竟然一时说不出话,半晌才揪着手指说,“班长你……你道什么歉啊,我们都很想跟你一起玩的。”

      江逾林发现,陆潺潺只要稍稍一抿嘴,那双小梨涡就会出现,他想抬手摸一摸,最终还是止住了,只转头轻声应道:“嗯。”

      江逾林还是第一次来他们寝室,他有些好奇地左右看看,窗帘拉上了,铺了海绵垫,投影仪投射出一束冷色光线,和闪烁的彩色小夜灯融为一体。

      跟他的生疏比起来,杜礼他们就熟练太多了。

      他自然地拿起小桌上的饮料零食,边吃边和其他人玩闹,融入得相当快。

      陆潺潺在一边倒汽水,看见江逾林独自立在寝室中央,便朝他挥挥手,“班长,你想喝什么味的汽水?”

      他们寝室在拐角处,进门处比江逾林那间多出一小块空地,陆潺潺在那里搭了桌子,放着小桌放不下的零食。

      江逾林走过去,摸了摸陆潺潺手里的雪碧,冰的,应该刚从超市买回来,“你要喝这个?”

      陆潺潺摇头,他胃不行,指了指一边的饮水机,“我喝白水。”

      江逾林闻言,神情舒缓了些,他擦了擦手指上沾上的水珠,“那我也喝白水。”

      陆潺潺立即转身去接水,却没带纸杯,江逾林拿了两只,随口喊他,“陆水——唔?”

      话刚说了一半,就被飞奔过来的陆潺潺捂住了嘴。

      陆潺潺慌张地瞅了眼一旁打闹的室友,咬牙道:“别在人前这么喊我!”

      江逾林眨眨眼:为什么?

      “像小孩儿似的,他们会笑我的。”

      江逾林看他嘟嘟囔囔的样子,先笑弯了眼。

      不能在人前喊,意思是没人的时候可以随便喊。

      江逾林懂了。

      他嘴被捂住说不出话,只能轻轻点头,拍了拍陆潺潺白嫩的手背,示意他先放开。

      “你们俩贴一块干嘛呢?”

      杜礼嘴里叼着薯片,怪异地瞧了他们一眼。

      陆潺潺松开手,理了理衣领,看到杜礼手里的薯片,眼睛亮了亮,抽了一片放进嘴里,品尝一会儿。

      “怎么样,我新买的老坛酸菜鱼口味还可以吧。”

      杜礼:“就……还行吧。”

      陆潺潺皱眉,立马又抽了一片递到江逾林嘴边,“班长你试试。”

      江逾林愣了愣,看着陆潺潺细白的指尖。

      陆潺潺见他不动,又说:“我洗过手的。”

      “……哎不是潺潺,他不……”杜礼跟江逾林室友到第三个年头,从没见他吃过零食,正想帮着解围。

      江逾林就浅笑着摇摇头,低头就着陆潺潺的手毫无负担地衔了过去。

      “很好吃。”他说。

      陆潺潺露出满意的笑容,又问杜礼:“不是什么?”

      杜礼这会儿只剩下目瞪口呆了,原来江逾林也是会吃薯片的人。

      “没、没什么。”他摆摆手,“没事没事……”

      男寝里的空间不大,八个大男生并排坐在过道间,只能肩擦着肩,腿挨着腿。

      陆潺潺调好电影后,想入座,但寝室里人多又挤,地上还遍布着各种小零食,他只能七拐八拐以诡异的姿态往里面挪。

      为了保证观影效果好,夜灯被调到了最暗模式,陆潺潺一个不小心没踩稳差点摔一跤。

      江逾林一直默默注视着他的动作,在他身体刚刚往一边外时,立刻扶了一把,顺势把人拉到自己身边坐下。

      电影缓缓拉开序幕,陆潺潺凑到江逾林耳边,小声问:“班长,你以前看过招魂吗?”

      他的脸庞在闪烁的彩色小夜灯里忽明忽暗,亮时映得他眼波暧昧流转,暗时又将他的睫羽拉得乌黑纤长。

      江逾林多看了两眼,微微勾起唇角,“没看过。”

      陆潺潺呼了口气,“那还好,这部我们以前看过,最近片荒了才翻出来再看一遍,你第一次看的话,体验应该还是不错的。”

      他们离得近,陆潺潺小声说话时,会扑出十分微弱的气流挠着江逾林的耳廓,微弱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却挠的江逾林心尖又酥又麻。

      江逾林笑容更深了,“嗯。”

      “你怕看恐怖片吗?”陆潺潺又问。

      江逾林摇头:“不怕。”

      陆潺潺得到满意的答案,不再找他说话,带着小梨涡认真看起了电影。

      事实证明,江逾林确实、非常、不害怕。

      因为。

      他睡着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