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宣告 ...

  •   陆泽盯着陈烨的嘴唇,这张红艳的唇刚刚吻过别人,上面沾染了一点水渍,陆泽那瞬间似乎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也看不到任何的人了一样。

      从某一刻开始,他心头关押着的那头残忍的野兽,似乎就挣脱了心底的铁笼,冲了出来,陆泽阴狠的眼,尖锐异常,那架势,给周围人一种好像他和陈烨之间有什么矛盾,空气里剑拔弩张,似乎下一秒陆泽就会和陈烨打起来。

      一旁徐梁察觉到气氛的紧张,忙走过来,他笑着问陆泽:“不是说没空吗?怎么忽然来了?”

      没有得到陆泽的答复,反而对方一个暴戾的眼神盯过来,那是徐梁从来没有见过的,被那道视线一盯,浑身就是一僵,脸上的笑容似乎也难以再维持住。

      其他的人不知道情况,但也有一种本能,知道这个时候不该自己插口,于是都保持着缄默,趴体的主人杨升,视线在陆泽和陈烨之间来回转移。

      似乎是他的错觉,怎么总觉得两人之间有点什么事,而且还不是大众能够想到的某些事。

      杨升抿了抿唇,今天他邀请陈烨来的,本来也邀请了陆泽,但是陆泽不来倒是在意料之中,这个人可没有陈烨那么好接触。

      很少有人可以随便接近他,很多时候都是通过先认识陈烨他们,再做接触。

      陈烨来了,杨升的目的算是达到了,陆泽现在又忽然出现,杨升还来不及高兴,就隐隐觉得自己再不做点什么,也许陆泽和陈烨真的要动起手来。

      “哎,陈少,看来你和陆少之间感情很好啊。”

      杨升笑着打趣。

      陈烨视线往陆泽抓着他的手上面落,手腕下面还有一个浅浅的牙印,这会被陆泽给扣着手,牙印被摁着,一点微疼就泛开了。

      “是不错,毕竟是睡过一张床的。”陈烨用调笑的口吻说。

      而话里真正的意思只有他和陆泽知道。

      陈烨另外一只手抓着陆泽的手,将他的手指给一根根掰开。

      遭到了一点阻碍,但当陈烨用染笑的桃花眼凝视陆泽的时候,陆泽的手指随即就松了力道。

      陈烨错脸在陆泽身边,压低了嗓音问他:“怎么,你想让所有人知道你和我睡了?”

      陆泽冷厉的眸光一颤,倏地紧盯着陈烨。

      陈烨手掌在陆泽肩膀上拍了拍:“今天是杨升开的趴体,别扫人家的兴。”

      “对了,你身上有什么东西没?”

      “也没空手来,大家在玩游戏,往水里扔点东西,谁赢了东西归他。”

      “刚刚我就玩这个游戏,只是我的礼物价值不高,就再加一个吻。”

      陈烨其实不用解释,但看陆泽浑身都阴郁的样子,他想自己要是不说点什么,陆泽能够立刻把这里的欢乐氛围给打破。

      陆泽一双眼只是盯着陈烨,他看着陈烨的嘴唇开开合合,刚才陈烨吻过别人,他看过陈烨吻过很多人,以前可以不在意,但是现在身体里就是有无尽的怒火,想要一把将陈烨给拽到怀里,堵住这个人的嘴唇,让这个人的嘴里再也说不出那些让自己心里刺痛的话。

      一只手忽然伸到了陆泽的兜里,并且摸了起来,陆泽身体微地一怔,他似乎惊讶又恍然,只是片刻后陈烨忽然拿开手,并且退后了两步。

      陆泽视线在看到陈烨手里那个细小的耳钉时,手指倏地弯曲。

      “真的在你这里啊?我还以为掉了呢,我挺喜欢的,不过现在,还是扔了吧。”

      “和刚刚那个是一对,也送你们了。”

      “这次要不你们谁赢了,他给你们吻一下?”

      陈烨拿着他的耳钉,被陆泽给捡去的耳钉,转身对还在泳池里的大家说。

      话里更是直接将陆泽都给安排了,连询问陆泽一句意见都没有。

      徐梁有点想抹额头的冷汗,怎么觉得陆泽和陈烨是真的有什么矛盾,陈烨说的做的,都和以前太不同了,过于反常了。

      能够让陈烨生气的事还真不多,哪怕是他前情人,勾搭上他的舅舅,陈烨也没有生太久的气,很快就消气了。

      他不是那种会随便让别人来影响他的人。

      今天怎么了?

      还有陆泽也是,盯着陈烨的眼神,像马上要扑上去撕了陈烨一样。

      “陈烨!”徐梁有点忌惮陆泽,陈烨和他是发小,但他们其他人不是,两人小时候就认识,感情比其他人好太多。

      忽然间有点反常,徐梁不太敢靠近陆泽,但陈烨他还是了解,于是走向陈烨。

      打算制止一下,结果徐梁还没走进,陈烨手里的耳钉就扔了出去。

      泳池里的人没有人敢动,哪怕那枚耳钉就掉在众人中间,可是头顶拿到阴狠的低气压,桎梏着水里的所有人,这里的人基本都是人精,不是的话也很难来到这里。

      虽然不了解也是第一次见陆泽,可是男人深暗着一张脸,那双眼睛,当扫过众人时,有的人甚至直接倒抽了一口冷气。

      那枚耳钉是男人兜里拿出来的,哪怕是陈烨本人的,可男人的眼神仿佛在传达一个事,那就是谁要是敢去捡那枚耳钉,那么也许这个泳池就不要想出来了。

      陈烨敏感察觉到居然没人动了,刚刚还热闹的泳池,这会集体成了瑟缩的鹧鸪一样。

      什么原因陈烨当然知道了,一声淡漠的笑,余光睥过陆泽,陆泽低垂着眼盯着泳池,刚刚陈烨丢耳钉的地方。

      陈烨嘴角无声地一样,转身就走开了。

      坐回了躺椅上,一时间陆泽不动,周围大家也都没人敢动一样。

      这样可不好玩了,陈烨一把就抓起茶几上的酒杯,杯子里还有半杯酒,一点没犹豫,陈烨猛地把酒杯扔了出去。

      扔的方向不是别的地方,就是陆泽的后背。

      泳池里不少人都看到了,当即面露震惊。

      陆泽没有看后面,却有种身体上对危险的本能,一个侧身,酒杯就擦过他手臂,落在了水里。

      酒杯里的红酒倒在水里,仿佛是血一样,将泳池里的水给染红了一点。

      看着那点鲜红,陆泽的眼瞳也在那一刻隐隐有猩红的迹象。

      杨升站在徐梁身边,悄悄拉了拉徐梁的衣袖,用眼神询问徐梁怎么回事。

      徐梁皱着眉头摇头,他也不知道,他要是知道现在也不会干站在这里了。

      陆泽脸色一片黑暗,四周的光仿佛聚集不到他身上一样。

      忽然陆泽一个转头,走向了陈烨,那架势,是去和陈烨打架一样。

      徐梁疾步上去,肯定不能让两人打起来,只是下一刻陆泽停脚,只是站在了陈烨面前。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好,但你也清楚我的想法,陈烨,我这辈子没别的想要的,毕竟早就有了,就这一样,我非得拿到手不可。”

      陆泽撂下这句话就走了。

      如同和陈烨提前宣告一样。

      徐梁看着陆泽急速离开的身影,好一会后他嘴唇抿了抿,问陈烨:“你们两到底怎么了?还有陆泽说的,他想要的东西,是什么?不会是你们看上同一个人,他要和你抢?”

      “虽然说不是,但也差不了太远。”

      确实是抢同一个人。

      陈烨无所谓地笑,徐梁眉头越皱越紧。

  •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送替身,嘿
    2更12点,马上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