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腰疼 ...

  •   陈烨出门前去了趟洗手间,洗手的时候抬头看向玻璃镜,发现好像少了点什么,仔细找了找,他右边耳朵上的耳钉不见了。

      陈烨手指往耳边上面摸,这一摸,眉头骤了起来,那个狗东西连他耳朵也咬过。

      陈烨突然间后悔起来,在酒店那会就给狠狠揍陆泽一顿,那个家伙应该也不敢还手,趁人之危的东西,知道他醉了,借着狗胆来动他。

      虽然说是陈烨拉着人,可陆泽也不无辜。

      陈烨磨了磨牙齿,眼底曳过一抹恨意。

      片刻后陈烨就笑了,陈烨重新往耳朵上戴了枚黑色耳钉,拿着车钥匙去了公司。

      他手里有不少的产业,其他的一些交给别人在打理,他经常去的是一家娱乐公司,最近公司签约了好几个新人,其中有一两个陈烨比较喜欢,天真又单纯。

      像小猫小狗一样,陈烨养情人就跟养宠物差不多,有的甚至还真的就是宠物,虽然带在身边,但陈烨就没动过,长得漂亮,当花瓶来养眼就行。

      到了公司,陈烨去了办公室。

      有经纪人进来和陈烨谈事,最近有地方电视台要举办选秀节目,公司的一些年轻艺人可以去参选一下,打开知名度,也算是双赢,具体情况还需要陈烨来做决断。

      陈烨看了一下经纪人给的资料,推荐了公司的五个人,陈烨在里面选了是三个,剩下那两个就拿开了。

      那两个就是陈烨看上的,去选秀的话,就没法带在身边玩了。

      经纪人拿过资料,发现最推荐的两个居然被拿出来了,立刻询问陈烨的意思。

      “我对他们有别的安排。”选秀有什么意思啊,根本没多少技术含量的,也就最多火一阵,过了那一阵,没后续营销投入,很快就会被遗忘。

      经纪人其实了解陈烨,看陈烨语气里的意思,就大概知道陈烨是看上这两个人了,虽然说有点可惜,但他是给陈烨打工的,不是给这些不出名的艺人,当然是老板的意思更重要。

      经纪人拿着资料出去。

      陈烨转过沙发椅,电话响起,陈烨接过了电话,是朋友徐梁打来的。

      对方昨天给陈烨打了不少电话,都没有接通,今天现在才终于打通了,陈烨一接听,那边急躁的声音就传来。

      “我靠,陈烨你没事吧,昨天搞什么去了?”

      “别不是精1尽人亡了?我打了你一天电话,还真担心你马上风。”

      陈烨把电话给拿远,没开免提都能听到徐梁的吱哇声。

      “我在你眼里是那种人?”马上风,他确实爱玩,可多人什么的,他还真不会。

      至于说搞出人命,就更不可能了。

      “你小子昨晚上哪里去了,等等,你声音怎么回事,还说没搞?”

      那边徐梁听到陈烨的声音,总觉得哑,像是劳累了一整夜似的。

      还别说,这一点还真和徐梁猜的差不多,不过不是一整夜,差不多半夜。

      “行,我搞了,还搞了一天,现在才结束,可以吗?”

      “什么事,说!”

      陈烨干脆就承认了。

      只是他那漫不经心的口吻,反而让徐梁放开了怀疑。

      “晚上有个游泳趴,你来吗?”有人要开一个游泳趴体,对方和徐梁联系上,希望陈烨也可以去。

      在铭城,陈烨家势力不小,那个人想要在铭城做点事,如果能搭上陈烨,可以说事半功倍。

      “来,怎么不来。”有好玩的他当然去。

      至于说有没有别的事,能够用钱解决的事,都不是事。

      而陈烨这里,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挂了电话,陈烨刚刚还扬起的嘴角落了一点,有个人要是可以用钱解决就好了。

      偏偏那狗东西和他家差不多。

      昨晚陈烨是醉了,但没完全醉得不省人事,所以发生的事他都知道,现在也记得一清二楚,他记得陆泽看向他的眼神是什么样的,丝毫不加掩饰,犹如看到肥美鲜肉的狼一样。

      陈烨一想到昨晚,就觉得腰在隐隐泛疼。

      他每天都有锻炼,家里就有运动室,结果昨天下来,感觉脊椎骨都快折了。

      在公司里坐了回,陈烨只觉得越来越不舒服,干脆离开办公室,走向电梯时,有人在走廊里站着,陈烨走了过去,没打算理会公司的小艺人,但对方突然叫住了陈烨。

      “陈总。”

      年轻艺人咬着嘴唇,当陈烨停下脚看向他的时候,他眸光都在微颤。

      陈烨微微挑眉,示意有事说事。

      “选秀的事,我觉得我应该去,比起其他三个人,我觉得我各方面能力更加好,我也自信去了后,一定可以给公司带来效益,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可以我就不行?”

      艺人急切地询问着原因。

      他已经急得眼眶都在微微泛红了,显然相当受挫,他刚以为一个天降的好机会落下来,觉得怎么都会轮到自己,结果却意外的没有自己的名额,他不明白,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比那三个人差。

      “方丛?”陈烨轻笑了一声,他外形长得特别好,公司这些艺人,不说全部,基本上大部分的人和陈烨站在一起,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上,完全没法和陈烨比。

      陈烨与生俱来的张扬气魄,那是后天培养不起来的。

      “公司对你有另外的安排。”陈烨说。

      “另外的安排?”方丛不信,他只觉得陈烨肯定是看上了那三个人中的某一个,决定捧对方了。

      来公司之后他就听说了一点关于陈烨的事,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这个人用他的权势在随便破坏别人的梦想,方丛只觉得他开始后悔了,后悔签约到这个娱乐公司。

      “是什么安排?”方丛虽然没什么背景,可他这人性格就是喜欢为自己争取的,如果自己都不为自己争取,谁会看到他。

      等着别人施舍吗?

      显然方丛需要一个确切的答案,不然他不服气,心里这口气他咽不下。

      陈烨原本淡漠的眼神一点点起了点兴趣,之前只是觉得方丛这张脸长得乖,白白净净,养身边的话会讨他喜欢,这么一接触,发现方丛看似温和的表象下面,好像挺尖锐的。

      温和的他喜欢,尖锐他更喜欢。

      反而越是性格尖锐的,陈烨越是欣赏。

      既然签约了娱乐公司,那必然都是想要红的,不想红也就不用进娱乐圈了。

      而这种,把自己的想法和慾望都明确表达出来,表示他就是要的人,陈烨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过了。

      不少的人都学会了伪装演戏,明明想要得不得了,却非要装的不想要。

      陈烨反倒是喜欢,觉得有趣。

      “你想知道原因啊?”

      “呵,本来没有,现在倒是可以给你一个,你这性格我看不适合去选秀,拍电影应该不错。”

      “不过你演技需要练习,男一就不行了,应该能拿个男二男三。”

      “这个理由够不够?”

      陈烨笑着,眼睛则微微眯起,他有一双典型的桃花眼,眯着看人的时候,弯成了月牙状,这里是走廊,陈烨说话声温柔又细腻,像是在对情人缱1绻低语似的。

      那双注视方丛的桃花眼,也氤氲着薄薄的雾气般,意外地勾人。

      方丛脸颊忽然在一点点变红,陈烨还以为对方这是快气哭了,随后失笑出声。

      走过方丛身边,陈烨拍了拍方丛的肩膀:“好好加油,你会大红的。”

      陈烨离开走廊,进了电梯,方丛一个人站在走廊里,他身体仿佛是僵硬了一样,好半天才晃了一下,方丛低头看自己的手,他在激动,激动到手指都在颤抖。

      陈烨去了经常去的一家水疗中心,泡了个热水澡,围着一条浴巾去房间,本来是点一个熟悉的技师做按藦,结果对方正在忙。

      陈烨就喜欢那人的手法技术,反正不急,于是就在房间里休息等。

      坐了会出去上洗手间,回去的时候走在休息区听到有人提到他的名字,陈烨稍微停了一下,对方的声音分明就充满了一点嘲笑。

      背地里嘲笑他?还让他给听见了?

      陈烨正好无聊,于是靠近了想要听一听他们嘲笑他什么,站在一个休息间外面,陈烨听到里面几个人在议论他。

      议论的内容也包括了陈烨的前任某个情人,那个人和他舅舅结婚了,婚礼在昨天,知道的人很多,但知道他们谈过的人,却只有身边这些。

      那个情人是圈里艺人,和陈烨在的时候,两人都很低调,没有被人拍到过,不过陈烨身边的人,还有一些认识他的,倒是有见过,不过这些小事,不会有人随便拿出去说。

      这次他的前任和舅舅在一起,陈烨知道有人会在背后议论他,既然都发生了,陈烨虽然生气,可那是自己舅舅,自己长辈,让舅舅和前任分了,显然不可能,陈烨只能把气给自己呑了,毕竟也确实是自己做得不地道,现在这样翻车,也算是一点小报应。

      陈烨安静听着,里面人的说着说着,突然有人在猜测是不是陈烨那里有问题,不然怎么小情人会突然离开。

      肯定是陈烨不行,让小情人不高兴不满意,所以这才分手,转头找上了他舅舅。

      “说起来还真会找人,找上陈烨他舅,不知道陈烨现在什么表情,怕是躲在哪里哭。”

      “呜呜呜……”另外有人还配合着假哭。

      休息室外面的陈烨当时就被逗笑了,陈烨转过身就往休息室里走。

      休息室没有门,这里都是可以随便休息的,陈烨忽然出现,灯光昏暗里的几个人同时看向陈烨。

      有那么一刻还都以为是幻觉,看错了人。

      走到一个空位上坐着,陈烨两条长腿抬起,搁茶几上,刚刚还笑呵呵的房间,瞬间鸦雀无声。

      房间里气压骤降,有人只感觉到冰冷,脖子后面更是直发毛。

      “说啊,继续说啊,不是在怀疑我不行吗?要不要看看我到底行不行啊?”

      陈烨扬起下颚,盯着三个人的目光充满了笑意,凌然的笑意。

      三个人全都惊慌起来。

      “陈少……我们、开,开玩笑的,您别当真,说来玩的,对不起,你大人有大量,别放在心上,我们喝多了,对对对,都喝多了,瞎说的。”

      “您怎么会不行,你超厉害,肯定你那个小情人不行,满足不了你,所以才自己滚的,是他的问题。”

      几个人你一句我一言,变脸跟变天一样。

      刚刚有多嘲笑,这会就有多卑躬屈膝和谄媚,看那样子要是陈烨开口,怕是要跪在地上道歉了。

      “滚吧。”陈烨不想和这几个人多说话,污染他呼吸的空气。

      三个人立刻就逃一样地滚了。

      陈烨点的那个按藦师这会有空了,陈烨回到房间。

      让按藦师给他按要,浴巾盖在陈烨后背,按藦师看到陈烨后腰有点奇怪的痕迹,询问了一句,他以为陈烨这是撞到腰了。

      陈烨说是让人给掐出来的,按藦师愣了愣,不再多问,专心给陈烨揉腰。

      陈烨按藦过后,又躺了一会,做了个精油按藦,睡到天边霞光出现他起身下楼,刚出会所,就看到外面停靠这一辆车,车窗摇下,车里的人目光黑沉沉地盯着陈烨。

      在陈烨摁着腰出来时,男人脸一瞬就笼罩上了阴暗。

      陈烨看向车里的人,怎么觉得对方那眼神,好像他背着他出来乱搞一样。

      陈烨走了过去,抬脚就踹上陆泽的车,把车都给踹得摇晃起来。

      搭着车窗,陈烨弯腰,忽然拉扯到刚刚按藦过的腰,他嘶了一声。

      车里的陆泽表情随之微变。

      “你什么时候换工作了?”陈烨问。

      陆泽没明白陈烨话里的意思。

      “变成猎犬了?”陈烨笑着讽刺。

      以前陈烨是不会这样和陆泽说话的,但现在陈烨看到陆泽,对方盯着他的眼神,随时要扑上来将他给扑倒,陈烨很不喜欢这种眼神。

      陆泽眸光一冷,那双眼有那么一瞬好像变成了野兽的竖瞳一样,阴冷又阴厉。

      “再见。”陈烨不等陆泽说话,猛地起身就快步走了。

      陆泽坐在车里,看着陈烨离开的身影,抓着方向盘的手用力到手背青筋都根根暴突。

  •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会再来一章的,
    码字应该是快乐的事,努力让自己快乐码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