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下 ...

  •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BGM——《橘色暖霞My Orange Glow》

  •   008

      王越没想过自己能醒过来,就像他从来没想过会有人来救他一样,一睁眼,璀璨的阳光晃了他的眼。

      暖融融的光线,暖呼呼的微风,在温暖静谧的氛围中忽然凑过来一张陌生的脸,陌生的脸上长着陌生的眼睛,陌生的眼睛满是关怀地看着他。

      海浪拍打沙滩的声响荡在耳畔,像是自己孤独了二十几年的世界忽然被人撕开一角,王越一瞬间愣了神。

      陌生的眼睛眨了眨,一滴海水从浓密纤长的睫毛上滑落,不偏不倚砸在王越的眼角,王越条件反射的眨眨眼,那颗海水就变得硕大,像泪水一样划了下去。

      “你还好吗?”脸的主人肉眼可见的慌张起来,说话的声音都带着急切,“是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王越摇摇头,他看见阳光一斜,海岸上的树摇晃着枝叶,那张脸一点点的融化在了阳光里,周围幽幽地暗了下去,又再度亮起。

      待到视线清明时,阳光明媚的沙滩早已不见了,视野里只有昏暗狭小的地下室。

      地下室天花板上的小电灯漫不经心地工作着,洒下一点聊胜于无的光。

      一双在梦里出现过得眼睛猛然出现在王越的视线了,眼睛的主人说话的语气也带着点惊慌,“你怎么了?是有哪里不舒服吗?”

      王越摇摇头,转了个身用后背对着凌睿。

      凌睿从后边抱住他,用下巴蹭他的后背,声音沉沉地问他,“你怎么哭了?做噩梦了?”

      “没,”王越压着嗓子回答。
      不算噩梦,只是梦见一点以前的事。

      屋里静悄悄的,天花板上的电灯泡偶然电压不稳地闪动一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平稳绵长的呼吸声再次在狭小的空间里响了起来,王越僵着身子不敢动。凌睿滚烫的呼吸喷洒在他的后背,王越不想扰了他的清梦。

      刚离开凌睿的时候,王越不是没有幻想过。

      也许会有一天,自己能在街头的拐角撞见来寻找他的凌睿,然后两人顶着暖洋洋的夕阳,手牵着手一起回家。

      虽然知道这只是幻想,但是每当拐过空荡荡的街角时,王越还是免不了失望。

      又过了一段时间,王越沦落风尘。从那以后,他就再也不这样想了,不仅如此,他反而希望凌睿永远不要来找自己、不要发现自己,希望两人再也不要有交集。

      王越自己都觉得自己污秽,又怎么敢奢望凌睿能不嫌弃自己。

      被子里因为有了凌睿而变得暖融融的,王越摸索着握着凌睿的手,温暖干燥的触感烫化了王越的心,他抽抽鼻子,心想:不要告诉他,不要让他想起来,能这样已经很好了。

      009

      凌睿不是没有问过王越的姓名,只是见王越每次都不愿意说,便不再过问了。

      时光流转,大半个月过去了,凌睿还是没能想起来王越叫什么,只是他心里越来越清楚,他梦里时常出现的身影也许就是这个人。

      010

      这半个月里,每天傍晚王越来到地下室的时候,都能在地下室门口捡到一只蹲成好大一团的凌睿。

      捡到的凌睿乖得很,会仰头朝他笑出一口大白牙,这时,王越一般会轻轻踢踢他的脚后跟,示意他站起来。

      然后,开门,关门,脱衣服,上床,盖棉被纯聊天。

      王越不止一次地问过凌睿,“你是不是没有地方住?”

      凌睿每次都笑嘻嘻地回答,“嗯?”

      王越:“……”

      半个月的聊天中,让王越把凌睿这三年的生活了解了个七七八八。

      出了车祸后,凌睿便不能再当医生了。于是,他转行开了一家公司,起先的时候的确很忙,但是过了三年,公司的体制逐渐完善,不需要凌睿这个老板时刻盯着,他这才找到时间出来旅游好好放松一下。

      王越面无表情的心想:所以凌睿才能一月十万包养一个出来买的,所以大老板凌睿住不起酒店,只能住得起一月十万的地下室……

      看着凌睿身上无比讲究的衣服,王越想起这半个月来,每天见到凌睿他身上都穿着不同的衣服,迄今为止还没重样过……

      王越牙疼似的“嘶”了一声,心说:不对,凌总明明是一边酒店房间包月,一边地下室包月……果然……人一旦有钱就会变得败家……

      虽然心里嫌弃凌睿有钱就讲究,但是凌睿赚钱了,王越也真心为他感到高兴。

      王越真的好希望他们能有钱,有好多好多、多到这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要是早点有这些钱就好了,这样三年前他们就不会分开了,王越心想。

      011

      分手不能怪凌睿,当年是王越先离开的,原因很简单,为了钱。

      三年前的一个下午,冷风吹得街道上行人萧索,王越正往医院赶去。

      凌睿不让王越出来送外卖,王越便多了很多空闲时间,他利用这些空闲时间承包了凌睿的三餐。

      刚把电瓶车在停放好,王越就看见两个西装革履的人在他面前站住了,他无措的抱紧了怀里的保温桶。

      其中一个人彬彬有礼地冲王越做了一个手势,说:“打扰您一下,我家老爷找您。”

      王越心里奇怪,“你家老爷?”

      “对,”说话的人点点头,“我家老爷是陆氏集团的大董事,鹿方宁的父亲。”

      王越抱着保温桶,怀揣着满心的奇怪被人带到一家讲究的茶馆。

      一进包间,王越就看见坐在窗边茶桌旁的鹿老爷子。

      王越被带过去,坐在鹿老爷子的对面,举手投足间满是局促。

      “放着吧,”鹿老爷子抿了口茶,淡淡道,“里面是你给凌睿做的晚饭?”

      “啊……嗯,”王越把保温桶小心地放在桌子上,然后问道,“鹿董……您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话说完,王越心里满是忐忑,他没和这样的人打过交道,也不知道这样称呼对不对。

      鹿老爷轻轻笑了一下,说:“是有点事。”

      “关于凌睿的?”王越猜到。

      “是这样的,”鹿老爷把茶杯转了一圈,说道:“凌家欠了我家四百万,现在他们换不起,我们认为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凌睿和我的女儿鹿方宁结婚。”

      王越脑袋嗡的一声,不知道是因为听见凌睿欠了四百万,还是因为听见凌睿和鹿方宁结婚。

      “你先别紧张,”鹿老爷继续道,“凌睿还没答应,所以我这不就来找你了嘛。”

      “所以您的意思是……”王越不自觉地咬紧了牙关。

      “我希望你为凌睿想想,”鹿老爷看着王越说道,“毕竟现在大众对同性恋的接受度还不是那么高,且凌睿他今年才二十几岁,他的前程远远不止眼下这些。如果凌睿和我的女儿在一起,他得到得只有利没有弊。”

      王越只是学历不高,但是他不傻,他听得出鹿老爷话里话外的意思,无怪乎是说王越是凌睿未来的绊脚石,而这也是王越一直以来在担忧的事。

      某个夜里,王越提过这个话题,他问凌睿,自己会不会影响他的工作。

      凌睿回答说,怎么可能,现在都是21世纪了,只要把分内的事情做好,其余的谁管你,小越不要多想。

      凌睿回答得轻松,实际上王越心里都知道,凌睿在医院是不轻松的,有些话那些人虽然表面上不说,但是背地里编排凌睿的话肯定算不上好听。

      “你的情况我也略知一二,”鹿老爷子开口把王越从回忆里拉出来,他说,“你上面有一个患有智力障碍的哥哥,叫做王超,前两天你还带他去医院做了检查,对不对?”

      王越看着他,没回答,听着他往下说。

      “正巧,给他做检查的医生我正好认识,他也知道我认识你,就把你哥的情况顺口跟我说了一下,”鹿老爷说瞎话,眼睛都不带眨一下,“他说你哥的脑子里长了个瘤,需要动手术,手术费加上后边的杂费加在一起大概需要五十万。”

      王越脑子又是嗡的一声,四百万……五十万……他怎么拿得出来,凌睿又怎么拿得出来。

      从茶馆里出来,王越精神恍惚地走在路上。

      云层阴沉沉地压着,冷风起地上枯萎的落叶。

      钱啊……
      王越满脑子都是钱……他该从哪里得到这一笔钱……
      王越心想,如果自己能值四百五十万,他宁愿把自己卖了。
      可惜,他贱命一条,值不了那么多钱……

      钱啊……钱啊……
      王越望着路的远端,昏黄的路灯一盏接着一盏亮起来。
      钱……有什么了不起的,可是他们偏偏没有钱……

      回到家的时候,王越闻见了一鼻子的香味,抬头一看凌睿穿着围裙站在客厅里,手上还拿着一把饭勺。

      王越一愣神,心想:凌睿怎么在这儿?他今晚不是不回来了吗?

      看出王越心里的疑惑,凌睿有意逗逗他,便瘪着嘴,半真半假的抱怨道:“小越,不给我送晚饭,我只有自己回家做啦。”

      “对……对不起……”王越有些慌乱的道歉,“我有点事忘记了。”

      “没事……骗你的,”凌睿走上前,碍于手上拿着东西,只能虚虚地抱了王越一下,“没有怪你的意思,是我看你今天没来,担心你出了事,便跟同事调了一下,回来看看你,小越,你怎么了?我觉得你今天好像不太高兴,是哥的情况不好吗?”

      闻着凌睿身上的味道,王越情不自禁地往他怀里扎了一点,声音闷闷地回答,“没事……只是今天天气不太好而已。”

      听见王越的话,凌睿用胳膊肘夹着王越的脑袋,把王越从自己的怀里□□,看着王越的眼睛问,“是真的吗?”

      王越心里一跳,他面不改色的点点头,“嗯”了一声。

      凌睿嗤笑一声,在他嘴唇上蹭了一下,说“介于小越不会撒谎,凌睿就姑且相信他,快来吃饭吧。”

      王越心里一松,知道这关算是过了。
      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凌睿面前说谎成功。

      饭后,凌睿果然又马不停蹄地走了,留王越一个人在家里。

      王越坐在卧室床上,听外面的动静,凌睿上班了,王超住院了,家里静悄悄的。

      眼泪砸在手上啪的一声。

      怎么办……
      到底该怎么办……
      王越抬手去擦眼泪,可是怎么也擦不完。
      他不想离开凌睿……可是他没有钱……凌睿也没有……

      王越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天光大亮了,一夜过去,他心里多少有了决断。

      他趁着凌睿还没回来,找出昨天鹿老爷子留给他的电话。

      电话那头像是专门在等他,几乎是瞬间就接通了。

      “我想好了,”王越尽量稳着声音说,“昨天你说得我答应了,但是……”

      王越顿了顿继续道,“我需要你给我找个机会,让凌睿离开,我才好走。”

      电话那头很爽快地答应了。

      鹿老爷他们办事效率快得很,就在第二天,凌睿说,他要出差,不长,就三天。

      看着王越满脸的不高兴,凌睿黏黏糊糊的上来吻他,说:“小越,不要不高兴,我一定在第三天早上就飞回家来,好不好?”

      王越没理他。

      凌睿继续道:“这三天里,我一定会很想很想你,小越,你也要想想我。”

      王越闷声回了声,“就不。”

      “不行,”凌睿猛地加大了抱着王越的力气,“小越,你不能这样……”

      身上的骨头被勒得发疼,王越也没挣扎,反而主动亲了亲凌睿的嘴唇,说“好,我也想想你。”

      一句话高兴得凌睿差点跳起来。

      那天晚上,两人闹到很晚,也闹得很厉害,可能面临分别,王越哭得很厉害,凌睿就凑过来吻他的眼泪,两个人凑得太近了,汗水都混在了一起。

      凌睿走的第一天,王越就打包好了行李,把自己的东西能带走的全部带走,带不走的全部扔到楼下的垃圾回收站。

      关门前,王越环顾四周,家里已经完全没了他的痕迹。

      站在门口想了很久,王越从自己的行李中掏出一本会计书,他不希望凌睿念着他,又希望凌睿能想着他,犹豫了很久才把那本书放在了鞋柜上。

      门在眼前缓缓合上,王越心想,凌睿给自己买的书,自己最后也没能学会,自己真的好笨……

      012

      王超被鹿董送到了另一家医院里,王越前脚刚到医院,后脚银行卡里就多了五十万。

      手术是成功的,但是应手术引起的并发症来势汹汹,五十万根本不够用。

      王越走投无路,试着去卖血,可是卖血换来的钱也远远不够。

      在王越走投无路的时候,他遇见了李大哥,李大哥借给了他十万块钱,王越便跟着他去了宾馆。

      为了还上那十万块钱,王越找了很多工作,但是因为之前生的大病又加上卖血,王越的身体远不如从前。

      他没有文化,又从事不了繁重的体力劳作,再加上王超每个月不菲的医药费。

      王越还是最终去了红灯区。

      013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王超也已经能够熟练地从家里走到警察局,一切的手续也都已经办好了,而凌睿还是没能记起王越。

      今天王越去地下室的时候,带了几道自己做的小菜,还有一扎啤酒。

      地下室里没有桌子,王越就在床上铺了两块毛巾,然后把饭盒放在上面,本着脸警告凌睿,说,“你要是把菜汤滴在床上,我就把你丢出去。”

      “好好好,”凌睿笑眯眯地接过筷子吃菜。

      王越微微抬起眼皮,小心地打量凌睿的神色,心里紧张:这些菜都是三年前凌睿喜欢吃的,也不知道现在他变口味了没?

      菜入口,凌睿的眼睛骤然亮了起来,“这些都是你做的?真好吃!”

      “嗯,”王越低着头倒啤酒,“一些家常小菜,你喜欢吃就好。”

      啤酒递过去,王越开口道,“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明天你就不要来了。”

      “为什么?”凌睿瞪大眼睛看他,“你……”

      其实,凌睿今天是想叫王越跟他走了,他想带王越离开很久了,但是王越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喜欢他的样子,这就让凌睿有点不敢开口,生怕唐突了王越。

      反正不管怎说,凌睿不会让王越再跟别人。
      于是,他退而求其次,“要不然,我续费。”

      王越一愣笑出声来,“一月十万,你还真是有钱。”

      凌睿:“不行吗?”

      “倒也不是,”王越吃了口菜说,“我的客人挺多的,也不能只伺候你一个,不然这样,明天你要是第一个来找我的,我就让你续费。”

      凌睿笑道:“这还不简单。”

      夜深,凌睿睡熟了,今天是最后一夜,他们还是什么也没干。

      王越把自己埋在凌睿的胸膛里,闻着凌睿身上的味道,一夜未眠。

      一个月的时间,如果凌睿能记起他,王越也是愿意和他回去的,只是凌睿一直没记起,王越便也不强求,就当是做了一场长达一月的美梦。

      凌睿今夜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什么,王越觉得他抱着自己的力道比往常重了好几分。

      天就要亮了,王越抬头看他,心说:凌睿别睡了,快起来,现在把我想起来,我也是愿意和你回去的。

      014

      阳光和煦,凌睿离开前吻了王越的额头。

      两人在巷子口分别,凌睿走了十多步,不知怎么地回头看了一眼。

      王越还站在原来的位置,他前面是喧闹的车流,身边是往来的行人,但是他看上去却那么孤独。

      凌睿心里一疼,想冲上去抱抱他。

      就当凌睿打算往回走的时候,王越忽然看向了他,明亮的眼睛弯成月牙,他说,“快走吧,晚上早点来。”

      说完王越就转身回去了。

      莫名地凌睿一整天心里都不踏实。

      014

      傍晚时分,王越照顾王超吃完了晚饭,他把餐具洗刷好放回原位,然后回到卧室,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厚厚的文件包。

      客厅里,王超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王越在他身边坐下,给了他一个拥抱。

      “哥,还记得弟是怎么交代你的吗?”王越问他。

      “唔……嗯,”王超点头的时候整个身子都在晃,“明天睡醒后,吃掉冰箱里剩下的小蛋糕,然后拿上文件夹,要记得关好门,然后靠着路边走,去警察局。”

      王越没说话,他听见王超继续道,“要有礼貌,对警察叔叔说,我叫王超,我弟弟王越不见了,这是他叫我交给你们的。”

      “对,哥哥真棒,”王越拍拍王超的头,“要是你把这件事做好了,弟弟回头还请你吃小蛋糕。”

      听见有小蛋糕吃,王超笑得很开心,可是笑着笑着他就不笑了,他一本正经的对王越说,“弟,我不喜欢警察局,我不想去。”

      意料之中,王越没理会他。

      顶着夕阳的余晖,王越走出家门,他没有犹豫,拦下一辆出租车,报了个地名。

      出租车在路过红灯区的时候,王越透过车窗望了一眼。

      车窗外没有凌睿,这个点凌睿应该已经蹲在门口了,王越心想:凌睿,别等了,早点走吧,回到你的生活去。

      出租车在道路上奔驰,王越心里异常的平静。

      这没什么,生活不以善待他,他只有密谋出逃。

      015

      凌睿在地下室门口等了很久,久到他都站得有点累了。

      他动动酸痛的脚踝,蹲了下去,这一顿,他正好看见门缝里夹着的字条。

      把字条抽出来,打开,上面寥寥几字:凌睿,别等了,你来晚了,我先走了。

      一眼扫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凌睿看不见任何东西,听不见任何东西,也感知不到任何东西,心想裂开似的疼,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

      凌睿眼一花,分明看见字条上写着:凌睿,别找了,你好好的,我先走了。

      浑身一抖,字条上的字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怎么办,要怎么找到他?
      凌睿这才发现自己的愚蠢,他一直相信自己能够把这个人带走,所以联系方式姓名住址,王越不愿意说,他便也没太追问。
      这就导致,他想找人的时候,连个电话都没得打。

      这种感觉太过熟悉,凌睿头痛欲裂,在一阵阵的疼痛中地下室的门在他的视线里模糊起来。

      三年前,他出车祸之前,他好像也有过这样的感觉。
      面对空空荡荡的房间,凌睿拿着手机的手一阵阵发抖,打出的电话显示空号,发出的微信也没有人回,房间里没有属于哪个人的任何东西,就好像两年的快乐只是自己做的一场梦。
      就好像,房间里从来都只是住着他一个人。

      但是,手上的书又是怎么回事呢?
      如果王越从来没有存在过,书里的字条又会是谁写的呢?

      王越能去哪呢?他哥哥还病着,他一个人能去哪呢?
      凌睿抓起车钥匙,他要去医院,他要查王超的住院信息,他要去看看王越到底能去哪里。

      去医院的路上下了大雨,前方驶来的汽车开了远光灯,灯光晃了凌睿的眼。
      雨中的一声巨响,给一切拉了帷幕。

      016

      “凌医生。”

      “凌医生。”

      恍惚间听见一股熟悉的声音在叫他,凌睿睁眼看见了王超,他动动嘴唇,发出的声音沙哑无比,“你哥呢?”

      “不……不知道……”王超把手上的文件夹往凌睿怀里塞,“弟给了我这个,叫我交给警察局。”

      “但是,我不喜欢警察局,就自己到弟工作的地方来找,”王超傻乎乎地笑着,“你不要告诉弟,弟不许我来这。”

      凌睿一边打开文件夹,一边听王超讲话。

      王超的声音里满是喜悦,“凌医生,见到你……好高兴,弟也会很高兴……”

      看见文件夹里的东西,凌睿脸色越来越难看,他霍得站起身,拉着王超就走,“快点,我们得去找你哥。”

      王超一脸茫然地跟着凌睿走,见凌睿走得很快,脸上才带上了惶恐,“凌医生,是不是弟出事了?弟不能出事,我不要弟出事。”

      凌睿把王超塞进副驾驶,给他系好完全带,说,“不会有事的,我们去找到他,找到他就不会有事了。”

      凌睿知道王越会去哪。

      行驶在亮着灯光的道路上,凌睿想起自己上一次看见那些文件的时候。

      那天,他在家里收拾东西,猛然间从角落里翻出一个落了灰地文件夹,随手翻了翻,凌睿心里凉了半截。

      那些文件的意思大概是:王越给一个照顾无亲属的残障人的慈善机构捐了二十万,希望他走后,机构可以善待王超。

      文件日期是凌睿与王越初次见面那天。

      那时,凌睿才知道,王越那天不是失足落水的,他那天是在蓄意求死。

      二十万,凌睿看着路灯发呆。
      当年王越离开的时候,其实给他留了两件东西,一是鞋柜上的书,二是床头柜里二十万的存款。

      017

      其实,王越带着王超并没有走很远,他们所在的小城镇离深圳很近,离他们初次相遇的海岸也很近。

      天将醒未醒,海浪拍打着岩石,溅起的水珠融在空气里,沾湿了王越额前的碎发。

      王越平静地看着远方的海面,然后在悬崖上坐了下来,他想等日出,就像五年前一样,在第一缕阳光中,飞向海面。

      远处的海岸线隐隐泛起了金光,微弱的阳光穿透了层层叠叠的云层洒向大海。

      王越忽然听见自己身后传来急切的脚步声,脚步声越来越响、越来越近,最后在自己身后停了下来。

      恍惚间,不敢相信。
      王越僵着身子不敢动。

      “小越,回家了。”
      凌睿的声音顺着海风传进王越的耳朵里。

      王越回头,看见一只伸向他的手。

      阳光终于冲破云层,灿烂的金光铺满了寂静的海面。

      凌睿握住王越伸出的手,轻声道:“我们回家了。”
      王越哽咽了一下,颤抖着吐出一个“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