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楔子·雨夜美人鱼 ...

  •   最近的天气很不好,申遥星出门上班都带了伞,还穿着防水鞋套。
      但她没想到这座南方城市的雨能这么大,极端天气下公司提早下班,她赶在地铁紧急关闭之前到了站。
      出地铁口的时候就算撑伞依旧被浇了一身。

      真是透心凉。
      她就这么自暴自弃地甩着鞋走,穿过这一片七弯八绕的街道,回到了自己暂时的住处。

      幸福里小区乍看挺像样的,其实物业早已撤离。现在这雨下得跟天漏了一样,申遥星浑身上下可能就是屁股沟没湿,一把折叠伞聊胜于无,根本不防风。
      早知道买个单人出行雨衣了。
      她木然地想,一边走到自己所在的单元楼。

      这一片跟她坐地铁回来穿过的小区都不一样,有点像上个世纪的遗留,可能是开放商还没谈好,至今还没拆迁。
      说筒子楼也不像,毕竟还有点摩登,都带那种圆弧形的阳台。
      之前申遥星搜过,照片里上世纪的这个房子特别洋气,几年前不少人因为这个小区著名的凶杀案而搬走,一个小区就没住几个人。
      单元楼的铁门砰地关上,墙上贴满了搬家的小广告。申遥星都懒得把手在扶手上,身上的雨水淌到地上,在楼梯上留下蜿蜒的水迹。

      “还好包是防水的。”
      申遥星一边嘀咕着一边掏出钥匙,顺便拿手机照了照明。这边的楼道灯也坏了,黑灯瞎火什么也看不到。
      刚搬进来的时候她挺害怕的,住了一星期后也习惯了。

      “等会吃点什么呢……”
      她想到自己冰箱里的速冻饺子,觉得没什么胃口。
      也不是很想点外卖,b市的消费好高,就算有外卖券她依旧觉得很贵。

      “吃个面……卧槽。”
      门打开,正好一只拖鞋飘到她的眼前。
      她上周刚买的米奇拖鞋,劣质到卡通人物的嘴巴都是裂的,在此情此景下竟然格外惊悚。
      申遥星按了开关,没电。

      “不是吧,我这不是二楼,为什么会进水啊?”
      “楼上漏水了吗?”
      屋里确实进了水,她怕电器漏电,又去关了电闸。
      手机手电筒的光芒微弱,申遥星先去检查了厨房,也是一片狼藉,活像进了贼一样。

      申遥星再打开卫生间的门,好大的风,还有水声。
      像是有什么东西拍在水面上。

      浴缸不是没水吗?
      又是一声,水从浴缸漫出来,申遥星突然有点害怕。
      她再抬眼,却愣了,隔着一层防水布,申遥星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

      “谁啊?”
      不是吧不是吧我都这么穷了还有人偷东西啊。
      但是你也没必要偷厕所吧,我的护肤品都是大宝系列啊。

      但想到这个小区在网络知名灵异小组的名气,申遥星这会还是有些发憷,抄起一边的拖把,用柄挑开了隔帘,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没有灯,她另一只手刚要举起手机照一照浴缸,下一秒拖把的长柄被一股力道猛地一拉。申遥星整个人猝不及防地前倾,手机在这个瞬间被甩开,她整个人砸进了浴缸。
      砰的一声,水花四溅,申遥星一时间睁不开眼。

      一具冰凉的躯体压在她身上,申遥星企图挣扎,却挣扎不得。
      她努力地上浮,睁开眼的瞬间正好外面一道闪电破空,大开的窗户玻璃碎了一地,她错愕地对上了一双浅蓝色的眼。
      是一张有些妖冶的女人脸。

      “你是……你是谁啊?”
      申遥星被按着,本来就一身湿哒哒的衣服,还没察觉到压着自己下半身的是什么玩意。
      这个人没回答她,她按着申遥星,突然又低头嗅了几口,最后竟然……

      草啊,为什么我家浴缸会出现陌生的女人啊?是鬼吗??水鬼也不至于吧!!
      为什么要亲我?肯定是海草味还是海苔味的吧…?

      “不是……你等……”
      这个女人头发很长,因为打湿了,在水面散开。申遥星好不容易能靠到浴缸的边沿,她甩了甩头,稍微能看清一些的时候正好看到一道银光闪过。
      卧槽,这是什么玩意。
      蛇吗?
      看着不像啊。

      她水下的手一摸,却摸到了一片滑腻,像是鳞片。
      不对啊,蛇尾哪里能开花。
      申遥星整个人都傻了,却没发现在自己摸了一把对方下面后这个女人摆尾摆得更用力。
      浴缸的水哗啦啦地溢出,而水龙头还开着,感情是这个玩意把自己家搞成这样的。

      申遥星想到自己那本来就被坑了的水电费,悲从中来,她狠狠地推了对方一把。
      这个赤/裸着上身的女人却好像兴奋了起来。
      窗外狂风暴雨,卫生间的瓷砖是上世纪那种菱形的方格,地上则是白绿格纹,镜子椭圆,但是边角都爬满了锈迹。

      申遥星当初看房的时候看中的是这里离公司近,通勤走路二十分钟,地铁一站,骑行十分钟。
      这里租金便宜,就是治安一般,租房的时候中介姐姐还特地问她有没有和同学一起。
      让她买点防狼电棍和桃木剑。
      美丽的中介姐姐还多问了句:“妹妹你是做直播吗?”
      “最近租这边房子的都是做直播的呢。”

      申遥星不是主播,也没有同学合租,她就贪这个小区房子的便宜。整租不到五百,和b市十平米都要1k5的均价比简直是白菜价。
      虽然搬进来没多久听门口小卖部的老板说这里早年发生过杀人案。
      所以租客也不敢来。

      “没有,我一个人。”
      十九岁的申遥星,b市美术学院大一在读,孤身一人从柿省来,就没打算回去。
      她打定主意毕业以后也要留在这个课本里的南方城市。
      但她到底还小,在被不明生物攻击之后压根找不到自己的防狼电棍,更别提根本没买过的桃木剑。

      申遥星浑身的衣服也变成了水面的漂浮物,满手的滑腻让她无所适从。
      我是不是碰到妖怪了?

      浴缸一个人泡很大,超出一个人就会很挤。
      申遥星全身上下哪都很疼,偏偏这个非人类物种好像不太会说话。这玩意还有獠牙,咬人很疼。
      我会被碎尸吗?可是这玩意好像没想弄死我。
      申遥星无所适从,美人鱼不是很温柔很美好的吗?传说都是骗人的啊!

      台风彻底登陆,她刚好飞到洗手池的手机还没坏。
      公司群消息通知:响应相关部门的要求,员工先居家办公两天。
      群里的同事都在欢呼,因为今天周三,居家办公两天恰逢周末,怎么也比下着雨去上班好。

      申遥星一无所知,她被不明生物抓着手腕,獠牙在她的颈侧留下伤痕,湿热又冰凉的触感让她仿佛在海底沉浮,申遥星被折磨地浑身脱力,最后晕了过去。
      这雨一直下,她半夜才醒过来。

      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一条半边都浸湿了的毛毯。
      这个老房子的排水系统不是很好,几个小时过去地上还是有积水。
      上个租户遗留孩子用澡盆飘在她眼前,里面盘了一条人鱼。上半身什么都没穿,非常不雅观,趴在边沿,下半身的尾巴掉出一半,也不知道是怎么保持平衡,以这样诡异的姿势看着她。

      申遥星猛地坐起。
      低头发现自己也一件没穿,身上各种伤痕不堪入目,像是被什么东西玩弄了一下,不过看着她的那条人鱼也差不多。
      像是两个人打了一架。

      个屁。
      分明是我被打。
      申遥星裹着小被子,仓皇地想要抄起什么,却悲哀地发现沙发上只有一根买了没放进冰箱的大葱。

      一根大葱指着这条不明生物的鼻子,扯了根沙发上小毛毯的申遥星一边吸鼻子一边问:“你是什么东西?”
      对方长了一张看着就不太像人的脸,妖冶又清纯,放在现在的社交网站上都要被骂高p的存在。
      偏偏这一双如海一般的眼顾盼生辉,带着不谙世事的懵懂。
      像个白痴。

      申遥星毫无气势,对方脑子失智,还咬了一口。
      我的大葱。
      申遥星在心里凄厉地喊,是我饭,是我的根,是我老家的魂。
      你竟然吐了。

      外面天还没亮,雨还在下,雷声滚滚。
      屋里一片狼藉,地上全是水。申遥星费劲地捞起自己斥巨资买的米奇拖鞋,她脚踝上都是咬痕,自己都觉得有碍观瞻。

      “你什么东西啊,不要过来啊!我报警了!”
      她踩着水找自己的手机,对方还保持那样的姿势,虽然浮不起来,但又有一种莫名的乖巧。
      申遥星打开手机,凌晨四点五十分。她合不拢腿地靠着洗手池,匆忙洗了的脸还淌着水珠,嘴唇肿得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嗦过,宛如刚吃完变态辣的新疆炒米粉。

      “为什么触屏没用……”
      申遥星点了半天都没用,她上大学还没买过新手机,还是她妈的旧手机。
      这个旧手机是之前她妈进城的时候移动搞活动送的,用了两年卡得飞起。
      她急得都快哭了。

      在客厅的那条人鱼却没追过来,她半身在桶里,下巴靠在沙发上。
      申遥星这样看过去,对方完美的身材在破败的出租房却依旧有一种十九世纪俄罗斯油画的感觉。

      似乎察觉申遥星在看她,对方看了过来,那条尾巴甩了一下,直接掀飞了茶几上的纸巾盒。
      她还挺高兴,脸上都带着笑。
      好像一条狗啊。

      申遥星无语了。
      她还在坚持不懈地戳着屏幕,在想是不是应该打给海洋工作单位。
      这种生物原来真的存在啊,她本来以为对方是穿了条裤子,结果东摸西摸,只摸到满手的黏腻,对方还更兴奋了。
      什么玩意。

      传说中的美人鱼不应该是温顺的美女吗?
      不是说落地就会变成双腿的吗?
      为什么会带着一股弱智的气息,啊,还自己把桶掀翻了起不来在扑腾。

      怕不是傻子吧。
      申遥星终于打开了拨号界面,她按下1的时候,听到那个扑腾的人鱼喊了她一声——
      “老婆。”
      你有病吧,谁他妈是你老婆!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阅读指南】
    *攻是不明生物|文名是随便取的
    *私设很多|考据党会看得很痛苦|建议放宽心
    *有发情期但非ABO
    *楔子是旧时间线|风味比较特别|正文走的温馨日常向
    *因为本文的攻是神奇生物|文中还会出现各种非人类生物|
    *有存稿可放心入坑|v前基本隔日更
    ——————
    ps:她俩没干啥!!真的————五星级强调
    毕竟这个时候神志不清也不知道怎么办(*
    同居内容会作为番外或者插叙在正文里)ps:亲密行为时攻是清醒状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