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离去 ...

  •   “呜……”他轻颤着发出哭的声音,他那眼里不知何时蒙上一层水雾,或许是剑太锋利,以至于被爱的人一剑穿心,手挖灵核。这种感觉不知是何等滋味。他不是不反抗,只不过疼痛的瞬间酥麻感让他一时不知所措。

      他伸出手,抚摸着面前蹲着的男人的头。

      他的手指很白,很纤细,看起来像是个贵公子,可右手大拇指上的疤和以往总是佩在腰间的配剑综合起来,又很像江湖中的人,比如大侠什么的。

      他扯了扯嘴角,勉强笑了一下,心脏的疼痛好像控制着他的情绪。笑一下便能感觉到痛苦。

      面前的男人忽然愣住了,而后等他反应过来,伸手拍掉他的手对他说:“宋昀楠,明明是你废我灵力,毁了我的前途,而你又杀我父母,为什么你看起来才是那个可怜者,而我才是那个罪人?”

      “我……”宋昀楠一时不知怎样回答。

      面前的男人沉静片刻后问道:“宋昀楠,为什么啊?是因为讨厌我?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他或许只能想到讨厌了。
      宋昀楠似是下定决心般说道:“是,沈祈夙,我就是这么恶毒,满意了?”他捂着被刺伤的地方,微微抬眼看着面前男人的神情。

      那位被叫沈祈夙的男人似乎是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沈祈夙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说什么。

      片刻过后,沈祈夙站起身来把宋昀楠的佩剑丢下便转身离去。

      宋昀楠没力气挽留,也没资格、没身份来挽留他。

      因为剑刺进去,和□□的痛苦还没消失,也不可能这么快消失。

      其实宋昀楠很怕疼,但他现在愣是一声不吭。
      不知为什么他竟然觉得有些委屈,身上的疼痛感使他清醒着,也使他痛苦着,他小声颤抖着说道:“沈…祈…夙…”

      但沈祈夙已经走远,他听不到,他也不会听到。

      宋昀楠像是没了力气,倒在了地上 。
      他好像没了生机 。
      这一倒,便再没起来过。

      沈祈夙再次回到这个地方是因为听到宋昀楠死了的消息。
      他有点不敢相信,他的师尊明明很厉害的。怎么会。

  • 作者有话要说:  勉强笑是因为很疼!宋昀楠怕疼欸 。
    怕杠精啊喂,如果哪不好可以指出来,但请别杠,拜托啦,不想面对一些杠精言论的。只是提醒,我怕出来杠精而已啦。
    突然想要收藏嘤,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