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校园1 ...

  •   傲慢1

      大千世界里,于洲是个平平无奇的位面管理员。

      大千世界里的位面就像大树上的叶子那么多,所以位面管理员也多到数不清。

      于洲这些位面管理员的主要职责是监督位面的运行,及时向上级神使申报出错的位面。

      神使则负责及时解决位面的bug ,维护位面的正常运转,进而维护大千世界的和谐稳定。

      每天按部就班的生活,看着位面里的气运之子各种搞事,就当是看大型连续剧,日子过的也还算有意思

      工作的间隙,于洲给桌上的多肉浇了点水,把水壶放好后坐在工作桌前发呆。

      正在此时,一位面管理员拿着一摞厚厚的观察报告走了过来,他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走到于洲身边时突然晕了一下。

      好在于洲眼疾手快,立刻扶住了他。

      “孟复,你的状况不太好,坐下来歇一会吧。”

      孟复摇摇晃晃站起身,气若游丝地说道:“不行啊,我这是加急文件,要马上送到位管局的。”

      于洲说道:“你现在走路都打晃了,我帮你送吧。”

      于洲的沉稳可靠一向是出了名的,孟复想了想,拉住于洲的手声音虚弱地说道:“那就拜托你了,位管局急着要,等你回来我请你吃饭。”

      于洲笑了一声,拍了拍孟复的肩膀,将桌上一叠厚厚的位面观察报告整理好,确认没什么差错之后就拿着报告走出了观察室。

      交报告的地方是位面世界安全管理局,简称为位管局。

      大千世界的位管局建筑像个富丽堂皇的神殿,非常的注重对称美,连两个观景池里的红色鲤鱼的数量都是一样的。

      大千有二十四位神明,如天柱一般支撑着大千世界,所以又称二十四柱神。

      于洲所在的部门隶属于一柱天神——秩序与正义之神,也是二十四柱天神的首位。

      位管局中气氛凝重,两个神使站在观景池旁,看着池子里的锦鲤叹气。

      于洲抱着一摞资料走过去,看见他们两人的脸色如丧考妣,忍不住问道:“位面世界又出问题了么?”

      其中一位神使发出一声重重的叹息,闭目说道:“不止一个世界。”

      另一个神使脸色灰败地举起手里那一摞厚厚的报告:“这些都是出了乱子的位面,多个相邻的位面连续崩坏,而且还是核心部位的位面,你知道的,这种情况很恶劣。”

      相邻位面连续崩坏!

      于洲的神色也严肃了起来。

      大千世界就像一座由无数积木堆起来的巨型大桥,看着很坚固,可是一旦从桥身的核心处抽出几块积木,整座大桥就会摇摇欲坠。

      不等于洲再问,神使就说道:“已经惊动了主神们,各个主神也没办法。”

      于洲说道:“位面世界的法则和秩序不是轻易能撼动的,秩序和法则之神不在,众神束手无策也很正常。”

      神使说道:“话虽如此说,可是大家也不能摆烂,有几位主神已经进入那些位面了。”

      于洲愣了一瞬,喃喃说道:“看来比我预想中的情况还要糟糕。”

      另一位神使目露怅然之色:“如果秩序与正义之神还在的话就太好了,毕竟那是二十四柱主神里最强大的神明。”

      看见神使愁眉紧锁,于洲也是无可奈何。

      他一个小小的位面管理员又能怎么样呢。

      反正天塌下来有个高的撑着呢。

      和两位神使寒暄过后,于洲走进了位管局的大厅里,大厅里人来人往,于洲见到了不少熟悉的位面管理员。

      一一打过招呼,于洲又穿过两道长廊,走着走着,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跘了一下。

      他低头一看,原来是皮鞋的鞋带开了。

      于洲只好把怀里的厚厚的观察报告放在一旁,弯腰系鞋带。

      刚给鞋带打了一个节,地面突然剧烈地摇晃起来。

      于洲脚下的白色大理石地板突然裂开一道巨大的豁口,于洲躲避不及,猛地栽了下去。

      坠落的感觉令人头皮发麻,那一摞厚厚的位面观察报告被狂风吹散,如雪花般漫天飞舞,伴着于洲一起坠落下去。

      ......

      ......

      “糟了,刚刚天柱不稳,那些即将崩坏的位面壁垒被撕开了一条缝,有个位面管理员掉下去了!”

      一位神使脸色苍白地喊道。

      “我的天啊!”

      “这个位面管理员怕是凶多吉少了!”

      地面已经合拢,谁也不知道那个倒霉的位面管理员掉落在哪个位面里。

      正在众人焦灼不已时,一个位面管理员突然冲进大厅,高声喊道:“秩序和时间被重置了! 一柱天神的法则力量生效了!”

      嘈杂的大厅瞬间安静下来。

      秩序与正义之神的法则居然在这个危急时刻生效了!

      秩序的齿轮徐徐转动。

      崩坏的秩序开始重建。

      几位神使面面相觑。

      漫长的寂静之后,和于洲相熟的那位神使说道:“既然时间已经被重置,那就必须阻止位面之子黑化,不然一切都是徒劳,法则的力量是会消减的!”

      另一位神使说道:“尽人事听天命吧,天塌下来还有主神顶着呢。”

      大千世界的混乱暂时平息了。

      *

      8097是一个末日位面,位面之子许昙本来应该走上“科技兴国”的路线,可是他的技能点突然点偏,研究出了ruan-th108病毒。
      俗称丧尸病毒,传染力极强,经由空气传播,可以穿透三级防护服。

      两位神明降落在这个位面时看到的是一个满目疮痍的灰色世界。

      他们行走在灰色的云层中,看着远处那个直冲天际的灰色高塔。

      那是许昙的王国。

      这位以一己之力毁掉位面世界的人正在灰塔的最顶端看云。

      神明在云层上俯视着这位气运之子,他穿着白色的衬衫,脸上戴着银丝眼镜,狭长的双眸凝视着云层,缺乏血色的淡色嘴唇微微上挑,露出一个捉摸不透飘忽不定的微笑。

      无数丧尸在高塔下行走,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在高塔里匆匆走过,世人敬畏他、恐惧他、憎恶他,这里的整个世界都在围绕着他运转,他却独自一人,站在这个世间的最高处看云。

      他在想什么?

      没有人知道。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一个人从阴影中走出,一直走到许昙身边。

      那是一个被病毒感染的人类,生的高大俊美,微微凸起的青紫色血管遍布他的皮肤,眼珠是赤红色。

      丧尸的生命只有十年,而这一天,是第十年的最后一天。

      他的神色平静又冷漠,没有将死之人的悲怆,也和许昙一样仰着头,看着天上铅灰色的云层。

      他说道:“今天是阴天。”

      这个即将变成丧尸的人类有着极其沙哑动听的声音,像某种低调华丽的乐器一般,在振动中发出动人心弦的低沉乐声。

      许昙转过头看他,微笑着说道:“你来了?”

      他狭长的眼眸终于落到了实处,停留在这个人的脸庞上,那双狭长的眼睛贪婪地凝视着这个丧尸神祗般的面容,许昙终于情不自禁地走上前,踮起脚尖轻吻他冰冷的嘴唇。

      在末世的第十年,许昙爱上了一个丧尸。

      他爱上了一个感染病毒后仍然拥有人类情感和思维的丧尸。

      他叫于洲。

      于洲抱着他,他们在灰色的云层下放肆地亲吻着彼此,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尽情地欢愉。

      爱恋与欲望之神将厚重的云层拨开一道缝隙,于是金色的阳光的便如金沙般洒落下来,正好洒在那对相互拥吻的恋人身上。

      许昙修长而苍白的手抚摸着男人强健的臂膀,指尖沿着那些凸起的青紫色血管慢慢滑落。

      他的头发被汗水打湿了,睫毛湿漉漉的,蜜糖色的眼珠也雾蒙蒙的,他看着天空,欢喜地说道:“你看,光来了。”

      于洲抱住他,抚摸着他被汗水和泪水浸湿的眼睫。

      金色的光柱笼罩着他们,于洲依旧平静地说道:“许昙,我看到了。”

      许昙笑了,他依偎在于洲怀里,握住了于洲的手,他正要亲吻他的手背和血管,那只手突然从他水中垂落了下去。

      分离总是来得这么猝不及防,就像他们当初相遇时一样。

      许昙静了静,他整理好身上凌乱的衣物,依偎在这个已经死掉的丧尸身上。

      他的心脏突然传来一阵剧痛,似乎他的心已经裂成了两瓣。

      他亲吻了一下于洲的眉心,笑着说道:“那就带我走吧,带我一起离开。”

      “我这个充满了罪恶的生命,也是时候终结了。”

      站在云端上的两位神明沉默地看着位面之子抱着他死去的爱人跳下灰色高塔,他们的身躯穿透云层,最终坠落到地面上。

      爱恋与欲望之神说道:“你听见了么?”

      力量与权力之神说道:“听到了,是秩序的齿轮开始转动的声音。”

      秩序的齿轮在转动。

      时间被重置,满目疮痍的城市重新恢复了繁华,街道上人来人往的,道路两旁是绿树红花。

      那个名叫于洲的丧尸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男婴,被白色的棉被包裹着,放在一个红色垃圾桶旁边。

      此时已经是黑夜,一摞厚厚的位面观察报告在黑夜中发出皎洁的光芒,安静地躺在男婴身旁。

      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穿着荧光黄工作服的环卫工人拿着扫帚走过垃圾桶,裹在棉被里的婴儿突然发出一声微弱的啼哭。

      这位环卫工人发现了那个小小的男婴,他无儿无女,短暂地震惊了一会后立刻弯腰抱起了襁褓里的婴儿。

      那一摞发着白光的位面观察报告漂浮起来,跟在婴儿身边。

      16年后的一天,在一个重要的节点即将到来时,两位神明重新降临到这个位面。

      爱恋与欲望之神说道:“那个跌落位面世界的管理员怎么样了?”

      “他已经重新投胎,现在是一位16岁的少年,昨天刚刚转到清浦贵族读高一。”

      力量与权力之神回答道。

      “位面之子所在的那个贵族学校?”

      “是的。”

      爱恋与欲望之神皱眉说道:“听管理员说,那些位面的气运之子非常可怕,完全是反社会人格,心理扭曲变态到了极致,让见多识广的位面管理员都不寒而栗。”

      “对了,这些崩坏位面的观察报告呢?”

      力量与权力之神有些心痛:“全跟着那个倒霉的位面管理员一起掉下去了。”

      他又说道:“只能让那些管理员再上交一份,希望别遗漏太多细节,然后对症下药,思考一下解决方法。”

      两位主神来到清浦高中,一个穿着天蓝色牛仔裤和白衬衫的少年背着一个黑色书包,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绿色们猫的微微单词书从他们身边走过。

      少年个子极高,面部的轮廓锋利深邃,脸上的表情十分冷漠。

      他的眼帘微微低垂,鸦羽似的睫毛遮住了半个茶色眼珠,眼里的神色叫人看不分明。

      清浦校门前人来人往,修长挺拔的少年已经吸引了不少惊艳的目光,爱恋与欲望之神知道看见少年垂在身侧的手正缓缓握紧,凸起的骨节隐隐有些发白。

      他的内心并不如表面那般冷淡漠然,只不过是少年人戴上了一层冷漠的面具,来掩盖内心的不安和惶恐。

      力量与权力之神皱着眉,打量着少年的面容。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眼前少年的面容隐隐有些熟悉。

      站在清浦校门前的于洲调整了一下书包带子,深吸一口气后不动声色地踏入了鼎鼎大名的清浦贵族学校。

      可惜他并不是什么贵族,只是一个因为成绩优异而被清浦减免所有费用的特困生罢了。

      这当然不是于洲来清浦的理由,真正打动的于洲的是每年五万元钱的补贴,对于一个特困生而言,金钱的诱惑力是难以想象的,足够让他下定决心冒一次险。

      之所以称之为冒险,是因为清浦对家境贫寒的学生实在不是很友好。

      在清浦这种地方,家境差的学生会遭到很多无形的排挤,甚至会被霸凌。

      清浦从不公布特困生的名单,也非常注重保护在校学生的个人信息,所以大多数特困生都默默隐藏,不想让班上同学知道他们的身份。

      这个年纪的学生心灵往往是很敏感的,一个带着同情和怜悯的眼神就会让他们心碎。

      于洲也和其他的特困生一样尽力隐藏自己的身份,他除了擅长学习以外还很擅长打游戏,有时候会带练赚点钱,然后去批发市场买一些高仿穿。

      他其实没有想装有钱人,只希望在清浦这种贵族学校不要穷的太惹眼,完美的融入人群之中就好了。

      但是就在昨天,于洲特困生的身份暴露了。

      流言蜚语往往是很可怕的,任何小道消息在流传的过程中总是少不了人为加工。

      于是短短一天之内,于洲就变成了一个爱慕虚荣、天天穿高仿装有钱人的穷比。

      班级群和校园群到处都是于洲的“光荣事迹”,甚至往常穿的高仿都被扒了出来。

      也不知道那些照片是拍的,这么无聊。

      当于洲走进班级时,班里的谈笑声倏地一顿,短暂地寂静后,同学们又各自谈笑起来,但是于洲能察觉到那些悄悄打量他的目光。

      于洲无视这些目光,径直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因为于洲的个子很高,所以他的座位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

      于洲放下书包后,发现课桌里有一只死老鼠。

      被剥了皮的,血淋淋的死老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