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见见家长 ...

  •   闻夏不想让工作室的大伙儿知道自己结婚的事情,走过一条街才给林风起发定位。

      昨晚没睡好,几天又忙了一天,这会儿闲下来身体的疲惫才有空释放,闻夏靠着根电灯杆子有点儿犯困。
      他认新床起码得认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够呛了。

      打开微博看了眼,私信又爆了,有问他游戏制作进度的,有表示期待新游戏的,还有很多催他开播的。
      掐指一算,他好像快一周没直播了。

      风航科技大楼离这里略远,闻夏都快靠着电灯杆子睡着了,一辆黑色迈巴赫在路边停下。车窗摇下,是林风起那张精致却冷淡得生人勿近的脸。

      “来得也太慢了……”闻少爷嘟嘟囔囔地坐进副驾驶。

      闻夏以为林风起会直接带他去医院,结果车头方向一转,先去了最近一条商业街区。

      闻夏不解:“不是去医院吗?”
      林风起将车停在一家珠宝店门口,扔出两个字:“戒指。”

      闻夏看一眼自己的手,再看一眼他的手,两人十指都干干净净,没有一点“这俩人是一对儿”的痕迹。

      闻夏:“不用吧?你妈妈会看这么细?”
      林风起替他解开安全带,冷淡说:“细节决定成败。”
      闻夏:“……”

      珠宝店灯火通明,琳琅满目的珠宝首饰整齐罗列在柜台里,两人一进门导购便迎上来:“您好,请问要看点什么?”
      林风起:“对戒。”
      导购看了眼漫不经心跟在林风起身后的闻夏,心里有了推测,抬手引两人往前走:“是需要婚戒还是情侣对戒?”

      林风起转头看向闻夏。
      闻夏正跟在他屁股后头摸鱼开小差呢,愣了下:“看我干嘛?”
      “挑。”
      闻夏撇嘴:“不挑。你是金主,你说了算呗。”

      说话间导购已经带他们走到对戒柜台,林风起沉吟几秒,对导购说:“情侣对戒就好。”

      在他身后玩手机的闻夏动作一顿。屏幕里的跑酷小人失去操纵,一头撞在火车上,Game Over。

      也正常。
      毕竟婚戒的意义重大,谁不想留给以后真心爱的人。

      导购很快挑了三对,林风起征询闻夏的意见,在闻夏看来都没什么区别,随手指了一对。导购测量了一下两人的指围,拿来合适的尺寸。
      整个买戒指的过程很迅速,大概是逢场作戏所以林风起和他一样都不怎么上心。

      回到车上,林风起先给自己戴上新鲜出炉的戒指,然后拿着闻夏那只,目光落在闻夏光秃秃的无名指指节上,不知在想什么。
      拖着丝绒盒子的手微微收紧。

      闻夏忍不住伸手催促;“你到底要不要给我?合着你买一对是想自己留一个欣赏啊?”

      林风起微微抿唇,“啪”一下把盒子扣上,放到闻夏手心。

      谁欠你八百万似的,闻夏在心里吐槽,翻开盖子将戒指取出来,套在无名指上。戒指触感冰凉,手指忽然被一个东西束缚,他一时不太习惯,路上摸了好几次,摸着摸着眼皮子就开始打架,后来怎么睡过去的,他自己也不记得了。

      但闻大少爷认床的毛病那是如影随形,车座位坐着再舒服那也不是用来睡觉的,他睡了没一会儿就皱着眉醒过来了,感觉哪儿哪儿都不舒服。
      唉,怀念自己家里的大床。

      林风起瞥了两眼闻夏的脸色,视线在他眼底淡淡的青黑色停驻两秒,开口:“昨晚没睡好?”
      闻夏抬了下眼皮,小小地打了个呵欠:“放心,我一会儿会打起精神的,给你妈妈留下一个精神小伙的好印象。”

      林风起想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但话在嘴里滚了又滚,最后出口完全变了个样:“你最好是。”
      闻夏:“嘁。”
      林风起:“……”

      闻夏撇撇嘴偏头看窗外,在他没看见的视线之外,林风起有些懊恼地皱了下眉。

      -

      正值下班高峰期,两人花了快一小时才到第一人民医院。

      医院走廊里充斥着消毒药水味儿,林母住的是一间单人病房,环境很好,窗台上摆着两盆秋菊,簇拥成群,颜色交错,给单调的病房添了不少生机和亮色。

      闻夏还中途下车去买了一束花,是一束香水百合,林风起当时盯着这束花和他看了片刻,问他:“怎么想到买香水百合?”
      “瞅着好看,闻着也挺香,就买了呗。”闻夏说。

      两人踏进病房的时候,叶诗雪正在吃饭,林风起平时工作忙,没法天天陪着她,便请了个护工照顾她。见林风起来了,护工阿姨起身离开,给母子俩说话的空间。

      “妈。”
      “阿起,”叶诗雪长相柔美,但常年被病痛折磨,脸上已看不见多少风采,面容苍白憔悴,她放下碗,往上坐起来一些,视线很快落在和儿子一起进门的年轻人身上,“是……闻夏?”

      “阿——”闻夏开口想叫“阿姨”,猛然想起自己现在和林风起的关系,一个急刹车改口,把花放在床头柜上,“……妈。”

      叶诗雪目光柔和,伸手抚摸香水百合的花瓣,闭眼嗅了嗅花香,微微笑道:“谢谢。别傻站着了,快坐。”
      闻夏乖乖坐下。
      他坐下时,叶诗雪的视线扫过两人的手,看见无名指上相同的对戒,感慨地对林凤起道:“没想到一转眼,你真的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你还是我怀里一个小宝宝的模样,好像就在昨天似的。”

      闻夏心想居然还真的是细节决定成败。

      “虽然……”叶诗雪迟疑了一下,还是笑着说,“不管怎么样,你过得开心就行。”

      “我过得很开心,”林风起握住母亲的手低声说,“你把身体养好,我会更开心。”
      叶诗雪只是笑笑,没多说什么。她自己的身体如何,她自己最清楚。
      “你呀,平时别什么话都憋着,现在有闻夏了,小两口之间要学会多沟通、多分享,好好过日子。去外面也一样,多跟别人说说话,你这闷葫芦样子,别人看了都不愿跟你打交道。”

      闻夏看了林风起一眼,道:“妈,您放心好了,他吃嘛嘛香,我们前几天同学聚会,大伙儿还都可这劲儿要拉他喝酒。”
      叶诗雪目露担忧:“没喝多吧?”
      闻夏睁着眼继续瞎扯:“没呢,您不知道,他现在可厉害了,不仅没被灌酒,还反将一军神不知鬼不觉把别人给灌醉了!您是没看到那个场面,一个两个边喝还边拍他马屁,特别有意思……”

      闻夏语调轻快夸张,逗得叶诗雪乐不可支。她开怀笑起来,脸上因病痛蒙上的阴翳便被天光驱散似的,人瞅着都精神许多。

      林风起插不上什么话,安静听了会儿闻夏的瞎扯淡,目光落在两人身上,轻轻牵了牵嘴角,拿起旁边的空水壶出去接水。

      等他走了,闻夏的一通瞎话刚好说完,病房里安静两秒,叶诗雪笑着开口:“阿起跟我说他和你结婚的时候,我还吓了一跳。”
      闻夏摸摸鼻子:“他求婚的时候我也吓一跳。”吓得差点儿摔河里。
      “这么些年不见,你长高了,”叶诗雪狡黠地眨眼,“也变帅了。”
      闻夏厚脸皮地点头:“巧了,阿……妈,我也是这么想的。”
      叶诗雪乐呵呵笑了两声,意味深长地看着他:“阿起还不知道你偷偷来看过我吧?”
      闻夏一顿,笑说:“这没什么好说的。我又不是为了跟他在一起才来看您。”

      “您……”他迟疑一下,道,“现在也别告诉他。”
      叶诗雪拍拍他的手,颔首,笑意温和。

      高中时,闻夏曾不止一次来医院看过叶诗雪——当时叶诗雪还不在第一人民医院,且第一次是意外。

      那是高一快期中的时候,闻夏发高烧,请了一天假,闻山海老同志傍晚回到家才知道儿子生病,赶忙把人薅来医院,又是戳屁股针又是挂水,闻夏感觉自己本来就娇弱的身子被折腾得半条命都没了。直到挂完水,烧退了,他才感觉自己又回到阳间。
      两人离开医院时,闻山海去开车,闻夏在门诊部楼口等他,忽然看见一个熟悉身影。

      少年还穿着校服,背着书包,手里拎着一个保温饭盒往住院部走。

      闻夏愣了愣,林风起却没发现他,已经走进住院部大楼。
      他抬脚跟过去。

      一路跟上楼,林风起走入一间病房。闻夏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摸过去,隔着病房门的小玻璃窗往里头看。

      当时叶诗雪的脸色还没有现在这么难看,笑意温柔,清澈的眸和林风起如出一辙。闻夏在看着林风起放下书包,打开保温饭盒,将饭菜给母亲摆好。母亲吃饭的时候,他就安安静静坐在一边写作业。
      医院的床头柜陈旧,可能十几年都不带换的,只要还能用。

      这显然不是个适合用来温习功课的书桌,椅子也不是多舒服的椅子,是张坐一会儿就会屁股疼的高脚塑料凳。林风起高挑的身子坐在床头柜前,不得不往下压低一些才方便写字。
      病房光线冷白,病床上的女人吃着儿子带来的饭菜,时不时偏头看儿子做功课。
      少年也不时看看母亲,说两句话。然后低下头,背着冷白的灯光继续学业。

      那是闻夏第一次看见在学校里行坐如松的林风起,伏背弓腰的模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