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小机器人 ...

  •   闻夏在床上坐了会儿,起身拖过行李箱开始收拾东西。闻大鸽在卧室地上嗅了一圈,跳上电脑桌,趴在熟悉的键盘旁边舔毛。
      手机震了又震,消息不断。

      走你:[在?]
      走你:[连曜,来不来?]

      是邹博彦。
      邹博彦就是上回带着自家狗过来挨了闻大鸽一顿胖揍的发小,在一圈朋友里,闻夏和他关系最好。
      连曜是一家台球俱乐部,以前以闻夏为中心的一帮朋友经常去那玩儿,但是自从他家出事后就去得少了。

      那圈朋友说白了都是因为家里大人之间常年有商业上的往来才会互相认识,闲暇时聚在一起打发时间。从前闻夏家底最厚,所以基本以他为中心,后来老闻同志被坑,需要帮忙的时候没几个说话伸手的,只有邹博彦父母帮了忙。同样的,曾经围在闻夏身边转悠的那些所谓朋友也都没了影儿,生怕闻夏找他们借钱。
      所谓树倒猢狲散就是这样。闻夏当初请客包玩的时候一个个倒是享受得心安理得。

      闻一夏:[不去。]
      走你:[放心,方淮那厮不在,就咱几个熟的。]

      闻一夏:[不去,我忙。]
      走你:[你忙啥?我看过了啊,你又没在直播。]
      闻一夏:[我就不能忙点儿别的?]

      闻夏翻出结婚证,拍了张照片发过去:[看到没?忙着呢。]

      走你:[?]
      走你:[??]
      走你:[???]
      走你:[什么]
      走你:[等会儿?]
      走你:[这什么??]

      手机疯狂震动,闻夏把手机塞进闻大鸽肚皮底下,最后震得闻大鸽喵喵喵地跑了。

      邹博彦干脆打电话过来:“怎么回事儿!那结婚证是你的吗?你结婚了?我不信!你让我看看里面是不是写着你名字!”
      闻夏:“你让我给你看我就给?”
      邹博彦哽咽:“宝,你三十七度的嘴是怎么说出这么冰凉的话的?”
      闻夏:“滚。”

      “不是,你真的……这结婚证,真是你的?”
      “废话,不是我的还能是你的。”
      “我还是不能相信,这太突然了……”邹博彦失去灵魂,恍惚地呢喃,“我好兄弟就这么嫁了?”
      闻夏没好气:“什么叫我嫁了,我就不能娶?”
      邹博彦继续喃喃:“可你又不是1。”

      闻夏震怒:“谁跟你说我不是了?你又没跟我上过床!”
      邹博彦羞涩:“死鬼,怎么说话呢,人家喜欢女生。”
      闻夏:“呕。”

      “咳,不闹了不闹了,”邹博彦缓过来一些,“你真结婚了啊?那照片不是随便找的网图?”
      “谁家网图这么高清。”

      邹博彦心情复杂:“我家白菜怎么就这么突然被猪给……那人我认识不?”
      “认识啊。”
      “谁啊?”
      “林风起。”
      “……?”

      闻夏在邹博彦新一轮震惊炮轰之前把电话掐了。
      于是邹博彦的疯狂信息卷土重来,他手机震得跟出毛病了似的,好一会儿才消停。

      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真朋友,邹博彦是除了闻夏自己以外最清楚他高中三年是如何爱而不得的人。

      [这又是怎么回事儿?]
      [你和林风起?你们???]
      [老夏,你要清醒一点啊!不要因为初恋滤镜太厚做傻事!]
      ……

      闻夏回复道:[我很清醒。]
      走你:[……真的?]
      闻一夏:[真的。]

      闻夏把他和林风起结婚的原委简单交代了一下,邹博彦稍稍放心,但还是担忧:[老闻同志知道这事不?]
      闻夏沉默了一下,回:[别跟他说。]
      走你:[行,他不知道最好,免得承受不住这么大的惊喜。]

      闻山海叱咤风云几十年,年过半百被合作伙伴坑了把大的,可以说伤筋又动骨,这几年长白头发的速度都变快了。他知道儿子喜欢男人,早些年两人因为这事儿吵过,虽然经历过此番巨变,他整个人豁达了很多,但每回见见到闻夏还是忍不住念叨:两个男的能干什么,以后我连孙子都抱不上……
      这种时候闻夏就会说:“抱什么孙子啊,你小时候抱我没抱够啊?还挺怀念我吐奶吐你一身的是不?”
      闻山海:“。”

      那一天,闻山海回想起了被人类幼崽支配的恐惧。
      可以说是非常父慈子孝了。

      闻夏跟邹博彦正聊着,敲门声响起。

      “请进。”
      房门半开,林风起站在门口:“可以吃饭了。”
      “哦。”

      林风起洗完澡换了身衣服,头发半干,略大一码的家居服套在身上,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少了那么一点距离感——如果没冷着张脸的话。
      饭都已经盛好了,闻夏入座时看了林风起一眼,想起刚刚走近还能闻到他身上沐浴过后干净清冽的味道。

      跟记忆里的一样。

      两个人,林风起做了两菜一汤,闻夏虽然从小被闻山海惯出些小毛病,但在吃饭这方面挑事不太严重,只是不爱吃味道奇怪的一些食物。比如芹菜香菜茼蒿等等。
      林风起做的菜是比较清淡口的,味道还挺不错。

      闻夏刚吃了两口,突然听见一阵机械掺杂着什么东西在地板滚过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接着小腿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他低头一瞅,是个脑袋圆身体更圆的小机器人,高度最多到他膝盖。

      小机器人撞了两下闻夏的腿,发出机械电子音:“检测到路障,正在调转方向。”
      说完原地转了九十度,自信出发。

      “咚。”
      “咚。”

      闻夏就看着这小东西不停地撞桌腿。
      林风起养的那只比利时牧羊犬都看不下去了,上前拿抓子扒了它一下。

      它:“憋扒拉我。”

      闻夏乐了。然后他看着看着,怎么觉着这小东西有点儿眼熟呢?

      正想着,林风起已经起身走过来,把那犯蠢的小家伙抱起来。
      小机器人:“检测高空危机,放我下去,放我下去。”两只短胳膊居然还煞有介事地扑棱两下。
      林风起面无表情地关掉它。

      闻夏问:“它是用来干嘛的?扫地机器人?”
      林风起:“不是。”
      闻夏等了两秒下文,却什么也没等到。林风起把那小东西放回沙发上就回到位子继续吃饭。

      这种问一句蹦一个回答的交流方式让闻夏仿佛又回到高中,那会儿他喜欢林风起,就是这样也能孜孜不倦地找他继续聊。
      现在闻夏没那个心思了,心想不说就不说吧,埋头继续吃饭。

      谁知林风起突然开口:“它叫阿哞。”
      闻夏一愣:“谁?它?”他看向沙发上的小机器人。
      “不是,它。”林风起朝趴在小机器人旁边,与陌生人闻夏保持着距离的大黑狗子抬了抬下巴。
      “巧了不是,”闻夏随口,“你这狗的名字跟我朋友的狗还挺配的,他那狗叫牛牛。”

      林风起夹了块牛肉,嗓音淡淡:“就是刚刚那个没跟你上过床的朋友吗。”
      闻夏动作一顿。

      气氛在瞬间往下尴尬地降了好几度。

      闻夏放下筷子:“你偷听我打电话?”
      林风起冷着脸:“没有。”
      谁管你有没有,反正闻夏气已经上来了:“哦,饱了,你慢吃。”

      椅子摩擦地面,发出短促刺耳的声音。

      看着闻夏大步往房里走,林风起捏着筷子的手一紧,眼底浮起一抹懊恼。他真的没有偷听,只是洗完澡出来正好听见闻夏从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
      他放下碗筷刚要起身,就见闻夏步子一顿,扭头又走回饭桌前坐下了。
      林风起眸光亮了亮,正打算说话。

      “林总,我知道,到了这个年纪,一个人的夜,难免寂寞难耐,但是嫉妒我就没必要了,男人何苦为难男人,”闻夏善解人意地说,“你如果需要的话,我那儿有一个T的……”
      “不需要。”林风起冷冷打断。
      “好吧,”闻夏也不生气,拍拍他的肩,“需要随时跟我说,千万别憋着,小心憋出病来。”

      林风起:“……”
      林风起脸彻底黑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22 15:00:00~2021-09-23 11:59: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3093082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贞子不忘挖井人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