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得逞 ...

  •   他话音未落,忽闻一阵缓缓的马蹄声响,先是若有若无,随即逐渐清晰起来。

      任逍遥心中一紧,苦笑道:“不是吧,来真的呀,柳侍卫接下来可全靠你了,你可不能让我死在这里,我若死了,你可就是有负所托,永远也别想完成皇帝交给你的抓捕任务了!”

      柳青阳不加理会,只是静静地等着,那一支人马的出现。

      不多时,只见一辆马车缓缓而来。

      看见车上只有三个人,任逍遥这才松了口气。一询问才知,原来这三个人都是慕容府的仆人,受家里少主人慕容正的指派,要赶在天亮之前去到城外施粥给难民。

      任逍遥和柳青阳本来还在烦恼,这几车抢来的粮食不好处理,现在正好可以拜托这三个人,帮忙运出去分给那些难民。

      那三个人一开始的时候不敢接受,怕因此惹上官司。

      但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况且世上大多数的人最终都难逃世俗,有人贪财有人贪色,虽然想要的东西不尽相同,可世人多多少少都有着自己的欲望。既然有欲望,自然而然就会为之付出一定的代价。

      任逍遥笃定,这类人简单粗暴好对付,可难的是自己手里如今并没有什么物品,可以用来诱惑这些人。

      他摸摸下巴,想着自己既非女子,更不是绝色佳人,自然没有色让人贪恋。贪财更是无从说起,因为他身上此时本就身无分文。

      他用余光打量着柳青阳,情况也并不比自己优越,钱袋子是空的,还是在不久之前自己刚刚还给他的。只有那把剑,似乎还可以做抵押。

      然而这绝对不可能,因为任逍遥清楚,古往今来每一个练习剑术的人,都视自己手中的剑如命,更何况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又是柳青阳,他是万万不会同意的。

      值得庆幸的是,柳青阳腰间系着一枚镶嵌着三颗宝石的玉佩,任逍遥仔细观察着,这枚玉佩倒是值些钱的。若是能用这块玉佩做条件,那三个财迷定然是愿意冒险,把这些粮食运走的。

      想到此处,他悄悄伸手摸向柳青阳腰间的玉佩,准备偷偷解下那块宝石玉佩。

      柳青阳发现了他的异动,只当他是老毛病又犯了,于是不由分说,一把推开任逍遥,怒喝道:“任逍遥,你——”

      任逍遥惨兮兮道:“别呀,真要如此不近人情啊”

      柳青阳低沉道:“离我远点!”

      “好好好,离你远点就是了。”说着任逍遥往旁边移了一步,反却又被千丝结给拉了回来,撞到柳青阳身上。

      “你看到了,我确实是没有办法离你远点!”

      柳青阳瞪了他一眼,只是别过头去,不看他也不说话。

      任逍遥盯着柳青阳腰间的玉佩,把声音压得更低道:“你就当我是真的黔驴技穷了,我保证,天亮之前玉佩一定完好无缺还回到你的手里。真的,绝对完璧归赵!就借我一用呗?”

      他用手指夹着柳青阳的衣袖,来回拉了几下,像是个故意撒娇的孩子。

      柳青阳肩膀一抖,衣袖从任逍遥手中挣开。

      任逍遥见自己计策失败,不禁有些丧气,撒泼道:“不然你想个办法,负责把粮食运走。”

      柳青阳依然不理他,继续保持着原有姿态。

      见柳青阳这般软硬不吃,任逍遥灵机一动,故意叹了口气委屈巴巴道:“唉,算了,反正我也没指望过你会答应,萍水相逢......”

      他话未及完全出口,慕容府的那三名仆人已经急了,在一旁开始不耐烦催促着。

      任逍遥暗中观察着柳青阳的表情,小声道:“若是他们不帮忙,那只能靠我们自己了,不过是多费些时间而已。我嘛,倒是闲人一个,没有什么关系的。但是柳侍卫可就不一样了,万一小皇帝有什么闪失,不仅仅是你难辞其咎,我心里肯定也会过意不去的!”

      话说至此,柳青阳忽地转头瞟了他一眼,实在是没有办法,为了让身旁的这个人老实一会,他只得解下了腰间的玉佩,扔到任逍遥手里。

      任逍遥看着玉佩面露喜色,又朝向那三个仆人道:“这块玉佩可价值不菲,就暂且赏给你们,不过你们最好乖乖把事情办好,不要耍什么小伎俩。否则你们的下场只会比这些死去的人更惨,这绝非危言耸听!”

      任逍遥一扬手将手里的玉佩扔给了其中的一人,转身就要离开。忽而他又回过头来对着三人道:“对了,差点忘记告诉你们了,你们方才进入这片林子时,就已经中了我布下的毒。若无解药的话,最多只能活三天!”

      其中的一个仆人道:“你说我们中毒,我们就中毒了,少来唬我们!”

      另两个仆人也附和道:“就是,你这种江湖骗术,我们见的多了,我们可不信。”

      任逍遥哈哈大笑道:“好,你们不信,那你们就可以长按自己无名指指腹,看看是否感觉气往丹田下沉,头微晕且全身无力。”

      那三个仆人闻言,果真照着他的说法,用指尖按住自己无名指指腹,之后三人脸色骤变。

      任逍遥又道:“怎么样,现在相信我说的了吗?”

      三人连连点头纷纷道:“信了,信了,我们信了!这玉佩我们不要了还给您。这粮食我们绝对会分到那些难民手里的,只希望英雄别跟我们一般见识,把解药赏给我们吧!”

      任逍遥闻言不禁莞尔,他笑了笑道:“既然你们如此客气,那玉佩我就暂且收回了。”

      “解药,英雄千万别忘记,我们的解药。”那仆人提醒道

      “没忘,没忘,我这不是在找的嘛。”

      任逍遥在自己身上假装摸索了一番,忽而惊呼道:“呀,不好,随身带着的解药用完了。这样吧,等明天天黑以后你们在城郊等我,到时候我自然会携解药前去。”

      “这——”那几个仆人脸色再一次大变

      任逍遥笑道:“放心,我这个人向来很诚实的,说过了会给你们,那就绝对不会食言!”

      “那我们等您,等明日天黑之后,希望英雄不要食言!”

      任逍遥摆手道:“不会不会,只要你们把该办的事情办好,绝对就少不了你们的解药!”

      三个人为了保命,只能寄希望于任逍遥,自然不敢有别的算计,只得老老实实将那些粮食运到城郊分给那些难民。

      离开的路上,任逍遥拉着柳青阳捧腹大笑,“果真是三个傻子!就算是好好的人,长按自己无名指指腹,也会感觉气往丹田下沉,头脑一片空白的,你说他们傻不傻?”

      柳青阳瞪着他,早已气得像个孩子一样,竟然不知道面对任逍阳这样的人,自己该说什么。

      柳青阳明明知道任逍遥这个人满嘴谎话,可自己偏偏又总是被这个人所哄骗。他的话是真真假假,人也是亦幻亦空,而到底是让人看不透。

      他不知道,任逍遥到底是那个大义凛然,为了兼济他人而盗窃的侠士,还是那个大闹皇宫的嚣张盗贼。

      至少到目前为止,柳青阳始终无法判定。他此刻真的不知道,对于这个十几岁的少年,究竟是该佩服他的机灵,还是该不屑他的狡猾。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