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套路的就是你 ...

  •   被这样紧紧绑在一起,除非两个人同时起身,否则是不能顺利起来的,所以柳青阳没有选择,只能配合任逍遥一同起身。

      柳青阳一只手拉扯着那条千丝结,却意外地越拉越紧,他盯着任逍遥,脸上终于浮现出少有的愠色。

      任逍遥目光闪动,颇为神气朗声道:“你最好不要乱动,我这绳子可不是普通的绳子,脾气大着呐,你越动它拧巴它,它就会缠的越紧!”

      “解开!”

      看着此时被气的如同孩子般的柳青阳,任逍遥心里多少有些得意,对付这种一本正经之人他最是拿手。他神情一敛,故作深沉道:“我也想解开,你以为我愿意跟你绑在一起,可是我解不开。”

      柳青阳疑惑反问,“你绑得上,解不开?”

      他手一抬反驳道:“你不也绑得上吗,那有本事你打开看看。”

      柳青阳想要用手中的长剑把它砍断,然而一剑下去那绳子连个切痕也没有,他难以置信,再次看向身边的任逍遥。

      任逍遥心中暗喜,表面却是一脸的无辜,他轻叹一气惨然道:“剪不断理还乱,我都说了打不开,虽然我并不想把你和自己绑一块,但糟糕的是你把自己和我绑一块了。至少今天晚上,我们两个可能要一直被这样绑在一起了!”

      任逍遥抓起地上的麻袋,心想若是里面的点心坏了,岂不是很就可惜。他灵机一动道:“那只好委屈柳侍卫再配合我一回了!”

      他猛地一拉,没等柳青阳反应过来,任逍遥已经强行拽着他,背起方才那个满满塞塞的大袋子出了皇宫。

      柳青阳这一路上算是真正见识了任逍遥的轻功,是何等的高明,就算是扯着自己也能行的如此之快,心里不禁有些暗暗吃惊。

      两人很快便来到了距离义庄不远,那条聚满了难民萧条而又寂静的街道。

      任逍遥因为其中一只手和柳青阳的绑在一起,所以此刻只能用另一只手试图解开口袋,然而他艰难地试了好几次,并没有顺利打开口袋。

      他看向柳青阳道:“搭把手,你一个大活人杵在这里,总不至于让我一个人用牙齿咬开吧!”

      柳青阳茫然伸过手来,拉住了袋口的一边,两人合力打开了口袋,里面全是方才任逍遥从御膳房里顺出来的点心,他们把这些吃的一一分给眼前的难民。

      看着那些饿了好久的可怜难民,此刻终于有了吃的,再看看方才还在撒泼的任逍遥,柳青阳的心中顿时却生出了些许的敬佩之意。

      任逍遥故意道:\"乡亲们,这次咱们能够吃饱饭,全靠了柳侍卫,大伙应该感谢为我们带来食物的柳侍卫!”

      难民们纷纷跪伏在地,千恩万谢道:“柳侍卫,您真是咱们的救星啊!咱们现在终于有口粮了,谢谢柳侍卫!”

      任逍遥见柳青阳手握剑柄站在原地,侧颜瞪着自己,他马上又煽风点火补充道:“乡亲们,柳侍卫今日不仅给咱们带来了吃的,还会帮助大伙解决近几日的口粮。

      闻言那些跪在地上的难民更是赞不绝口“柳侍卫真是我们的贵人,是个大善人!”

      任逍遥偷偷看向身边的柳青阳,明显他已经被自己气得变了脸色,不禁心中暗笑道:“小爷可不是好惹的人,让你好好记住惹本小爷的后果。哼,你越是生气,我就越开心!”

      他朝着柳青阳竖起大拇指,得意地笑道:“柳侍卫,你可真是大伙的贵人啊!”继而又朝向跪在地上千恩万谢的难民道:“乡亲们快起来吧,都快起来!”

      柳青阳脸色已经铁青,像个生气的孩子低声冷喝道:“任逍遥!”

      “在,我在,柳侍卫,柳大贵人,今晚我会好好帮你的,放心吧你一定可以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帮大伙弄到粮食,嗯,加油!”他轻拍着柳青阳的肩膀

      柳青阳肩膀一抖,甩开了任逍遥的手。

      任逍遥心中窃笑,看着柳青阳又继续调笑道:“我可是把当英雄的机会都留给你了哈!”

      柳青阳不搭理他,只是转身强行拉着他离开。

      “喂喂喂,你可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辜负了大伙的期望!”

      柳青阳突然停下脚步,扭过头来厉声道:“任逍遥!”

      “我可不是开玩笑的,大家可都是眼巴巴等你救命呐,走吧!”说罢,任逍遥扯着柳青阳,几个起跳便经来到一条更为狭长的林荫小道,躲身在稍粗的树上。

      柳青阳愈发郁闷又十分疑惑,任逍遥见他神色不悦,心里倒是乐得不行,嘴角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微笑。

      “任逍遥!”

      任逍遥打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别出声,来了!”

      柳青阳凝神,隐约车轮传动的声音,正由远及近而来。

      不多时,映着月光,隐约可见十几人护送着几辆运送粮食的板车正慢慢行来。

      柳青阳有些诧异道:“这是?”

      “负责运送救济粮的差吏,柳侍卫也算身在朝堂,不会不知道吧?”

      “你早就知道?”

      任逍遥冷笑道:“知道,我不仅知道他们是负责运送救济粮的差吏,还知道为何他们偏偏选择在晚上干活,更知道他们为何放着好好的官路不走,而要改走颠簸小路!”

      柳青阳不说话,他似乎是从任逍遥的言辞之中,猜到了自己并不想知道的事情。

      “现在你明白了,为何会有那么多流离失所的难民,为何每天都有人在饥饿中死去?”

      柳青阳若有所思,默然了半晌才缓缓道:“你打算如何?”

      任逍遥笑道:“如何?当然是抢了!”

      “你疯了?”

      任逍遥耸了耸肩膀道:“若无人敢疯,那就会有更多的人死去!这些粮食足够养活一批难民,既劫了富又济了贫,岂不是一举两得,划算!”

      柳青阳沉吟片刻,摇了摇头道:“不妥!赈灾粮是由摄政王的人督办——”

      他的话音未落,任逍遥已经打断他的话,笑道:“好难得啊,你终于主动说了一句话!”

      柳青阳斜睨了他一眼,再度陷入沉默。

      任逍遥继续道:“我知道,你不就是想说摄政王的势力如今遍布天下,我若夺走这些粮食,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柳青阳没有回答他,但是却已经表达出了自己的态度。

      任逍遥不屑一笑道:“他的确是权倾朝野,但这是天下百姓的粮食。若天下的事情不能件件公平时时公正,那至少在必要的时候,要有人敢站出来指出这种不公平,最好还能为之做点什么!”

      柳青阳看看任逍遥,虽然嘴上并未说什么,但是心里不得不承认,任逍遥的这番话,的确是说到了自己的心上。

      看着运粮食的车子越来越近,任逍遥看看两人手腕上紧紧绑住的千丝结,故意道:“看来咱两的命,今晚就要这样被捆绑在一起了。不过嘛,为了柳侍卫能顺利完成皇命,可以把我活捉到皇帝面前,我也会努力不让人把我杀死的,放心吧!”

      待运粮食的车子行到二人藏身的那棵树下时,任逍遥拉着柳青阳从树上一跃而下,跳落到粮车之上。

      那些差吏瞬间警醒,顺手抽出事先藏在车上的刀剑,一时间刀锋剑芒如疾风骤雨般挥向二人。

      任逍遥的武功虽然比那些差吏强不少,但是他还没有达到,能轻易抵挡十几把刀剑同时攻击的程度,所以他只好飞脚横扫单手防御,然而对方的每一次进攻都势必要致人于死地。

      接连几个回合,忽而其中的一柄剑,划破了任逍遥的手臂,这次新伤口的位置,恰恰和上次被柳青阳刺伤的是同一个地方。

      旧伤加新痛,几乎一下子点燃了任逍遥心中的怒火,他脸上的表情一敛,猛然发动了反击,一掌拍向对面之人的胸口招式也更加狠辣。

      然而对方人多势众,又个个都有兵器在手,自然是步步紧逼,在慢慢将二人朝着死路上送。

      原本只是闪躲的柳青阳,见此情景心知躲闪无意,只得赶忙抽出自己腰间的佩剑,与任逍遥并肩而战。二人配合的相当默契,一同挡住攻势,将其他人的兵器全都挡在了外边,那些差吏的围杀之势渐渐减缓。

      任逍遥和柳青阳二人偶尔也交换着位置,身体错落间更好地解决对手的进攻。终于在一番交战过后,那些持剑的差吏基本已经全部倒地。

      然而任逍遥和柳青阳二人,内力几乎也已耗尽,特别是任逍遥差不多已是瘫坐地上,浑身上下已经没有半点力气,因为气虚声音微颤道:“若此时,再补上那么一小支人马,我势必要死在这里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