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受伤 ...

  •   略略微醺的任逍遥,手撑在桌上半支着脑袋,映着烛光的他看上去更显撩人。

      柳青阳过来拉了他去浴室“你干什么,拉我去哪里?”

      “洗澡”

      “洗什么澡啊,喝酒!”他挣脱了柳青阳的手,摇晃着转身,身体一个不支,刚好被柳青阳一把扶到了胸膛前。

      柳青阳垂下眼帘,看着他耳语道:“不洗澡,我如何兑现承诺!”

      “什么承诺?”任逍遥早已忘的连影子也没有了,睫毛微动一脸的不明所以。

      他轻笑不语,稍一弯腰抱起他,而后放到了浴缸里“难不成,只能你撩拨我,却不许我主动?”

      “......”柳青阳已经重重吻上他的双唇,嘴巴被完全包住的任逍遥,只觉双唇麻麻地说不上什么感觉,气息被压迫的厉害,似乎连心跳都没有办法正常了,心里慌慌的却也无力推开他。

      浴缸里的水花不断激荡出不同的形状,两个人一起洗澡并不省水反而很费地方,任逍遥顾不得许多,只觉得自己身体无力,只能被柳青阳十指相扣压在身下。

      原本就有些醉了的任逍遥,后来晕的更严重了,他只记得柳青阳帮他擦头发,抱他回房的时候,自己已经疲乏到几近昏昏欲睡。至于后来躺到床上以后的事情,根本就完全断片了。

      直到二日东方泛起鱼肚白,任逍遥被窗外的的舞剑声惊醒,他穿戴整齐,悄悄倚靠着门边上,独自欣赏着柳青阳的剑花在空中华丽翻飞,一些列的动作贯如行云流水。

      “醒了!”他已收剑站到了跟前

      “我昨天晚上——”

      他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浅笑,肯定道:“很好!”

      “啊?”任逍遥诧异,简直不敢相信,这还是自己认识的哪个柳青阳吗“柳侍卫,你现在撩拨人的功夫,还真是一点不比我差啊?”

      “你教的好!”

      任逍遥呵呵冷笑“还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沉默了一会,任逍遥忽而想到昨日皇上的话,又继续问柳青阳道:“对了,皇上说他自己是个假货,这背后似乎有大故事呀?”

      “嗯”

      “嗯,什么呀,说来听听,究竟怎么回事?”

      柳青阳顿了一会,才缓缓说出:“摄政王之所以要以死谢罪,除了恨错了人,他还做错了一件事——”

      任逍遥仔细一思量,反问道:“难不成还有狸猫换太子!”

      “嗯,差不多!”

      “这皇帝不会真的不是皇室血脉吧?那真龙天子不会被杀了吧,还是尚流落民间?”

      柳青阳有些无奈地看着他摇摇头“你还能想到什么?”

      “戏文里不都是这么唱的嘛,诶,那太后岂不是也知道,皇上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了?”

      “知道!你不会又准备——”

      任逍遥不服气据理力争“诶,我是这么胡闹的人吗?一会你去当值,替我跟皇帝告个别,我就不过去,省的云南王看见我又铁青着脸,那个小气鬼,他似乎见不得皇帝对别人好!”

      他侧目看着他,柔声斥责“怎么不说,是你跟皇上走的太近!”

      任逍遥调笑道:“柳青阳,你这话,我怎么听起来这么酸啊,起码得是百年陈酿的老醋!”

      柳青阳默然而去,就要转过门廊的时候,反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任逍遥一眼,他不知道究竟是从何时起,任逍遥似乎变成了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甚至是不可缺少的一大部分。

      任逍遥手中折扇轻摇,环顾了一圈住了这些许日子的屋子,其实并没有什么行囊需要收拾,不过是可惜了这余下的几坛好酒还没喝完,绝对不能剩在这里,那样也太浪费了。

      他忽而又想起了之前一直请自己喝酒的老嬷嬷,一个机灵醒悟过来,刚好可以带上去找老嬷嬷,作为礼尚往来,自己确实该在临走前请老嬷嬷也尝尝。

      问题是每次一见面两个人只顾着喝酒,彼此都没想过要问问在何处当差,这一时半会到哪里才能找到这老太婆?

      任逍遥仔细想想,每次遇见嬷嬷都是因为去小厨房找吃的,说不定她这会子嘴馋了又去小厨房了,自己也去碰碰运气,说不好真就能遇到了,也顺便告个别。

      她刚要踏过门槛,正巧赶上太后身边的人来找。说是太后要召见他,只是来请的人态度看上去并不怎么和善,自己和太后也并无交情,怎想都觉事有蹊跷。

      可如今自己已经被人堵在门口了,不过以他的轻功半道找个机会逃走也并不难,但是任逍遥转念一想,自己这一逃走,说不定会给柳青阳或者皇帝添麻烦,虽然自己以前做事不计较后果,但是这个节骨眼上,他并不想再给这两个人添烦恼。

      况且他自己也想知道,这太后到底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任逍遥目光流转,只好将手中的折扇悄悄丢在了地上以防万一,其实他心里也不能完全确定,柳青阳还会不会折返回这个地方。

      后宫,太后威严端坐,看起来并不友好。

      任逍遥刚来,就被几个人上来给绑了。

      “太后如此排场,总该让我知道这是为什么吧?”任逍遥问

      “放心,一会哀家回告诉你为什么的。把他关到审讯室!”说着太后又使了个眼色给身边的人,那人倒也是个机灵的,立刻便领会到了这眼神的精髓,警告大家不许声张,更不许走漏风声让皇上知道。

      任逍遥再一次被吊着双手困在了审讯室。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野小子,竟然整日跟皇帝厮混在一起!这张俊俏小脸看起来,就是个狐媚货!”

      任逍遥不屑,冷冷笑道:“太后说这话,未免太看得起我了,也不知道您是怎么看见,我整日和皇上厮混的。”

      “自从你住进宫以后,这皇帝哪里还有个皇帝样,三天两头不是你到他那去,就是他去你那里喝酒,喝得酩酊大醉!说你靠近皇帝究竟有何企图?”

      “企图?企图自然是有的,不过放心,跟你那金贵儿子毫无关系!”

      “少在这里胡说八道,小子,你若是不识相,只怕是要吃些苦头了!”

      任逍遥依旧面不改色“看来是有人在太后跟前诬陷我?”

      “诬陷你,即便是诬陷,为了皇帝的名誉和老祖宗打下来江山,为了天下的太平,哀家也绝对不能允许你留在皇帝身边!”

      任逍遥猜想,太后并不是因为自己和皇帝走的近而找自己麻烦,只不过是作为一个外人,他不该知道皇家的秘密“太后不过是想处置我,何必那么费事找一堆理由。反正我对皇帝没有任何企图,对你们皇宫里的任何事情也都不感兴趣。”

      “没想到你还是个嘴硬的,既然这么不老实,干脆我就再给你加把火。”太后嘴上说着狠话,但是举着被烧红烙铁的手却微微有些颤抖。

      “看来太后并不擅长这些事,只怕您再这么抖下去,会误伤自己!”任逍遥不屑地提醒着

      太后一使劲将那烧红的烙铁按到了任逍遥的身上,身上那块地方瞬间已血肉模糊“我看你能忍道什么时候,还不快说,靠近皇上到底有什么目的?”

      任逍遥咬着牙冷笑,声音低沉道:“痛是痛了点,但是还行能忍住!”

      “还笑,不许笑!”太后又一烙铁按了上去,她讨厌看见任逍遥笑,因为这笑容总是让他想起先皇。先皇早崩,如今她与先皇唯一的孩子也不知生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