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摄政王薨 ...

  •   摄政王的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兵权已经收回到皇帝手里,它很开心赏赐了很多东西给大家。

      各位师父也要回到梅花山庄去了,皇帝大开粮仓赈济灾民,原先的官员也进行了一波大换血,着赈灾粮总算是能顺利地发放到百姓手里了。

      大师傅史忠义大仇已报,也算是了却了多年夙愿,如今已主动辞官归隐梅花山庄。

      任逍遥身体已无恙,只要再修养就天,也要离开皇宫了。

      柳青阳这次主动拎了两坛酒过来找他,让他颇感意外“你确定要和我喝酒?”

      “有何不可?”

      任逍遥摸着下巴,加重语气笑道:“我只是觉得每次都把你喝趴下,传出去是不是不太好!”

      “那我看着你喝?”

      “别呀,那多没意思。来吧,反正你随意就好!”任逍遥举起酒坛,畅饮了几口“对了,你没事吧?”

      “没事!”

      “我是说你家里也——”摄政王这次算是再无东山再起的可能了,他在朝中的党羽,皇上应该会一并清理了。

      柳青阳知道任逍遥想问的是什么“没事,皇上给他留足了面子,让他回家颐养天年。”

      任逍遥点头,这算是最好的结果了,至少对柳青阳来说是这样的“四鬼呐?”

      “都受了重伤,皇上当时把他们直接交给云南王处置。”

      “慕容正?”

      “嗯!”

      “那皇上准备如何处置摄政王,总不能一直关在天牢吧?”

      柳青阳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已薨!”

      任逍遥惊讶地重复了一遍“已薨?什么时候的事情,皇上赐死的。”

      柳青阳连连摇头否认,摄政王是先皇的弟弟,当今皇帝的叔叔。

      皇上原本也只打算让他还权还政,并不是一定要逼他去死,计划削了宗籍降为庶人,这事也就算过去了,可谁知这摄政王知道这么多年自己恨错了人,铁了心要以死赎罪。

      他一直以为是太皇太后当年毒死了他的母妃,所以处心积虑这么多年,不过是要为母报仇讨个说法。直到那天他彻底败下阵来,被关进天牢,太皇太后去探望,才道出事情的真相。

      当年摄政王的母妃因为干涉朝政,串通母家收受贿赂卖官鬻爵,事情败露被当时的皇帝知晓。皇上一怒之下,要下旨将其满门抄斩。

      太皇太后那个时候作为皇后,后宫的一宫之主,亲自跑去找皇帝求情,最后皇上还是看在自己皇后的面子,还有这多年情分上心软了,只是若不大惩小戒一下,只怕后宫嫔妃会效仿反倒没了章法,所以皇上便把这事情交给了皇后,最后皇后为了替摄政王母妃保存颜面,只得找了一个别的借口,赐了她毒酒。

      当时的摄政王,才只是一个八九岁的孩子而已,她只是知道自己的母妃是被皇后赐死的,但他却没想过若无皇上的同意,即便是堂堂皇后,哪里来的权力随意赐死后宫嫔妃。

      母妃死后,皇后怜他幼年丧母,便将其收在膝下,与太子一处养着,共同读书习字。

      任逍遥似乎已经听明白了“这太子应该就是先皇,但是他那么多年伴其左右,就没打太子的主意?”

      “手足之情尚在!”

      任逍遥点头“看来这摄政王还有点良心,既然这样为何不能再大方点,放过人家儿子,岂不皆大欢喜!

      柳青阳轻叹一气“并非如此!”

      任逍遥一边喝酒一边打量着柳青阳,怎么看他眉头紧缩的样子,都觉得他有事情瞒着自己“难不成还有——我不能知道的事情?”

      “没什么是你不能知道,他不好开口,朕告诉你。”一个清脆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

      见是皇上过来,柳青阳和任逍遥刚要施礼,被皇上免了“伤都好了?”

      任逍遥笑的轻松“好了,现在又能活蹦乱跳了!皇上不会是,特地过来看我的吧?”

      “是,但也不完全是,更多的是想找你喝酒。”皇帝毫不介意,拿过任逍遥手中的酒坛,已经猛地喝了两大口。

      “喝酒,你可是皇上,宫里多少人都可以陪你,需要找我喝酒?”

      “心烦,我现在不想看见宫里的人!”

      任逍遥玩笑“我们这里的酒可不多啊,皇上想喝的酣畅,必须得……”

      皇上立刻领会,吩咐随从去搬了几坛子御酒过来。

      任逍遥抓起一坛,一开盖果真酒香扑鼻,皇上果然没吝啬“那就不说,喝就完事了,来,皇上,今天让我们一醉方休!”

      皇上来了任逍遥也就有人陪着喝了,柳青阳不胜酒力,自然也不敢多喝。只是看个眼前两个人似乎也快喝多了。

      此时的皇上,已经恨不得拉着任逍遥去结拜成生死兄弟了,他一边喝一边朝着任逍遥身边挪动。

      两人很快就已并肩坐到了一块,这皇上的体统也是早就没了,竟然把手臂搭到了任逍遥的肩颈上“逍遥,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不用顾忌那么多,不像那个慕容正。你和他们都不一样,你是我见过最特别的一个人!”

      “你也是,你是我见过最不像皇帝的皇帝,没有高高在上的臭架子,我喜欢!”任逍遥说着,已经拉了皇上的龙袍擦嘴。

      皇上有心事,比平时醉的都快,喝多了他的话也就多了“逍遥,朕这皇上当的是真心屈辱,以前是个傀儡现在是个假货,是个被掉包的假货……”

      “被掉包的假货?”

      皇上醉醺醺地点头“偷天换日呀,算了,说了你也不明白,我们继续喝!”

      两人酒坛子一碰继续喝着“你这次立了大功,逍遥,如果你能留在宫里就好了,我要给你封一个大官——”

      柳青阳面色不悦,却也不好直接说什么。

      任逍遥一摆手拒绝道:“一般的官我可不喜欢!”

      “那你想做什么?”

      “我有一偶像叫白玉堂,他被当的大宋皇帝封为玉鼠!我就想做个白玉堂这样的江湖大盗!”

      “白玉堂,朕知道,回头我也让人给你拟一封号……”

      两人话没说完,已被太后打断,她耷拉着脸怒喝:“成何体统,堂堂一国之君,竟如此之态!身边的人都是如何照顾的?还不赶快扶皇上回她自己的寝宫!”

      小太监扶了皇帝晃晃悠悠地往外走,太后怒目瞪了任逍遥一眼并未言语,冷“哼”了一声甩袖而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