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绝命散 ...

  •   任逍遥拼劲了所有力量,踉踉跄跄地跑出了地下密室,因为内力使不出来,无法施展轻功,很快便已被摄政王追上。

      他随手几鞭子抽过去,抽的任逍遥被弹了好远,又重新摔到地上,那月白色长袍之上瞬间已多了数道新鲜血痕。

      打斗声引来了四鬼和王府里的守卫,也引来了他的各位师父,任逍遥知道自己这次跑不了,直接把兵符扔给了齐飞“快走,别管我!”

      一番厮杀下来,齐飞早已带着兵符不见了踪影,任逍遥想的很对,论轻功没人可以追得上自己的小师父。

      百晓生和百媚生直接把柳青阳敲晕了拖了回去,大师父史忠义因为报仇心切,和摄政王对打了几十招后,受了点轻伤已被四师父显通带了回去。

      任逍遥最终还是没走成,他被带进了摄政王府的刑具室。

      为免皇上等人起疑心,摄政王装着什么也没发生,带着四鬼照常进宫赴宴,把审问任逍遥的事情就交给了手下的人去办。

      刑具室里任逍遥的那件月白色长袍,几乎已经被彻底染成了一件血衣。他死活不肯说出偷盗兵符的真正目的“我就是一个江湖飞贼,不知兵符有何价值,不过是看着它值钱,准备拿去换几个钱花花而已!”

      审问的人不信,继续用着刑。任逍遥被痛晕过去好几次,都又被人用冷水给泼醒了。

      “摄政王府是什么地方,铜墙铁壁岂是你一江湖小贼就能进来的。老实交代,三天后你会死的痛快点,绝命散毒发,不过痛一时罢了。若是你嘴硬,王府里的玩意可多的是,够你受的!”

      任逍遥不屑地啐了一口,弄得那人满脸血腥子“没文化真可怕,我纠正你一下,我不是一个人,我们是一群人,你是狗眼瞎了,还是脑子里装的豆腐?”

      审问的那人抹了一把脸,早已经被任逍遥给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愤怒地抓起一把细竹签,一个一个地扎进任逍遥的指甲缝里。

      “十指连心,我看你小子能撑几时!”那人一边狞笑,一边已将剩余竹签,扎进了任逍遥的膝盖逢里和脚趾缝里。

      任逍遥痛的背上已经渗出冷汗,脸上却依旧冷笑,嘴上还是不饶人的挖苦。

      “还真是个硬骨头,什么都不怕了是吧!别说,这张脸倒还真是长的不错,可惜了,脱胎成了一个男人,如果是个女人也是美娇娘,哥几个真也想怜香惜玉一把!”那人捏着任逍遥的下巴,拿着一把烧的通红的匕首,在他眼前来回晃动着。

      “你想干嘛?”

      “想干嘛,想让你尝尝,它从脸上划过的滋味。”那人手中的匕首刚靠近任逍遥的脸,在被灼伤的那一刻,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在耳边响起,柳青阳的长剑已经将那柄匕首击落在地。

      刑具室里的人早已无力反抗,只能跪地求饶,从不恋战的柳青阳这次并没有饶他们,长剑起落间那几人均已倒地。

      “你们怎么这么快就来了,皇宫里都顺利解决了?”

      他顾不上回答,只想尽快解开任逍遥手腕上的吊绳“还能走吗?”

      “恐怕——”他还未及说出口,人已经落在了柳青阳的怀里。

      皇宫里太医正在会诊,却个个都是一脸的愁眉不展“这外伤倒是不打紧,只是——体内的毒,扩散太快,这绝命散恐怕已经没——”

      皇上着急,一脚将那回话的太医,踹的往后倒了好几步远“废物,全是废物,还不去想办法!”

      小师傅齐飞怒气冲冲跑去天牢找摄政王要解药,折腾了半天才知道这绝命散,一旦中毒超过三个时辰,早已扩散到血液即便有解药也无济于事。

      柳青阳守在任逍遥床边,始终一言不发安静到可怕,只是小心翼翼地为他擦拭着手指上残留的血迹,自己却早已红了眼眶。

      百晓生语调平静,劝了大家出去,让逍遥好好休息。

      屋里只剩下柳青阳照顾着他握着任逍遥的手,轻轻吻了一下,心疼的眼泪终是没能忍住。

      过了好一会,任逍遥才悠悠转醒,脸色苍白气若游丝道:“是我们胜了吗?”

      柳青阳点头,轻轻“嗯”了一声,拿了枕头靠在任逍遥背后。

      “痛吗?”

      任逍遥笑道:“说不痛,你肯定不信,但是真的没有看上去那么痛。柳青阳,我是真的想跟你喝酒、洗澡还有——”

      他强撑着笑意,柔声承诺“会的!余生我会陪你,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这话也不知任逍遥是不是完全听到,他依靠着枕头早已沉沉睡去,柳青阳便一直这样寸步不离地守着他,守着他醒也守着他睡。

      任逍遥一直昏昏沉沉睡了有七八日,才算恢复了体力醒来,身上的毒也解了,众人也都宽了心。他看看几位师父都在,却唯独不见二师傅百晓生,“为何不见二师傅?”

      众人沉默,任逍遥反倒更是心急“二师傅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我那日明明中了摄政王的绝命散,为什么会没事!”

      柳青阳抓着他的肩头“逍遥,冷静!二师傅他没事,只是暂时离开了这里而已。”

      “离开了这里,他去哪里了?”任逍遥拉着柳青阳的衣袖追问道

      “他和赛神医一同回了长白山!”

      任逍遥诧异“赛神医?他不是从不下山的嘛!”

      显通接过了话“他下山,是因为这世上有一个能让给他心甘情愿下山的人!”

      任逍遥还是不相信,自己身上的毒能这么轻而易举就解了“二师父他真的没事,你们都没骗我?”

      众人点头,却无一人正面回答。百晓生自长白山一别,再没和赛神医有过任何联系,那晚却为了救任逍遥,连夜赶到南山主动去找赛神医。

      显通说的没错,如果世间没有百晓生,赛神医可能会一辈子隐居在南山。但偏偏百晓生是他这一辈子的心病,一生的心甘情愿。

      任逍遥的身上的毒,连解药都解不了,凭什么赛神医可以?那是因为只是要是百晓生想要的,赛神医他大概拼了命也会帮他实现。所以他把毒引到了自己身上,不过是一命换一命的笨法子。

      百晓生对他也并非无情,甚至可以说还不比赛神医少,于是两个人谁也不让谁,抢着把毒引到来了自己体内。

      生则共同生,死也一起死。对于两人而言,最好的岁月,最痛的时光都在长白山,缘分开始的地方,也是生命消逝的地方。

      所有的故事原本就该如此,有始也有终,如果没有这次的绝命散成全,谁知道他们二人还要多少年,才能再度重逢,才能彼此敞开心扉。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