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一剑之仇 ...

  •   夜幕早已笼罩整个皇城,新月如钩歪斜悬挂于半空,淡淡地照着琉璃瓦顶。

      任逍遥一袭若雪锦缎华服,白玉柄折扇别于腰间,双腿盘坐在屋脊之上,正用刚刚顺手偷来的玉玺,悠闲地敲着核桃,周身摆着几个已经喝光的酒坛子。

      吃着自己动手所得的核桃仁,他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自言自语道:“当个盗贼多好,为什么我的盗贼师傅们.....反正我一定要成为江湖飞贼,还得是名震江湖的飞贼!”

      他刚一起身,左耳微动,却只听得利刃划破空气,直逼自己而来。任逍遥一个顺势空翻,待双脚稳稳落下时,那原本朝自己刺来的长剑,已被他夹在双指之间。

      任逍遥眼睑微抬,只见长剑的另一头,同样是位颇有英姿的年轻男子,此刻正与自己迎面而立。

      那人刀削眉,高鼻梁,轻抿着唇,一双漆黑的眼珠眸光内敛,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距离感。一身菁蓝束口长袍,一丝不苟直垂脚踝,看装束像是皇宫侍卫。

      正如任逍遥所见,突然出现的这人,正是今晚负责皇上寝殿当值的御前侍卫——柳青阳

      柳青阳的目光也顺着剑身,看向对面的任逍遥,只见他面如中秋之月,比起他此时身上的白衣,和手中玉扇也毫不逊色,眉目清秀临风而立,似笑非笑却是三分轻佻,竟比寻常女子还要精致无二。

      “何人?胆敢夜闯皇宫!”

      任逍遥一字一句回道:“任——逍——遥!你又是谁?”

      柳青阳不语,手腕稍一用力,任逍遥被闪了一下踉跄后退。

      剑芒瞬时闪过,柳青阳手中长剑再度刺来。任逍遥闪避,手中白玉柄折扇也早已顺势撑开。

      那把折扇宛如盛放的白牡丹,在手中花式翻转。任逍遥神情自若笑道:“功夫不赖,我只是取点需要的东西而已,你不至于要这样找我拼命吧!”

      柳青阳不回话,双方动作不减,两条人影映着月光,在琉璃瓦顶之上窜来跳去,速度快而利索。

      任逍遥自认为功夫不错,几个师傅的精髓都学到了,却不想如今也就过了那么几十招,竟然接的有些许吃力。自己一颗心几乎快要跳到胸膛外了,但外人是不可能察觉到的,就算是贴在脸上看,他也还是那一脸的轻佻诡笑,永远的让人琢磨不透。

      然而柳青阳的长剑,还是毫无意外地架在了任逍遥的脖子之上,他声音清冷问道:“东西在何处?”

      任逍遥不屑道:“你来晚了,已经被我吃完了!” 他下巴微扬,映着月光,整张脸上反倒又多出了几分的邪魅。

      柳青阳看了他一眼冷冷道:“不是问这个”

      任逍遥眉头微蹙,“不是问这个,还有什么?难不成你说那块破石头?”

      柳青阳不直言对否,只是沉声道:“拿来!”

      见柳青阳说话这般的不情愿,任逍遥偏偏又对于这样的人总是特别感兴趣,他眼珠一转,故意装作什么也不明白的样子,笑问道:“都已经吃到肚里了,难不成要吐出来给你,还是……”

      柳青阳不理会他,只是手腕稍稍又一用力,将任逍遥脖颈之上的剑刃压的更紧了。

      任逍遥眸光闪动,继续道:“好好好,你别乱来,我给你就是——”

      他故意拖长调子,趁着柳青阳不备,施展轻功就要飞走,刚一离地却被柳青阳一把抓住脚腕拉了回去。

      任逍遥手中折扇在一隙间掷出,直朝柳青阳而去。柳青阳侧身闪避的同时,任逍遥登时一个单腿回扫,身体在空中翻转,已挣脱抓住自己的那只手,稳稳落到地上。掷出的那把折扇,在空中旋转了数圈后,也再次回到手中。

      剑芒扇花在半空挥舞不停,攻守之间柳青阳的剑刃已划过任逍遥的手臂,他那白色衣袖顿时被浸出一块鲜红。

      任逍遥沉色,目光扫过那块鲜红,心头虽已生怒,但是他自知若论武功和内力,自己都远远比不上眼前的这个人,此时逞能硬拼,只能白白吃眼前亏。

      柳青阳也顿住了招式问道:“玉玺在何处?”

      “不就一块破石头嘛,你以为小爷稀罕,给你就是!”他手腕一转,玉玺已从袖口落入手掌,任逍遥随手一掷,同时被扔出的还有烟雾球,顿时眼前烟雾弥漫。

      “这一剑之仇我迟早是要报的,后会有期!”在这白色烟雾之中,任逍遥已经顺利逃脱了柳青阳的挟制,并溜出了皇城。

      柳青阳一时被困住,待眼前烟雾渐渐散去,任逍遥早已不见了踪影。他内心暗想,就算方才不被烟雾困住,想追上他也是不容易的。虽然他招式的杀伤力不足,但是此人轻功精妙绝伦又诡计多端,寻常招式倒也难以困住他。

      柳青阳想不明白,他夜入皇宫不为行刺,却又盗取玉玺,究竟有何目的。

      任逍遥单手按住伤口出了皇城,又从裙摆上撕下一条布,缠在手臂伤口处止血。

      他越想今晚的事情,心里越是气愤。被人用剑架在脖子上不算,手臂还被人给拉了这么一个口子,这可是平生头一遭,说什么也不能就这样算了。

      然而眼前他确实有些疲乏了,心里盘算不能这副样子回到梅花山庄,一定会被大师傅骂,先找个地方,好好补上一觉再做打算。

      城郊不远处就有一个义庄,他再熟悉不过了。躺在义庄的棺材里,一趟进去就是好几日。

      直到有一天夜里,他实在口渴难耐,五脏六腑都需要琼浆玉露的浇灌,无奈只能先从棺材里跃出来。

      衣袖上的血迹已经风干,他解掉手臂上缠着的布条,看看伤口也已基本愈合。虽然伤口不再有任何痛感,但是这一剑之仇他势必要讨回来。

      城郊这个地方,夜间没有什么酒肆开着。任逍遥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又垂眸看看那血迹尚存的衣袖,顿时嘴角浮出来狡黠的笑意。他脚尖轻点,几个起落便已闪进了树林,如一缕青烟消失在了城郊密林之中。

      至于要去哪里,他主意早定,自然是要去那个最繁华,美酒最多又不用出银两的地方。

      主要他该去找一个人了,那个几天前刺伤自己的小侍卫,是时候去报那一剑之仇了。

      任逍遥站在皇宫的屋顶之上,白色裙摆如同江中涟漪随风轻舞,皇城之内来来往往的,是一队接着一队负责夜巡的士兵。

      他俯视良久,并未寻到柳青阳的身影。

      任逍遥狡黠一笑,暗自道:“既然我找不到你,那就只能让你来找我了。你要看守这里,那我偏要把这里搅个天翻地覆。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你如何收场,如何还能那般从容冷静!”

      他从屋顶一掠而过,直奔御膳房。待吃饱喝足之后,绕过重重守卫,到前几日拿玉玺的那地方,又找了支皇帝批阅奏折的御笔,蘸满墨汁,给这个皇城里正在熟睡的人们,几乎每个人脸上都留下了不同的标记。

      有些画的是条狗,有些画的是只羊,还有的画头猪或者王八之类的。当然也有的人他觉得能看过去,就画了一朵梅花在人家脸上。虽然任逍遥的绘画技术确实不怎么样,但是他非常用心的给每一个人都做了精心搭配。

      通宵的这番操作不过只是顺手恶作剧而已,既然来了自然是要搅出点大动静来的,至少要让人都知道,不然有什么趣。

      他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找了几桶煤油,从皇帝的龙椅处沿着大殿地面一直泼到了门口。要让天亮来上早朝的所有人,都摔个仰面朝天,让他们最好在床上躺上几天,最好是不能上朝,那些奸臣庸官也可以放个假,少出些馊主意迫害忠良压榨百姓。

      完事一拊掌,“应该留个名,可是那小子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否则小爷要让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任逍遥微微摇头轻叹一气,内心有些遗憾,然而他转念一想:“我既要在江湖扬名立威,又何必把机会留给别人!”

      于是他提笔留字“任逍遥”,将字条往皇帝桌案最显眼的位置上一拍,他翻身一跃上了屋顶。

      却见四个蒙面黑衣人,正在围攻一身着蓝衣的皇宫侍卫。

      待看清时才发现,那身着蓝衣的侍卫正是那日刺伤自己的人。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