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第三章

      “岳林,查一下给常金轩那车办理赔的理赔员的详细信息,我现在就要。”

      一进办公室,林冬即刻下达命令推进调查。

      组里人早已习惯了他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在这间办公室里根本没有摸鱼的功夫。旁人总道悬案组是全局最轻松的部门,毕竟偶尔还能休个大礼拜呢,却不知他们只要人在岗上,就没一秒钟闲着的时候。不在岗的时候也不清闲,夸张点说,有时候林冬一个电话过去,就是蹲厕所呢也得憋回去立刻开工。

      见他进屋,组里唯一的警花何兰立刻起身:“林队,肖新旗那个案子和检察院约的下午两点半开会,您看有时间参加么?”

      “我下午要去看守所提讯,有唐副队在就行。”林冬说着一顿,视线扫向房间内最角落的办公桌, “秧子,把你之前给我发的理赔报告上的照片全部清晰化。”

      “已经做好放在3号公共文件夹了。”

      办公桌后,被三张显示屏完全遮挡住的人稍稍直起身,露出秧客麟那张黑眼圈比林冬还重的脸。都来了半年了,要是干活还让老大一步一催,那就该打包回家了。组里除了林冬和唐喆学是警校科班出身,其他人全是社招进警队的。社招的好处是自带专项技能,缺点是体能参差不齐,比如今儿请假的那个,文英杰,十分有规律的结一次案发一次烧。

      何兰笑文英杰比她一个女生还娇气,请病假比大姨妈还准时。每次文英杰都只是笑笑不说话,但只有林冬和唐喆学知道,他身体不好是因为有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进警队之后才查出来的。原本他可以办理病休,但看到悬案组发的内部岗位招聘通知后,还是填写了申请材料。面试时他坦诚的告知了自己的病情,希望他们可以给他一个机会,如果实在拖后腿再辞退他也无妨。

      林冬欣赏他的坦诚,但做警察对身体素质的要求摆在那,一开始并没通过对方的面试。直到有一天邮箱接到封文英杰发来邮件,打开一看,是宗多年未破的悬案——死者名叫连桦,是文英杰的母亲。

      连桦生于舞蹈世家,自小随母亲学习芭蕾舞,二十出头便获得了国际大奖,后任职于舞蹈学院,年过四十依然美丽高雅,于一次晚归的途中被歹人奸/杀。那时的文英杰还不到十岁,多年过去,案件始终未能破获。

      文英杰在信里说,他之所以想来悬案组,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亲手抓捕杀害母亲的凶手。这并非林冬他们辖区的案子,但悬案组是拿部里特批办案经费的部门,有跨区域调取案件的权限。只不过做警察这份工作,掺杂个人因素并非好事,因其容易使人盲目。如果这封信是发到别的领导手里,没二话,肯定直接打回去了。但当时的林冬看着摆在书桌上那七位殉职战友的遗照,再看看文英杰发来的案子,犹豫了整整一个晚上,最终回复了“你来参加二面吧”的邮件。

      悬案组成立后的第三个月,连桦的案子正式告破,潜逃了将近二十年的凶手由文英杰亲手铐上。除了林冬,没有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押解犯人回来的路上文英杰发起了高烧,他没说,一直撑到下火车,结果还没走出月台就晕倒在地。唐喆学把他送进医院,医生调出既往病史时才知道这小子有白血病,登时腿直发软。回去和林冬好一顿嗷嗷,说不该瞒他,当时抱着文英杰往救护车上送的时候,他感觉像抱着块烧得通红的碳,从来不知道人还能烧成那样。

      母亲的案子结了,文英杰在病床上给林冬发了辞职报告,可一礼拜过去了,领导那边却一点动静没有。他出院后去找林冬,被一句“你当警察就为家里人办事啊?”给怼了回去。后来文英杰和唐喆学念叨,说有林冬这样的领导,就是死在悬案组,他也值了。

      若非不好当着同事秀恩爱,唐喆学必须得说:“那可不,我老婆就是有这人格魅力。”

      但组里个个都是人精,即便林冬极力隐瞒自己和唐喆学的关系,还是早就被组员们看出了蛛丝马迹,只不过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保持沉默而已。比如眼下,唐喆学刚从何兰那顺了片高纤饼干,而林冬埋首于笔记本电脑视线都没斜一下,却会提醒对方脸上沾了饼干渣。

      岳林听了笑得肩膀直抖,紧跟着被林冬催促道:“岳林,还没查到?”

      “查到了查到了,马上。”

      说着话岳林按下发送键,起身离开座位走到林冬的办公桌前。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是清晰化后的现场调查照片,林冬抬手指向停在路边的一辆车的车窗,说:“你看,玻璃车窗上反射出的是禁停标志,同时车挡风玻璃上贴的是罚单,说明只要是在这里停车的,都会被贴罚单,既然有罚单一定会被录入系统,但常金轩那辆车在系统内并没有未缴罚单记录,所以他当时对理赔员的叙述——”

      电脑屏幕切到理赔记录页面:“说车在那停了一天一夜,然后发现的被盗,显然不切实际,作为有经验的理赔调查员,不该在对现场进行调查后发现不了问题。”

      点点头,岳林说:“负责这个案子的理赔调查员叫顾黎,常金轩的事儿结案之后没多久,他就从保险公司离职了,现在在一家拍卖行工作。”

      “年龄?”

      “五十二。”

      林冬眼神微动。五十二,和常金轩同岁,又都是本地人,那么有没有可能……

      “秧子!”

      “到!”

      “查一下,常金轩和顾黎有没有交集,学校、户口所在地、常驻地址。”

      “稍等!”

      因早些年缺乏电子化信息存储方式,一般来说年过五十的人的相关信息检索相对来说比较麻烦,秧客麟花了大概半个小时才查到,常金轩和顾黎上的是同一所初中,而且两个人的初始户口登记地在同一栋居民楼里。

      一页页的过着资料,渐渐的,林冬的眉心微微拧起。一旁的唐喆学看了,默契的替他说出想法:“你认为,顾黎不光是在理赔案上有问题,甚至连常金轩的失踪也与他有关?”

      “是,一开始我认为,顾黎是为了拿回扣而帮常金轩打掩护,现在看来,很有可能顾黎本身就牵涉其中,甚至有可能,用车来藏匿尸体就是他出的主意。”林冬摘下眼镜,搓了搓发胀的眼眶,“可找不到尸体和宝马车,恐怕从他们嘴里撬不出实话来。”

      对此唐喆学毫无异议。一切都源于推测,虽然经过调查,已有的线索可以串联起来,但尸体呢?没有尸体,无法立案,更别妄想从嫌疑人口中撬出真话。

      早前有一个案子,当时所有证据都指向是男人杀害了妻子,可找不到尸体,男的一口咬定老婆跟别人跑了,警方也拿他无可奈何。直到悬案组接手,再次接受询问的时候,男的还是这套说辞,那副对警方的调查不屑一顾的劲儿,让唐喆学看了拳头直痒痒。后经调查,在男子同村一户人家的地基之下挖掘出了失踪女子的骸骨,最终将其绳之于法。

      但那是因为技术问题造成的悬案,早些年没有X光探查设备,不可能挖了人家地基去翻尸体,而且当时同村有好几户都在翻建新房,挖谁不挖谁如何确定?万一全挖了可还是没有呢?这责任谁来担?就知道破不了案骂警察,可真出了问题,脱警服丢饭碗的又不是骂人的那些家伙。

      目前的难点是找到尸体和车,证实林冬的推测,有了确凿的把握之后再传讯相关嫌疑人。办悬案就是这样,合理猜测加必要证据,而后者是破案的关键,却往往难以获得,不然那些案子也不至于一悬就是十几二十多年。

      沉思片刻,林冬屈指一敲桌面,开始布置任务:“秧子,你继续挖常金轩和顾黎的信息,看他们在朱彬失踪之后还有没有交集,如果有,把情况摸清楚,岳林,你去鉴证那边拿一下李烨那个案子的物证报告,吃完饭跟我去看守所做二次提讯,何兰,你和唐副队再仔细过一遍肖新旗那案子的卷宗,如果让检察院打回来破了悬案组零补充侦查的记录,别怪我扣光你俩这月工资!”

      三五个案子并行实乃悬案组常态,哪个案子的线索上来先办哪一个,绝不坐椅子上干等着耗时间。而每一个案子的进展程度和所到司法环节,作为悬案组负责人,林冬无需看备忘录亦可了然于胸。且赏罚分明,干的好,去领导跟前替下属抢荣誉没人能比他脸皮厚,可要是干不好,呵呵,食堂不要钱的馒头有的是。

      唐喆学可是领教过,替岳林背锅,好家伙,直接一个月白干。不过也无所谓,打从跟林冬在一起之后,他好像就没见过自己的工资卡,莫名沦落到和罗家楠一个地步——兜比脸干净。

      TBC

  • 作者有话要说:  云家攻们的一大特点——兜比脸干净,哦不,老陈老赵那对儿例外~
    求收,求包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