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已更03 ...

  •   文舞被带到基地后方的空地上,看到了一条花花绿绿满身尖刺的变异蟒。
      
      她浑身毛骨悚然,却极力克制住心中的恐惧,接过许诺手中的匕首,一步一步地靠近这个外表可怖的大家伙。
      
      许诺安慰道:“别怕,它中了麻醉.枪,一天之内都不会醒,本来是要给思睿研究用的,没想到他……”
      
      怕给文舞压力,她闭口不再提,但眼底不自觉地流露出恳求和急切。
      
      杀怪做贡献,改变未来的走向,只要文舞说的异能都是真的,她就是思睿仅剩的一线生机!
      
      文舞也明白,自己现在多耽搁一秒都有可能错过救人的时机。
      
      她紧咬着唇,握住匕首高高扬起,“许队长,我从小晕血,等下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昏过去,你一定要把我掐醒,不管掐人中掐大腿还是掐胳膊,千万别手软!”
      
      说罢,她闭上双眼,猛然挥着匕首刺下去。
      
      一股冰凉的液体溅了她一脸,浓烈的血腥气疯狂地往她鼻孔里钻。
      
      文舞强撑着继续刺下第二刀、第三刀,明明没睁眼去看,脑子里却忽然天旋地转,往后栽去。
      
      噗通。
      
      许诺堪堪接住她,怎么摇晃都不醒,不得已轻轻掐了她胳膊一下。
      
      人没反应。
      
      许诺焦急,大喊一声“对不起”,狠狠地掐了她一把。
      
      这次文舞终于睁眼,二话不说,捡起掉落的匕首再次朝变异蟒砍了上去。
      
      她逼自己瞪大眼,看着鲜血迸发的一幕,口中念念有词,“我就不信了,我小时候那么胖,我都能减肥练舞考上舞蹈系,我妈说只要肯坚持,除了学习没有我做不到的事!一条不会动的蛇而已,我可以的,我可——呃。”
      
      又晕了。
      
      许诺一回生二回熟,上前就是狠狠一掐。
      
      文舞跳起来,捡起匕首咔咔继续干。
      
      许诺在旁边干着急,忍不住问:“我能帮你砍吗,俩人快点,最后一刀留给你。”
      
      文舞立刻在心里问系统,“妮妮,行吗?”
      
      「当然——」
      
      系统不知何时学会了大喘气,「不行,这变异蟒是他们抓回来打晕的,身上本来就不少伤,想要贡献点,至少50%以上是你亲自动手击杀才作数,万一她加入导致你最后只打掉49%的血,那就白辛苦了。」
      
      文舞表示明白,婉拒了许诺的好意,抡起酸疼的小臂继续砍。
      
      眼前再次模糊时,她气势十足地朝许诺喊:“来呀,掐我!不要怜惜我这朵娇花!”
      
      话音没落人已经扑街。
      
      许诺抽着嘴角,上去又是狠狠一把。
      
      因为不放心特意来看看情况的温司令:“……”
      “年轻就是好啊,朝气蓬勃。”
      
      他没上前打扰二人,在被发现之前转身离开。
      
      一刻钟后,半截白皙的胳膊上布满淤青时,文舞终于不晕了。
      
      她开始吐。
      
      吐着吐着,脑海中终于传来系统无比美妙的声音,「恭喜宿主成功击杀一只变异蟒,奖励末世贡献1点。」
      
      文舞精神一振。
      
      虽然只有1点,但够用了!
      
      她立刻调出浅绿色的文章页面,握住光笔,将“司机已经被沙蝎啃遍了全身”的“啃”改成——
      
      嗯……看吗?
      
      那不是得被扒光衣服,就算对方是沙蝎也不太好吧。
      
      文舞羞涩地回头求助,“许队长,一个人被沙蝎怎么遍全身比较安全?只能说一个字。”
      
      许诺一直在旁边观察文舞,自然看到了她凭空做出握笔动作,仿佛在空气中书写什么,猜测这大概就是她预知异能的使用方式。
      
      快速一想,许诺道:“黏遍全身吧,我跟沙蝎战斗过,沙蝎体态庞大外壳坚硬,头部柔韧度差,两只黏在一起钳子就能互相卡主对方,把人完全遮在中间,不仅可以防止它们咬人,还能抵御其他沙蝎进攻。”
      
      文舞左手比划ok,右手握住光笔快速地写下nian……舔。
      
      “应该是这么写的,没错吧,妮妮?”
      
      系统:「……」
      对方不想和你说话,并自动陷入休眠。
      
      文舞没收到回应也不在乎,连忙将这个喜讯告诉许诺。
      
      恰好基地门口走进来一支救援队,许诺一眼看见带队的人,激动地冲上去大喊:“俞队,思睿在北边,一窝沙蝎!”
      
      她急得话都没说全,待要补充时,刚结束一次远途搜救任务的俞队长已经带着人匆忙掉头离开,看方向正是去了北边。
      
      文舞听见那声“俞队”好奇地望过去,只来得及目送一行人的背影消失在基地门口。
      
      她紧绷的精神一松,身体透支的疲惫感袭上头,再次昏了过去。
      
      同一时间,在救援基地北边一里地附近,出来搜索物资顺便找“文舞”下落的蒋之田、徐欣怡驱车经过。
      
      两人幸运地发现了一辆翻倒的卡车,车上的物资散落一地。
      
      可惜他们来晚一步,司机已经被沙蝎……舔遍了全身???
      
      这群沙蝎是有病吗!!!
      
      **
      
      文舞这次昏迷比上次还夸张,足足睡了一天一夜。
      
      也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她时不时地呓语着“爸爸,别走”,醒来时已经泪流满面。
      
      睁开眼对上应准疑惑的目光,她赧然地坐起身,用袖子抹掉泪水,“不好意思,做噩梦了。”
      
      应准“嗯”了一声,听不出情绪,“国家不会丢下你,也不会丢下任何人,不用担心。”
      
      文舞心知他误会了,这个爸爸不是那个爸爸,但有关家里的事她不想多说,于是顺着他的话点点头,没做多余的解释。
      
      应准又道:“我来是想跟你说声谢谢,思睿是我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我已经听许诺说了,谢谢你当时没有放弃他。”
      
      文舞一下想起来这事,连忙问:“那他人怎么样了,平安无事吗?还有你那边,也都救回来了?”
      
      应准颔首,刚要细说,木板门被从外敲响,发出沉闷的嘟嘟声。
      
      “我听到有说话声,人醒了?方便进去吗?”一个柔和的嗓音传来,光听声音,文舞仿佛已经看到了声音主人温暖如春的笑容。
      
      “是思睿,他怕人多吵醒你,一直等在外面,想跟你当面道谢。”
      
      文舞不好意思地摆摆手,“不用不用,我其实没做什么,也不一定就是我的功劳,多亏当时另外一支搜救队回来,许队长跟他们求助——干嘛这么看我,你的表情为什么这么奇怪?”
      
      应准脸上难得出现一丝笑意,“还是让思睿进来,自己跟你说吧。”
      
      文舞没再推辞,应准起身开门,须臾推着一把轮椅走进来。
      
      坐轮椅的人额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却掩不住清隽的眉眼、温润的气质,莫名让文舞觉得有点眼熟。
      
      但她很确定,自己以前从没见过这个人,更何况他还是书中的角色。
      
      不过很快文舞就知道了原因所在。
      
      温司令随后走进来,和轮椅上的人一起,动作缓慢却郑重地朝她鞠了一躬。
      
      “感谢你,为了思睿所付出的努力,让我这个当爷爷的没有白发人送黑发人。”
      
      “你好,我叫温思睿,谢谢你的帮助,否则我不可能等得到基地的救援。”
      
      文舞不好意思地连连摆手,虽然她自己见识过“跑不停”的威力,但这次效果如何还真不好说。
      
      总之还是多亏了救援队的英雄们给力。
      
      温思睿笑道:“不用谦虚,毕竟要不是你的能力,那些沙蝎不可能一直在那舔我,这种事前所未闻。”
      
      文舞:“……”
      她可能语文不好,但中文听力还行。
      
      所以她当时写的是“tiǎn”,不是“nián”?
      
      一时之间,她竟然分不出温思睿是在谢她还是在损她,就很尴尬。
      
      温思睿似是回想起什么有趣的细节,忽然轻笑,“对了,当时隔壁避难所的异能者路过,看样子是想打那一车资源的主意,我趁机假装刚刚觉醒异能,操控着沙蝎舔自己,那两人怀疑我是个变态,没敢碰那些资源就跑了。”
      
      文舞这边刚接过应准递来的水杯,闻言噗嗤一下。
      
      但水资源这么宝贵,浪费可耻,她一把捂住嘴,咳咳咳半天将水咽下去,一滴也没喷出来。
      
      屋里的人都被她这模样逗笑。
      
      温思睿也忍俊不禁,“所以,你这次不仅救了我,还间接护住了这批救急的资源,基地的百姓们也都很感谢你。”
      
      温司令颔首,感慨道:“你是咱们基地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异能者,我知道,避难所可以给你提供更好的待遇,但你还是选择来这里,感谢你的信任和付出。”
      
      文舞一刹那心中滚烫,头脑发空。
      
      她语无伦次道:“所以你们相信我了对吗,谢谢,谢谢,我以后一定努力,跟你们一起保护大家!还有对不起温爷爷和应队长,我没想到……我当时还觉得你们太理智太无情,对不起!”
      
      说完意识到,完蛋,她这不是把自己给卖了?
      
      表情裂开,眼神呆滞。
      
      温司令的笑容越发慈爱,“好孩子,不用道歉,你并没做错什么,只是从我穿上这身衣服、站在这个位置起,保家卫国爱人民就不再是个口号,我先是基地的负责人,才是思睿的爷爷,我的决定,无愧于心。”
      
      文舞脑子里突然出现另一个男人温和的声音,跟小小的她说着同样的话。
      
      “小舞啊,你看,这是爸爸给你带回来的礼物,漂不漂亮?喜欢吗?”
      
      “不漂亮,不喜欢,妈妈哭了,不让我理你,姥姥姥爷舅舅舅妈都说你是坏人,你和其他坏人一起做坏事。”
      
      “对不起,是爸爸不好,让你和你妈受委屈了,爸爸这次离开,去的地方有点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你记得,长大后无论遇到什么事,不管别人说什么,自己要无愧于心……”
      
      他再也没回来,回来的只有一枚卧底立功的奖章。
      
      为了他们母女的安全,东西是悄悄送到家里的,在左邻右舍眼里,她爸爸依然是那个坏人。
      
      眼泪一瞬夺眶而出。
      
      哭着哭着,她发现屋里三个男人,老的老少的少,全都是一脸的不知所措,正互相偷偷打着眼色。
      
      温司令:“小姑娘哭了要怎么哄?”
      应准:“没经验,问思睿。”
      温思睿:“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哄过,明明是你经验丰富,我记得小时候你没少打哭我,之后都是怎么哄的?”
      应准:“晾着。”
      温思睿:“……”
      
      文舞实在忍不住,又破涕而笑,搞得自己像个疯子一样。
      
      忽然,屋外传来一阵叫骂声。
      
      茅草屋隔音差,不用开门文舞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一个老头儿嚷嚷着,“你这个畜生,怎么有脸回来,应队长当初就不该救你!还有你们几个,想跟他去避难所是吧,行,把基地发给你们的武器还回来,一群白眼狼!”
      
      温思睿哂笑,“要不是知道蒋之田建立的是避难所,我还以为他搞传销呢,到处拉人入伙,隔三差五就来这么一回。”
      
      应准面色冷然,“我出去看看。”

  • 作者有话要说:  【喵~】灌溉营养液 +7
    【实习判官Kray】灌溉营养液 +5
    么么哒,感谢两个小天使的浇灌,看到熟悉的名字太开心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