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第5章
      沈淮先到剧本围读的会议室。

      封凌来的时候,他正跟导演说话。

      酒店最大的会议室,并排放了两个长方形会议室,其中一个,导演坐在上位,沈淮和封凌左右挨着他相对而坐。

      封凌似乎刚洗过澡,吹风机吹过的头发还有一层未散干的潮气。

      沈淮视线从他头发上移开,翻开剧本低头看,不知道想到什么,嘴角抿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

      第一次剧本围读,其实就是让演员们互相熟悉,并对剧本和人物有个系统的了解,以聊天的方式展开。

      首先剧组的导演们要知道演员们的情况。

      其实,大概都知道。

      “你们两个都没演过同性题材的影视剧,拍起来并不简单。”导演说。

      其实他有点想知道两人是不是直男,对和男人拍感情戏会不会抵触。

      可,他哪敢,必然不能这么问。

      谁知道有个人主动交代了。

      封凌点头,“确实有难度,我这个直男都没看过耽美小说,更别说拍戏。”

      会议室沉默了几秒。

      坐在真皮椅子上的导演向后一靠。

      隔壁会议桌上的编剧和副导们开始在笔记本上敲字,或者手写着什么。

      沈淮原本正翻看剧本,封凌说这句话时,他食指和中指正夹着一页白底黑字的剧本。

      他看剧本有个习惯,用中指翻页,翻开的书页自然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方便来回翻看,揣摩剧本前后台词和情节。

      那手指一看就是从未干过活的,指腹泛着细细一层粉,白纸都被衬得粗糙死白了起来。

      两根手指掸了掸纸张。

      在封凌看来,那声音有点响。虽然别人都没察觉到。

      沈淮似笑非笑地抬头看向封凌。

      封凌顿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还在继续说:“我是个纯直的直男,会给剧组带来不便吗?”

      导演不知道怎么说。

      这年头拍耽改剧的男演员那么多,当然不会全是直男,就算拍了在外面也坚定地称自己是直男的也不少。

      当然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这么在剧组过于堂而皇之地说开,他真没想到。

      “不会有问题。”沈淮说:“就是后面宣传可能要重新规划。”

      直男封凌问:“为什么?”

      沈淮意味深长地说:“直男卖腐,打入地府。”

      “……”

      封凌的经纪人在他回国第一天就跟他说了,国内拍耽改剧,在宣传期和热播期默认是要两个主演炒cp的。

      他是直男。

      沈淮这是告诉他,既然这样,他们不能再炒cp。

      这样更好。

      应该更好。

      但是,可能是他天生有逆反心理,听沈淮这么说有点不服气。

      这几天晚上他看了,几乎每部耽改剧两个主角都在炒cp,难道他们都是弯的?

      不可能。

      没想到沈淮不仅对戏要求高,道德标准还这么高。

      这大概就是艺术家吧。

      封凌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说。

      导演见气氛有些凝滞,开始缓和气氛。

      他不是第一次拍耽改剧,对于直男拍耽改剧相当有经验,何况这剧本有天然优势。

      导演说:“这剧本我一年前就拿到了,脑海里关于朱夜曦的形象就是沈老师,我做梦都想沈老师来演。”

      沈淮接话:“为什么?”

      导演专门提出来,自然不会说大家都知道的,什么演技好,流量高。

      “朱夜曦不是很多男扮女装的戏吗?”导演说:“我无法想象一个男的男扮女装能成为第一美人,除非是沈老师来演。”

      朱夜曦是沈淮饰演的角色,这个角色一改他之前演的仙侠剧中仙气飘飘的形象,是个变态大魔王。

      他厌恶名门正派的虚伪,偏爱看正统人士掀开人皮,露出恶臭。

      因而他还有一个身份,是表面高洁实则背地里爱勾引人,搅得好几个门派乌烟瘴气的修真界第一美女。

      官宣那天,全网都在讨论,这对沈淮来说是比电影中阴郁杀人犯更有挑战性的角色。

      副导演跟着附和,“对对对,我们可以先拍女装戏份。”

      让这个大直男慢慢适应。

      大家拿出剧本开始讨论。

      结束后,导演带着剧组工作人员到另一边讨论,沈淮收拾着剧本,忽然问封凌:“你看过我的女装戏吗?评价一下?”

      封凌愣了一下。

      为了更好地合作,这些天他确实看过沈淮的戏,可他没看到沈淮的女装戏。

      沈淮真的演过女装戏?

      封凌诚实地说:“没有。”

      沈淮“唔”了一声,长长的眉毛蹙了起来,似乎在为剧认真思索,“那你想象一下,能接受吗?”

      想象一下?

      沈淮长得很好看,并不是分不出性别的好看,脸部线条是男性的凌厉,可他肤色堪比白人,有一双极美的眼睛,身材清瘦高挑。

      要是穿上女装,眉毛细化……不,不能想象。

      封凌诡异地沉默了。

      没法回答。

      沈淮好像也没需要他的回答,他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思考着人物走了。

      封凌松了口气,幸好沈淮是个戏痴。

      沈淮和封凌离开后,导演们还在会议室讨论,讨论得更放得开了。

      他们很清楚了两个主演的情况,两人很陌生,一个从没拍过同行题材,一个自己主动说是个大直男。

      对于这样的情况,那个副导还是说:“沈老师拍什么样的戏都不成问题,我们可以先拍女装戏,让封凌先适应一下,有个过渡。”

      另外一个副导和编剧都支持。

      导演摸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他说:“可以先拍一场床戏。”

      “……”

      会议室先是沉默,接着,众人思考一会儿,竟然觉得这个主意也不错。

      他们不是第一次合作,知道导演是什么意思。
      先拍床戏并不一定要把这场床戏拍成功,而是要通过这场床戏来打破两人之间的陌生,这场戏拍完之后,再拍其他戏就是些小打小闹了。

      当然,这是个险招。

      “我们是不是得先问下沈老师?”
      “必须啊,得沈老师同意才行。”
      “那个,你们有没有发现,沈老师拍了那么多戏,从来没有床戏,连吻戏都很少。”

      下午六点半,沈淮吃晚饭时收到了导演的消息。

      导演:“沈老师,我们正调整拍戏的顺序,对于第一天的戏有两种选择,您看看?”

      导演:“第一是先拍女装戏,第二是先拍第109场戏,就是那场亲热戏。”

      导演发来这两句消息后安静如鸡。

      沈淮夹了一块苦瓜,慢条斯理地咀嚼着,眉眼间是淡淡的愉悦。

      咽下口中的苦瓜后,沈淮拿起手机,语音回复导演,他声音清冷认真,“第一种是温水煮青蛙,第二种是直接砸裂陌生,林导是想破冰,看起来是第二种效果更好。”

      导演很开心,沈淮知己一样get到了他的点。

      “就是,唉,可能有点为难沈老师了。”

      沈淮听出了导演的担心,他说:“剧本中所有戏都是要好好拍完的,先拍哪场都一样,我这里不用担心,封凌那里我也会帮忙的。”

      导演感激涕零。

      他以前见过不少耍大牌的明星,沈淮比他们红得不是一星半点,还能这么敬业这么友好。

      所以,沈淮就是沈淮,别人都成不了沈淮。

      导演对沈淮的喜爱和尊敬又进了一步。

      沈淮放下筷子,对对面闷头吃饭的助理说:“阿童,我们下次不吃苦瓜了好不好?”
      阿童摇摇头,“去火。”

      “行吧。”

      他洗漱后换了件衣服,拿着剧本出门。
      阿童问他:“去哪里,干嘛?”
      沈淮笑了笑:“去加火。”

      这个时间点,封凌也在吃饭,和经纪人孟影一起。

      作为京珀的金牌经纪人之一,孟影手下有好几个大牌明星,他一个没陪,专门来陪封凌拍戏。

      封凌身份不一般是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他其实非常看好这部戏,担心封凌出问题。

      毕竟,全剧组看下来,最可能出问题拖后腿的就是封凌。

      吃饭的时候,他还在问封凌,“上周的表演课上,老师指导过你剧本里的戏吧?”

      在进组之前,封凌上了一周表演课,课上老师给他练习的确实是剧本中的戏。

      封凌点头,“但都是我一个人的戏。”

      孟影知道他的意思。

      他最担心的也是封凌和沈淮的对手戏,说实话,除了老演员,他手下任何一个演员跟沈淮演对手戏他都担心,何况是一部戏都没演过的封凌。

      而且,因为人设的原因,剧中有很多亲密戏份,甚至有一场半遮半掩的床戏,跟沈淮演这种戏……太难了。

      “别担心。”孟影还是安慰封凌,“剧本中的戏不一定会演,可能很多要删减。”

      “嗯?不能播?”封凌抬头问。

      “是因为沈淮。”孟影说:“沈淮从不拍床戏,所有吻戏都是借位。”

      封凌的筷子在盘子上停了一下,继续吃饭。

      这时月亮出来了。
      封凌看着落在餐桌上的皎洁月光想,还真是个艺术家,敬业又清高。

      确实不适合,沈淮在秦东谷那里都是难以触及的白月光,这怎么吻。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孟影过去开门,封凌看到门外戴着眼镜,扣子扣到最顶上的沈淮。

      沈淮拿着剧本,神情淡淡,声音清冽,“林导说明天要拍床戏,我们都是第一次,先对一遍。”

      “……”

      孟影怀疑了一下人生,对沈淮敬业的程度有了新的认识,然后他匆匆拿着外套和食物走了。

      封凌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竟然有股想叫住他的冲动。

      沈淮对孟影点了点头,拿着剧本进来,“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以前遇到有难度的戏份,我都是这样跟对手反复练习。”

      “……不过分。”

      他只是有点担心,具体担心什么他也说不清。

      “那就好。”

      酒店房间不错,但房间里没有专门的餐厅,封凌和孟影刚才吃饭时把客厅的桌子搬到落地窗前,就着窗外的夜景吃也算不错。

      孟影走时把他的食盒和吃完的餐盘都带走了,他半张桌子收拾的很干净。

      沈淮就坐在那里,把剧本和资料铺展在桌子上,边看边等封凌吃完。

      封凌还有一小块牛排没吃,他吃着牛排,不经意扫到沈淮的剧本和资料,差点被嫩滑的菲力噎到。

      沈淮真的很认真。

      他的剧本上有各种水彩笔的标涂,剧本空白处还有黑色中性笔写的备注,他的字和他的人一样好看,清瘦又遒劲。

      但标注和涂画的内容就很难言说。

      这场戏他用绿色和黄色两种颜色涂,绿色大概是要注意的细节,黄色的,很明显是动作,主要是会触及的地方。

      头发,耳后,手腕内侧,喉结,锁骨,xx……全部用明显的黄色水笔标了出来。

      如果只是这样,不能说他认真和努力。

      他认真的地方在于做了很多功课,像个要高考的刻苦优等生,不是只按照答案里说的做,还要弄懂为什么。

      比如说,有一个动作,是他在某些时候要用力按住他的手腕关节内侧,他就在这里打了个问号。

      然后他应该就去认真查了,另一张纸上写着他查到的标注:手腕关节内侧是点燃情绪的迷香,在颈部之后。

      这种问号和认真非常多。

      封凌不知道自己都吃了什么,还是沈淮看向他时才发现自己吃完了。

      沈淮身上落满朦胧清冷的月光,用笔推了推鼻梁上的银边眼镜,像跟同学说试试这个解题思路对不对一样说:“我们试试?”

  • 作者有话要说:  之后更新定在每晚九点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