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沈淮靠近时,封凌身体瞬间紧绷,双唇紧抿。

      他不怎么用香水,今天参加宴会也没用任何香水,可就是因为如此才紧张,他上午一直待在家里,不知道有没有沾上家里那股味道,那股和沈淮身上一样的香气。

      如果有其他香水味遮盖还好,可是没有。
      干净的时候最容易被沾染。
      只要有一点,可能就被靠近他脖颈的沈淮嗅到。

      封凌感觉到清浅温热的呼吸,雪融化的味道更加清晰,根本绕不开。

      他不知道是全是沈淮身上的,还是有自己的身上的。

      在这宴会厅中,两个人像是隔开人群,被一起裹进了融雪之中。

      沈淮只轻嗅了一下就移开了,很快也没有贴上他,封凌却紧张得差点出汗。

      沈淮的脸停在他面前,抬头看向他。

      刚要松口气的封凌又屏住了呼吸。

      他这辈子没见过这样的成年男性,皮肤细白到连鼻头都看不见毛孔,真正的肤盛雪。

      他眼睛微弯,卧蚕鼓起来时,下眼浓密的睫毛根部间一颗极小的红痣露了出来,似有若无地落了一层光。

      他接着前面句话,说:“很好闻。”

      封凌很认同他的说法,但因为他的心虚,他说不出口。

      “你说的对”这四个字,在此时说出来总有些暧昧和轻浮。

      沈淮的话本身就很模糊。

      他不知道沈淮有没有闻出来。

      沈淮就着这个姿势,看着他眼睛说:“是干净的冷质感,让人想到月下的阿尔卑斯山,月光银白苍凉,白雪皑皑,蒲满无人踏足的寂静世界。”

      沈淮的目光重点从封凌的左眼,缓缓移动到他的右眼。

      他最近两年拍戏从不用配音,台词功底极好,节奏舒缓,音质冷而静。

      封凌在他声音的带领下,跟着他的描摹,脑海中出现了雪和月相伴的画面,眼前是沈淮冷白的肤色,和清澈空濛的眼睛。

      脑海中的想象和眼前的人融为一体,月光和白雪都在他身上有了影子。

      “其中还有水生花的味道,莲花和海藻,营造出海洋水雾的感觉。”

      “为什么在冰封的世界还有海水的味道?”沈淮的视线重点又从封凌的右眼,缓缓移到封凌的唇上,声音带了一点热度,“一定是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有一处汹涌热源。”

      封凌喉结微动,张了张嘴。

      沈淮的视线又移回了封凌的左眼,他坐回沙发上。

      他们从被香气裹住的封闭空间重新回到嘈杂热闹的宴会。

      封凌这才发现,他一句话都还没跟沈淮说。

      他一向行事肆意随心,此时却想不出一句话来做开场。

      画面还在,声音还在,气味还在。

      如果说不出一句合适的话,这些好像一下就被破坏了。

      链接也会断。

      大概过了几十秒,封凌张口正要说他想出来的话时,那边有人叫沈淮,沈淮起身说:“失陪,剧组见。”

      封凌:“……”

      不怎么爱喝酒的封凌此时很想喝一口,手里什么都没有,桌上倒是有一杯。

      沈淮落下的一杯香槟。

      封凌更渴了。

      他把沈淮那杯酒交给服务员,自己拿了一杯新的,抬头看到沈淮被人围着。

      他是这个宴会里最受欢迎的人,刚从男明星堆里走出去,又被一个漂亮明艳的女明星堵住。

      等他再想看时,眼前出现了一张大脸,“嗨!”

      封凌把这张脸扒拉开,端着酒杯又走回那个角落。

      秦东谷跟上他,“你刚才在跟沈淮说话吗?厉害啊!”

      封凌不紧不慢地喝完酒,才理他,但没接的话,“你不是京珀的人吧,怎么来了?”

      秦东谷:“这么多俊男美女在的地方怎么能没有我?”

      “……”封凌点头,“说的是。”

      秦东谷算是封凌的发小,两人小学中学都在一个学校,这人中学的时候风流的本性就露出来了,天生爱美人,自称情场高手。

      有美人的地方就有他。

      “是沈淮吧?你刚和回国就有娱乐圈白月光来说话,厉害了。”

      “白月光?”封凌掀开眼皮。

      “对啊,沈淮,娱乐圈难以触碰的白月光。”

      封凌半垂眼眸,仿佛又嗅到了沈淮的气息,听到沈淮口中描摹的月光。

      “沈淮哥,你在看谁啊?”好不容易堵到沈淮的夏姝,在沈淮面前摆摆手,“你的注意力根本不在我身上。”

      沈淮收回视线,似笑非笑地看向夏姝,“你的注意力在我身上?”

      夏姝一哽,心虚地眼神四处飘,经过某个人时多停留了一会儿。

      沈淮捕捉到了,很巧,他们俩的注意力所在正坐在一起说话,

      他看向脸有点红的夏姝,问:“你喜欢他?”

      夏姝支支吾吾地,“我,那个,他……”

      沈淮知道,他打断夏姝,“他可不是个好男友的选项。”

      夏姝闭上了嘴,脸皱成一个包子。

      她知道沈淮为什么这么说,“可是,你知道我也不是好女友的选项呀,我是真喜欢他那张脸,我没法跟别人说,连经纪人都不敢说。”

      “沈淮哥,我就跟你说了,你帮帮我好吗?”

      沈淮看向那边两人,不知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嘴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真的喜欢他?”

      夏姝点头,“喜欢!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办,毕竟秦东谷,那个,挺厉害的。”

      夏姝喜欢黄色,昨天穿的是黄色礼服,今天还是黄色系,衬得她明艳亮丽。

      身上用的是昨天他送给她那瓶ahor香水,香水是柑橘调,配以明媚的橙花,清新甜美。

      沈淮问她:“喜欢吃橘子吗?”

      夏姝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点点头。

      沈淮带她到餐桌前。

      餐桌上摆了很多点心和水果,但现场没怎么有人吃,明星导演们最多拿杯酒和果汁。

      沈淮拿起一个橘子,慢条斯理地剥起来。

      夏姝有些急,不是要帮她的吗,怎么慢悠悠地剥起橘子来了?

      不过沈淮实在长得太好看了,连手指都是造物主的完美作品,又长又细的手指剥起橘子来十足赏心悦目。

      夏姝没几秒就看迷了,下意识把沈淮剥橘子的样子和动作记下来。

      沈淮拿着一块橘子皮对夏姝说:“伸手。”

      夏姝乖乖伸出手。

      沈淮在夏姝手腕处用力捏住折叠在一起的橘子皮,细小如雾的汁水洒落在手腕上,沈淮又在她的头发上落下一点。

      香水中柑橘更加浓郁的同时,更加自然。

      “你抱着这一篮橘子去秦东谷附近吃。”

      “一篮子?”夏姝惊讶地说。

      餐桌上有很多自然随性的花草,配合这个风格,很多水果是放在藤条编织的篮子里的,一篮里有不少水果。

      现场的明星连一个水果都很少吃,她抱着这么一大篮橘子去秦东谷附近吃?

      “嗯。”沈淮没回头看向那边,他说:“秦东谷现在坐在角落,你去他附近找个舒服的沙发坐下,可以把高跟鞋脱了,随性一点抱着篮子吃橘子,不要管他。”

      “橘瓣放到口中的时候可以慢一点,但吃的一定要尽兴投入,脸颊能鼓起来最好。”

      “这个过程中,不管他做什么你都不要给他眼神,直到他过来跟你聊天,大概率开口是和橘子有关的,这时你也不要给他好脸色。”

      “你依然不要理他,可以看向他周围人,问:‘他一直这么没眼色,爱管别人闲事的吗’。”

      “如果他再纠缠你,或说其他什么,你拿一半橘子用手掌的力道塞到他的嘴里。”

      夏姝已经听呆了。

      沈淮低笑了一声。

      夏姝恍然:“我知道了,男人就是贱,你越是不理他,他越是上赶着。”

      “……”

      “那我为什么要拿这么多橘子?”

      沈淮又笑了一声,“关键就是橘子。”

      夏姝迷惑,“嗯?要我立吃货人设?啊,这我熟!”

      “这不是关键。”沈淮无奈跟她解释,“是要你和橘子在他心里绑定。”

      “在一个人那里,把自己和美好积极又常见的东西绑定,让他在以后一看到这种东西就想起你,在心里不断加深美化你的形象。”沈淮说:“这在心理学上,叫做,锚定。”

      夏姝更呆了,这次不是懵逼的呆,是惊呆。

      她不知道沈淮几句话教她的看似傻傻的事,里面有这么多东西。

      这不比秦东谷厉害?

      她激动地抓住沈淮的胳膊,“沈淮哥你太厉害了!”

      沈淮表情微绷。

      夏姝忙收回手,她一激动忘了沈淮不喜人触碰。

      “沈淮哥,后面再遇到问题我能再问你吗?”

      沈淮不用回头就知道封凌和秦东谷在聊天,并知道他们聊的大概话题。

      他说:“我有时间会回你。”

      夏姝开心地说:“沈淮哥我最爱你了,我对秦东谷是对男人浅薄易碎的爱,完全不能和对你那种高尚的爱相比。”

      沈淮笑了一声,不知道该不该开心夏姝没把他放在男人的行列,毕竟她刚骂完男人爱犯贱。

      夏姝抱着一篮橘子走后,沈淮慢吞吞把刚才剥的橘子吃了,酸甜的汁水在口中炸开,克制住想要回头的冲动。

      沈淮在宴会中途离开。

      他离开没多久,封凌也离开了。

      他离开时,秦东谷一边向旁边的女生看,一边小声跟他说:“既然回国了,以后哥带你玩,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哥还记得呢。”

      封凌:“我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秦东谷:“肤白腰细腿长?”

      封凌沉默了几秒,“对。”

      秦东谷:“?”

      因为喝了酒不能开车,助理何鹤开车来接他,打开车门上车前,封凌抬头,看到夜空中遥远皎洁的一轮月。

      车子平稳地在夜路上行使。

      何鹤专心致志地开车着,忽听后面的封凌问:“你在公司休息室和我房间用的是什么香?”

      何鹤紧张地握住车盘,说:“是ahor的香水。”

      封凌拿出手机,问:“哪一款?”

      何鹤咽了口口水,“我想不起来了。”

      他从后视镜里看到封凌掀开眼皮看过来,想着这件事有没有可能就结束了,就听封凌说:“你明天上午去ahor专柜,把他们家所有香水都买回来。”

      何鹤忙点头。

      他松了口气,这件事虽然没完,但封凌也没追究什么,等明天把ahor所有款香水都买回来,就知道他用的到底是哪一瓶了,他也安心。

      第二天何鹤一大早就去了b城最大的商场。
      ahor定价不便宜,即便在b城也只有一个专柜,在最繁华的市中心。
      十点商场一开门,ahor专柜就迎来了开门红。
      有人买了他们家所有系列一共23款香水。

      与此同时,沈淮正跟ahor调香师视频。

      ahor十分看重沈淮这个代言人,半年前双方联系时,就决定推出一款沈淮和调香师合作的香水。

      这是ahor百年历史中,第一次推出代言人系列香水。

      这样的香水自然要和沈淮有明显相关,他们第一想到的就是白月光,是沈淮最出圈的影视剧角色形象,后来也成了沈淮在娱乐圈中的形象。

      调香师让沈淮回忆他一生中印象最深刻的情绪或场景,最终他们定下了“月光”,“白雪”和“海水”的主题。

      调香师调出满意的成品给沈淮了,沈淮也初步为这款香水写好文案,取好名字了。

      《月漾雪海》。

      “沈淮,你觉得怎样?”调香师问他的意见。

      沈淮说:“这款香水我非常喜欢,但基于销量考虑,我认为这款香的受众可能没有那么广。”

      见调香师思考,沈淮接着说:“我新想了一个主题叫《暮色出逃》,场景和大概香感都想好了,你愿意试试吗?”

      调香师当然愿意尝试调制新的香,调制出受欢迎又高级的不同香,是他的追求,为此他愿意夜以继日的尝试。

      两人就新的想法讨论一番。

      最后沈淮说:“我其实非常爱《月漾雪海》,它不生产后,我还能拥有它吗?”

      共同成果被这么真心喜爱,调香师非常开心,“当然,沈淮,朋友想要的香我一个调香师当然要满足。”

      进行过那么多次触及内心的交流,调香师已经把沈淮当成了难得的朋友。

      “只要你想,它会成为你可以使用一辈子的私人香水。”

  • 作者有话要说:  早上好,晚上九点再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