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一号求生 02 ...

  •   一号遗书 02
      天河朝生有些焦虑。

      “总觉得有什么糟糕的事情会发生。”站在庭院中的天河朝生紧皱眉头,反复思量却找不到这种焦虑感到底从何而来。

      性格孤僻的爷爷从二楼的小窗口探出头来瞄了一眼,嘴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

      天河朝生望去时,又砰地一声将木窗关上。

      明明在一起相处了好几个月的时间,爷爷对待天河朝生的态度依旧没有多少改变。

      天河朝生倒是一点儿都不放在心上。

      他现在比较在意的是,为什么他会如此焦虑?

      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焦虑感变得越来越严重。

      人都说动物对危险的预知极为敏锐,好比大灾来临之前,会出现马路上满地老鼠乱窜的情况。

      可他看看周围,也不见动物们有何异动。

      又在院子里来回走了几圈,有些崩溃的天河朝生看着蔚蓝的天空深深吸了一口气,“不管要发生什么事情,请给我一个痛快吧老天爷!”

      话音刚落,天河朝生就听见了隐约的爆炸声从远处传来,还没搞清楚情况,就看见有什么东西从空中落下,而这落下的位置……

      正是天河朝生家的院子里。

      那往下落的事物并不大,逆着光也看不清。

      可天河朝生在见到它的瞬间,原本的焦虑感顿时一空,转而产生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强烈危机感。

      总觉得……

      那落下来的东西,与死神画上了等号。

      可是,为什么?

      压抑着头皮炸开,想要拔腿就跑的冲动,天河朝生几步往前,走到了落进院子里的事物面前,仔细一看……

      “一根……手指?”

      黑红色的尖锐指甲、红色指身、根部撕裂性断裂,好似是从腐朽的干尸上撕扯下来一般,一点儿不像正常的手指。

      普通人在看见这么一根手指,也许会产生模型道具、毁坏尸体等方面的联想。

      天河朝生大脑空白的盯着这跟从天而降的手指整整三秒后,不知为何突然想到了自己上辈子大概浏览过的一部动漫。

      动漫的名字他都没记住,大体内容却还记得一些。

      毕竟不是哪部动漫的主角,都会把BOSS的手指吃进肚子里。

      这BOSS被称为宿傩,有四只手,统计二十根手指,都能炒一盘菜了。

      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

      只要是有宿傩手指出现的地方,都会有名为诅咒的怪物被吸引而来。

      诅咒们吃下手指,就能获得强大的力量。

      那部动漫的主角,便是通过吃手指获得了能够跟诅咒硬钢的力量。

      穿越至今未曾发现自己获得什么金手指,也没“看见”过诅咒的天河朝生,盯着地上这根手指,有那么0.01秒的时间在思考,难道这就是他迟到的金手指吗?

      还真是一根……手指呢……

      可那部动漫里的主角之所以是主角,便是他的与众不同。

      主角吃了宿傩手指没事,获得了新的力量,活蹦乱跳的同时还能轻松抑制在其体内苏醒的属于宿傩的意志,却不代表其他人也可以。

      并不觉得自己有何特别的天河朝生立刻打消了生吞手指的想法,又在极短的时间内开始思考,“该怎么办?”

      一根宿傩手指从天而降砸在自己面前,对普通人而言,这无异于死亡宣告。

      事实上这才一会儿的功夫,天河朝生脑门上的冷汗都下来了。

      也就是手指落下来的片刻功夫,原先的鸟鸣声全都不见,风也静止下来。明明还是白日,光线却变得有些朦胧,好似有什么危险的怪物正在靠近,身为“普通人”的天河朝生却无法通过双眼看见。

      总有一种还不快跑,就会死掉的强烈预感。

      他也很想快点跑,但是……

      已经没空去思考自己联想到的东西是否正确,天河朝生一咬牙,伸手就抓住了地上的那根手指,拔腿就往屋子里跑。

      就算他上辈子在学校里参加运动会跑五十米的时候都没这么快过。

      如果他穿越的这个世界,真是那个充满诅咒的动漫世界……

      再不快点把这东西处理掉,怕是真的会死。

      咚咚咚冲进屋子里,哗啦一下推开洗手间的门,将手指朝着马桶一扔,并飞速按下冲水按钮。

      伴随着马桶冲水的声音,那根干瘪的红色手指顿时消失在天河朝生的视野中。

      说来从院子到洗手间的距离也不算远,天河朝生却跑得手脚发麻。

      普通人类眼中无法看见的,追逐在天河朝生身后的阴影,在手指被马桶冲走后略作停顿,很快如同潮水般退去。

      而在这些阴影退去后,浑身冷汗的天河朝生才从强烈的马上就会死亡的紧迫感中摆脱出来。

      扭头看向周围,还是自己熟悉的房子、院子。

      朦胧的光线也恢复如初,仿佛一切都是自己太过紧张的幻觉。

      但那种可能会死的危机感却并未完全消失。

      “不行……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心中一狠,天河朝生立刻冲向卧室,拿了个背包将必要的东西往里面一塞,就朝着二楼冲了过去。

      正坐在二楼喝茶,看起来非常不好相处的爷爷瞪着风风火火将门推开,还背着个包的天河朝生。

      爷爷一直不喜欢天河朝生,这跟天河朝生的父亲有关。

      当年天河朝生的父亲是个叛逆少年,不愿听从爷爷安排走完一生,便跟“不良少女”私奔,自此杳无音信。

      上一辈具体发生了什么,穿越而来的天河朝生也不清楚。

      只知道原主父母意外身亡,爷爷无法释怀天河朝生父亲私奔的事情,一根筋的认为天河朝生也会如同他的父母一般,变成一个没有前途、没有责任的不良少年。

      这几个月的相处中,两人也都保持着一定距离。

      天河朝生也不会去做让爷爷不喜的事情。

      比如眼前这般。

      “你想干什么?!”爷爷瞪着天河朝生气得一拍大腿,“这里是我的房子!难道你想要气死我吗?!就像是你那个爸爸一样!!!”

      听听爷爷这洪亮的嗓门,天河朝生就觉得放心。

      这代表老人家身体棒啊!

      蹬蹬磴,天河朝生连鞋子都没有脱,径直跑到了爷爷身前。

      爷爷那双眼睛瞪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你你你……”你了半天,爷爷被气的都说不出来话了。

      天河朝生矮下自己的身子,非常认真的说,“没有时间解释了,爷爷你快跟我跑吧。”

      “什么叫做没有时间解释了?!你今天必须把话给我说清楚!”老人拧起来的时候,可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服的。

      更何况天河朝生也没有办法好好解释。

      难道要跟爷爷说,因为我觉得再不跑可能会死,所以我们快点跑路吗?

      也许说不出来会被爷爷当成神经病,或者某种借口吧?

      天河朝生纠结的皱眉。

      就算他可以解释清楚,爷爷也愿意相信,也没有那个时间。

      那种再不跑可能会死的感觉,又变得强烈起来。

      天河朝生盯着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爷爷,一边欣慰于对方从未在自己面前如此“生动”过,一边道了声:“失礼了爷爷。”

      说着就将老人家一把扛在了肩头。

      感受着老人家垂在自己后背上的拳头,天河朝生大喊着,“真的没有时间解释了爷爷!我们先跑吧!”

      说着就带着爷爷从后门跑了出去。

      也就是前后脚的功夫,天河朝生没跑多远,就有一个普通人无法看见的存在推开了天河朝生家的院门。

      “刚刚……就是在这里吧?”

      一个皮肤发乌、独目,头顶没有头发,却像是顶着个小型富士山一般,名为漏瑚的咒灵,弓着腰慢吞吞的走了进来。

      他扭头四望,巨大的眼睛珠子缓慢转动,在这房子里连个人类都没有看见。

      那些被宿傩手指吸引而来的诅咒们也都追随着气息跑了。

      而它们追随的方向……

      “怎么都在朝着下面跑?”

      不对,准确来说应该是……

      “为什么宿傩手指的气息跑去了地下?”

      一时想不明白这个问题的漏瑚很快放弃思考,嘿嘿笑了两声,抬起手指。

      吧嗒一声。

      漏瑚打了个响指。

      无人的院落与房屋突然燃起熊熊烈焰。

      漏瑚有些无聊的朝外走去,嘴巴里还在嘀咕着,“真是无聊啊。”

  • 作者有话要说:  问:“BOSS”骑脸怎么办?
    答:把BOSS的咒物用马桶冲走!
    宿傩:我真是谢谢你啊(微笑)。
    ——感谢在2021-06-19 16:35:32~2021-06-21 14:51: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兔子先森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兔子先森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