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05 ...

  •   自严打开始,不少人谈公安色变。

      站在门口的毛巧云听到这话,两腿一软,直接跪坐在了地上,惹得屋子里宾客也频频侧目,嗡嗡嗡地议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谷家人更是立马撇清:“公安同志,跟我们没关系,这是他们家自个儿将自己的女儿给捆绑起来的。”

      公安没作声,先给叶蔓解开了绳子,拿下她嘴巴里的布巾:“这位小同志,你家哪儿的?”

      生怕叶蔓说出对他们不利的话,毛巧云连忙扶着门框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跑上前,抓住叶蔓的手,焦急地说:“三妮,三妮,你跟公安同志说清楚,咱们就闹着玩的,自己一家人,我这当妈的还能害自己的女儿啊,公安同志你们说是不是?”

      公安将信将疑地瞥了她一眼,朝叶蔓一抬下巴:“小同志,有什么情况,尽管说,政府会给你作主。”

      这是不相信毛巧云的说词。

      毛巧云慌了,扭头看叶国明:“他爸,你快来说句话啊。”

      叶国明上前道:“公安同志,这真是我们的女儿,左邻右舍都可以作证。这孩子跟咱们使性子呢,婚事说得好好的,结果她因为不满意新衣服,闹脾气,不肯出嫁。两边的亲戚朋友都等着,亲事要是因为这个就泡了汤,不是惹人笑话吗?我这气得不行,就用绳子绑了她,公安同志,我知道错了,下次一定好好跟这丫头说。”

      公安看了眼坐在走廊里的客人和面前摆的果盘,有些相信叶国明的话,真买卖人口,谁不藏着掖着,还这么大办啊。而且根据他们的经验,买卖姑娘这种事一般都出现在偏远山区。

      不过他们还是看向叶蔓:“小同志,是这样的吗?”

      叶蔓很想说不是,但别说现在了,就是三十年后,爹妈硬逼着女儿出嫁,惊动警察,也顶多是批评教育就放人了,就更别提这个年代了。

      她抿了抿唇,苦涩地说:“公安同志,他们确实是我的父母,不过情况不是他们说的这样。他们逼着我嫁给一个三十岁毁容瞎眼老婆跑了的男人,我不愿意,他们就把我绑了起来。”

      “你明明先前答应了的!”毛巧云恼火地说。

      叶蔓没辩解,只是垂下头,绞着手指,声音低落沉闷:“你说是就是吧!”

      此处无声胜有声,她没有为自己辩解,可大家更能体会到她的委屈和无奈。

      是啊,一个花样年华的漂亮姑娘怎么会愿意嫁给一个二婚带娃毁容残疾的男人呢?又不是脑子怀了。

      不过这倒是澄清了买卖人口一事。

      公安板着脸说:“虽然她是你们的女儿,但她也是一个独立的公民,她不愿意,你们没道理绑着她,逼她嫁人,哪怕是父母也不行!”

      都老子生的,没老子有她啊?怎么就不行了?叶国明心里不服气,可惧于对公安的害怕,也不敢顶嘴。

      毛巧云连忙说道:“是,是,公安同志说得对,咱们知道错了。”

      家务事,目前也没相关的法律法规做支持,公安也不便管太多,教育几句,公安也只能放下:“再发现这样,把你们带去派出所问话!”

      听到这里,叶国明松了口气,可随即恼怒又涌上了心头,把公安都招来了,回头还不知道传得多难听呢。他真是后悔死了,早知道办什么喜事,悄悄把这丫头打发嫁人不就完了。

      心里不服,他嘴上却很顺从:“公安同志说得是,你放心绝不会再有下次了。”

      公安点头,正欲说点什么走人,后面跟来那中年妇女站了出来:“叶国明、毛巧云,公安同志批评了你们,我也要批评你们。现在是新时代了,婚姻自由,结婚自愿,你们还搞老一套,这是违法的,知不知道?”

      叶国明和毛巧云这才注意到她,有些无语,又有些头痛。

      毛巧云连忙说:“梅主任,我们错了,以后不会了。”

      梅主任是电视机厂的妇女主任,干了一辈子的妇女工作,脾气暴躁,他们还真不想惹上她。

      梅主任果然不好打发:“你们这是思想不行,应该做最深刻的检讨,进行最深刻的反思……”

      事情发展到现在,基本上没脱离叶蔓的预期。可还不够,光是丢脸,挨顿批哪行啊。她要这两口子心里狠狠地痛一回,长长记性,不敢再打她的主意。

      叶蔓抬头,用崇拜的目光望着梅主任:“梅主任说得太有道理了,虽然是新社会了,可很多人思想观念还停留在三四十年前,一点都没进步,这非常值得我们警惕。梅主任,妇联作为我们广大妇女同志的代表,一直在为我们广大的妇女同志发声奔走,是我们妇女同志最亲的娘家人。咱们妇联可以在这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我提议,为了避免类似的情况再发生,咱们几个厂子的妇联可以联合起来,举行一次婚姻法的宣传普及活动,宣传妇女权益,提高妇女同志的地位,捍卫妇女同志的婚姻自由!”

      梅主任听到她慨慷激昂的陈词,眼睛一亮,用力拍了一下叶蔓的肩膀:“你这小同志觉悟真是高!你说得很有道理,回头我就跟几个厂子的妇联同志们商量商量!”

      毛巧云听到这话,差点昏厥,真要这么搞,他们家的事铁定会被树典型,口口相传,她跟老叶以后还怎么在厂子里做人啊?

      不行,绝对不行,一定要拦着她。毛巧云赶紧抓住梅主任的袖子:“梅主任,这就不用了吧,多麻烦啊,你放心,我们以后一定好好学习,好好进步!”

      可梅主任最不怕的就是麻烦,妇联没多少事,她闲得很,一直没施展拳脚的机会。如今可是个好机会,她牵头跟几大厂子的妇联一起做这事,那她就领头人啊,说出去多有面子。而且她还是为了替自己厂子里的女工发声,这是做好事,传到上面,也要表扬她!

      “不麻烦,你们好好反省,回头我再找你们的厂子领导讨论这事!”梅主任一句拒绝了毛巧云,然后和颜悦色地对叶蔓说,“小同志,厂子就是咱们家的,我们全厂都是你的娘家人,你最强有力的后盾,以后受了委屈别憋着,回来找娘家人给你撑腰,咱们红星电视机厂的职工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不管梅主任有没有私心,这一刻对她的支持和帮助都是最真实的,叶蔓由衷地感动,以前的厂子就是个小型的社会,厂子是我家这话还真不是假的,甚至有时候比亲人都可靠。

      深吸一口气,叶蔓感动地给梅主任和两位公安深深地鞠了一躬:“梅主任,两位公安同志,今天谢谢你们跑这一趟,不然,我就要被……谢谢你们救了我。”

      一面是极力为自己辩解开脱的叶国明父子,一面是眼睛通红,感恩懂礼貌的漂亮小姑娘,大家心里的天平下意识地往叶蔓这边偏。

      公安同志和和气气地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小同志不必客气,以后有事找公安,我们还有工作先走了。”

      梅主任急着去牵头组织宣传科普婚姻法这事,也说:“叶蔓同志,不用多礼,你是电视机厂的职工,厂子是咱们家的,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去忙了,有事去妇联找我!”

      说完,她也风风火火地跑了。

      留下不甘心的毛巧云和叶国明,经过刚才那一遭,他们不敢逼叶蔓嫁给谷家了。

      可今天他们因为这个女儿丢尽了老脸,而且看样子,还要继续在厂子里丢人,搞不好还要上去挨批作检讨,两人心里都很不舒服,看叶蔓的眼神很不善。

      叶国明怒瞪叶蔓:“老子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东西,翅膀长硬了,连爹妈都耍是吧?你给我滚,老子没你这样的孽女!”

      叶蔓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正好,咱们俩想的一样,我也不想有你这样的父亲!”

      “三妮!”叶大妮惊恐地上前抓住叶蔓的手,“你别跟爸说气话了,你要离开家能去哪儿啊?”

      叶国明听到这话气焰更甚,像赶小狗一样摆了摆手:“滚,给老子滚了就别再回来!”

      叶蔓扫了一眼看热闹的宾客和挤在楼梯口看热闹的左邻右舍:“各位叔叔阿姨伯伯婶子们,大家帮忙做个见证,他要跟我断绝关系,不认我这个女儿的……”

      叶国明一口打断了她:“老子没你这样讨债的女儿,滚!”

      “大家都听见了,谢谢大家帮忙做个见证。”丢下这话,叶蔓看向一脸不赞同的赵部长,笑着说,“今天谢谢赵部长,咱们走吧!”

      等下了楼梯,走出了筒子楼,没人了,赵部长才叹道:“你太冲动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不早点说呢!”

      天知道他今天收到叶蔓的信,让他去派出所报案有多吃惊。他要是没收到信或者晚了呢?这姑娘真是太大胆了。

      叶蔓垂着头没说话,她要早跟赵部长说了,依赵部长的性格就不会有今天这回事了,她又怎么摆脱掉叶家呢。而且为了以防万一,她还给梅主任提前寄了信。

      见她不吭声,赵部长以为她还在难过,搓了搓手:“你也别伤心了,以后还有厂子呢,就像梅主任说的,厂子是你家,工人同志们都是咱们的兄弟姐妹叔叔阿姨……”

      叶蔓点了点头,目光瞥到巷子口探头探脑,朝她勾手的叶宝华,脚步一顿:“赵部长,今天的事谢谢你,你先走,我还有点事。”

      赵部长实在不知道怎么安慰人,闻言松了口气:“行,今天放你的假,晚上到我家来吃饭吧,让你婶子做好吃的。”

      “谢谢赵部长。”叶蔓一口应下,她也正好想感谢这个老好人一家。而且她现在搬出来了,能跟一些热心、善良,没坏心眼的长辈们打好关系,对她也是好事。

      等赵部长走后,叶蔓脚步一转,走到叶宝华藏身的巷子,轻轻挑了挑眉:“还不出来。”

      叶宝华眼神闪烁,磨磨蹭蹭地出来,冲叶蔓讨好地笑了笑:“三姐,你……你没告诉家里那件事吧?”

      叶蔓估计这小子躲出来后就没回去,所以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她好心情地替叶宝华理了一下衬衣领子。

      两人只差了两岁,一块儿长大,叶蔓往日没少这样无微不至地照顾她。叶宝华心里忆起往日叶蔓对他的好,眼睛一热:“三姐,你对我真好,我也是被谷小敏给蒙蔽了,她把她大哥说得可好了,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吧!”

      叶蔓睨了他一眼,啧啧,这个既自私又没担当的,这么快就把谷小敏给卖了,还将一切推到她头上。

      她理平了领子,松开手,轻轻拍了一下叶宝华的肩膀,语气亲切:“我怎么会怪你呢?放心吧,我一句话都没说,就连公安来了,我都没提一嘴你的事,你也别傻兮兮地说出去了,不然爸肯定会狠狠揍你一顿。”

      她怎么会说呢?要说破了,叶国明和毛巧云短暂的生气之后,就会放下心里的石头,彻底无忧了。不说,他们才会一直提心吊胆,日日寝食难安。而且没戳穿,叶宝华才能跟谷小敏继续在一起,叶蔓可不希望自己的重生影响了两人的姻缘,他们俩这样自私自利的极品就该凑堆,省得去祸害别人。

      叶宝华顿时感动得眼泪汪汪:“三姐,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